<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十五章 联合舰队之怒(7)
    4点40分,足足思考2分钟之后的金凯德终于下定决心:“企业号编队根据李少将指示方位攻击敌战列舰编队,黄蜂号起飞sbd搜索编队,负责搜索从正西到东北160度扇形面。∈♀”

    16架携带250磅炸弹的sbd迅速从黄蜂号上起飞,为弥补飞机数量不足,每架起飞侦察的sbd都携带了炸弹以便在发现目标后立刻攻击。他们将采用每架飞机负责一个10度扇面的单向搜索方式,覆盖从正西到东北160度范围内的整个扇面。而企业号攻击集群总共61架飞机(其余是预留下来用于掩护航母的f4f战斗机)正在陆续起飞,准备进攻大约200海里之外的日本炮击舰队。

    几乎在金凯德下达命令的同一时刻,蒙达岛机场上,头部缠绕“必胜”白布条,排列整齐、整装待发的日本飞行员们正在聆听新任航空战队指挥官宇垣缠中将训话——他是昨天才从拉包尔飞过来抵达蒙达岛作动员讲话的。此时此刻,不光蒙达岛,包括布干维尔岛、拉包尔、莱城、新不列颠等所有航空队在内,全部飞行员都聚集在一起等待出击命令——堀悌吉说总决战可不是说着玩的,不光联合舰队主力倾巢出动,南太平洋上所有航空战队亦全部集结。

    “你们是今天第一批出动掩护我舰队的机群,作战任务是去瓜岛西南部海域支援联合舰队总旗舰大和号与司令长官,为整个炮击舰队撑起空中保护伞……我军航母舰载机要集中精力攻击敌舰队。没功夫过多掩护他们。”宇垣缠对飞行员们说道,“找到舰队后就一直守卫在舰队上空,击落任何来犯的美国飞机。直到没油或者有新的指示为止……”

    什么?飞行员们个个面面相觑——这是要我们全部战死在那里的意思?

    “当然不是让你们去送死,你们是帝国最宝贵的财富,怎么可以轻易去死。”宇垣缠脸色狰狞、青筋暴跳,挥舞着拳头道,“油用光了就跳伞,只要下面的舰队还在,就会有人把你们捞起来的。一个个都给我好好活着,别死!飞机是小事,不要放在心上。到时候会有更新、更好的来……”

    所有人都晕了,这什么节奏?从当飞行员的第一天起就被告知要像爱护生命一样爱护飞机,现在倒好,一架飞机20多万日元呢(30位海军大将干一年都买不起一架零式)。说不要就不要了?

    看着下面不知所措的样子。宇垣缠提高了声音吼道:“都在想什么呢?一条大和顶1000架飞机呢……如果大和都沉了,联合舰队还有希望么?日本还有希望么?”

    “是!”

    “报告长官,蒙达航空队全体准备完毕,可以起飞。”

    “全体零战飞行员出列……”

    36位战斗机飞行员整齐地向前跨出一步。

    宇垣缠问道:“大和号的方位记住了么?”

    “记住了。”所有飞行员一起吼道。

    “诸君,拜托了!”他低下头去鞠躬。

    “联合舰队板载!”

    4点45分,36架挂载副油箱的零式战斗机从蒙达岛机场腾空而起,向东南方向飞去。

    1942年11月5日4点45分,太阳缓缓升上地平线。东方已放晴亮,所罗门海大决战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虽然雷达是美舰的好。但视力显然是日本水兵更好一点。4点55分,当两支舰队距离拉近到4万7000米时,远在雷达探测距离之外,大和号舰桥顶端的日本瞭望哨已率先发现了远处若隐若现的美舰,随着时间的推移,对方的轮廓越来越清楚。

    司令塔里铃声大作,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听瞭望哨通报过来的信息。

    “敌舰队:北卡罗来纳级战列舰一条(华盛顿号)。”(注:水面交战远距离时一般分不清对方明确舰号,只能以级别称呼,为行文方便,作者将以明确舰号称呼)

    “新奥尔良级重巡洋舰一条(旧金山号),彭萨科拉级重巡洋舰一条(盐湖城号)、亚特兰大级轻巡洋舰一条(亚特兰大号)……驱逐舰6条。”当距离拉近到3万6000米后,观察哨已基本将tf64编队辨认清楚了。

    这时候美舰瞭望哨才发现日本舰队不久,李少将同样在华盛顿号上紧张地听取信息。

    “报告,敌舰队:长门级战列舰两条……不……不知名级战列舰一条……重巡洋舰9条,其中高雄级3条(爱宕、摩耶、高雄),妙高级2条(妙高、羽黒),青叶/古鹰级4条(青叶、衣笠、古鹰、加古)……”

    “不知名级战列舰?”他的眉头迅速皱了起来,“这什么玩意?比长门强还是弱?”

    “这个……”瞭望哨顿时无语,只能再仔细观察起来。

    “本舰各炮塔准备完毕。”通话器里传出大和号舰长高柳仪八大佐的声音。

    “不要着急,继续等待。”近藤信竹微笑道,“让美国人再靠近点……现在开炮完全是浪费弹药,还会吓着他们。”

    双方距离又拉近了3000米,“长官,看清楚了,应该比长门级厉害,至少也和长门级同级……”随即华盛顿号上的观察哨惊讶地叫出了声,“敌舰队目前整体航速25节……见鬼了,不是说长门级最高只能跑23节么?”

    23节是日本海军建成长门级时对其航速的诡称,其实长门级能跑26节,可这消息美国海军并不清楚。听到这个变故,李少将心里一“咯噔”,连忙追问编队参谋长道:“有侦察机发来敌航母消息么?”

    “依然没有。”

    “我军攻击机群出发否?”

    “已出发,预计再过50分钟后抵达战场。”

    听到50分钟之后才能得到空中支援,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长门级当年也是号称世界七大战列舰的,自己手里的华盛顿号虽然仗着舰龄小略占优势,可1挑2就比较吃力了,本以为要面对的是金刚级那些老家伙,没想到碰到硬茬了。对方速度并不弱于自己,现在又突然多了一艘战力不亚于长门级的不知名级战列舰就让人更感棘手,更不必说日本的重巡洋舰也比本方多,必须撑过这段时间,他思考了片刻后才发布后续命令。

    “左舵25度,航速提高到26节,拉大与敌舰队距离……”他一边思考妥善的解决办法,一边下达指令,“通知tf16\17发现超长门级一条,目前敌舰队占有较大优势,本舰队拟利用航速优势,努力保持与敌接触同时避免接战。”

    “20分钟过去了,还没收到侦察机发来的电报……可断定敌航母至少在100海里以外,我掩护机群必然先于敌攻击机群赶到。”草鹿任一从电报室回来后在司令塔内兴奋地大叫——刚才那段可是他最紧张的时候,虽然堀悌吉早就宽慰过他,可他仍然觉得自己的心脏仿佛被人攥住了一样喘不过气来。

    被这阵叫嚷声惊醒,堀悌吉终于从闭目小憩中“恢复”过来了——实际上他也没睡着,他调侃道:“草鹿君,没想到吧——没发现敌航母现在居然变成了好事!”

    “长官……”草鹿任一不好意思低下了头,“非常抱歉,我的判断能力不足。”

    “通知蒙达航空队,对舰攻击机群出发,攻击目标为敌战列舰编队,通报30分钟后敌方预计方位。”堀悌吉看了看海图,又下达了两条命令,“通知拉包尔航空队第一掩护集群出发,告知其本舰队45分钟后预计方位;通知机动舰队继续隐蔽,等候出击命令。”

    草鹿任一大声道:“是!”

    “敌舰队正在转向……”

    “想跑?来不及了。”指挥舰队作战的近藤信竹冷笑道,“全舰队跟随旗舰突击,大和号准备率先射击。”

    “目前距离华盛顿号:32470米……”虽然tf64编队试图转向脱离,但因为转向时航速变慢,双方相对距离仍在继续接近。

    “分配开火目标:大和号目标——华盛顿号;长门号目标——旧金山号;陆奥号目标——盐湖城号,穿甲弹准备……”

    “31080米……”

    “轰隆”声过后,华盛顿号一边顽强转向,一边利用尾炮塔上的三联装406mm主炮率先开火。

    过了几十秒钟之后,3发炮弹在大和号前1500多米入水,溅起高高的三股水柱。

    “哼,远的离谱。”近藤信竹不为所动,“不要理会,继续前进……”

    “29420米。”当观察哨报出这个距离后,已完成初步转向、可以用侧舷全部火力的华盛顿号开始依次射击,9发炮弹全部越过大和的舰桥入水,最近的也在身后1200多米,依然构不成任何威胁。

    “倒是近了一点。”近藤信竹仔细观察了一下炮弹落点,脸色开始凝重起来,也收起了轻视之心。

    “27835米。”瞭望哨报出了最新距离,此时已是5:15分,他终于下达了命令:“开火!”

    早就等得不耐烦的炮手迅速击发了著名的460mm主炮,不过由于大和号是舰首对敌,因此能开火的只有前甲板的两座炮塔。

    大和号开火之后,长门、陆奥依次开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