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十一章 以俄制俄(6)
    虽然科诺诺夫对这些国家和民族的态度变化有心里准备,他曾经不止一次地听那些少数民族被俘士兵说在边境战役开始后,德国人被这些地区人民视为解放者而受到欢迎的情况,他原以为这只是迫不得已的举动,现在看来这些新并入苏维埃联盟的国家或种族早已心生背叛之意。

    本来他还幻想这这仅是一小部分少数民族的选择,但今天高音喇叭里播送的信息却给了他重重一击——他听到了弗拉索夫中将的名字,对这个名字他毫不陌生,因为他曾在对方的领导下对抗过德国人。在有限的几次接触中他对这位曾经的37集团军司令评价很高,认为他既有勇气与智慧,又不乏坚持到底的韧劲。他原以为中将摆脱了可怕的基辅包围圈后前途会一片光明,没想到对方的归宿居然还是战俘营,而现在这种立场的转变更让他猝不及防。

    就在他愣神的时刻,刚才还围在旁边的人群忽然开始散开,一个突兀的声音响了起来:“中校,请到这里来,你的好运来了。”

    不用抬头就知道是那个德国上尉的声音,他慢吞吞地走过去,露出疑惑的表情问道:“您是说?”

    “弗拉索夫中将已公开发表了声明并组建了俄罗斯解放军,现在他正在四处招募部队,这支部队只需要纯粹俄罗斯族裔官兵,目前最紧缺的是合格军官。我认为你符合条件并将你的名字报了上去。”上尉用似笑非笑的态度说道,“中将对你很重视。特意派来了他的联络官和参谋部代表,或许你们可以好好谈谈。”

    说罢他用手指了指后面两个军官,这两人均身着原先红军军服,但有关红军标识已被去掉了,反而代之以早先帝俄时期的标志,右手臂上还围着一块“俄罗斯解放军”字样的袖章。看上去多少有点不伦不类。

    两人一齐上前敬礼。有一个军官开口说道:“中校阁下,我叫mФ济科夫,曾是一名少校,现在俄罗斯解放军司令部工作,中将对您很器重,特意要求我们前来拜见您。”

    他点了点头,把人迎进了自己单独的营房,并平静地对德国上尉说:“您需要在一边旁听么?”

    “不不,这是你们的事。你们好好聊聊就可以了。”上尉用坦率而又真诚的口气说道,“中校,我不管你过去有多少故事,但从这一个多月接触的情况来看。你应该是一位优秀的军人,你的前途绝不止于此,这是你目前摆脱俘虏身份的好机会,希望你能抓住。”

    科诺诺夫漠然地点点头表示感谢。

    “中校,看来您和德国人合作得不错。”两个代表打量着科诺诺夫的单独营房和相对齐全的设施,由衷地感叹道。

    “你们才‘合作’得不错。”科诺诺夫特意在合作两个字眼上加重了口气,用嘲讽的口气说道。

    “阁下。我们是来求同存异的,不是和您来吵架的。我们希望您能仔细听我们讲一讲,有些信息您在里面接触不到容易造成误判。”

    “好吧,你们说。”

    “关于高音广播里的宣传您都听明白了吧?”

    “是。”

    “现在有一个机会等着您,您愿意按里面的宣传和要求去做么?换句话说,您愿意调转枪口与斯大林和布尔什维克作斗争么?”

    眼看科诺诺夫直截了当地要拒绝,另一个开口了:“中校。您别着急拒绝,您需要好好想想这一切,不仅为自己,也要为您的手下和兄弟们好好想想,如果您不介意,我们把自己与德国人合作的理由和您交流一下。”

    “好哇,我可以先听听你们的高见。”

    “首先,我们获悉您是在基辅战役中被俘的,您或许不知道斯大林在去年8月16日签发了第270号命令,该命令指出……”

    听完对方的陈述,科诺诺夫脸色变得铁青:“这是真的?宁可无谓战死也决不允许投降?斯大林这是把士兵们往绝路上逼。”

    “还不局限于此。被俘官兵的家属会被视为通敌分子而流放到西伯利亚。我们接到过一份报告,有军官越狱成功逃出了战俘营还费劲千辛万苦找到了友军部队,没想到一听说他有过被俘经历,其他军官差点要枪毙他,被逼无奈之下他又逃回了战俘营。”

    科诺诺夫微微摇头,对方看他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便劝道:“您不用怀疑,这人现在司令部工作,您届时可以亲自问他。”

    “好吧,这算是一个理由,请继续说下去。”

    “第二,不要把与德国人合作看作是多少难堪的行为,事实上这种做法不是我们的独创,我们也是学习过来的。”

    “你是说?”

    “相信您一定看过《列宁在1917》这部电影,1917年列宁从哪里归来的?是谁护送他回来又给予枪支弹药乃至金钱资助的?布尔什维克们是合法选举上台的么?先生,斯大林没您想得那么好,德国人也没您想得那么坏。”

    科诺诺夫却坚决地摇头:“我在伏龙芝军事学院就学过程中就系统比较了苏德两国的异同点和彼此关系,对你所说的有更深的理解与认识,你说的第二点算是理由,但打动不了我。”

    “第三点,作为加入俄罗斯解放军并与布尔什维克作斗争的优待,我们绝不会让将士们白白牺牲,恰恰相反,我们有一系列条款向众人宣布,他们包括:

    第一,加入俄罗斯解放军的战俘立即摆脱战俘身份,视为德国盟军部队,接受统一指挥,享受同样补给;

    第二,加入俄罗斯解放军并为之作战的官兵能够依据自己的贡献分得一片土地,在战争结束后生效,今后的新俄罗斯将没有强迫劳动与集体农场,也不会有恐怖的内卫部队;如果他不幸战死,其家属所获得的土地将翻一倍以示抚恤;

    第三,部队按条例进行正常的晋升与授勋,你们将来可以依据自己的军衔、职位和功勋获得额外奖励,奖励将会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土地,还有一部分是国有工厂的资本。”济科夫少校的嘴角抽动了一下,“既然阁下对俄国问题有深入研究,那一定能明白第三点理由对社会经济与民众自由的意义,也会真正理解与懂得布尔什维克有关主张与民众根本福祉之间的矛盾。”

    科诺诺夫皱着眉头问道:“这是中将想出来的?”

    “确切地说,是德国人提醒了我们,具体策略则是我提出来的。”济科夫惨然一笑,“实话告诉你您也无妨,我是hn布哈林同志的追随者,曾与他一起在《消息报》工作过。为这件事我坐过牢,在战争爆发前才刚被释放出来,紧接着又被德国人俘获了——您觉得我需要效忠一个因为我赞同某种经济思想而坐牢的政权?更何况布哈林同志的抉择明显更有利于国家和人民——如果您是一个真正爱国者的话!”

    科诺诺夫沉默不语,因为他知道其间的是非曲直,而再往下说就要扯到大清洗、大肃反的事情了。

    果然,济科夫说了第四点理由:“与斯大林和布尔什维克作斗争很重要的原因在于那种人吃人、人与人相互倾轧的政治制度,您是军事院校毕业生,我问您最初5个元帅当中的其他3个呢?您真的相信他们是德国或者别的国家的间谍?我再问您,有那么多被打倒的政治-局委员,联共(布)中央委员和军队高级将领,您真的相信他们都背叛了祖国而不是仅仅因为与斯大林的想法和路线不完全一致?”

    科诺诺夫陷入了更大、更深的沉默,他无法欺骗自己——一直以来他都对这段历程深表怀疑,他只是埋在心底不说,济科夫的话勾起了他最惨痛的回忆。

    “关于外国间谍或叛国分子的认定甚至都不需要有真凭实据,只要斯大林怀疑你是,你就完蛋了。”济科夫几乎是怒吼着发泄,“您看到过完善而充分的调查取证过程么?您看到过有正当审判和辩护流程么?我所见过的就是今天有人下一个判断,夜里蓝帽子们(指内务部队)就找上门来了,当你被枪毙的时候你都不知道在哪里触怒了当权者。”

    “好吧,先说说你们打算让我做什么?”

    “俄罗斯解放军第一期将由三个师组成,您将担任第一师的副师长。”

    科诺诺夫苦笑一声,自己原来是团长,现在变成了副师长,似乎也没多大差别,副师长的实权说不定还不如团长。

    “不要觉得您的官职小,中校,俄罗斯解放军的编制和红军编制是不一样的,我们采用与德国人类似的大师制,红军一个师只有5000-6000人,而我们一个师却有15万多人。3个师只是我们最初的编制,只要我们在战场上证明了自己的能力,部队将会迅速得到扩充,副师长这种任命显而易见就是下一批师组建时的师长。”

    “你们的要求我都可以考虑,但我有一个条件。”

    “您说。”

    “我需要给他们一个自由选择的机会,如果这个战俘营里的大多数人愿意赞同并拥护这种转变,我就赞同你们的意见,否则我绝不赞同,死我也和他们死在一起。”

    “那,好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