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十四章 天雷计划(完)
    第三天傍晚时分,鲍曼偕同回来覆命的斯科尔兹内走进了元首办公室,霍夫曼关切地问道:“得手了么?”

    “得手了。我们假扮英国宪兵部队混入了现场,完全摧毁了那个庄园并干掉了所有我们能看到的人,轰炸效果很好,现场火势巨大,估计幸存者极少。”斯科尔兹内的情绪不太高,但还是回答了大致过程。

    看对方明显情绪低落的样子,霍夫曼奇怪地问道:“怎么回事?我看你很不高兴?队伍损失很大?”

    “是!”

    “这是难免的,这么重大的行动不可能没有牺牲,但成功的意义更大。这就意味着英国人再也不能从我们这里窃取机密了,你们将挽救无数人。从没有这么少的人挽救那么多人的命运。”霍夫曼显得很兴奋,终于又在改变历史命运的走向上狠狠推了一把。

    “主要是元首高瞻远瞩,决策果断。”鲍曼恭维了一句,但斯科尔兹内低着头没有应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请鲍曼同志代我向牺牲者家属和负伤队员表示问候,有关荣誉和抚恤将尽快下发,我将亲自给有功之人授勋。”霍夫曼想了一想,觉得少了个人,奇怪地问道,“兰克呢?他怎么不来见我?”

    “元首……”斯科尔兹内头垂的很低,好半天才从牙关里挤出话,“兰克长官为掩护我们牺牲了,他是突击队此次行动中唯一的牺牲者。”

    “什么?”霍夫曼惊呆了。连连追问道,“他怎么牺牲的?什么时候牺牲的?他没有特种作战能力你是知道的,我不是叮嘱过你让你们千万保护好他么?”

    斯科尔兹内声音低沉地将大致行动过程讲述了一遍。并说了最后两人分手时兰克的情况。

    “……正因为他的掩护给我们争取了足够时间,我们没有被英国人后续赶来增援的部队咬住,顺利地从另一条道路撤退了,然后在拂晓时分登上潜艇撤离。我们等到了约定撤离的最后一刻也没能等来兰克长官与我们前来汇合,本来有几人想冒险留在当地进行接应,但我认为以兰克长官对英国的熟悉程度,如果他都不能摆脱敌人。我们根本就没法接应,所以我硬着心肠拒绝了他们我只能请他原谅我,我没法回去救他。因为突击队有整整50人,我希望把他们都带回来。”斯科尔兹内眼圈红红的,哽咽着说道。

    鲍曼已知道了兰克在英国的经历,插话道:“虽然没有人亲眼目睹。但如果我估计得不错。兰克少校应该是牺牲了。哪怕他被英国人抓住,以他的性格和脾气肯定也会选择英勇就义。他虽然牺牲了可他的精神永存,对他而言,过去欺负他、侮辱他的那些混蛋终于被他亲手送去地狱了。”

    “我们不能浅薄地看这件事。”霍夫曼摆了摆手,他是学者出身并理解这种人文精神,“兰克去执行这个任务从头到尾对目标和对象都是知情的,他难道是为了个人报仇雪耻?如果仅仅这样看我们就将他的精神看低了,将他自我牺牲的价值贬低了。兰克在英国生活、求学过程中虽然受到了各方面的欺负与侮辱。但这只是环境对人的一种磨练,不能将他执行任务、完成使命的崇高动机降低到仅仅为个人报仇雪恨这样的低俗层面他是为了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而去完成这个任务的。如果是他个人我认为他都不会选择这样做,更不会去报复他们,最多只是泯然一笑罢了。”

    霍夫曼举例道:“我年轻时流落在维也纳街头,多少人侮辱我、讽刺我、欺负我,我都坚持过来了。别人不说,光美术学院那个拒绝我入学的教授我就可以有无穷无尽的怒火……可现在我当了元首,是德国最有权势的大人物了,难道我就要去报复回来?那样做的话不仅人格卑劣,心理更是扭曲,而兰克作为高贵的骑士是不会也不屑于这么做的。”

    “我明白您的意思了。”鲍曼恭维道,“元首的宽容一直令人景仰,兰克也是拥有这种可贵品质的英雄。”

    斯科尔兹内又将麦克唐纳的事情说了一遍,并将兰克的留言也说了,希望霍夫曼能够同意请求。

    “怎么说呢,这真是一个悲剧。”霍夫曼叹了口气,他完全没想到行动中还会有这样的故事,点点头同意斯科尔兹内的请求并交代道,“兰克烈士的遗言我们应当照办,这件事就委托你去办好。”

    他又转过头对鲍曼说道:“要让戈培尔博士以兰克烈士为代表进行深入的爱国主义与民族主义宣传,要让年青一代知道、懂得并理解兰克的思想境界与牺牲精神,我们要举行隆重的追悼仪式,深切缅怀并纪念他。”

    “元首,这是兰克长官留下的书面遗嘱,我们每个人出发前都留了遗嘱,我打开看了一下,发现收信人写的是您,所以给您带来了。”霍夫曼接过后慢慢打开看了起来:

    “致最尊敬的元首:

    我想,当您看见这封信的时候,我多半已不在人世了,这对我而言或许是一种解脱。

    我最初没意识到这个任务的特别之处,我最多认为它有些风险而已,但深入了解之后我才知道我要去干什么。在那里工作的是大不列颠最好的密码专家和译电员对一个普通德国人来说最多只是一串素不相识的英国姓名;但对我而言却是生命中很难全部忘却的记忆。译电员只是一般英国公民我可以毫不理会,但里面的密码专家和数学专家们无论是首席专家还是其他研究员都与我关系颇深。我说得再直接一点,这批专家基本就是大不列颠剑桥和牛津两所大学中最杰出的数学教授、数学系和统计系最好的学生组成的,里面有我的老师,我的朋友,我的同学,我的校友很多人我都认识,他们应该也还记得我。

    总体而言,我在剑桥大学求学过程中虽然遇到了种种不快,但学校对我还是公正的,无论是论文还是学业成绩我都受到了一视同仁的对待,教授们也尽可能在允许的范围内帮助我不带任何偏见和有色眼镜,虽然有一些同学在我就学时刁难过我,但我并未仇恨他们。事实上,他们的刁难和嘲笑最后也没给我造成太多实质性的伤害,顶多就是茶余饭后的一些无聊谈资罢了,我不会过于放在心上。退一万步说,哪怕我受到了任何不公的对待,我也没有必要去采取这种激烈的报复手段,这不符合我的理想。

    我真正关注的焦点是在行动目标和对象身上,正因为我对密码理解相对透彻,所以我懂得失密造成的后果,而且我在北非前线也目睹了失密的危害虽然古德里安长官利用失密将计就计消灭了不少英国人,但总体而言我们是吃了亏的。因此这个行动对帝国而言不仅正当而且十分迫切。

    当我领受任务、接受您交付的使命之后,我的内心挣扎了很久,我非常痛苦,甚至转辗反侧地睡不着觉:

    向他们动手,就意味着我要对我当年的老师、同学和校友动手,在上全部消灭他们,我无法想象这种残酷,也无法承受这种代价;如果不向他们动手,那意味着帝国的电报将可能源源不断失密,我们有可能失去战争的胜利或付出更大牺牲,德国人民无法承受这种代价。

    最后我想通了……我不是为我自己而活着,我目前在德国没有家庭,没有爱人,我是为了祖国、为了人民、为了领袖而活着,在我最需要关怀的时候,是祖国和人民无私地接纳了我,是领袖感悟了我,现在祖国和领袖需要我,需要我挺身而出,我无法背弃这种责任,所以我决定执行这个任务,首先是确保他成功,如果有可能再确保突击队能安全返回。

    我希望:

    这次行动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荣誉都归属于其他突击队员,特别是失败的话,请您不要过于苛求他们,他们已尽了力,他们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好的战士;这次行动如果有杀戮和罪孽,全部归于我一个人,我愿意背负任何罪名下地狱,去接受炼狱最残酷的惩罚以洗涤罪过。

    最后,请允许我向您提一个小小的要求:我死之后,不需要任何荣誉和抚恤(如果有的话),只需要在墓碑上刻上‘德意志公民:阿尔伯特-兰克之墓’这样的字眼就行,我的财产(我没有任何不动产)大约是1025马克存款,请帮我全部捐献给此次在行动中死亡或者伤残的队员们,以尽我的绵薄之力。

    很遗憾我不能继续再为帝国效力,我相信帝国一定能够在您的领导之下强盛崛起实现全体德意志人民的共同梦想!

    我们的领袖伟大、光荣、正确的元首阿道夫-希特勒万岁!

    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德意志人民万岁!

    阿尔伯特-兰克,1942年9月29日夜于基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