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三十二章 走投无路的日本(5)
    入夜时分,拒绝了石原莞尔派卫兵相送的科尔喷着酒气、摇摇晃晃从对方住所步行回赤坂离宫下榻处,这晚上的一顿酒从6点喝到1o点,期间既要聊天、又要打探消息,还要半真半假地和石原莞尔扯淡,可真是死了无数脑细胞,他都不知道自己灌下去多少清酒,用杯子数那是早就数不清了,5oo克?6oo克?抑或更多?喝到后来也实在麻木了。`亏得清酒度数不算高,这要是换成了俄国人的伏特加估计此刻连路都走不了。

    夜间东京街头是有宪兵和警察在维持宵禁秩序的,本来看到醉鬼是会勃然大怒的,但等到一看清楚是科尔这张德国脸,马上就换成了十二万分殷勤之色上来搀扶,并关切地问要不要用摩托车(边三轮)送他回去,脚步踉跄的科尔也怕自己出丑太多,一挥手就同意了。能在东京宪兵队或者警察局当差的那都是有眼力界的,德国特使本来就惹不起,现在他的老朋友石原次长更是一手遮天,没看见原相东条都被灰溜溜赶去当宪兵司令了么?原来的相心腹,一贯眼高于顶、骄横跋扈的东京宪兵队队长四方谅二少将也被调去了缅甸战场,虽然将军级别的人物去了前线未必有多大危险,可比起安逸舒适的东京那待遇可就天差地别了。如果让他们知道了东条内阁倒阁就是这个酒气冲天的德国特使在背后捣鬼,还不知道会惊呆成什么模样。

    “长官,您终于回来了?”闻讯赶来的秘书一边上前接住被宪兵从车上搀扶下来的科尔,一边悄悄递过去一包香烟表示感谢,喜得两个宪兵连连鞠躬,一直目送德国人的身影消失在大堂里才满意地掉头回去——这包烟足够他们吹上半个月牛了。

    “傍晚时分外务省打来电话,说明天您的行程有两项,上午是去海军秘密试验场观看火箭射试验,下午是沟通有关印度运动事宜……考虑到您本来没有其他安排,我就自作主张答应了下来。`”秘书看着醉醺醺的科尔。不好意思地说道,“您身体不要紧吧?要不要帮您将上午的行程推掉——外务省说试验场路比较远,他们清晨6点就会派车来接您。”

    科尔本来是倚坐在沙上半睡半醒的,听到“印度运动”这几个字。脑子立即就反应过来,眼睛也放出了光芒:“不用推掉,我能行,哎,下次再也不和石原次长喝这么多酒了。到现在还晕呼呼的,不过这酒喝得还算是有价值——我看到他签了从瓜岛前线撤退的命令,还半真半假地告诉我说6军准备从南洋诸岛收缩兵力了。”

    “咦,这决策不是老早就确定了么?怎么还要准备?”秘书一脸诧异,“就不怕耽误军情?”

    “你对日本的了解得还不够深入,日本人下决心哪有这么容易与透彻的,很多时候上面说话都用‘腹语’,真实含义需要靠你自己去揣摩。”

    “如果误会就麻烦了,还不如我们干脆直接的命令。”

    “误会当然有,但不会很严重。能当上将军的哪个会是糊涂蛋?如果非要揣着明白装糊涂,上面不会明着指责你什么,但距离预备役就不远了,至于我们……”科尔翻了翻白眼,“我们也不见得令行禁止啊,去年台风战役前元要打基辅,哈尔德他们要打莫斯科,大家扯来扯去,古德里安将军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最好的6星期就这样在扯皮中过去了——不然俄国人何至于在莫斯科给我们当头一棒?”

    秘书也被惊到了。`这内幕他还是第一次听说,他失色地说道:“难道哈尔德?……”

    科尔点点头:“政治是很复杂的东西,远没你看到的那么简单。先别管这些了,我们来研究一下日本人的动向——印度?可见日本立场已半明朗化了……”

    “可这先后顺序是不是弄反了?”秘书疑惑不解地问道。“难道不应该先确定印度洋和中东战略,然后打通两国之间的联系,再进攻印度,确立军事上的优势,最后才是推动印度——这军事战略还没有半点动静,已考虑起战后政治安排来了?”

    “这是日本特色。你好好学吧。”科尔挥挥手道,“先给我弄点洗脸水清醒清醒,另外把你最近收集的资料信息也拿来和我汇报一次……”

    科尔上次回国时秘书并没有跟着回去,反而奉命留在当地收集信息——刺探情报当然是不可能的,科尔也没想这么做,他教给秘书的办法很简单,去买杂志和报纸,通过公开信息来分析日本情况并掌握第一手资料。本来这些事情完全可以交代给驻日大使去做,可大使因为信任、举荐佐尔格这个间谍已被国内停职了,新的大使还没来,大使馆一片人心惶惶,科尔自己也是外交系统出身,知道日本大使馆就没传递过什么有价值的信息,现在指望他们肯定也靠不住,干脆还是自己来算了。

    秘书抱来了一大摞资料,看起来成果还是很丰硕的:“……这是本年2月号《妇人俱乐部》上刊载的消息,政府鼓励‘利用空地、栽培药草’——满篇都是写制造阿片的办法,还告诉民众可以从府和县的卫生科领到免费种子,这消息并不是孤立的,我在1o月份出版的第243号《写真周报》里看到了厚生省和桦太厅指导阿片收割的收获照片,上面写着‘……要在果子还不成熟的时候用小刀在果皮上划一个口子,将流出来的汁用刮铲刮到碗里,然后将其晒干后碾碎储藏在罐子里,这样阿片就成形了,一亩步(日本面积单位)大约能出2oo-25o克阿片’,然后还在别的报纸上看到了收购信息与指导价格……综上所述,种植阿片是日本重要的经济来源。”

    “另外是《主妇之友》杂志系列上面刊载了大量军需副业的加工信息,比如《给钢盔的帽子上缝带子》、《缝补海军服》、《编制兴亚购物袋》、《加工制作飞机零件每天6o钱》等报道,显然日本还没有成系统地组织妇女进入工厂或其他经济组织,但已在家庭手工作坊中活跃起来了……”

    “这是大藏省指示法政学会编写的《让每个人读懂国家总动员法指南》,日本政府除‘支那事变特别税’外还增加了‘大东亚圣战特别税’,主要以间接税方式对各种生活物资与必需品加税,比如上个月火柴就加了税,每1ooo根火柴加5钱,我看了一下《收税指南》,其他征税对象多如牛毛,末了还来一句‘增税不知道要执行到什么时候,国民必须站在应对战争长期化的思想高度做好充分准备’……”

    “这是《学生》、《学习与考试》杂志,主要行给初高中学生阅读的,除一如既往地鼓动学生报告6军和海军军校外,还用特别夸张的语气报告了航空兵扩招的消息:‘……值此天赐良机,诸君欲圆翱翔蓝天、搏击海空之梦已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事情了’——显而易见,在中途岛战役后日本加大了飞行员的培训力度。”

    “日本当局对出版、新闻的管制力度明显有所加强……”秘书指着《家之光》杂志封面上一个留着仁丹胡、典型日本样貌的头像说道,“长官,这个人是情报局负责审查与统制报纸用纸的官员铃木库三,前不久他写了一篇《建设新生活:浪费是人类的敌人》的文章,几乎各主要杂志和报纸都转载了,很多杂志还用他当封面人物,阿谀之色令人作呕——如果不是他掌握了对报刊杂志生杀予夺的大权,这些报社和出版社绝不会如此讨好。更好奇的是我还听到有人议论说这家伙是为了拍东条相的马屁才写的这篇文章,因为那位相最痛恨浪费,半夜里没事还会去翻垃圾桶……”

    科尔一本正经地点点头:“你听到的都是真的,东条相确实有这个习惯——我不止一次地听人议论了。”

    “这真是……真是……”秘书强忍着才没让自己笑出来,“另外我还去市场、菜场、商场进行了购物调查,现普通物资价格明显上涨而且要凭票证才能供应,所有人都在抱怨,但只要有钱还是能从其他地方买得到东西,我也尝试性买了一些,最后结算时现钱没带够,老板看我是德国人就说下次来付款也可以。后来我想到您的吩咐,灵机一动掏出了半包香烟抵价,结果他两眼放光,除结清欠款外还送了我一盒紫菜寿司。”

    “日本民众对三国结盟的事情比较了解,对我也比较友好,我去买东西从来不排队,所有人都客客气气地让我先买,回来路上还有警察自告奋勇地说要不要帮我提袋子——这比我们国内强多了,我本以为日本人分不清德国人和意大利人的区别呢……”

    “你的观察很仔细,就依据这些资料写一份完整的日本情况综述报告,写完后先给我过目再回国内去,你能不能顺利晋升就指望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