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十二章 以俄制俄(7)
    几个人走后,一直在旁边担任警戒工作的几个警卫立即涌了进来。

    “长官,这是真的?您准备答应德国人?”显然他们刚才听到了全过程。

    “如果我回答是的话,你们是不是准备这样?”科诺诺夫用手比划了一个砍头的手势。

    “当然不会……您是我们的长官,您到哪里我们就到哪里,再说,连中将都能和德国人合作,我们为什么不能?”

    “长官,那狗屁的270号命令不是他们故意捏造出来哄骗我们上钩的吧?”

    科诺诺夫摇摇头,缓缓说道:“这是真的!他们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在包围圈里就收到过这份电报。你们知道为什么我选择和师长他们分散突围么?”

    “为什么?”

    “因为他收到电报后还傻头傻脑地想执行这条命令。”科诺诺夫冷笑道,“他也不看看形势,仗都打到这份上了士兵们为自己找条出路不行吗?没要拉着他们一起殉葬?还执行命令,说不定已被谁打了黑枪都不知道……当然,还有可能是他在我们面前装腔作势唱高调,如果那样的话我就不得不承认他是位好演员。”

    “长官……怎么说呢……额……我觉得您高估了师长,他没有那样的智慧。”

    “妈的……这混蛋的270号命令。”科诺诺夫说着说着忽然就把怒气发泄出来了,“难道打了败仗是我们的责任?对这场战争我们已完全尽力了,基辅包围圈总共有60多万部队被俘,这难道是其中一支或两支部队作战不得力造成的问题么?上面的人没有哪怕一丁点责任?他们自己指挥失误却要我们一个个扑上去送死……”

    几个警卫默默点头——这才是他们认识的团长,如果他也傻乎乎地只知道机械般地执行上头的命令,到战俘营第一天他们就不会再继续服从他。

    “所以您决定答应他们?”

    “我很难下决心。真的,我脑子现在很乱……”科诺诺夫断断续续地说道,“你们是知道我的。虽然我一直不太得志,但好歹也是中校还做了团长。我也受党教育多年,我对党有感情,我对红军有感情,这种感情不是一下子说断就能断的……上头是有点傻也有点不近人情,可仅仅因为这样就背叛他们是不对的。”

    “长官,您还对那个狗屁的党和军队恋恋不舍?”警卫显然是知道科诺诺夫经历的,“要不是原来的集团军副政委给您说了几句好话,就冲您一直宣扬苏德必有一战的论调。内务部早就想抓你去坐牢了——说您是英美特务,受帝国主义唆使来破坏苏德关系的证据都是现成的。现在好了,我们和德国人真的打了起来,他们现在又有话可说了——那些学习德国技术与理论、主张苏德合作的全是德国特务,横竖都是他们有理,这样的地方有什么好留恋的,换了我是您,到了战俘营第一天我就站出来了。”

    “可是,可是……”科诺诺夫显然下定不了决心。

    另一个警卫劝道:“长官,您也说了会征求大多数人意见。如果大家都赞同,您也不必耿耿于怀,如果大家都反对。那我们就当这事情从没发生过好了。”

    “大家不会反对的。”科诺诺夫忽然蹦出一句。

    “为什么?”

    “听到德国人的条件了么?”科诺诺夫转过身对一个警卫说道,“彼得罗夫,我问你,你当兵之前是干什么的?”

    “我还能干什么,不就是个种地的农民么。”

    “我也是。”“我也是。”其他几个人不约而同地说道。

    “你家里有地么?你呢?你呢?”

    所有人都摇头,谁家能有地啊,革命前不用说,大家都是贫农,革命后也没有地——地都在集体农场呢。

    “嗯。都没有地……如果将来德国人给块地,你干不干?

    “啥?给土地?”彼得罗夫激动起来了。

    “给多少?有多大?在哪里?”

    “上面种的东西都归我?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交完税后都归我?”

    科诺诺夫忽然笑了:“你们看……”

    几个人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笑了:“长官,您是军官出身。不知道农民的苦……”

    “我生下来就是军官?我祖上不是农民?我小时候没干过农活?”科诺诺夫说道,“先别说那条愚蠢的270号命令,光一条分土地就足以让人发疯,你们知道乌克兰人为什么愿意跟德国人走么?因为德国人支持他们,还答应他们解散集体农场,土地按家庭或人头分配,愿意参军打斯大林的先分配。”

    “德国人不要他们的土地?”

    “要土地干什么?德国人管乌克兰人收税不就行了?”

    “宁可收税也好过搞集体农场啊。”

    “难怪上头总说乌克兰人不可靠,原来他们一直想分田单干。”

    “谁不是呢……换我是乌克兰人我也这么想。”

    科诺诺夫举起手制止了手下七嘴八舌的议论:“是去是留还是征求大家意见吧,说不定会有不一样的想法冒出来呢。”

    战俘们很快围拢了起来,战俘营里没啥秘密可以保留,他们也对刚才那一幕感到十分奇怪,一听科诺诺夫说了这条出路,刚才还叽叽喳喳喧闹个不停的战俘营忽然变得死一般的沉寂,总算科诺诺夫平时威望足够高,还没有人要上来和他拼命,大家都在默默地思考,好半天才有人开口:“长官,这是不是意味我们脱身的机会到了?”

    “你想怎么样?”

    “我们可以先假装答应德国人,等真到了交手时我们就放下武器投降红军——那不就可以回部队了?如果逮住机会我们可以调转枪口打德国人,说不定还能立下功劳。”

    “你想这样?”科诺诺夫摇摇头,“这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很多人疑惑不解。

    “先别说能不能瞒过德国人。就冲这条270号命令,你们就不可能回去,现在连俘虏都不可原谅,更别说加入俄罗斯解放军反过去又投降的人——除非你想下半辈子一直呆在内务部的监狱里……”

    几个士兵失声痛哭起来:“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我们也不想当俘虏啊,我们也不想的啊!”

    一个老兵说到激动处,“呼啦”一下子拉开自己的衣服,露出前面肚子上两个触目惊心的伤口:“您看,一个伤口是前年打芬兰人留下的,这个新一点的是去年留下的……我的伤口都在前面的,我不是逃兵啊!我是负伤了才被敌人俘虏的,我没有对不起党,更没有对不起斯大林同志啊……”

    看着他嚎啕大哭的样子,所有人都难受起来。

    “那……”很多人迟疑着,有人插嘴道,“算了,还是拒绝德国人吧,总不能调转枪口去打红军弟兄,上面的混蛋不是人,可下面还是和我们一样的大头兵啊,我下不了手。”

    “长官,您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我们听您的。”

    “对,科诺诺夫是个好长官,主意也多,我们听他的,他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科诺诺夫没多说什么,只用低沉的口气补充道:“德国人让我们给他们卖命,答应战后给我们分土地……”

    “德国人有多的土地分给我们?”

    “当然不是,用的是俄罗斯的土地。”

    “俄罗斯哪有多余土地?”

    “你傻啊……”

    “你是说?那些集体农场的土地?”

    科诺诺夫只开了口头,下面已经你一句我一句地争论开了。

    “你们猜的基本都是对的。”科诺诺夫叹了口气,“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战俘营里那些非俄罗斯族的兄弟去哪里了?”

    “去哪里了?”经过科诺诺夫的提醒,众人才回味过来,是啊,战俘营以前很多其他族的,现在只剩下俄罗斯人了。

    “他们回国当兵分田去了……”

    “回国?分田?”

    “德国人支持他们搞,还答应他们解散集体农场,土地按家庭或人头分配,愿意参军打斯大林的先分配——这不是宣传,这是事实。”科诺诺夫叹了口气,“先是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接下来是白俄罗斯、乌克兰、哥萨克……最后是轮到我们了。唯一有区别的是,他们的地盘已经由德国人占领了,所以分田什么的立竿见影,我们的地盘还在斯大林和红军手里呢。”

    “他们能干,我们为什么不能干?长官,我们也可以搞革命……嗯……革命,革斯大林和布尔什维克的命。”

    “长官,我们也建个党吧,就叫俄罗斯革命党怎么样?您有文化,又是军官,可以做党中央主席,我们就是您手下的兵,将来也不要您给我们封官,给我们每人一块土地就行……”

    “是啊,是啊……”众人鼓噪起来,情绪十分高涨。

    “党主席有人了,是弗拉索夫中将,今天来的是他的手下。”

    “啊!”大家目瞪口呆,有人终于想起这个名字来了,“那……那是原来的集团军司令员。”

    “干了!中将都干了,我们有啥舍不得的?不就是一条命么,斯大林要我们的命,我们也要他的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