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十五章 美国陆航的B-17
    听到这里,霍夫曼再也忍不下去了,猛然推开会议室大门大踏步走了进去,脸色阴沉地扫视了众人一眼。由于是临时召集的会议,会议室里人并不多,除空军总参谋长耶顺内克大将、防空总监约瑟夫·卡姆胡贝尔中将和加兰德三人外,另外还有一个他不认识的军官,从军衔判断是少校,莱曼小声告诉他这位就是新任jg26联队联队长不久的格尔哈德·舍普菲尔本人了。

    众人没料到元首突然会推门进来,一时间居然忘了行礼,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安排元首等人就座。

    “格尔哈德·舍普菲尔?”霍夫曼叫住了正欲悄悄退走的少校,直截了当地说,“我听到你们刚才的争论,我对你的表现很失望。”

    “尊敬的元首,我……”舍普菲尔知道情况不妙,硬着头皮想解释两句,却被霍夫曼摇摇手打断了,“对防空作战失利责任的追究原本不会牵连到一个普通的空军联队长,尤其是其中还存在着指挥、装备等问题,我更不想迁怒于一个普通的基层军官。但令我不能容忍的是,面对强大的敌人,你丧失了一个军人起码的斗志与精神,这不是演习,这是你死我活的斗争——要么我们踩着敌人的尸体走过,要么让敌人踩着我们的尸体走过,除此之外没有第三条道路可以选择。你以为你挽救了飞行队小伙子们的性命?恰恰相反,如果任由英国人的炸弹落下,会有更多的德人和平民因此而丧生。”

    舍普菲尔的脸红了,头不由自主的耷拉下来。

    “既然你这么热爱生命,从即刻起,我以空军总司令的名义解除你jg26联队联队长的职务,你明天就可以去米尔希元帅那里报到,希望战俘们能够感受到你对生命的热爱而提高存活率。”

    可怜的舍普菲尔像一条被打断了脊梁骨的老狗,拖着脚步,失魂落魄地离开了会议室。

    “这样的军官是谁推荐的?”凯特尔盯着舍普菲尔踉跄的背影,不满地说,“作风疲软、毫无斗志,把整个联队都带坏了。元首待人还是过于宽容大量,换我直接将他撵出军队。”

    加兰德的神情显得有些古怪,这事情其实和他关系不大,联队长人选也不是他推荐的,否则舍普菲尔少校刚才就不敢这么无礼。原本他要跟随凯塞林元帅去南线上任,只不过还有一些昼间防空的工作没有完成与卡姆胡贝尔中将的交接,因此在柏林又滞留了几天。今天下午jg26联队在面对美国陆军航空队飞机空袭时的表现不力,身为该联队曾经的老长官,他面子挂不住了,特意把舍普菲尔叫来询问情况并希望对方能认个错,改善耶顺内克和卡姆胡贝尔对jg26联队的印象,没想到赶上元首到来,这下倒好,一切全撞枪口上了,舍普菲尔少校连认错的机会都没有就被身兼空军总司令的元首撸掉了职务。

    霍夫曼没把众人的心思放心上,只问:“今天下午打下了最新型号的美国轰炸机?”他心里十分紧张,难道美国人提前投入了b-29,那些大家伙可不太容易对付。

    “是的,元首。”耶顺内克递过来一堆照片,“这是击落的飞机残骸照片。”

    接过照片后只粗粗看了一眼,霍夫曼便怒不可遏地甩到桌子上:“这分明是波音公司的b-17轰炸机,美国人管它叫‘飞行堡垒’——倒是和我们新改编的伞兵装甲旅名字一模一样,这哪是什么新飞机?两年前我就知道了。”

    众人面面相觑,忽然间都把目光投向了耶顺内克,似乎在责怪他为什么如此大惊小怪,后者自己也感到哪里有些不对劲,猛然间回忆起来:在去年美德相互宣战前夕,德国驻华盛顿的武官弗里德里希·冯·伯蒂歇尔已完成有关美国轰炸机研发和生产的详细报告,根据他的报告,新型飞机(如b-17f和野马)的广告在杂志、儿童书、香烟包装上到处都是,美国人根本没什么保密意识。阅读报告后的耶顺内克极为震惊,在4个月前也就是5月份间委托伯蒂歇尔向元首做了汇报,没想到元首根本就拒绝相信这些数据。在私下场合,耶顺内克绝望地告诉伯蒂歇尔战争已经失败,但在公开场合他宣扬的观点却截然相反,在有一次空军技术部内部交流会议上一个航空工程师试图阐述他对美国陆军航空队重型轰炸机威胁日益增长的看法,被耶顺内克毫不留情地打断了:“盟军每制造出来一架四发大型轰炸机都让我感到高兴,因为我们将像击落那些双发家伙们一样把这些四发轰炸机打下来,摧毁一架四发轰炸机对敌人而言是更大的损失。”

    元首当初的态度空军上下其实是知道的,只不过现在立场居然转变得如此之快,耶顺内克不知道该怎么把前后事情一起圆起来理顺,只好勉强说道:“确实如元首所言,击落的残骸是美国b-17,不过不是老旧的c型,而是最新式的f型,相比我们识别手册中的机型,他拥有不同的机首,更大面积的垂尾和副翼,还有更多的机炮和更猛烈的火力,所以jg26联队在攻击时很不适应——最新型号的特点以及数据还没来得及下发基层部队。”

    “这是工作失职。”霍夫曼本来心情就不太好,再加上被jg26联队的事情添了堵,口气很差。

    耶顺内克沉默地点点头,卡姆胡贝尔生怕元首继续迁怒这位老实的总参谋长,连忙补充说明:“美国第8航空队已进驻了英国本土,正在迅速增强实力,上个月开始独自发动对我们的空袭,不过数量和频率都不高,且以法国和低地国家范围内的目标为主。今天下午是他们第一次独立袭击帝国本土,规模也提升了一个数量级,大约有5个连续编队,每个编队拥有18架b-17或者b-24,他们的战术与策略与英国人不太一样,所以我们在应对上存在一些问题——不过我不认为美国人的威胁是无足轻重,恰恰相反,他们将来或许会带给我们更加沉重的压力。”

    这句话说得众人都是点头,似乎是针对元首以前对轻视美国陆航的态度而言的,隐隐约约有帮耶顺内克说话的意思。霍夫曼自然能察觉这不同寻常的气氛,他心里再一次把狂妄自大的希特勒痛骂了一顿,不露声色地转移了话题:“b-17的事情先放一放,我们先来讨论昨天晚上的事情。”

    “元首,昨天夜里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我们确实尽力了。”夜间防空一直是卡姆胡贝尔中将在协调指挥,“昨天大约有400多架次英国飞机对我们发动夜袭,主力机型是兰开斯特、斯特林、惠灵顿和哈利法克斯,英国人很狡猾,轰炸前他们先是干扰了我们的雷达,后来又进行了佯动,骗过了我们的防空体系,使大部分拦截的夜间战斗机扑了空,所以……”

    “我想问清楚,是英国人欺骗了我们的雷达还是我们压根就没有收到雷达的告警信号?”霍夫曼的口气很严肃,他可不想听防空总监打马虎眼。

    “确切地说,先是防空雷达受到了干扰,但我们依然起飞了夜间战斗机去查看和拦截,然后英国人的大集群悄然转移了方向,因为雷达普遍受干扰,我们没能够察觉这个变化,所以战斗机们扑了空,只抓到几条小鱼。”卡姆胡贝尔坦率地讲述了防空作战的经过,霍夫曼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