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十六章 联合舰队司令长官(上)
    1942年1o月6日,当意大利空军军官穆斯塔克利中校再次驾驶75ga型飞机稳稳停在东京郊外军用机场时,他长长地松了口气:即便已是第二次执行这样的飞行任务,长达6ooo余公里的航程仍让他筋疲力尽,好在第一次经验挥了极大的作用,他不但圆满完成了飞行,整体耗时还比第一次减少了近2个小时。`

    离开座椅,大大伸了个懒腰,元情报副官、新近被授予中校军衔的马克西米连-冯-科尔一边舒展着因久坐而显得有些麻木的肢体,一边透过舷窗观察周围的景象,片刻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对穆斯塔克利等机组成员笑着道:“很多年过去了,但日本貌似变化不大啊。”

    对方耸耸肩:“只要美国人不来轰炸就是好的。”

    “不管怎么说,日本还是一个相当迷人的地方,我当年在这里担任外交官时就明白了这个道理,现在故地重游还是别有一番感受,真羡慕你们啊。”

    “羡慕我们?”穆斯塔克利中校苦笑道,“应该是我们羡慕您才对。我上次飞过来时一路上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结果日本人爱理不理,丝毫没把我们放在心上。您这次来却连他们的外交部长都惊动了,这是何等的差别呢……”

    版权声明

    如果您看到本声明,说明是实行了防盗机制后的错误章节,请不要着急,按照以下步骤就可以恢复正常:

    1、如果您使用pc端阅读本文,请过45分钟后刷新一下即可;

    2、如果您用手机端看,同样过45分钟重新下载一次章节内容即可,具体操作步骤为:轻击阅读页面中央,在上端出现下载箭头后重新下载错误章节覆盖,然后退出阅读页面后重新进入;如果还不行请关闭软件重试一次;当然最好的办法是看到有更新后别理会,过45分钟再阅读则一切均会正常;

    3、如果您在别处阅读本文。`请您去阅文集团注册vip账号观看本书,用实际行动鼓励作者更好地创作;

    4、如果您不愿意为此付钱,那就请耐心等待,届时肯定会有正常版本。

    谢谢大家的理解与支持。对大家造成不便深表抱歉,作者将尽力写作。

    版权声明

    霍夫曼摇摇头:“你说的这些话不全面。东条相的优点我都不否认,如果他是个校级军官,就凭他执行力强的特点就应当是个不错的军官。可问题是他在什么位置?他是日本相,据说还兼了6军大臣。在日本的位置是我和一样的,可你看他除了揽权之外在管些什么东西?再说近卫文麿,你真以为他控制不住军队?他为什么去年选择在对美开战前辞职?——不是他反对战争,而是他对战争没有信心,害怕将来承担责任而自己放弃了,在朝野一致对美开战的呼声中大家选择了东条这个傻头傻脑的小子上来承担责任……”

    这时候科尔突然想起自己和席副官达尔格中校聊天时偶尔提到对外国领导人的评价,他原以为元对意大利领袖的评价很低,没想到席副官神秘兮兮地告诉他:“意大利领袖虽有这样那样的不靠谱,平时多半被我们当成笑话听,但元对他的政治能力还算是认可的。`元对日本相东条英机的评价才低呢——他认为这个挂着6军中将军衔的日本相充其量最多只能担当看管仓库的少校,他会把一切物资看管得井井有条,却根本不懂什么是政治,什么是战略。”

    “可是,如果不是6军将领出身的日本相,不会特别亲近我国吧?”在科尔的思维中,日本6军是亲德的,日本海军则是亲英美的,万一换了人,日本对美作战的路线也跟着换了怎么办?那岂不是美国人所有的压力都倾泻到欧洲来了?

    “日本相这个位置是不是特别亲近我国其实并不要紧。日美打到这个份上,除非由一方会倒下去,否则轻易是不会媾和的。所以日本相的第一要务是要有战略思维,要能清晰地认识到日本的长处与不足;第二要能控制住蠢蠢欲动的部属——特别是6军那些毫无头脑、只知道自杀攻击的将领;第三……”霍夫曼很头疼地说。“要让日本海军清醒过来,他们还在做着毕其功于一役、决战美国这种不切实际的梦想——这是军人的通病,就像我的将军们老以为打下莫斯科就能迫使斯大林投降一样,那是不可能的。日本最好的策略应该是稳固反击,利用太平洋上的小岛采用节节抵抗的方式将战线往回缩,然后在美国力量分散后集中全部机动力量咬上一口。而不是现在就把全部本钱拿上去赌一把,输光后任美国人予取予求。”

    科尔点点头表示明白了并追问元属意的相人选。

    霍夫曼摇摇头:“没有,别说我没有特别中意的人选,就算是我中意的话又能如何?归根到底我只能影响而不能掌握日本的政局,但有两个人你务必留意。一个是日本海军司令山本五将;第二个是退役6军中将石原莞尔——如果说日本还有战略家的话,他可以算一个。”

    山本五将的威名科尔是知道的,但石原莞尔这个名字,他想了半天才回忆起这位曾经在德国考察交流过很长时间的日本将领。他试探着说道:“这个人物的名字我曾经听到过,似乎有一点儿名气,但与同僚的关系貌似很糟糕,据说因为反对日美开战而被勒令退役并监视居住起来。”

    “你知道我刚才所说的两人共同特点是什么吗?”霍夫曼摇摇头:“你说的这些话不全面。东条相的优点我都不否认,如果他是个校级军官,就凭他执行力强的特点就应当是个不错的军官。可问题是他在什么位置?他是日本相,据说还兼了6军大臣,在日本的位置是我和一样的,可你看他除了揽权之外在管些什么东西?再说近卫文麿,你真以为他控制不住军队?他为什么去年选择在对美开战前辞职?——不是他反对战争,而是他对战争没有信心,害怕将来承担责任而自己放弃了,在朝野一致对美开战的呼声中大家选择了东条这个傻头傻脑的小子上来承担责任……”

    这时候科尔突然想起自己和席副官达尔格中校聊天时偶尔提到对外国领导人的评价,他原以为元对意大利领袖的评价很低,没想到席副官神秘兮兮地告诉他:“意大利领袖虽有这样那样的不靠谱,平时多半被我们当成笑话听,但元对他的政治能力还算是认可的,元对日本相东条英机的评价才低呢——他认为这个挂着6军中将军衔的日本相充其量最多只能担当看管仓库的少校,他会把一切物资看管得井井有条,却根本不懂什么是政治,什么是战略。”

    “可是,如果不是6军将领出身的日本相,不会特别亲近我国吧?”在科尔的思维中,日本6军是亲德的,日本海军则是亲英美的,万一换了人,日本对美作战的路线也跟着换了怎么办?那岂不是美国人所有的压力都倾泻到欧洲来了?

    “日本相这个位置是不是特别亲近我国其实并不要紧,日美打到这个份上,除非由一方会倒下去,否则轻易是不会媾和的。所以日本相的第一要务是要有战略思维,要能清晰地认识到日本的长处与不足;第二要能控制住蠢蠢欲动的部属——特别是6军那些毫无头脑、只知道自杀攻击的将领;第三……”霍夫曼很头疼地说,“要让日本海军清醒过来,他们还在做着毕其功于一役、决战美国这种不切实际的梦想——这是军人的通病,就像我的将军们老以为打下莫斯科就能迫使斯大林投降一样,那是不可能的。日本最好的策略应该是稳固反击,利用太平洋上的小岛采用节节抵抗的方式将战线往回缩,然后在美国力量分散后集中全部机动力量咬上一口,而不是现在就把全部本钱拿上去赌一把,输光后任美国人予取予求。”

    山本五将的威名科尔是知道的,但石原莞尔这个名字,他想了半天才回忆起这位曾经在德国考察交流过很长时间的日本将领。他试探着说道:“这个人物的名字我曾经听到过,似乎有一点儿名气,但与同僚的关系貌似很糟糕,据说因为反对日美开战而被勒令退役并监视居住起来。”

    科尔知道元说这么多是提点自己,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回答道:“我明白了,我会尽自己最大努力贯彻您的指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