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十三章 新欧洲(上)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在科诺诺夫挣扎许久并最终决定站出来之后,他目前所在的第289号战俘营很快也全部站了出来,而得知他站出来的消息后,除去少数人,被关押在其他俘虏营、科诺诺夫原先所在的160师人马也纷纷站了起来,两者总人数加起来接近3000

    济科夫对此很满意,连弗拉索夫的德国联络官施文因格尔少校也惊叹于这个中校的影响力和号召力,鉴于他的价值和能量,弗拉索夫不但亲自接见了这个过去的部下,还给他晋升了一级军衔,科诺诺夫从中校变成了上校,并得到了如果组建第4个步兵师他将担任师长的许诺。类似势头如星火燎原一般在俘虏营扩散,拥有3个师编制的俄罗斯解放军基干就很快就建立起来。其中第1师由原苏军第389坦克师师长谢尔盖-布尼亚琴科上校任师长(副师长系科诺诺夫),辖有18000人,包括一个炮兵团、一个反坦克炮兵营、一个工兵营。第2师师长是原红军旅级政委兹韦列夫上校,第3师师长是原苏军少将、步兵军军长米哈伊尔-沙波瓦洛夫。

    除上述兵力外,俄罗斯解放军还编列了一个预备旅、一个反坦克旅、一所军官学校和自己的空军大队——德国人把80多名驾机投诚的苏联飞行员组成了一个由原空军上校维克托-马尔采夫指挥的战斗群。该战斗群主要由原苏军大尉、曾经的苏联英雄贝奇科夫指挥的战斗机中队和由原苏军上尉、曾经的苏联英雄安基列夫斯基指挥的夜间轰炸机中队。

    组建俄罗斯解放军并不是孤立事件,在所有德占区范围内类似这种行动均在扩散:

    按照历史的轨迹波罗的海三国原本是只组建党卫军师的。但现在霍夫曼既然承诺给他们地位,这三个国家的国防军部队也组建完成了,包括立陶宛第1师,爱沙尼亚第1师,拉脱维亚与德国关系最为密切,早在利沃尼亚骑士团时期就列入日耳曼势力范围。因此成立了2个师。即拉脱维亚第1和第2师,而蔡茨勒介绍给曼施坦因的骑兵将军冯潘维茨则成功地将各个哥萨克团捏在一起组建了哥萨克第1师。

    整个行动的在于乌克兰,巴巴罗萨开始后,以斯捷潘-班杰拉为首的乌克兰民族主义者就在利沃夫建立了政权,但仅仅过了几天就被党卫军勒令解散,希姆莱希望扶持以安德烈-梅里尼克为首的另一个乌克兰民族主义组织取代班杰拉的地位,因为他认为前者更听话也更容易掌握,但问题是他们在乌克兰人中没什么威信,受到欺骗的班杰拉人马反过来组建了乌克兰游击队。这支游击队不仅同德国人作战,而且还同苏联游击队作战。

    霍夫曼的做法比希特勒激进得多,让乌克兰自治乃至都是他能够接受的,因此班杰拉得到了重新出山的机会。霍夫曼还让人找到了与乌克兰两派民族主义组织都有密切关系的帕维尔-尚德鲁克出面组建乌克兰解放委员会并签署了共同协定:双方商定支持乌克兰、组建乌克兰国防军并解散集体农场,按人口进行土地分配,作为代价,乌克兰将来需要在西部边境划出10-15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用于安置德裔俄国人(在德国控制波兰后已直接与乌克兰接壤,乌克兰失去的土地从未来俄罗斯那里找回来),同时在战争期间每年为德国提供300万吨谷物。很快乌克兰国防军第1、2师组建了起来,按照乌克兰人的想法。至少要组建5个师才够用。

    “元首,您真的认为这样的政治安排和这些军队有用?”在柏林的元首办公室里,霍夫曼正在听取凯特尔元帅有关东线情况的汇报,在汇报的尾声,对方忽然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当然有用。”霍夫曼笑道,“别的不说,光乌克兰一个国家只要经过一年丰收,就可以为我们提供充沛的农产品——如果你占领乌克兰,你能让乌克兰农民有动力为你耕种?”

    “可我听到了下面太多抱怨声,说您对俄国人过于宽大,我们辛辛苦苦和布尔什维克打生打死,结果什么都没捞到,反而是这些国家借着德国人的庇佑了出来,又是土地分配,又是组建军队,连武器都是从我们缴获的部分中划拨的……另外……”凯特尔吞吞吐吐地说,“党卫队方面也有怨言,说您对这些劣等民族给予了太多的同情。”

    霍夫曼扑哧一下笑出声来:“凯特尔,这不会是你的真实想法吧?如果是的话可就太可笑了。”

    凯特尔顿时涨红了脸,他很想说不是,可他的表情做不了伪,上面明明白白写着他也赞同至少是部分赞同这种观点。

    “没错,我是让他们都了,但这不说明任何问题。他们的地位是脆弱而不可靠的,全有赖于我们的扶持。”霍夫曼在办公室里来回踱着步子,忽然转过头问凯特尔,“你认为光凭我们一家能干倒斯大林么?”

    “当然可以。”

    “能干倒丘吉尔和斯大林的联手么?”

    “应该也行。”

    “那能干倒罗斯福、丘吉尔和斯大林的共同联手么?”

    “这个……”凯特尔陷入了迟疑,半天后才吞吞吐吐地回答,“我认为也可以。”

    “你没说实话……最起码,你眼底流露出来的神情告诉我你没说实话。”霍夫曼调侃道,“如果你去演戏,你不会是一个好演员,更成不了一个高明的骗子——因为你说谎话的时候连自己都骗不过。”

    “元首。”凯特尔不服气地辩驳道,“在过去几年执行各种各样的方案时,绝大多数人包括总参谋部的那些人都认为办不到,可结果不都是成功了?我相信在您的领导之下,我们一定……”

    霍夫曼摆摆手制止了凯特尔的继续发言:“亲爱的元帅阁下,你能这么想我很欣慰,这说明你对过去几年我们的成功经验是认真思考且做过总结的。你刚才说的这些话我也认为是因为你考虑了我的领导因素。但领导能力不是万能的,他可以弥补一些实力上的差距但不能永久地代替实力本身。你或许听说过这么一句话,一头雄狮率领的羊群能够战胜一头绵羊率领的狮群,可你有没有想过,雄狮率领的羊群能战胜同样是雄狮率领的狮群么?罗斯福、丘吉尔和斯大林这三个人,无论外界对他们的评价如何,在我心目中他们都称得上是雄狮,是完全可与我相提并论的人物。他们比张伯伦、贝当或者别的政治人物都要强得多,而美国的国力不用我说你也应该会很清楚。”

    凯特尔机械地点点头。

    “基于战争已完全全球化的现实,我们要拼命扩充自身的力量——无论这种力量是军事的、经济的还是政治的。”霍夫曼举例道,“让这些国家组建军队与俄国人斗个你死我活不好么?让弗拉索夫组建反布尔什维克力量与斯大林斗个你死我活不好么?关在战俘营里我们要花力气看着他们,花粮食养活他们——为什么不让他们干点有益的事情。”

    凯特尔继续若有所思地点头。

    “和美国争夺全球霸权的机会有的是——但那是下次战争的任务,这次大战我们的目标就是统一德意志民族,组建在德国领导下的、用一个声音说话的新欧洲。我们的事业很庞大、很雄伟,他绝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从对波兰的战争开始我们已打了三年多的仗,而美国的战争动员还不到一年。假如我们在大战开战之前就已拥有目前的势力范围并经过20-30年的发展,我们的力量会膨胀到何种程度?”霍夫曼提点道,“不要为这些小国家伤脑筋,只要我们保持目前的地位与实力,他们不敢生出二心来。另外我这些举措也是做给西欧一些国家看的——如果我们连已占领的俄国土地都能让他们重新恢复并走向共同协调,他们有什么理由怀疑我组建欧洲联盟的动机呢?有什么理由害怕德国会吞并他们的领土呢?”

    凯特尔申辩道:“可这样我们的牺牲就太大了,大家感情上转不过弯来。”

    “这是投资,不是无偿的。”霍夫曼笑道,“这些国家会参与对俄作战,现在不是已组建了那么多师级部队了么?为捍卫自己的主权与自由,他们必然会选择与布尔什维克和斯大林斗争到底。我们在经济上也会有额外收益,我们给他们的支持和武器他们都会用农产品和各种资源回报我们——请记住,让他们为自己作战比为作战要强得多。我可以和你打个赌,同样是原苏军的这些部队,经过改造后他们的战斗力会让你大吃一惊。”

    “但愿如此吧。”凯特尔喃喃自语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