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三十章 走投无路的日本(3)
    “今天我和他交代了联合舰队的一些事情和人事,希望他能尽快融入,结果他比我想得还要刚烈,说他不想要擅自更改兵棋推演结果的参谋长,要求我将宇垣缠转入预备役并提出让草鹿任一任联合舰队参谋长……”

    宇垣缠是是舰队派的中坚人物,身为条约派大旗的山本五十六一直故意冷落他,在珍珠港、中途岛作战几乎不过问他的意见,而宇垣缠最出名的故事就是在中途岛作战前的图上兵棋推演中擅自变更演习结果,把四艘航母被击沉变成一艘击沉,三艘受伤,结果真的传来4艘航母被击沉的消息时,他是司令部里最镇定的——因为他早就从图上知道了嘛!可即便这样,山本也没有动宇垣缠的想法。`现在堀悌吉刚一上台,压根不考虑相宇垣一成是宇垣缠叔叔的因素,也不管舰队派的势力,就杀气腾腾地就要求将其转为预备役。

    “什么?”多田骏和下村定大吃一惊,“您答应了?”

    “答应了一半,让他和草鹿任一的位置互换。”山本叹了口气,“所以我说他决心比我大,眼下国势艰难,我不能让宇垣缠就这样转入预备役,那样对某些人冲击太大,还是换个位置吧,对他来说也算是个升迁,只委屈了草鹿任一,他才刚刚就任没多久又要换位置了。”

    草鹿任一是海兵37期,和小泽治三郎是同学,1o月初刚刚接替冢原二四三(36期)出任第11航空舰队司令官(主要是海军基地航空兵,除了几条驱逐舰几乎没军舰),宇垣缠才是4o期,表面上看两个职位是相等的,但如果考虑资历因素,山本才会认为宇垣缠是升迁而草鹿任一是委屈了。

    “军令部那边?”

    “他以前不是成天抱怨海军省干涉军令么?如果他现在跳出来指手画脚,我非扣他一个干涉军政的帽子不可。`”山本五十六傲然说道,“岛田的事情才过去多久?他真没有半点责任?这人到底谁推荐的?”

    多田骏无话可说,只能竖起大拇指对山本五十六这手表示钦佩:现在海军省从上到下再加联合舰队主官都是条约派了。而在联合舰队的关键岗位上,如联合舰队参谋长草鹿任一、机动舰队司令官冢原二四三、机动舰队参谋长草鹿龙之介也全是这派人马,指挥作战当然还是军令部的权利,可负责指挥的一线将领全是和海军省穿一条裤子的高级军官(不是山本五十六的同学就是他的心腹)。很难想象军令部还能有所作为,这局面正好和南云忠一出任机动舰队司令官的时候反过来了——那时虽然山本五十六对他有指挥权,可更多时候南云直接听命于军令部总长永野修身,兼之自身胆子又小,很多指挥细节山本五十六都对他不满意。

    井上成美不满地插嘴:“怎么?就许舰队派清洗我们。就不许我们报复?这是哪门子道理?”

    这话多田骏和下村定没法接,因为说起来又扯到1o年前的恩怨——当时海军内部对海军军备条约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一部分人认为不应该废除条约而被称为“条约派”,主要成员有山梨胜之进、堀悌吉、左近司政三和寺岛健等海军省要员,与之相对的则是舰队派。经过权利斗争,到1934年以海军大臣大角岑生为的舰队派对条约派高级军官进行了大规模的清洗,大部分被解除军职并编入预备役,身为条约派的山本在大佬们掩护下躲过一劫,同年12月29日,日本退出《华盛顿海军条约》和《伦敦海军条约》。没想到风水轮流转。十年后居然是条约派占了上风,控制了要害部门。`

    “井上君,报复什么的太过于浅薄了,现在是舰队派还是条约派已无所谓了,但是……”山本五十六加重了语气,用杀气腾腾的口吻说道,“现在我干涉不了军令与作战,但只要我当海军大臣,指挥作战的主导力量就只能有一派——那就是航空派,现在还鼓吹战列舰第一的马鹿统统给我滚去预备役。”

    “是。长官。”井上成美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看来人事调整还是有好处的,就不知道6军这里会不会也有新气象。”

    “6军也准备调整?”

    “调了……佐藤贤了转入预备役,武藤章从近卫师团长任上回任6军省军务局长;田中新一被打去近卫师团接武藤章的班,由河边虎四郎任参谋本部作战部部长。”

    佐藤贤了是东条英机的死忠。他转入预备役毫不奇怪;田中新一素来是对华强硬和扩大派骨干,被放逐出去也理所当然,河边虎四郎一贯是石原莞尔的骨干,现在到参谋本部作战部部长的位置也恰如其分,井上成美唯一没想通的是为什么武藤章这个扩大派又回来了?还担任了军务局局长的要职,多田骏6相难道喜欢给自己添堵?

    多田骏仿佛看穿了井上成美的心思。问道:“想不通武藤章的任命?”

    后者点点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初是武藤章和田中新一这两个扩大派联手把石原莞尔赶出6军中枢的,怎么?”

    “人是会变的,换个位置就可能想法完全不一样……看看下村君就知道了。”

    下村定当年在参谋本部拟定作战计划时是喊打喊杀的扩大派,在6军炮工学校、6军大学6续当了几年校长后,再次回到6军中枢却变成了谨慎派——多田骏说这话的时候,下村定自己的老脸也红了。

    多田骏仿佛没看到下村定脸上的精彩变化,只管自顾自说下去:“武藤章当初赶走石原君时可是意气风,摩拳擦掌说要做出一番事业来,结果在6军省蹉跎了半天,后来又在中国战场受了教训,转辗两年一无所获,奉调回国时居然说出了‘要重新认识中国人’这样以前想都不敢想的话——他已从狂热派变成冷静派了,最近在苏门答腊岛呆了半年又感觉进步不小,连连电报告诉我说南洋局势危险,还把他整理的有关南洋作战态势想法也给了我,我拿给石原次长看过一眼,他对此基本表示赞同,也认可武藤章回任,所以就有了现在这个局面。”

    “真羡慕石原君啊……”井上成美由衷感慨,现在石原莞尔日子最好过了:他的上司是东久迩宫稔彦王这个皇族,本就是他的后台,参谋本部各部门主官全换成了石原的心腹嫡系,等于他能在参谋本部一手遮天,6军大臣多田骏是他的密友兼同党,6军次官下村定最近的调门也很低,石原莞尔在6军中的地位用呼风唤雨来形容都毫不为过。而且现在6军省与参谋本部已明显联手起来,对内人事处理异常果断,东条英机的心腹大多被扫入了预备役,尤其是石原莞尔最恨之入骨的东京宪兵队长四方谅二少将被他一纸调令塞去缅甸战场送死,而对外则努力用一个调门说话,不像海军还存在着海军省与军令部的隐约对立——一想到后者,井上成美就没来由地感到异常烦躁。

    “南洋方面具体撤退的岛屿名单我想画个圈。”

    “画圈?”大家没理解多田骏的想法。

    多田骏没具体解释怎么画圈,反而说道:“石原次长告诉我一件事:德国特使听说我们的飞机是从1ooo多公里以外的拉包尔起飞去攻击瓜岛美军的消息后惊呆了,连连说这简直是疯子的行为,因为这个距离相当于从华沙起飞去莫斯科前线支援作战,在德国要有参谋提出这种作战方案估计明天就会被勒令退役——无论bf-1o9还是f-19o都没法这么远。然后石原次长说日本飞机可以,你们猜德国人怎么回答?”

    “怎么回答?”几个人好奇心被提了起来。

    “1ooo多公里就意味着飞过去2个多小时,飞回来又是2个多小时,中途只能在瓜岛上空停留15分钟作战——飞机可以飞5个小时不出故障,人飞5个小时还行么?就算一天可以,天天行么?”

    现场一片沉默,如果是无脑少、中佐在场,一定会大声嚷嚷:“5小时算什么,有大和魂支撑的日本军人别说5小时,5o小时也行。”可在座的都是大、中将,当然明白在这种远距离攻击之下飞行员的生命几乎就是用天来计算的,损失飞机还没啥,精英飞行员日本还损失得起么?因为不是精英飞行员根本就没法做远距离攻击。

    眼看现场的气氛有些沉闷,多田骏慢慢地从皮包中掏出一份文件:“我带了武藤章的电报过来,今天请两位出来喝酒本是为了讨论这件事的。”

    井上成美粗粗瞄了上面的文字,不看还好,一看之下他的手都忍不住颤抖起来,口里只说:“这……这……”

    他本想递给山本五十六看,后者却慢慢地推了回来:“麻烦井上君给我读一下,今天灯光昏暗,我眼神有些不太好使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