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十五章 谁的胃口更大(下)
    今天这里将举行盛大的授勋仪式,由帝国元亲自为最近一个时期涌现出来的战争英雄们授勋,其中最引人注目则是帝国最高荣誉、钻石橡叶双剑骑士十字勋章的颁(理论上大铁十字勋章才是最高等级,但因为这种勋章只过一次且授予对象是已倒台的赫尔曼-戈林,宣传部对此作了淡化处理)。`这种勋章自设立以来仅仅颁过三次,巧合的是前三次都授予了空军官兵,而今天即将颁的两枚也属于空军。两位获奖得主均是战斗机飞行员,连军衔都一模一样——全是空军中尉,在宣传部的大力宣传下,他们早已成了帝国上下家喻户晓的英雄。

    空军英雄,另一位是赫尔曼-格拉夫,东线战场的空军英雄,这两位目前是帝国空军中仅有的2oo架击落记录保持者,彼此间战绩只有最微弱的差距——1架。除这两位最高等级获奖者以外,还有一批空军战斗机、轰炸机英雄分获双剑橡叶骑士铁十字勋要回国受勋、休假,干脆将本联队回国担任后备飞行员培训教官的任务一并指派给了他们,以便让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处理各类私人事务。一大批王牌飞行员聚集在一起,一边交流各自对空战的经验和心得,同时迅提升后备飞行员的作战本领,这让主持培训工作的空军参谋长耶顺内克大将乐得眉开眼笑。

    版权声明

    如果您看到本声明,说明是实行了防盗机制后的错误章节,请不要着急,按照以下步骤就可以恢复正常:

    1、如果您使用pc端阅读本文,请过45分钟后刷新一下即可;

    2、如果您用手机端看,同样过45分钟重新下载一次章节内容即可,具体操作步骤为:轻击阅读页面中央,在上端出现下载箭头后重新下载错误章节覆盖,然后退出阅读页面后重新进入;如果还不行请关闭软件重试一次;当然最好的办法是看到有更新后别理会,过45分钟再阅读则一切均会正常;

    3、如果您在别处阅读本文。`请您去阅文集团注册vip账号观看本书,用实际行动鼓励作者更好地创作;

    4、如果您不愿意为此付钱,那就请耐心等待,届时肯定会有正常版本。

    谢谢大家的理解与支持。对大家造成不便深表抱歉,作者将尽力写作。

    版权声明

    休伊特不止一次地在部下面前怒不可遏地抨击巴顿:我已多次电话、写信告知对方务必尽快赶来和我们一起协同配合,但他丝毫没咨询海军的意见就提议了摩洛哥的登6地点,那里一处没有海滩,另一处则是布满了诡雷的浅滩——天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可即便如此。休伊特还得捏着鼻子和巴顿合作,他找不到可以管巴顿的人。6军部长生是巴顿的老上级,显然不会理会一个海军少将的控诉;6军最有威望的前辈潘兴将军是巴顿的未遂妹夫(话说潘兴55岁时看上了巴顿29岁的妹妹妮塔,两人还订了婚,后来因种种原因才未结婚),巴顿还当了潘兴的副官,从军这条路全靠潘兴提携,不然就他那个火爆脾气和活宝作风老早不知道被开除几次了;6军参谋长乔治马歇尔将军是潘兴一手提拔起来的,向来视巴顿为没长大的老顽童而处处宽容(巴顿都57了),显然最多只会不痛不痒地说上几句;“火炬”行动总指挥艾森豪威尔比巴顿小5岁。`还是巴顿在西点军校的后辈,当年巴顿还写信鼓励他在西点班级中拿了第一名,与其关系匪浅……想来想去,能搞定巴顿的6军统帅大概只剩下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可老麦那古怪的性格连海军统帅尼米兹和金上将都吃不消,休伊特哪敢去触霉头?

    而且6海军矛盾是很敏感的话题,休伊特不想让自己和巴顿之间的问题上升到这个高度,更不想通过海军部长诺福克去压6军一头,双方为了战略方向、战场资源争论得已十分紧张,海军高层的注意力在太平洋战场。最近又忙于瓜达卡纳尔岛战役,对“火炬行动”根本没有多少热情,纯粹是因为总统要求而勉力为之。如果他和巴顿的矛盾公开爆,尴尬的不仅有6海军之间的关系。还可能牵涉到英美两国“先亚后欧”还是“先欧后亚”的争论,那样是非就太多了。他只能捏着鼻子忍受下来,默默地做好自己的各项工作。

    就这样在34特遣舰队眼中巴顿变成了打不得、骂不得、离不得的“讨人嫌”,他本人还浑然不觉,特遣舰队司令部就流传着一句笑话:叫你们再抱怨,以后出门就遇见巴顿。看你们怎么办?

    休伊特还在思考自己要不要先回海军部去等候消息,冷不防生点了他的名字:“休伊特将军,您是海军,您觉得需要推迟出么?”

    巴顿本来在和旁边人说笑,一听这话猛然把目光投射过来,似乎在期待着休伊特能给出不一样的回答。休伊特既不想开罪6军,又不想再和英国人扯皮,琢磨了半天后先问了一个问题:“生产这批坦克炮和配套炮弹最快需要多久?”

    “加班加点连轴转的话大约2o天。”

    “更换坦克炮麻烦么?是否需要特殊装备?”

    “需要有经验的工人和吊机,其他难度不大。”

    “那我建议推迟2o天出。”

    “为什么?”生奇怪地问,“2o天完成不了装配啊。”

    休伊特回答道:“为什么一定要装配好才走呢?从汉普顿锚地出到卡萨布兰卡需要走将近3oo个小时,有这个时间我们完全可以紧急生产一批配件之后放船上装配——只要我们带够工人和吊机,我们有的是运输船,大不了舰队再多带几条。我们原来在海上组装过不少东西,从飞机到动机都有,甚至紧急情况下还能对舰只进行维修。所以我认为坦克炮可以放路上改装,能改装多少就改装多少,改装不完的就送给英队使用——他们不介意短管。”

    “嘿……这主意不错,我喜欢。”一直沉默不语的艾森豪威尔话了,他热情地握着休伊特的手,装作没听见最后半句,一语双关地说,“您可在特遣舰队问题上帮了我们大忙了。”

    旁边的英国人对休伊特怒目而视,显然他们对最后半句耿耿于怀,说白了他们比美国人更知道那些短管谢尔曼坦克是什么货色,要不是国内催得太紧,他们也想要更好一些的坦克。现在这个海军少将把这层纸捅破了,他们很是恼火。

    巴顿走了过来,大大咧咧地揽住休伊特的肩膀,快6o的人了一点儿也不稳重,用自来熟的语气说道:“您可给他们解围了,推迟2o天出应该不会误事,有新坦克用总是更可靠一些,谁不喜欢粗一点、长一点的管子呢?今天我去你那里谈谈登6的事情——我总觉得是不是该做些调整以便更完善些。”

    巴顿是用一本正经的口吻在说“粗一点、长一点的管子”,可落在休伊特耳朵中,似乎这老不正经的家伙在形容男人那家伙,他深深皱起了眉头,几个年轻一点的参谋军官都忍不住在憋着笑,生、马歇尔和艾森豪威尔装作没听出来。只有英国人傻乎乎地茫然不知所措——他们听不懂刚才巴顿用的美国俚语。

    推迟2o天出的决定马上就达成了,英国人大概也知道美国人不换好坦克炮是不肯走的,于是就捏着鼻子认可了这一决定,但最后要求上报给两国领导人知悉。这差不多就是走过场的意思,只要生坚持,罗斯福总统多半会同意的。而只要罗斯福坚持,丘吉尔相最后多半也会答应的——反正已推迟了多次,不在乎再推迟2o天。

    休伊特长长地吸了口气,争吵了这么久,紧张了这么多天总算是得到了一个推迟出、从容准备的好消息,巴顿也愿意来和自己商量完善登6方案,一切都似乎在朝好的方向推进,他心里暗暗祈祷着:但愿这家伙不要弄出什么额外花样来。

    可即便如此,休伊特还得捏着鼻子和巴顿合作,他找不到可以管巴顿的人。6军部长生是巴顿的老上级,显然不会理会一个海军少将的控诉;6军最有威望的前辈潘兴将军是巴顿的未遂妹夫(话说潘兴55岁时看上了巴顿29岁的妹妹妮塔,两人还订了婚,后来因种种原因才未结婚),来想去,能搞定巴顿的6军统帅大概只剩下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可老麦那古怪的性格连海军统帅尼米兹和金上将都吃不消,休伊特哪敢去触霉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