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十九章 天雷计划(3)
    兰克努力回想当年的场景:“我当时还是中学生,跟随母亲去那里拜访一个远房亲戚,据说还有贵族头衔,在当地有些势力,希望能寻求帮助,为我将来就读剑桥或者牛津大学找点门路。结果那人很冷淡,根本不愿意怎么搭理我们,草草就把我们打发走了。然后第二年母亲还是不放弃,又坚持去了一次,依然还是不理想。后来她就放弃了,再后来我凭自己的努力上了剑桥大学没走他们的门路。”

    “这样的话,你会被别人认出来么?”斯科尔兹内有点紧张。

    “不会……那时我才十多岁,见过我的人不会将现在的我和那个瘦弱、矮小的小男孩联系起来,更何况在我母亲去世的前一年我就知道这户亲戚死了,那时我刚从剑桥毕业,他们误以为我会有什么远大前程还特意发了帖子希望我们能过去吊唁,我没理会……”兰克用肯定的语气说道,“我和该镇其他居民没有交集,他们家别的人也不会对我有什么印象,因为我两次去都是匆匆忙忙走的。”

    “那就太好了,您能绘制相关地图么?”

    “可以,不过已过去了这么多年,我不敢保证现在还是同样的场景,更不敢说我的记忆就是完美无缺的,毕竟那时我只是以一个小男孩的眼光去打量这个陌生场景。”

    “不用,大致情况描绘出来就好。”斯科尔兹内放了心,“不管怎么变。仅仅十多年的话主要特征是不会变化的,类似于桥梁、河流、丘陵、树林等地方更不会发生变化,我们完全可以依据这份地图再结合航空照片来调整方案。”

    “那我明天一早就画出来给你。”

    “没问题。现在您先换一套衣服,然后我带你去认识一下队员们,每次新人来都是这个规矩,您是长官就更不能例外。”

    兰克手忙脚乱地换好了一套英国宪兵中校的军服,这次还是挑了中校的军衔他的年龄在这里,这种军衔几乎到顶了,没法再往上拔了。

    斯科尔兹内仔细打量了他一番。称赞道:“您穿上这身衣服后立即就将英国佬那种特有的贵族范、颓废劲和装腔作势展现出来了,我很期待您的表现。”

    兰克照了照镜子,说道:“如果是扮演后方守备宪兵部队军官的话我还要将头发好好弄一下。发胶和定型水是必不可少的,说不定还得弄点儿香水洒上去每次我都觉得好恶心。对了,这些必须是英国或者法国牌子,实在没有的话意大利品牌也凑合。千万别是德国货。那味道一闻就会露馅。”

    斯科尔兹内点点头,表示赞同兰克的观点。

    “另外还要给我准备一些名牌衬衫、领带和皮鞋,比如标签上写着意大利著名时装设计师艾尔莎赫莉名字的那种,那才是上流社会所享用的品牌虽然军服没法体现出奢侈特色来,但你以为那些贵族老爷就不用奢侈品了?”

    “意大利牌子不会露馅?”

    “意大利牌子比英国本土牌子来得响亮,更有豪华味,更受贵族认同。英国和意大利处于战争状态不假,但并不等于意大利的奢侈品就进不了英伦三岛。事实上由于意大利品牌比战前更难获得,现在这些贵族军官比从前还要推崇。”兰克道。“我在北非英官战俘营观察了好几天,几乎所有贵族军官都有这么一两套装备,早知道我就把他们全扒下来而不是只收缴了他们的金表。”

    斯科尔兹内哈哈大笑:“放心吧,这些道具肯定都有,找不到我通过鲍曼主任或卡尔登布隆纳局长去协调您进入角色的状态真快。”

    将队员们集合起来后,斯科尔兹内先大致说了兰克的情况,然后把队员一一介绍给他认识,对有额外技能的队员进行了专门介绍,兰克听得很清楚并努力记下来,斯科尔兹内全部是用英语介绍的,虽然说的有点笨拙和费劲,但基本表达对了意思,而队员们也全是用英语应答的。

    “很高兴认识你……”介绍完之后兰克主动伸出手想和他们一一握手,没想到还没碰到对方,周围已响起了一片嘲笑声,全都是用各种腔调怪异的音调说的:“哈哈哈哈,有人飙德语了,罚款,罚款……”

    “抱歉……”斯科尔尔兹内不好意思地耸耸肩,“刚才忘了提醒您。”

    “好吧,一马克!”其实兰克一出口就知道坏了,那句德语问候语只是下意识而已。他咬牙切齿地从兜里掏出一枚硬币递给斯科尔兹内,用标志性的牛津腔开口道,“大家好,我是兰克,你们新来的长官,让我们一起为了这个任务加油!”

    “加油!”虽然队员们不清楚兰克是什么来头,但一看他身上的军衔和满口牛津腔的做派,就知道他是队长一直在寻求的领队,立即打起精神来,所有人都敏锐地感觉到行动时间临近了。

    “现在整队,排成三列横队后立正、报数。”兰克转过头单独对斯科尔兹内说,“你扮演我的卫兵,手执冲锋枪站在我身后侧,不必整队有个大块头彪悍卫兵也是贵族军官特有的排场之一。”

    “是,长官!”包括斯科尔兹内在内的所有人都响亮地回答。队伍很快按要求排成了队列并开始报数,“一、二、三……”

    “刚才我通过整队、报数等基本动作考察了你们的情况,发现存在以下几个问题,请你们务必高度重视、注意克服。”兰克一一罗列起来:

    第一,你们整队、报数的动作过快,太过于训练有素,你们都是精英,这些动作要领对你们不在话下,但问题是现在留守英国的都是动员了不知道第几波的官兵了,他们哪怕接受过预备役教育也不可能有这么良好的军事素质,所以你们要放缓节奏,最好能有手忙脚乱的时候;

    第二,你们队伍排列过于整齐,我们德国部队对队列是严格要求、一丝不苟的,但英国人没这么大的讲究,你们排得太整齐、太有气势了,我在阿拉曼前线看到过最精锐的英军部队也排不出这个气势来,更别说后方留守的那些渣渣兵;

    第三,报数过程中音调可以略微拖长一点,特别是最后一个数一定要拖长一点提醒长官报数已到了最后,你们别笑,英国人的数学能力普遍不强,类似于十六乘三的计算要想好一会,你这么快报完了,长官还没算出来怎么办?

    大家实在没忍住,哄堂大笑起来。

    “向左转,齐步走……立定。”结果才走了三十米兰克又挑出问题来了,“你们走的太整齐了!步子要放随意一些,摆动距离适当可以放大一些,英国佬正步走可是很夸张的,手恨不得能甩到天上去,齐步走也有这个问题,无论什么时候都记得别把德国正步的动作带进来。最后,立定时一定要下意识跺一下脚别不舒服,英国佬就这习惯。”

    众人又笑了起来,只有斯科尔兹内心里暗暗庆幸,才这么几个基本动作就让有心人看出问题来了,幸亏有兰克纠正,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我最后忠告你们两句话,请你们牢牢记在心里:第一句,你们不是精锐部队大不列颠的精锐部队要么在法国战场上被我们打掉了,要么现在北非吃沙子,你们只是后方留守部队,所以各项动作和日常表现不能太优秀,否则让人不可思议;第二句,你们是宪兵部队,就是那种没什么真本事但平时又拽得人五人六的部队,所以要注意收拢你们的杀气,但一定要把宪兵们所特有的虚荣、目中无人、颓废和满不在乎的劲头表现出来。注意,这些习惯中绝不包括吃苦耐劳。所以走长一段路以后就可以对长官叫苦连天要求休息……”

    他的话音刚落,队伍马上有人“哎呦哎呦”地叫了起来,然后是此起彼伏的叫苦声,用各种腔调要求休息。

    “混蛋……”兰克被弄得哭笑不得,“叫的人太多了,装得一点儿也不像,英国宪兵再怎么饭桶也是军人不是老奶奶,你们叫唤的架势要轮着来,要充分表现出那种明明快走不动却还要硬充没事的虚伪作风来。因为很多时候操蛋的英官是单独骑马或者坐车前进的,没下面人告诉他,他怎么能知道队伍走不动了?别指望英国长官能和你们一起越野五公里,那是不可能的,真要有这个水平英国人早就征服世界了,才不会被我们打成这样,连打仗都要靠殖民地部队。”

    大家这才恍然大悟,顺便又狠狠鄙视了他们一把。

    现在斯科尔兹内紧张起来了,队伍破绽还这么多,马上又要出发,是不是需要报请元首宽限些时日?

    兰克使劲摇了摇头:“不必如此,先不说你派出去的潜伏人员能不能隐藏那么久,再训练你也不可能将突击队变成英国部队,破绽永远都有,但时间不会再等我们了元首如此咬定时间一定有他的考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