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十三章 天雷计划(7)
    清晨的唐宁街10号、大英帝国首相官邸已开始了一天紧张而忙碌的工作。

    满脸倦容的温斯顿-丘吉尔正在阅览军情五处、军情六处递交上来的情况报告,这两天他的感觉很糟糕,睡眠质量也很差,总神经质地认为哪里会出事,为了排解这种不祥预感,他连续给前线发电报,而重中之重就是北非前线他认为德国人会在那里做文章。两天内他连着给第八集团军和蒙哥马利中将发去了5封电报。首相秘书记得很清楚,前面4封电报蒙哥马利还算是有礼貌的回应了,但到第5封的时候,这位好脾气的中将大概也忍不住了,直接把第4封回电重新拿来拍发了一次。他记得清清楚楚,当他收到这份一模一样的电报之后还重新追问对方是否误发,结果北非方面只有一句怒气冲冲地回应:“见鬼,该说的话我们已说了4遍了,既然你们记忆力这么差,那就再提醒你们一次。”

    这回应他是不敢拿去给首相看的,但首相大人又对第八集团军的回电催促得很紧,他反复考虑了半天最后决定还是原封不动地拿过去,万一发火就推脱可能是前线发错了,让他们再补发一次他可以借机提醒他们发点不一样的东西过来。

    等他把回电拿过去时,他发现所有的担心和应对准备都不必要了,首相正在听取大“”孟席斯将军的汇报,从场面的紧张和首相本人的吃惊程度来看。他应该已顾不上北非前线的电报了。

    “首相,昨天夜里超级机密被破坏得很严重。您是知道凝固威力的,如果再投放到密集的区域内。破坏力可想而知,虽然最后损失目前还没有完全统计出来,但我认为会非常大、非常大。”一贯谨慎的孟席斯连着用了两个非常,他沮丧地说,“如果译电员还能重新培养的话,那这批密码专家失去以后我们的密码侦破力量就几乎完蛋了,更重要的是。德国人既然能够主动更换密码再精确对那座庄园进行轰炸,可以证明他们掌握了确切情报,说不定在我们的高层中有他们的人。”

    孟席斯这句话当然不是危言耸听:每一种新密码破译机制的背后是大量密码专家、数学专家进行逻辑论证和算法校验的过程。而译电员只不过是将他们思想具体运用于实践的人员,前者是大楼的设计师,后者不过是建筑队而已。这是只有相当高级别人士才清楚的核心机密,如果不是德国人在高层中有人。怎么会如此精准?

    “这个机密是整个考文垂市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可为什么他们会知道?德国人从什么途径了解到这一点的?是谁配合他们投弹轰炸的?究竟谁是隐藏在我们中间的德国间谍?要查!要追查到底!查个水落石出!”丘吉尔咬牙切齿地吼道。

    在1940年不列颠空战中,德国方面已对恩格尼码密码可能的失密表示怀疑,为此特意制定空袭考文垂市的计划进行验证,这消息当然也被英国方面掌握了,经过反复思考与决策,丘吉尔最终决定不采取任何防御和转移措施而任由德国轰炸,甚至为了避嫌连正常的防御力量都削弱了。在“恐怖的鬼夜”中,整个考文垂市区5万座建筑被摧毁。5万个商店遭到破坏,600多名居民丧生。其中150具尸体因无法辨认而被葬入同一公墓考文垂成了不列颠之战中英国遭遇轰炸最惨烈的城市。

    现在德国人轻而易举地摧毁了这座庄园,拿走了首相一直牢牢看护的“金蛋”,他怎能不暴跳如雷呢?

    “重建我们的密码破译体系需要多少时间?多大投入?”丘吉尔红着眼睛,换了一个话题问道。

    “恐怕很难……这批专家和学者都是不可复制的,而且用于破译密码的设备也遭到了破坏,重建的话我认为……”孟席斯沉吟了片刻,考虑了半天才说,“综合人员、队伍、设备再加上德国人新密码复杂程度等各种因素,我认为至少需要2年这还是往少了算的。”

    “2年?”丘吉尔死死地盯着孟席斯,眼睛似乎要冒出火来一般,“2年内会发生多少事?我们要多死多少人?”

    孟席斯无言以对,也不敢看首相的怒容,只能低头不语。

    正在气氛紧张的当口,情报副官忽然进来了,汇报说:“首相,孟席斯将军,搜索部队前来报告,火场大火已全部熄灭,目前判断没有任何生还者,失踪的那批人员也找到了。”

    “好!”丘吉尔从座椅上倏忽一下跳立起来,整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光辉,“他们在哪儿?有没有实际困难?命令下去,不管他们在哪里也不管目前是哪支部队接触的,立即给予他们最妥善的保护并送到伦敦来,我们再也损失不起一个了。”

    “恐怕……这很难?”副官的脸色很难看。

    “你这是什么意思?”丘吉尔的脸顿时拉长了。

    “找到的这批专家全死了……”副官用低沉的语气汇报道,“除一个专家是被击中头部身亡外,其余人都死在一个池塘里,基本都是被人用匕首干掉的,所有尸体事后被抛尸在池塘里,里面的水全变红了。杀人者手法很专业,部队检查了几具打捞上来的尸体,全都是一刀毙命的。现场打捞还在继续,恐怕遇难者会有50-60人,场面相当惨烈……”

    丘吉尔闻言之后如同被电击一般,重重地跌坐下去,口中喃喃自语:“怎么会?怎么会?”

    “现在形势已经很明显了,德国人应该渗透了一支特种作战小分队过来,他们为飞机引导了空袭目标,同时又对幸存者进行了大屠杀他们的目标很明确也很直接,就是我们的超级机密。”孟席斯依然保持了冷静,“从刚才的情况来推测,他们人数或许不少,他们必定是假扮成我们部队混进去的否则这么多人无法掩饰行踪。”

    “这种情况究竟是怎么出现的?给我去查!去查!立刻!现在!马上!”丘吉尔咆哮着,“还有,要给我布下天罗地网,这支小分队一定还隐藏在什么地方,白天他们没法悄悄溜走,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出来。”

    又过了半个小时,更多的消息涌进了首相官邸:在镇上宪兵部队驻地发现了全部宪兵们的尸体,没有任何交火痕迹,均是被匕首解决的,手法与池塘边一样,非常娴熟、冷酷,预计是同一批人干的;根据当地其他居民的回忆,昨天傍晚从外面驶入了三辆车,1辆吉普,2辆军用卡车,上面的人全都是宪兵服装他们认为是部队正常调动与换防就没有理会;然后海军方面发来报告,昨天白天有港口警卫部队发现失窃三辆车,经过比对与核实,确认就是出现在庄园附近的车辆他们应该是从港口登陆的;雷达站报告,昨天发现我军数架飞机提前返航,经过验证核对无误就没保持跟踪,现在怀疑这批就是前来投弹的、伪装成我军的德国飞机。

    一条又一条线索出来了,接到噩耗的战时内阁成员已聚集在了首相官邸,他们都看在眼里,丘吉尔像疯了一样把各方面骂了狗血淋头,骂空军、骂海军、骂宪兵、骂距离最近且第一个赶到救援的陆军部队、骂情报机关……

    电话铃声忽然响了,副官接了起来,对面是急促而又焦虑的声音,他一边听着一边连连点头,然后说道:“请稍等。”

    “我们一支搜救部队的负责人希望直接向您进行汇报。”

    “可以。”丘吉尔接过话筒,“我是温斯顿-丘吉尔,你是哪位?”

    “首相阁下……”对面传来的声音有一丝颤抖,不知道是恐慌还是紧张,但汇报过程还算流利,“昨天深夜发现布莱切利镇燃起大火后,我们第一时间赶赴现场进行营救,在途中遇到一个自称是‘麦克唐纳’的数学研究员,他告诉我们他是庄园内秘密单位在这次空袭中的幸存者,同时还说有一批幸存者被德国人当做人质掳走了。由于现场气氛紧张、视线非常差,兼之对方能说一口流利的本土英语又持有政府部门核发的工作牌,我们相信了他的话,并根据他指引的方向进行追击,在今天拂晓时分,我们仍然没有追上所谓的德国间谍部队,我们对他起了疑心,想控制并对其进行核实,在反抗中他引爆了随身携带的手雷,本人当场身亡,我们带队长官詹姆斯少校和其他几位士兵一同遇难。我们请求政府能核实这位‘麦克唐纳’研究员的身份并确认其是否属于间谍所有现场痕迹我们仍然保留着,但追击工作无法继续,我们丢掉了目标……”

    “我会找人核实的。”丘吉尔挂上电话颓废地坐了下去,“又一条线索断了。”

    多年以后,秘书在其出版的回忆录中写道:“……那一刻,大英帝国的天塌了下来,首相暴跳如雷而又毫无办法,说句对他很不恭敬的话那天他就像一条逮谁咬谁的老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