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十八章 D日(1)
    1944年6月9日,杜鲁门宣誓就任新一任总统。

    他本身不是民选的副总统,又因为总统逝世从副总统变为总统,一时间创造了两个美国政坛记录。

    在他成为总统后,美国又没有副总统了,鉴于大选临近,国会经过讨论建议不必再设,由国务卿赫尔履行部分副总统职权。

    由于杜鲁门要务繁忙,再加继任总统而不得不推迟各州的旅行竞选,配合他一起参加竞选的副总统候选人阿尔本-威廉-巴克利只好一个人承担大部分日常工作,并发表演说,虽然声势上弱于杜威的竞选团队,但罗斯福总统的威望,竞选办公室副主任、美国英雄肯尼迪的随行还是为杜鲁门挣了不少人气。

    在杜鲁门就职前的午夜,“欧洲之声”发表对罗斯福的哀悼和生平评价,虽然认为罗斯福贸然介入欧洲争端对美国并不明智,但鉴于罗斯福在新政中的巨大贡献,依然称其为“伟人”。戈培尔博士的讲话很有水平,他列举了罗斯福在新政中通过公共基础设施建设最终拉动内需、解决民生并团结美国社会的往事,同时对比了元首在德国恢复经济,实现经济起飞的“奇迹”,认为“这是伟大人物的共同选择和伟大民族的必由之路”。

    他进而得出结论,“这样两个伟大的国家本可以和睦相处,为什么要因大资本家和犹太寡头的利益而自相残杀呢?值此美国新总统就职之际,我们再次呼吁与美国缔结和平条约。”

    说这句话时,本来为冰岛战役第二阶段准备的兵力共2个陆战旅由克兰克率领离开地中海前往巴西,这一次打算去柏拉拿州登陆,进一步扩大美洲共和国版图。

    迫于舆论压力,杜鲁门被迫公开表示愿意实现和平,并第一次放低了调子,没再说“德国必须归还侵略的欧洲领土”等不切实际的话,只提出三项议和基本原则:

    第一,德国废除与日本同盟关系,不以任何方式支持日本;

    第二,德国撤退在南美军事存在,包括取缔非法的美洲共和国;

    第三,德国归还非洲、欧洲等地没收的美国资本和产业。

    至于双方互不索赔、释放俘虏等是常规条件,不包含在这几条原则之中。

    至于回报,杜鲁门讲话中没说,但知情人明白是两条:默许德国控制欧洲和非洲(包括南非),承认德国在南美的特殊经济利益。

    这几条在美国国内看来已是极大让步,就是杜威本人也说不出什么。但在柏林看来,杜鲁门还没有认清现实,还缺乏和谈诚意:废除日本同盟也就算了,这本来就是可讨价还价的条款,但美洲共和国是白纸黑字在宪法上写明接受德国保护的国家,是德意志民族在美洲生根发芽的种子,你美国一句话就取缔,第三帝国的面子往哪里搁?

    和议显然不成功,不过最让霍夫曼烦心的还是墨索里尼,这个新罗马帝国梦想家和独裁者不知道哪里又神经搭错,派齐亚诺到柏林来诉苦,说巴西意大利后裔遭到不公平待遇很久,也迫切需要成立意大利美洲共和国,言下之意希望德国给予支援,并暗示意大利海军跟着德国南征北战,航母还屡屡被炸沉,多少总要给点酬劳吧?

    里宾特洛甫当时就一阵冷嘲热讽,但消息该传递还是得传递,引入元首办公室,听对方说明来意后,霍夫曼盯着齐亚诺足足看了三分钟,看得对方冷汗直冒、一脸忐忑。

    实际上齐亚诺等人劝过墨索里尼,谓德国待意大利不薄:各种军工业、重工业输入,还提供了不少的煤炭、石油帮助意大利发展经济;德国虽然开采了利-比亚石油,但现在意大利占尽便宜,每个月坐享其成。在地盘上德国也没小气,先是派非洲军让意大利把埃塞俄比亚地盘搞到手,还硬生生从苏丹南部切了一块下来让意大利能连接利-比亚和埃塞俄比亚并一直延续到厄立特里亚,等于地中海到红海一线贯通;在欧洲方面,不仅让意大利巩固了对阿尔巴尼亚的统治还把塞尔维亚地盘让给意大利,并明确表示这是给意大利海军的酬劳。

    就意大利的战绩和实力,这待遇非常不错,哪怕墨索里尼一直念念叨叨的海军功劳事先其实已给了报酬。现在重提新的领土要求,不但是在打德国人的脸,也暴露这位独裁者欲壑难填的本质。

    但墨索里尼对这种劝解听不进去,他认为英国打倒在即,意大利人出了大力,光塞尔维亚不够,而且铁托和游击队太让人头疼,他前前后后填进去10多万兵力,使出一切可使用的反游击战办法,连“特种农药”也撒了,依然力不从心,必须额外再捞一点才能弥补。

    在其嘶吼下,齐亚诺硬着头皮跑到柏林。作为女婿兼心腹,他知道墨索里尼为什么会提这种要求:眼红德国战争红利不假,但更大原因是墨索里尼对欧盟投票权分配不满他当初幻想意大利加英、法随意一个大国就可拥有制衡德国的力量,没想到德国的欧盟原则是英、法、意三大国加起来都不能和德国抗衡。这让墨索里尼很不舒服但又不便公开表现。于是准备在其他地方平衡一下,作为答应德国有关欧盟条约而索取报酬。

    他想得挺美,认为德国为得到意大利支持不会怎么表示反对,多半是捏着鼻子忍了,再说他要的是巴西人的地盘,又不是德国自己的地盘,元首有什么好小气的?

    齐亚诺和部分党内高层可没他这么乐观,对意大利未来很担心:欧洲联盟体系中虽然规定意大利是二把手,但意大利实力太弱,投票权超过英法但实力还是不如英、法,现在墨索里尼不满足当第二梯队领头羊,甚至还想和一把手较劲,在他们看来这种想法非常危险。

    东线停战、英国问题差不多摆平后,局势就更危险:300万德军将要回国,打跨意大利是分分钟的事,甚至不用100万,有50万德军就能完事;至于意大利引以为傲的舰队也不能构成对德国威胁在德国本土航母很快就要大批量上市、北海航线也贯通之际,拼海军意大利不见得有多少把握。真要是按墨索里尼的说法敢断掉中东石油往欧洲输送的航线,只怕德国人马上就打过来!

    墨索里尼本来和贝当、弗朗哥走得很近,甚至隐隐约约有三国联手压住德国的想法。但情况一天天在发生变化,德国即将征服英国的表现震住了弗朗哥,他不敢多想,更何况旁边还有葡萄牙牵制西班牙;贝当虽一样老奸巨猾,但达尔朗已和德国达成一致,将来他才是板上钉钉的法兰西继任元首,甚至德国表示在欧战结束后会支持法国海军重建,万一德国打意大利时法兰西横插一脚,到时候连哭的地方都没有都灵、热那亚、米兰都在法国威胁之下,哪怕法国人不打意大利本土,抢个撒丁岛就够意大利人受了。

    至于东面的阿尔巴尼亚和塞尔维亚也不踏实,旁边有一票德国小弟在虎视眈眈:罗马尼亚、匈牙利、希腊、马其顿、克罗地亚、保加利亚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意大利出了点海军拿到了这么多领土,罗马尼亚和匈牙利跟随德国打满东线全场,他们又得到了什么?

    齐亚诺等人头脑比墨索里尼清醒得多,对德国力量瑟瑟发抖东压苏联、北制英国、西扛美国,还有大海军、火箭、喷气机助阵,德国力量简直没边了,现在敢去撩拨德国人和找死没什么两样。连钢铁同志、雪茄首相都栽了,一个花花公子领袖敢和元首叫板?

    按他的想法,意大利现在应该使劲抱大腿,为德国的欧盟计划、欧洲一体化、联合国等战后设想大力鼓吹,为元首各种挥旗呐喊、多方跪舔,才能保住来之不易的二把手地位并进而获得一点好处。德国看在意大利如此知情识趣的份上说不定还会额外再给点好处,而不是眼巴巴送上去打脸。

    可惜墨索里尼丝毫听不进去,一意孤行要搞罗马帝国海外领土,还想仿效德国人建立意属美洲共和国。

    果然,虽然齐亚诺已尽可能用委婉的词语表达了墨索里尼的意见,但霍夫曼马上听明白了。盯了好久后,齐亚诺胆战心惊地听到元首咬牙切齿地从口中蹦出一句话:“他想要什么地方?”

    齐亚诺听得懂德语,更明白话音中的不满,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边结结巴巴地说:“圣……圣保罗州。”

    听到这个地名,里宾特洛甫吃惊地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对方这话刚才齐亚诺支支吾吾一直没说出来,现在终于肯说了。

    圣保罗州是巴西最主要的大区,首府圣保罗市是南美首屈一指的大城市,是巴西和南美最大、最现代化的工业、商业、金融和交通中心,整个州人口超过1000多万,光圣保罗市就将近400万人口。而德国控制的美洲共和国即便达到3个州地盘,但人口总和还不过200万。连德国都不敢打圣保罗州的主意,意大利居然想一口吞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