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十六章 天雷计划的尾声
    几天后,超级机密被破坏的消息传到了美国人耳朵里,罗斯福总统又惊又怒。这样一来,不但美国方面同样失去了对德国相关情报和密码信息的掌握,美国人部署在庄园里、配合英国方面共同侦破德国和日本密码的那批专家也一并遇了难。美国一直在密码侦破事业上比不上英国,这批专家就是来交流学习的,眼下却被德国人一锅端了。

    总统密友霍普金斯在日记里写下:“……知悉‘超级机密’被德国人破坏后,总统对丘吉尔首相的愤懑之情溢于言表我从来没看过他有这么多抱怨,哪怕英国人在阿拉曼前线损兵折将不断开口管我们要物资、要装备时他也没有这么多抱怨。他说‘我宁可再丢掉1000辆坦克也不愿意失去超级机密’;这件事情的发生对即将在北非开始的‘火炬行动’也造成了不良影响,因为我们原先在考虑力量对比时是将超级机密一并放进去考虑的,现在整个行动还没开始就已蒙上了一层阴影,实在是一言难尽……”

    三个月后,剑桥大学附近的一幢居民小屋响起了敲门声,一位少妇闻讯出来开门,她身形憔悴、脸色很差,眉宇间有着说不出的哀愁,往日的神采飞扬已失去了全部光彩。

    “您是麦克唐纳太太?”

    “我是。您二位是?”望着两位西装革履的模样,她的心不禁提了起来,最近一段时间总有这种装扮的人来打扰自己。

    “自我介绍一下。这位是外交部雇员克里斯托弗先生,我是军情五处雇员杰拉德。”听到前面还好,听到军情五处的名头时少妇已忍不住发起火来。“你们又来干什么?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丈夫不是间谍!上个月政府方面已就有关误解澄清了,他们不但为他恢复了名誉,而且还授予他忠诚服务奖章,我不知道你们究竟在怀疑些什么?”

    她的话又快又急,声音尖锐刺耳:“别说我们家和德国人扯不上关系,扯上了又怎样?就凭这个怀疑我们?皇室还是货真价实的德国贵族呢。他们又能接触机密,你们怎么不怀疑他们?”

    看来眼前人真的是怒了,这些话也说得出来。两位政府雇员相互对望了一眼,满脸苦笑。

    “非常抱歉,让您受委屈了。”杰拉德能屈能伸,深深地弯腰鞠躬表示抱歉。

    麦克唐纳太太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不知今天你们来又有什么事?”

    “我们驻西班牙的外交官收到了德国驻西班牙外交官转交过来的皮箱和一封信。奇怪的是,这些东西全都是指名道姓寄送给您的。”克里斯托弗解释道,“根据我们原先的反谍条例,敌国特别是敌国官方寄过来的东西应该先经过我们检查然后才能转交给您,考虑到麦克唐纳先生身份的特殊性以及近期发生的一系列误会,负责这件事情的杰拉德先生决定做一些变通他和我一起前来先向您移交这些物品和信件,然后请您在我们在场的前提下当场拆开查验,不知道您是否认可这种处理方式?”

    为加强自己言语的说服力。他晃了晃一个贴着封条的小型手提箱,说道:“东西就在里面。”

    “德国来的?我的?”

    “是。这是信件。”

    “那好吧。”麦克唐纳太太检查了一下信封口的火漆和皮箱的封条。确信没被打开过后问道,“不会有炸弹或别的危险物品吧?”

    “东西是外交人员转交的,西班牙外交部长也在场,应该不会发生这种事。”

    “那好。”麦克唐纳太太说道,“二位请进吧,为证明我的清白,请您和这位先生一并帮我打开这个箱子查验物品,我在一旁看就可以了。”

    “愿意为您效劳。”一路上两人对已对这个体积不大、分量不轻的箱子早就发生好奇心了,一直想看个究竟,考虑到封条和上面的交代,两人就按捺了下去。现在既然得到收件人的认可,两人立即拆去封条,打开了没上锁的皮箱。

    里面的东西打开一看以后,两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在一旁观看的麦克唐纳太太也是满脸震惊之色:箱子里一片黄澄澄的颜色,全部是长方形的金条,她拿起一条来看,沉甸甸的,底部有10盎司的标志,监制方是一家瑞士银行。整个皮箱里一共有十条这样的金条,加起来一共是100盎司黄金这是一大笔财富。

    她自己也愣住了,怎么会有人给自己这些?另外两人不禁对那封信更加好奇与热切起来了,也露出了深深的怀疑。麦克唐纳太太看了看两人这番表情,便把那份密封的信件重新递了过去:“既然事情透着怪异,信件由两位念给我听行么?”

    “乐意为您效劳,太太。”

    杰拉德小心翼翼地拆开火漆口,抽出信纸念了起来:

    “尊敬的麦克唐纳太太:

    我们是德国国防军兰克突击队的全体成员。

    首先,请允许我们向麦克唐纳先生的不幸离世表示诚挚哀悼和最深忏悔!他是我们见过的、为数不多的在生命最后一刻依然为国家利益而奋斗的英雄,是一位真正的无名英雄。

    10月初的时候,我们奉命进攻了位于白金汉郡布莱奇利庄园内英事情报机构设立的密码破译基地,我们杀掉了在那里工作的所有密码破译人员,其中也包括麦克唐纳先生,这真是一个让人十分悲伤的时刻。

    从我们个人角度出发,我们与每一位遇难者都没有利益冲突或者私人仇恨,甚至我们的带队长官阿尔伯特-兰克还与您的丈夫有着良好的个人关系。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依然能为有麦克唐纳先生这样的朋友而感到自豪他永远感谢您丈夫对他的关照与帮助,在他略显得灰暗的剑桥求学生涯中,与麦克唐纳这位高贵绅士的交往是其中为数不多的靓丽色彩。遗憾的是,我们深处彼此对立的两个阵营,我们的国家和军队在浴血厮杀,我们作为宣誓效忠国家的军人别无他法只能为国家利益履行自身职责,我们相信在这一点上麦克唐纳先生和我们的立场是一致的。

    在这次行动的最后,为掩护我们撤退且情况紧急,兰克长官穿上麦克唐纳先生的衣服并冒充他本人引开了前来追击的英国部队,他用自己的牺牲换取了其他队员的安全撤退。这是执行任务过程中必要的权宜之计,但这一点可能会给麦克唐纳先生的名誉造成损害,给您的家庭带来误会,我们表示再一次的道歉,如有需要我们可以委托中立第三国出面澄清。

    这次一同送上的除了我们最诚挚的哀悼和道歉之外,还有100盎司重的黄金这是兰克长官的最后交代。本来想给您英镑的,但考虑到战争期间外汇管制与银行转账问题,我们选择了由一家瑞士银行监制的黄金并由我国驻西班牙大使转交给贵国驻西班牙大使。这些黄金是他和全体突击队成员用个人积蓄和奖金购买的,没有半分钱官方资金,我们不认为这些黄金能够抵消您失去丈夫、子女失去父亲的痛苦,这只是最微不足道、最难以启齿的补偿,希望您不要推辞。

    在临分别前,兰克长官可能预感自己将遭遇不幸便向我们透露了一个秘密一个原本他以为至死也不会说出去的秘密:其实他一直是您最深的仰慕者,只不过限于身份和条件,他一直不敢将这种话说出口。我们考虑再三,决定将这个秘密转达给您,希望不会加重您的思想负担。

    我们希望这种战争与杀戮的痛苦只加之于我们这一代,愿我们的子孙后代永远生活在一个联合起来、彼此和睦、共同发展的欧洲,那里没有战争杀戮,只有友好互助,愿我们的下一代能与您的下一代彼此结下深厚的兄弟情谊。

    虽然一直没有确切消息,但我们认为兰克长官已在行动中遇难了,如果这样的话能否请您委托红十字会给他寻找一个可靠的墓地,费用方面我们会承担,等将来战争结束后我们会将其迁回德国本土;如果兰克长官为英国政府所俘虏而依然健在,我们希望您能够看在剑桥校友的份上去看望他一次……”

    信件还没有读完,麦克唐纳太太已是泪飞化为倾盆雨。

    “这位德国突击队长……兰克先生……额……”杰拉德感到很尴尬,但有些问题还是得问,“与您、与您的先生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先生在剑桥求学时的校友与朋友,同样也是我的校友与朋友,他是一位品行高洁、学识出众的人才。”她盯着这两个人,一字一顿地骂过去,“一个曾经愿意效忠大英帝国,却屡屡被类似于你们这样的官僚拒绝的剑桥大学毕业生,最后迫不得已选择了德国给我们造成了无尽的灾难,是你们而不是他毁灭了那座庄园,毁灭了我的家庭。”

    “太太,非常抱歉,这真是一出人间悲剧。”

    第三卷完。东线的事情下一卷再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