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十七章 帝国夕阳(完,7500票加更)
    “我认为目前并不是北进的最好时节。”堀悌吉说道,“印度战事尚未结束,南洋局面一片胶着,太平洋方向美军虎视眈眈,北进既无力量,又无物资,还无友军,只怕重蹈鲜卑利亚战事覆辙……”

    鲜卑利亚战事即十月革命后对苏俄的干涉战争,日本当初为侵吞远东和西伯利亚,派兵八万余,前后历经5年,投入军费9亿多日元(1920年代币值)相当于2年海军军费,可造20条加贺号,最终撤军了事,一无所获。

    这笔巨大的军费开支最终成为日本极大的负担,使其在一战中赚到的钱大部分都重新流了出去,也是1929年经济大危机日本经济问题如此之大的原因所在。

    众人心头一凛,堀悌吉这句话大有指向。

    “从德里战况可得出结论,如果敌军拼死固守,我军要付出极大代价。俄国人在平原野战不如德国装甲部队,但守城特别巷战水平不差,否则也不会有莫斯科保卫战胜利。德军在此后再也不打大城市进攻战役,专注野战中消灭对手这些在考察团报告中都有写到。相对于德国,我军无论训练水平还是装备都不如,而面对的远东红军又未进攻欧战消耗,彼此差距远比苏德差距小,故而我敢断定以小部兵力出击会导致失败。”堀悌吉慢条斯理道,“而且从政治来考虑,德国既然选择让斯大林和赤俄存在并拥有亚洲领土,说明德国并无抹杀布尔什维克的意图,道理何在?诸位考虑过没有?”

    众人大惊,东久迩宫稔彦王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大家最开始只认为德国是顾虑伤亡同时不愿意为欧洲、美国战事分心,但从堀悌吉的推论来说,麻烦很大。

    “这么说……”东久迩宫稔彦王缓缓说了一个可能,“德国要背盟?或者至少要用苏俄牵制我们?”

    堀悌吉叹了口气:“背盟短期是不可能的,牵制短期内也不是事实,但随着欧洲与俄国战事的逐渐推进,我们与德国关系却在发生微妙的变化,诸位感受到没有?”

    山本五十六等人都脸色沉重的点点头。

    日德关系现在来看依然是非常不错的,即便日本一直推三阻四不肯搞二次西征,德国也没多说什么。预定的新型舰载机,的虎式坦克、装甲车甚至me-262都交给了日本,日本提出要铁道炮、火箭等也予以了积极响应,至于石油和其他工业也都十分顺畅。

    但有几件事日本高层感受到了德国态度的微妙变化:第一,德国授信额度在缩减,不但没有新增授信,原有超额部分也要求日本尽快补上,日本虽然加大了矿产、农产、橡胶等出口,但总体而言物资处于大幅入超状态,必须用贵金属弥补,前前后后已填进去600多吨黄金和1400吨白银,从印度、东南亚这里搜刮的贵金属,从中国大陆和苏俄这里交易到的盈余大部分重新填入这个缺口中。

    第二,德国正式提出了对印度大陆的领土要求理由是要和英国实现和解与停战,为英国保留一块殖民地,但日本高层却认为这是德国要插手印度事务的意图,不满归不满,却不敢表示什么,而且印度洋斯普鲁恩斯舰队的突入虽然对方避开了马达加斯加的侦查,但先任参谋松田千秋提出一个观点如果德国人执意把英国人源源不断放进来呢?这让所有人都惊出一身冷汗。

    第三,德国一直在寻求对美和平,美国也在寻求对德和平,日本哪怕再迟钝也不会不知道有关消息,虽然德国现在一再宣称会继续保持与日本的盟友关系,但如果美国开出德国无法抵挡的条件,日本境地就危险了。至于日美媾和,日本一直在尝试,甚至都准备把菲律宾重新交还,但现在看来,美国宁可与德国和平也不愿与日本和平。

    “归根到底一句话,战争打到现在,日德关系和力量对比已经失衡,德国有求于我们之处越来越少,我们有求于德国人越来越多,德国海军力量在飞速崛起,伊藤发来电报,从今年年末开始,德国新建航母将源源不断下水,另外轴心级已在欧洲7个国家铺开建造,在冰岛战役结束后,他认为英国很可能也会加入这个行列。他预计如果不存在资源供给和人手问题制约,轴心级德国一年可以造30-36艘。”

    “30-36艘?”东久迩宫稔彦王吓坏了,日本一年提出造10-12艘已被认为是大跃进而感觉有些难以实现,德国居然要3倍于这个力量?

    “30-36艘不难。”山本五十六叹了口气,“德、意、英、法四大国的造船实力不逊于我们,就算略逊一筹,平均一年6艘,就是24艘,西班牙、葡萄牙、比利时、荷兰、希腊甚至西俄也有部分造船能力,就算一年一艘,也有7-8艘,这不就超过30了么?当然时间会慢一点,今年、明年都出不来,但后年下半年就会大规模爆量!至于人员,我比堀君还悲观,谁规定这些军舰一定要德国海军,德国人可以招募欧洲其他国家军人服役。党卫军里有多少外国人?连美国师都有!打起来据说还不差,至少打俄国人比打德国人力。”

    “最困难的军舰都如此轻松,飞机、坦克就更轻松,因此不管德国人怎么考虑,我们目前还不能离开德国,甚至俄国方面也尽可能不要得罪。”堀悌吉苦笑,“仗打到现在,日本其实反而是最需要尽快停战的国家。”

    石原莞尔点点头,t-43/85、is-1、is-2等新装备通过驻欧考察团都已经知道了,现在日本仰仗的4号坦克和虎式坦克对红军而言并不是天下无敌、难以对付的东西了。关东军的力量虽然比以前强化了很多,但还是不如俄军主力。所以堀悌吉这句不得罪红军的说法虽然有些突兀,看在他看来是非常明智的。当然这种话不能对外说,堀悌吉现在说一不二,海军上下惟命是从,说两句说不定没事,他要是敢如此“示弱”,说不定“天诛国贼”就要来了,一想起这群马鹿,他就感到头疼怎么不在印度死光呢?

    “那……那您说怎么办?”

    “我的建议是向俄国租一块土地。”

    “租?”

    “军情激荡、民意亢奋,拦着是不行的,保不住又有人独走,酿成事端,所以动还是要动一下。”堀悌吉走到地图前,用教鞭在上面画了个圈,“把萨哈林岛北部拿下来就够了,上面苏军实力不强,又有百万吨石油产出,还可以封闭俄国对外交流,对俄军是个极大震慑。但名义上要客气一点,不说俄国割让,只说租给我们,租期99年,每年出点租金。比如20万吨粮食?”

    “这……”东久迩宫稔彦王倒不心疼粮食,但99年租期还是让他感觉不爽。

    “99年可以了……百年后日本如果依然强盛,则俄国人照例拿不回去;如果日本衰落,那正好顺水推舟归还。斯大林面子也维持得住,而且20万吨粮食对他也很重要,乌拉尔山以东的粮食产量可不那么充足。”

    多田骏附和:“我个人赞同,不过要海军派舰队支援我们。”

    “这没问题,联合舰队主力马上就回国了,陆军准备好兵力,我们就一上去,先拿下再发照会要求租赁,斯大林同意也得租,不同意也得租,但绝对不能宣战。”堀悌吉叹了口气,“其实下一步苏俄就会针对我们,我们如果不加以引导,风险会很大,陆军局面其实危如累卵……”

    “您说说看?”东久迩宫稔彦王一脸虚心请教。

    “远东一线,用70-80万兵力顶住我军。然后从新疆、蒙古南下,驻蒙军有多少兵力能挡得住草原上的装甲突击?苏共如果与加强联合,问题就更大。”

    “您意思给驻蒙军增加兵力?”

    “要增加,要把中国大陆兵力继续撤退,武汉可以还给重庆方面了,要价低点也无妨,其余部队加快往沿海收缩。”堀悌吉盯着地图,一字一顿说道,“我的意见很明确,在适当适合推动宁汉合流,调整对华政策,尽快缔结与中国当局的和平条约,中国大陆今后除部分港口城市和租借地驻军外,我们不再派军队。”

    这想法让多田骏都感觉愕然,脱口而出道:“这不等于白打了么?”

    “不白打,我们拿了印度。”

    “但是……”

    “时代是会变的……诸君,以斯大林的性格,在西线吃了亏,在东面不找回来还得了?他不得粉身碎骨?等俄国人吞了新疆、西藏、蒙古我们又退出了几乎绝大多数中国领土,中国最危险的敌人还会是我们么?只要中苏不是一条心和我们对着干,我们就有印度这个回旋空间,日子会好过不少。”

    一直若有所思的石原莞尔站起来深深鞠躬:“受教了。”

    堀悌吉摇摇头:“能不能成功我不敢说,但至少这是让日本能维持下去的唯一途径,诸君,我们的前景很悲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