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十九章 D日(2)
    里宾特洛甫最近工作很卖力,对南美很是下了一番功夫研究,知道圣保罗州的重要性,当场就火了,正要厉声呵斥,却被霍夫曼打断。

    霍夫曼问:“圣保罗州有多少意大利后裔?”

    “约……约……20万。”齐亚诺底气不足地回答。其实这数字都掺过水了,他把拥有八分之一意大利血统的居民都算成意大利后裔,实际上有一半以上意大利血统的居民不过9万余人美洲共和国里,拥有八分之一德意志血统的居民将近70万,如果加上柏拉拿州,可达100万以上。

    “这是我听过的最好听的笑话20万意大利人就想控制一个1000万的国家?”霍夫曼毫不客气反驳道,“你们连近在咫尺、只有几百万人口,可源源不断派兵压制的塞尔维亚都搞不定,还想去管几千公里外的海外领地?请您回去告诉领袖,我不认为意大利有能力办到这一点,你们还是先稳定塞尔维亚局势吧。我听说铁托的人马不但拿到了4号坦克还拿到了反坦克炮?”

    “好像……是。”齐亚诺大气也不敢出,他知道元首没夸张,坦克也好,反坦克炮也好,都是意大利“送”给铁托的,上次差点连虎式都“送”了,总算空军还给力,直接用250公斤炸弹炸毁了事。

    霍夫曼又问:“这是你们高层的一致意见?”

    “不不不,仅仅是领袖个人的想法。”想了想齐亚诺又觉得不妥,连忙补了一句,“这是他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特意让我来征求您的意见,不是正式要求。”

    霍夫曼点点头,心里有数了:说明墨索里尼完全是一厢情愿,意大利高层都不看好。实际上意大利后裔在美洲共和国倒还有不少,问题哪里德国已控制了,墨索里尼脑子再糊涂也不敢和元首将,至于“征求意见”的后半句绝对是齐亚诺自己补充的当年俘虏事件闹得洋相不就靠了齐亚诺金表手段齐出才摆平?

    “你作为年轻政治家又是他的女婿,要多劝劝他注意形象……我听人说他一天只有不到2小时在办公,其余时间全在和女人厮混,夏天干脆借口避暑整天不上班,其实还是在吃喝玩乐,身为一个大国领袖这样下去怎么得了?”霍夫曼痛心疾首地“抱怨”道,“他是国家社会主义理论的前辈和旗手,我们都很尊重他,也体谅他想要享享福的念头,但世界在一天天变化,他不能原地踏步不前进,意大利作为排名第二的欧洲大国,今后要发挥表率作用啊,我们的事业还没有最后成功啊……”

    “我明白,我明白,我一定会将您的忠告转告给领袖。”齐亚诺垂头丧气地说,“只是有时候我们说了他不肯听啊。”

    霍夫曼叹了口气:“那就多劝劝,总会好的,战后重建、欧洲团结的任务还很繁重,你们父子要多帮助领袖承担责任啊……”

    齐亚诺听到这里不禁抬起头来,看到霍夫曼的眼神忽然挑了挑,他立即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连连点头称是,并毕恭毕敬地告辞了。

    齐亚诺的父亲科斯坦佐-齐亚诺即卡布里伯爵,不仅是墨索里尼的亲密战友,从“向罗马进军”就开始的法西斯蒂元老,还是意大利法定继承人兼众议院议长,隐隐约约意大利二把手,权势虽然不大,但地位尊隆而且人很低调。

    齐亚诺走后,反应过来的里宾特洛甫紧张地问道:“元首,您想?”

    霍夫曼笑笑,一语双关地说道:“齐亚诺部长还是懂事的,他会处理好的,你的工作重心还是要放在对苏议和上,意大利就不要操太多心。”

    里宾特洛甫这才想起自己被意大利人气昏头了,还有重要情况没汇报呢,连忙道:“莫洛托夫给我出了新难题,我吃不准怎么办,找您来寻求答案。”

    “斯大林同志又给我们出了什么难题?”

    “莫洛托夫表示:既然规定今后苏维埃联盟依然存在,东俄、西俄都是该联盟一部分且莫斯科是联盟首都,那东俄至少也要在莫斯科设置机构、拥有部分社会管理权,今后还要出席邦联合作会议,这样看上去更加有序……当然这都是虚的,实际上斯大林没办法把所有莫斯科人撤走,他单纯想要再莫斯科保留一块地盘而已。”里宾特洛甫表示,“弗拉索夫不太情愿,不过他是聪明人,知道这件事必须征求您的同意才能表态。”

    “一块飞地?他想要多少地方?”

    “大概三分之一强的莫斯科,位置在东部、东南部,不包括红场、克里姆林宫等主要建筑物,大体一边以莫斯科河为界,他同时希望能在里面保留1-2万部队。”

    霍夫曼思考一番后道:“给他!面积再削减一点,30%足够了,但要考虑机场设置将来这块飞地只能用飞机才能联系。另外给他3万人治安部队编制,可保留装甲车,但不能拥有坦克和重型火炮。”

    里宾特洛甫奇怪元首居然这么好说话,在谈判有关红军战俘遣返条款时元首可是一再坚持自愿遣返原则的,现在要更重要的莫斯科居然大手一挥就给了近三分之一。

    “这里满足他的愿望,其他方面的实质性利益你要给弗拉索夫争取一点,比如扣押在斯大林手中的家属要弄回来。”

    “明白。”

    “估计斯大林很快会建起莫斯科墙。”霍夫曼忽然走到窗边,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

    “墙?”里宾特洛甫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建这玩意干嘛,浪费钱不说,又挡不住弗拉索夫进攻,再说您都答应给他地盘了,弗拉索夫再糊涂也不敢胡来。”

    “您什么时候能多想想问题,多考虑国际政治和党的内涵,不要这么不学无术呢?”

    挨训的里宾特洛甫实在没想通,但也不敢吱声,立即唯唯诺诺退了下去。

    清洗戈林和叛国集团后,元首权威愈重,等苏联、英国纷纷求和之后,元首权威已到无以复加的地步。现在一般人根本不敢和元首对着干,就是军官团里资格最老的龙德施泰特元帅现在也对元首毕恭毕敬,认为元首的功绩远超拿破仑和亚历山大皇帝,要是帝制时代,元首不但配得上“征服者”的头衔,还得在前面加个“大”字。确实也有人劝进,不过霍夫曼对这种无稽之谈一笑了之都什么年代了,还玩称帝这一套?

    里宾特洛甫准备一会去请教戈培尔,为什么元首说莫斯科将来会有“墙”,如果连博士都说不清楚,那多半这事情就很复杂了。

    里宾特洛甫走后,霍夫曼沉思片刻,又让达尔格斯招来了空军第一副司令凯塞林元帅和帝国保安总局局长卡尔登布隆纳大将。

    “对齐亚诺父子,你们有什么看法?”

    凯塞林有些诧异,不过还是把自己在意大利了解到、看到的情况做了汇报,卡尔登布隆纳讲了一点两人的黑材料,但可以黑的地方不多顶多说齐亚诺父子两人有点墙头草的做派,其他没啥。贪污受贿搞女人都在所难免,但比起墨索里尼简直就是圣人。

    “对意大利领袖呢?”

    两人对望了一眼,开始琢磨元首问这句话的意思,认认真真把他们对墨索里尼的印象描述了一遍由于吃不透霍夫曼的想法,这种印象和描述还是公正的。实际上意大利领袖有很多段子,但凯塞林很克制地只讲了少数几个,金表只是其中之一。

    霍夫曼点点头,然后把墨索里尼异想天开的想法说了一通,两人立即懂了:难怪元首如此愤慨,意大利人确实太不像话。但两人还是吓了一跳,元首的意思是想把意大利领袖搞掉?

    “意大利是欧洲体系中最重要和关键的一环,其地位和政治体制决定了我没法采用武力或用武力威胁的方式达到目的,政治谈判有时候也说不通墨索里尼这颗大理石脑袋,所以必须采取断然措施。特别是战争胜利后欧盟与联合国体制稳定,需要有远见卓识的政治家而不是总闹笑话的小丑加以推动。”霍夫曼可不是希特勒,对墨索里尼的好感和崇敬心理半点儿也欠缺奉,他声音很平静,但对面两人听的都十分非常紧张,元首是准备清洗了最早是水晶之夜,后来是罗姆,再后来是戈林,这次轮到墨索里尼了。

    “元首,我赞同您的意见,齐亚诺伯爵不仅地位尊隆,而且为人务实,我认为他会是一个合格的领袖。”

    “我立即准备别动队,保安总局在意大利是有人手的。”卡尔登布隆纳马上表态。

    “关键问题是说服齐亚诺伯爵同意,这一点至关重要,所以阿尔贝特的任务很重。”

    凯塞林笑笑:“没问题,我和伯爵父子俩很熟,而且我出面沟通不会引起怀疑。”

    “别动队可以组织,但最好不要我们自己下手,要寄希望于意大利内部的健康势力,这样他们才懂得珍惜来之不易的胜利成果。”霍夫曼交代卡尔登布隆纳,“消息绝密,不能丝毫透露半点风声。

    “代号就叫‘d’日吧,8月下旬轴心首脑要在开罗举行会议,我希望届时看到意大利领袖以崭新的面貌和姿态出现在世人面前,这样能象征着欧洲的团结与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