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十二章 天雷计划(6)
    斯科尔兹内看得清清楚楚,有三三两两的人员从火场中跑出来,好几个人身上还带着火,边跑边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声。

    “先生们,先生们……”兰克喊叫起来,“我们是宪兵队的,是来救援你们的……朝这儿跑,别碰那些身上有火的人,那玩意扑不灭……”

    火场中奔跑本来就是慌乱无序的,现在有人喊叫,人群自然就听到了,全部不由自主地跑过来,而那些带着火的人果然如宪兵队所说根本扑不灭,跑着跑着他们就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你们赶紧冲过去救火啊……”一个年长的学者惊魂未定,不满地说道,“等在这里算什么呢?”

    兰克陪着笑:“先生,火太大了,我们尝试过好多次冲不进去。”

    “那也不能干等着。”对方似乎也知道情况不妙,不想勉为其难。

    “还是尽快转移到安全地点去吧。”兰克说道,“后面不远处有个池塘,那里安全。”

    他示意手下动手,队员们都领会了他的意图,每个人搀扶一个学者往后面走,在走到水塘边上时突然同时暴起发难,用匕首干掉了这批幸存者,然后把他们的尸体扔进了池塘。陆陆续续有人前来又陆陆续续被队员们“扶”去了池塘,然后成为了冤死鬼。

    一连过了三波,到最后才又有一个男子踉踉跄跄地跑出来,神情和样子十分狼狈。

    “里面还有人么?”有人截住他问。

    “没了……”男子迟疑地回答。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回忆道,“很多人都被活活烧死了……那是地狱之火,根本灭不了。灭不了……无论我们用水泼、用衣服打,甚至用灭火器喷都没用……只能眼瞅着看着他们在惨叫中烧成一团黑炭,最后只能挣扎着逃生……我的眼镜掉了,看不清路最后才跑出来,你们为什么不冲进去救援,不救援?”

    “我们也刚刚赶到,这么大的火冲不进去……”

    “不知道还有没有幸存者。太惨了,太惨了……”

    斯科尔兹内没心思多废话,拍拍对方的肩膀说:“这位先生。这里还很危险,让我带你去安全的地方吧。”

    “谢谢你们,谢谢你们。”

    斯科尔兹内朝手下使了个眼色,立即有人上来搀扶这个神情狼狈的男子。他刚刚迈开腿走了两步。忽然兰克在背后轻轻叫了一声:“麦克唐纳。是你吗?”

    “是我……”那男子听到了,疑惑地转身过来,“您认识我?”

    兰克微微点头:“对!我认识你,你是剑桥数学系的,还读了博士。”

    “没错。”麦克唐纳高兴起来了,“长官,您也是剑桥的校友?我们以前认识或者见过面?”

    “认识,也见过。”

    “是嘛。我居然不知道宪兵队还有我熟识的故交……”麦克唐纳走近了一些,他不好意思直接问对方的姓名那显得太不礼貌。他想借着火光看清楚对方究竟是谁,等他凑到跟前看清兰克的脸后吓了一大跳,用结结巴巴的口气说:“兰克,怎么是你?”

    “是我。”

    “你不是回德国去了么?你当初走的时候不是说永远不再回英国么?”麦克唐纳疑惑地、下意识地追问了两句,突然间反应过来了,惊叫道,“你怎么还成了宪兵中校?不对,你是间谍,间谍……”

    兰克点点头:“你没说错,我为德国国防军效力。”

    “啊……”麦克唐纳吓得魂飞魄散,往后退了两步,随手拉住了一个突击队员,惊恐地叫起来:“长官,快抓住他,他是间谍,混进宪兵队伍中的间谍……”

    没有人理他,回答他的只有哈哈大笑。这个高度近视的知识分子这时才看清楚,这队宪兵脸上都挂着诡异的笑容,没有一个人是他认识或者熟悉的,原本这里的宪兵很多他虽然叫不出名字,但脸还是非常熟悉的,眼下却没有一个面孔他能分辨出来。

    他用颤抖的手指指着旁边的人:“你们……你们……都是一伙的……你们都是间谍……”他转身想跑,发现两腿酸软得一点力气也没有,再加上兰克在背后喝令:“别跑,否则我开枪了。”他更是吓坏了。

    麦克唐纳举起双手,艰难地转过身来,看着兰克举起了黑洞洞的枪口,浑身像筛糠一样的颤抖起来。他挣扎着向前走了两步,抱住兰克的大腿差点要瘫倒下来,是兰克一手托着他才没让他倒在地上,他痛哭流涕地哀求道:“求求你,求求你……兰克,放过我,放过我吧。我不是军人……我只是个政府雇员……我没上过战场,更没杀过人……看在我们以往交情的份上,放过我好吗?……我太太和我的宝贝还在等着我回去……她叫莉莉……你认识她的,对……就是文学院的那个学妹……我们后来结婚了。”

    麦克唐纳话说得断断续续、语无伦次,但兰克都明白,对方不断说,他不断点头。麦克唐纳求了好一会,兰克也想了好一会,最后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轻轻地说:“好,我放过你,你走吧……”

    “谢谢你,谢谢你,明天我就辞职……我再也不干了……你会是我最好的朋友。”麦克唐纳一开始不敢相信,反应过来后连连道谢并准备离开。

    “长官……”旁边的伦道夫急了,“不能让他走,他会暴露我们行踪的……”

    他还想再多说些什么,斯科尔兹内摇着头制止了他。麦克唐纳显然也听到了士兵的喊叫,虽然不清楚对方在说些什么,想来应该是“不能放自己走”一类的话,他脸色惨白,转过头来对着兰克满脸哀求。

    兰克挥挥手,示意说:“走吧,别回头,永远都别干这个了!”

    麦克唐纳机械般地点点头,转过身去又往前走了一步,“啪”地一声兰克枪响了,只见对方后脑上出现一个血洞,脑浆都飞溅起来,红的白的散落一片。他的眼神中满是绝望,仿佛不相信似地想转过头来看兰克,但最后没成功,只挣扎着扑倒下去。

    兰克丢掉了手里那把如有千钧重的威伯利-斯科特左轮手枪,转过身大口大口地呕吐起来他参军入伍后一直在后勤机关工作,实地接触武器的时间都很少,更别提亲自杀人。斯科尔兹内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他看出兰克是第一次杀人他能理解第一次杀人时的难受。

    兰克吐了一会后又发疯一样地冲过去抱住麦克唐纳的尸体,将他轻轻翻过身来,对方眼睛突出、一脸死不瞑目,兰克大声呼喊着:“麦克唐纳,麦克唐纳……”语气中满是绝望。

    “长官,别叫了,他死了。”

    兰克轻轻为对方盖上眼睑,然后痛哭起来,泪水很快充盈了他的双眼,然后是浑身抽搐而不能自抑。

    斯科尔兹内问道:“长官,你真的认识他?”

    “是,我不仅认识他,而且……”兰克用泣不成声的语调说道,“他是我在剑桥看到过的最才华横溢的数学天才,也是我最要好的朋友,甚至是我唯一的朋友。”

    “什么?”所有人都惊呆了。

    伦道夫低下了头:“长官,我不知道你们的关系,早知道我刚才不该那么说。”

    兰克摇摇头:“和你没有关系,他今天注定要死的,不是死在你们手里就是死在我手里你们不知道他的厉害,哪怕没有那些教授,光凭他的能力就能重新构建起破译体系来。”

    斯科尔兹内轻轻问他:“你将来会后悔这一切么?”

    “我?”兰克楞了一下,随即露出如释重负的神情,坚毅地说道,“永远不会,从英国回国后那个懦弱的、迷茫的兰克已经死了,这一枪我就获得了新生。”

    “长官。”在远处担任警戒任务的队员跑过来汇报,“英国佬大部队过来了,需要我们打阻击么?”

    斯科尔兹内本来想说适当阻击他们一会,但兰克摇摇头:“别开枪,开枪我们都走不了。”

    “这么多人不可能同时撤退。”

    “我去引开他们。”兰克走上前去,开始脱自己身上的英服,所有人包括斯科尔兹内在内都不明白他要做什么。

    “来啊,还愣住干什么,还不快去把他的衣服脱下来给我。”

    大家这才如梦初醒,七手八脚地将麦克唐纳的衣服脱下来,并摸索出有关证件和工作牌。

    “长官,这太危险了,还是我去吧。”伦道夫说道。

    “除了我没人知道麦克唐纳的情况,更不必说英国腔……”兰克把他推回了队伍中,“我会引开他们,你们赶紧撤退,等着我来汇合。”

    “好吧,长官,您多保重。”

    兰克扮演成麦克唐纳准备朝英军支援部队的方向走去,斯科尔兹内抓紧指挥手下撤离,告别时他紧紧抱住了兰克,兰克在他耳边悄悄说了几句,他迟疑着点点头,久久不愿意松开。

    跑了很久,伦道夫天真地问斯科尔兹内:“长官,我还是放心不下兰克长官,他没有特种作战能力,身体素质也很一般,甩不开英国人的,要不我去接应他一下?”

    斯科尔兹内摇摇头,望着那已被火映红了半边的天空,这个素来刚硬的汉子流下了伤心的眼泪:“不用了。”

    “为什么?”

    “他走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回不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