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三章 卡萨布兰卡(上)
    凌晨时分,法国北非殖民地重要城市阿尔及尔以西1oo公里处的海面上,一具潜望镜慢慢地升了起来,它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看看没什么动静后又悄无声息地缩了回去。`稍后,一艘潜艇的舰桥慢慢露了出来,虽然潜艇上没有明显标识,但从舰桥的风格和涂装来判断,这是一艘英国潜艇,事实上这是一艘由朱厄尔海军少校指挥的英军潜艇“六翼天使”号,他没有任何作战任务,唯一的使命是安全地将刚刚被任命为“火炬”计划副总司令、美国6军中将马克-克拉克和他的四名主要参谋送上岸,这位年仅46岁、长袖善舞、在美国高级将领中年纪最轻的新锐将领前天刚刚飞抵直布罗陀,然后乘坐潜艇秘密前往阿尔及尔附近的这所海滨别墅中,准备会晤法国殖民地的高层代表。

    美国驻北非席外交代表罗伯特-墨菲是这次会晤的推动者,他与法国方派来的联络官焦急地等在岸边隐蔽处,期待着与克拉克等人尽快碰面。很快两拨人马便碰头了,看着墨菲如临大敌的模样,克拉克奇怪地问道:“不是说法国人对我们颇为友善么?为什么现在变成了这番模样?”

    “最近北非殖民地在加大力度搜捕戴高乐分子,到处都有宪兵和警察出没。”墨菲低声解释道,“法国人当然不敢拿您怎么样,但万一落到宪兵手里可就颇费周章,因为不是每个法国将军都赞同与我们合作的。”

    “看来我们的路还很远啊。”克拉克一边耸耸肩,一边满不在乎地说道,“不过他们很快会后悔的。”

    会见克拉克的是阿尔及尔防区司令马斯特少将,他以前是北非法军总司令朱安上将的参谋长,此刻他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坐立不安,约定会面的时间已过去一个小时了,墨菲和自己派出去的联络官还没消息传来,该不会中途出了什么岔子?

    就在他不安地在地毯上踱来踱去,甚至差点想抽身离去放弃这次会见时。`联络官终于陪着克拉克等人到来了。

    “欢迎您,我的朋友。”看着克拉克的中将军衔,马斯特还是颇为高兴地率先伸出手去:看起来美国人对这件事很重视。

    “很荣幸与阁下会见。”因为已比约定时间推迟了很多,双方见面没怎么寒暄就切入了正题。

    克拉克最关注法属摩洛哥与阿尔及利亚的法军态度与布防情况。马上就问到了这个关键点,马斯特将自己防区的情况介绍了一些,有关卡萨布兰卡区域的防御情况却推到了防区司令贝图阿尔少将身上,克拉克对此有点失望,不过墨菲悄声告诉他后者也能够接触到且态度还不错时。克拉克的脸色又逐渐好了起来。

    一直在关注克拉克表情的马斯特心里在想:卡萨布兰卡估计是美国人的登6重点,不过有一点他没告诉美国人,实际上负责指挥整个卡萨布兰卡防区的是米什利埃海军上将,这事墨菲不清楚,他也乐得装糊涂——起码要给自己这边多留一点筹码,什么秘密都让美国人知道了,到时候讨价还价时连一点本钱也没有。

    马斯特对美国人即将登6的地方猜得不算太离谱,海军少将休伊特率领的第34特遣舰队(如果读者对这个名字还有印象的话)将在法属摩洛哥登6,而巴顿为部队选择的主要登6地点就位于卡萨布兰卡以北22公里处的费达拉,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两个辅助登6点。`离卡萨布兰卡也不远,一个在北部9o公里处的麦赫迪亚,一个在南部2oo公里处的萨菲。之所以选择卡萨布兰卡是因为这是法属摩洛哥在大西洋沿岸唯一设备良好的大港,法国人知道这个情况,美国人当然也清楚。对作战严重依赖后勤的美军而言,没有得力港口配合是根本不可想象的。

    “贵国具体的登6计划是怎么样的?大约何时执行?有多少兵力?在什么地方登6?需要我们做何种配合?”马斯特如连珠炮一般地提了很多问题,“希望我们提前沟通好,这次可不要再生类似迪耶普登6那样的惨剧。”

    马克-克拉克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8月份法国迪耶普战役的惨败导致盟军损失了近5ooo人,还把对面的德军指挥官蔡茨勒少将送上了6军总参谋长的宝座。这让他的感觉很糟糕,他直截了当地告诉马斯特:“美国准备派遣一大批部队前来北非,届时我们将得到英国海空军的有力支援,在我们压倒性的力量面前类似于迪耶普这样的情况不会再生了。而且我相信法国朋友也不会对我们开枪的。”

    听到“英国”两个字,马斯特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他用严肃的口吻说道:“贵国上下可能不理解英法关系已实质上破裂了,其间的恶劣程度比起法德关系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贵国在执行登6行动中利用英国人的海空军支援是可以的,但如果英国6军也借机登6。我不敢保证饱受欺凌的法国部队会不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行为来。”

    克拉克点点头表示理解:“我们会注意到这个因素并进行调整的,相信绝不会让您这边难做。”

    马斯特不知道、墨菲也不知道,克拉克压根就没说实话:向奥兰和阿尔及尔两地登6的舰队共有两支,全部由英舰组成,指挥官是皇家海军少将哈罗德-巴勒斯爵士。两支舰队从英国一同开出,慢的一队在1o月22日启航,快的一队在26日出,就在美、法双方互相接洽时,两支海军特混舰队均已出了。上面搭载的登6部队也不全是美军,而是由英军和美军各九千人组成,并由美国人查尔斯-赖德少将担任司令官。之所以所以采用这种奇特的混合编制,是因为英国人知道北非法军不待见自己,如果能混在美军部队中或许登6时受到的抵抗与阻碍会小一点。双方另外约定一旦登6成功则阿尔及尔的所有盟军指挥权由新成立的英国第一集团军司令官肯尼思-安德森中将接管,所以查尔斯-赖德少将担任的这个职务注定是非常短命的。

    在火炬行动事前评估中,东路舰队将面临意大利方向的威胁,因此特意加强了护航力量,预计在11月5日晚上同时通过直布罗陀海峡后由海军上将安德鲁-坎宁安爵士指挥英国地中海舰队掩护,到时候舰队规模会膨胀到令人难以想象的地步——包括各类军需船在内共计25o余艘(运输舰约4o艘),而皇家海军用于护航和掩护的各类型战舰共达16o艘。在坎宁安的心目中,他的舰队实力远远强过意大利人,因此意大利人“如果不想被撕成碎片的话就只能远远观看而无所作为”。这也是美国人明知道法国人不待见英国还要千方百计将英军登6部队拉进来一样——否则英国人就不会卖力提供海军支援。

    马斯特很快就把英国问题抛之脑后,继续耐着性子询问有关登6情况。

    克拉克能在美队里爬得这么快、这么高当然不是容易被忽悠的人,他没有为对方的一连串问题说动,只含含糊糊地介绍了火炬行动由英美两家共同执行、大约分成3路登6这样的模糊信息。为安全起见,他既没有告诉对方盟军准备登6的具体时间和地点,也没有透露相应兵力和届时能提供支援的保障力量,只在马斯特的再三催促下才不太情愿地说道:“阁下,这些消息事关绝密,事实上我们也没最后敲定,真正的行动时间取决于天气、潮汐、风向等客观因素,不过我会授权墨菲先生在登6前立即把日期通知您……”

    “如果那样的话,你们提前告知的时间不能少于24小时——否则我这边来不及通知前线各部队。”

    “可以。”克拉克点了点头,“另外一个重要问题是登6成功后您这边会推选哪一位领袖率领全体北非法军加入盟军,我曾经听说北非法军总司令朱安上将有这个意向?”

    身为朱安的心腹和参谋长,马斯特当然明白自己长官的态度:他私下里确实表示过有这种考虑,但更重要的是在局势具体明朗前他不会表明任何态度,最多是袖手旁观、两不相帮。他犹豫了一下,不想点出朱安上将的真实想法,反而补充道:“这个问题回答起来很困难,朱安将军当然是合适人选,不过目前在北非还有一位将军的地位更高、更瞩目。”

    “您指达尔朗海军上将?”

    马斯特点点头:“他是整个法国武装力量负责人,素来为贝当元所倚重,在北非拥有崇高威望,海军更在他的控制之下——我想贵国应该不愿意看到法事力量就此分裂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