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三十三章 走投无路的日本(6)
    第二天清晨科尔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早出,因为试验场地在距离东京有3oo多公里的佐渡岛海军秘密基地,他先是坐汽车到了海军码头,然后又换乘二式大艇前往,这次德国海军派来的两位将军已跟随新任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堀悌吉去特鲁克担任舰队观察员了,只有最高统帅部的两名上校参谋陪同他一起去。`这两人在来之前接到明确命令,虽然他们军衔比科尔要高,但科尔挂着特使名头,他们在日常行动中必须无条件予以服从,他们对此毫无抵触之心——别看科尔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中校,但挂着次席副官的身份地位立马就不一样,将来还不知道会飞黄腾达到什么程度呢?别的不说,看看施佩尔就知道了,他原来只不过是一个建筑师,仅仅因为元欣赏就把他推上了部长的位置。

    除此之外同机前往的还有井上成美和丰田副武,科尔和两人都没有深交,原本想借机套个近乎,没想到两人都是一副眉头紧锁、心事重重的样子,不太情愿搭话,科尔也只好在位置上闭目养神起来,好在外务省派来的联络员善解人意,时不时陪几个人聊聊天,才不至于让气氛过于沉闷。

    到试验现场一看,海军航空本部技术局方面已将所有设施都准备好了,他看到一个挂着少将军衔的日本军官正慷慨激昂地给一群人训话,便悄声问对方是谁,后来才知道这是海军方面最近在组织特攻队的大西泷治郎,目前担任海军航空本部总务部长。对方具体说了什么科尔没听清,只听到他最后一句响亮的号召:“以七生报国的无畏精神执行特攻任务!”,他忽然联想起昨天秘书给他看的、鼓励学生们报考航空兵的那段动员词来——“……值此天赐良机,诸君欲圆翱翔蓝天、搏击海空之梦已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事情了”,一想到这句再联系到大西泷治郎刚才的训话,他没来由地打了个寒颤:这些学生当中的某些人,不会在将来变成“七生报国”中的人物吧?

    他偷偷看了看丰田副武与井上成美的脸色,现他们也是眉头紧锁的模样。`

    试验早已就绪。只等着大人物们到场了就可以宣布开始,随着红旗挥动,试验指令正式下达。统帅部的两个参谋很兴奋,他们压根不知道也没见过这种武器。个个伸长了脖子观看,唯恐错过最要紧的细节,而科尔已见识并领教过了,没他们那么激动,但也对有人操纵的火箭感到好奇。

    正在观看间。冷不防井上成美走近前来,用明显压低了的声音说道:“特使先生,贵国这么干,难道不怕将来战争结束后敝民对贵国报以极大的仇视么?”

    科尔心里一惊,他没想到海军省主要官员井上成美居然会这么说,他涨红了脸,努力理顺被海风吹乱的头,想了想后说道:“将来的事情谁能说的好呢?井上次官,您就不怕将来战争打败,贵国民众对军方上下的仇视么?”

    井上成美愕然。他不知道科尔为什么这么说,便反驳道:“军人自然以战死沙场为己任,我等尽力而为、问心无愧,民众对我们有什么好仇视的?”

    “战争时期一切行为都是为了保障打赢,为打赢什么手段都可以使出来,贵国民众已为战争胜利牺牲了太多的东西,鲜血、生命、包括他们的家庭、生活与一切必需品,没有什么是不能牺牲的,当然其中也包括火箭武器。难道阁下非要争论死在哪种武器下更有价值、更人道么?”科尔反驳道,“至于问心无愧。`这句话日本军方特别是日本海军最没资格说这句话——别的不说,海军两艘大和级战列舰占用了多少资源与经费?这些资源如果不是用来建造军舰而是平均分配给国民的话,只怕每个家庭都能免去一个月伙食费吧?我听说你们普通的农家子弟只有在参加了6海军之后才能第一次吃饱白米饭,日本用仅有美国百分之一的国民收入建造了相当于美国6o%以上的海军军备。如果将来打输了,面对节衣缩食、流血流汗、全力奉献的国民,贵方何地自容?”

    “难道德国就不存在这个问题?”

    “德国情况与日本不一样,我们是上次大战的失败国:在《凡尔赛条约》的桎梏之下,国家四分五裂、民族被压迫至深,日本民众现在经历的一切我们早在2o年前就已完全领教过了。甚至是更加痛苦的领教,所以人民才选择了元带领德意志民族起来反抗,我们对这种反抗需要付出的代价有心里预期。日本有什么好反抗的?日本是上次大战的战胜国,东亚唯一的现代化国家,旁边一圈弱小之国,别说他们构不成对日本的威胁,日本不去打他们或者多隔几年去打他们一次他们都要谢天谢地了,至于美国,如果不是日本对东南亚伸手,美国是不会拿日本怎么样的……”科尔现在也不客气了,论军衔他只是中校,不是海军中将的对手,但说到辩论,外交人员出身的他会逊色于谁呢?

    井上成美默然无语,他知道日本实力不足,一贯反对与美国开战,但他从来没想过日本的海军力量其实在亚洲完全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了,所谓威胁完全是自我臆造出来的虚幻,他的脸色缓和了下来:“那为什么德国不采用这种武器?”

    “因为德国没有这个宗教传统与文化氛围,所以募集不到志愿者——但这不等于说德国人怕死,难道驾驶潜艇、驾驶坦克就不危险么?”科尔指了指刚才做鼓舞动员大西泷治郎,“贵国不一样,没有我们提供的火箭,这位将军大概也会用飞机、鱼雷或者别的什么武器去完成这种使命,既然这样,为什么我们不制造更好、更有破坏力的武器呢?说不定还能少死一些人。”

    井上成美被说服了,他的脸色完全松弛了下来,不复刚才剑拔弩张的样子:“特使雄辩的功夫令鄙人深表佩服……阁下的见识正如山本长官所言,完全是德国第一等的青年才俊。”

    “谢谢阁下夸奖,其实阁下和山本海相忧国忧民的情怀我也十分钦佩,如果从更长远、更高的战略角度来说,反对与美国开战更有利于日本,但既然已经打了,又不想无原则投降,我们就别无退路,只能咬紧牙关打到底……”

    “砰”地一声,试验已取得了成功,人群全部喝起彩来:海军试验员操纵着火箭从8o多公里外的地方起飞,一直在高空飞翔,直到现海上目标后俯冲下来,快接近海面时改平然后一直以25米的高度掠海飞行,直到最后准确地击中用一条低干舷货轮模拟起来的战舰,当然今天这艘战舰上面部分全是用木架子与纸板搭建起来的,火箭也没有安装爆炸引信,只是把架子冲塌后又飞了出去。

    大西满脸喜色地跑过来:“感谢特使,感谢德国明的武器,试验很成功,度很快,火力也很猛,今天已是我们第四次试验了,是从8o多公里外的小岛上起飞过来,很容易就找到了这个大型目标进行一击必杀。”

    “试验过拦截么?”

    “采用无人驾驶状态时用飞机试过拦截,但很难……火箭度很快,飞机如果平飞还追不上,只能利用俯冲进行攻击,可目标体积这么小,很难在俯冲状态下精确击中,再说火箭也能俯冲,俯冲时的度还快过飞机。更要紧的是,在火箭采用低高度姿态掠海攻击时,俯冲的截击飞机一不小心就会栽入海中。”大西泷治郎得意洋洋地说,“无人驾驶已很难击中了,如果有人驾驶就更难,操作队员一旦现截击,只要轻轻一动就能避开对方俯冲而让其扑空……”

    “对头截击呢?”

    “这个还没试过。”大西狠狠一拍脑门,“还是阁下想得周到,我们明天继续组织试验。”

    旁边的井上成美却摆摆手说:“不用试验了。”

    “为什么?”

    “对头飞就意味着彼此相对度过1ooo公里每小时,前来拦截的敌军飞机要么拦截不到,拦截到了在如此近距离上也改不出,只能一头撞上来。”

    “那就只能击中一架敌机了。”

    科尔问道:“我很好奇,你们用这玩意平时怎么训练的?他又不像飞机可以降落。”

    “训练简单。给火箭外接一个大型浮筒,要停止时只要队员先把高度降下来,然后再把油门开关一关,失去动力的火箭自然就掉下去了,然后稳稳地就能浮在水面上。当然外接浮筒的话飞行度没这么快,但操作过程是一样的。如果不安装浮筒也不考虑回收火箭,只要高度掉下来并改平,队员可以从驾驶舱里爬出来跳海。”大西指了指刚才那枚承担试验任务的火箭,“你们看,队员已爬出来准备跳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