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十六章 帝国夕阳(补)
    等埃莉诺赶到病房的时候,罗斯福已在医护人员的护理下静静地躺在床上,杜鲁门坐在他的边上,厚重的窗帘被拉开了,阳光洒在罗斯福安详的脸上,仿佛他并未逝去,只是沉睡了一般。

    埃莉诺鼻子一酸,忍不住抽泣起来,这几个月她一直来回奔波在医院、家里的路上,很多次接到过医护人员有关“危险”的信号,只是没想到这一次是真的。

    杜鲁门站起来,轻轻将手放在她肩上,平静地说:“夫人,总统去世了,我感到非常抱歉,不过他走得很平静。”

    “我看得出来。”

    “有什么我可以帮您的吗?”他问。

    埃莉诺摇摇头:“不。我们可以帮您什么忙?现在有困难的是你。”

    5分钟后,接到紧急通知的参联会要员和内阁成员一起赶到医院,见了富兰克林-罗斯福最后一面,巨大的悲痛笼罩着众人:美利坚前途未卜,曾经带领合众国扭转大萧条创伤的领袖却撒手去了天堂……

    下午3点40分,有关治丧小组在医院成立,杜鲁门是组长,另外两个副组长是赫尔和史-汀生,当然也少不了霍普金斯。随即以政府公开的消息向舆论界公布了消息。

    下午4点40分,收音机里传出这样的声音:“我们中断节目向听众报道一则特别电讯,敬爱的罗斯福总统因患脑溢血于今天下午不幸逝世……”

    罗斯福的死讯让很多人都难过得喘不过气来,很多人沉浸在悲痛之中,即便是前两天还大肆指责罗斯福的杜威也不得不在采访中改变腔调,表示“总统是一个伟大的人物,他为这个国家贡献了一切”。

    傍晚时分,戈培尔将电话打进霍夫曼的办公室:“元首,我必须向您通报一则消息,美国总统罗斯福今天下午去世了。”

    “哦,好……等等。”霍夫曼忽然反应过来,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问道,“谁?罗斯福?我没听错吧?”

    “是的,您没听错,罗斯福这个一直以来和我们作对的战争贩子死了!”

    “他怎么……”霍夫曼差点把“怎么这么早就死”的话讲出来,按他的记忆,罗斯福应该在1945年挂掉才对,现在提前了足足10个月的时间。当然历史发生偏差他早就知道了:华莱士没干完副总统就被逼自杀了,杜鲁门提前当了副总统还代行总统职权,罗斯福又放弃了第4次连任的企图。不过所有这一切加起来都抵不过罗斯福死讯的冲击。

    与历史上相比,戈培尔现在虽然非常高兴,但还没有到欣喜若狂的地步,因为德国现在如日中天,处于强势之中,罗斯福死或者不死在他看来都不会改变战争走向。

    “估计美国总是输,罗斯福的个性受不了吧?”戈培尔猜对了原因,“不过这对我们是有利的,排除这个障碍之后,与美国媾和应该是不存在原则性障碍了。”

    霍夫曼点点头:“我们还是应该表现一点我们的姿态,在今晚的欧洲之声节目中要表达我们对罗斯福逝世的哀悼,重申对和平的愿望并呼吁新一届美国领导人站到对德和平的立场上来……”

    “莫斯科的消息?”

    “先等一等,等条约确实签署后再公布,这样会对美国人有连续不断的冲击。”霍夫曼叮嘱道,“不要攻击罗斯福个人,也不要卷入两党政治斗争的漩涡,我们可以说罗斯福把美国从大萧条中带出来,其他问题不要多说。我们和日本不同,我们不是卑鄙无耻的小人,我们是一群战斗的绅士!”

    比戈培尔更早一些,杜鲁门给丘吉尔发去电报,通报了罗斯福去世的消息,同时又隐晦地点出了同意他“稳定大局”的要求,并表示有关命令已下发至驻扎在英国的美军部队。

    丘吉尔带着内阁成员去美国大使馆吊唁了罗斯福,开车回去时,他心思重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回到首相府邸后就在沙发上昏昏沉沉睡着了……

    直到过了很久,他方才忽然惊醒过来,招来了自己的心腹。

    “老爷……”精瘦但充满干练的乔纳森-丘吉尔站在他的面前他同样是丘吉尔家族的一员,不过却是旁支。

    “我让你落实的人选都准备好了么?”

    “都好了,家族人员名单、财产都分成了两部分,加拿大那边接应人选也落实好了。”

    “有件事需要你去做。”

    “是?”

    “d日!”

    对方有些震惊,但还是条件反射般地表示:“明白!”

    “多诺万局长给你留下的力量要掌握好,必须让他们无条件服从你的指挥。”

    “没有问题。”

    “给你3天时间准备,我需要酝酿一下……”

    “老爷,真到了这一步么?您不能悄悄走么?”

    丘吉尔摇摇头:“谈何容易,走到这一步就退不下来了,退下来就是粉身碎骨……但愿今后你们不要把我从家族中开除就好。”

    乔纳森立即闭口不言,温斯顿-丘吉尔对他不仅是首相,更是家长虽然丘吉尔没有公爵头衔,但所有人都承认只有温斯顿-丘吉尔才配得上马尔巴罗公爵继承人的头衔,而且以他现在的权势而言,早就胜过了一个空头公爵,因此整个家族都以他马首是瞻。

    最近这两天,所有排的上号贵族家族都在进行一分为二,动作快的还在加拿大寻找居所,渥太华、温哥华等宜居之地的高档别墅居然涨了不少价虽然英伦被封锁得很厉害,但对贵族而言资金要出境不存在问题,还有瑞士这个中转站呢。

    罗斯福逝世的消息也传到了日本,这两天大本营对德里战役的关注超过对任何事务的关注,在英国得到2个增援的本土师和相应物资、装备后,士气大振,居然打出了难得的悍勇,斯利姆、奥金莱克、威尔逊三大巨头分别指挥部队各管一段,居然和日军打得难解难分,个别地段甚至上演了从未有过的白刃战,整个德里战役呈现胶着态势!

    日军依仗的虎式坦克也遭到了萤火虫坦克的重创,尤其是17磅炮发射脱壳穿甲弹(apds)时,穿甲威力剧增,近距离时即便是虎式前装甲也不能免疫。山下奉文多次告诫部队不要试图用坦克打巷战,但陆军马鹿们打昏头的时候总是忘记这点。

    天空中的较量也异常激烈,英军拿到了一批新的喷火14战斗机,性能比日军手中的b-109和f-190等早期型号性能还好一点,即便是陆军最新锐的四式战斗机疾风也只能堪堪打个平手,而陆军使用的斯图卡却被击落了不少气得山下奉文和东京抱怨,要求陆军尽快换用彗星改(虽然是海军马鹿的飞机)。

    大本营对此也很头疼,现在印度日军已突破45万,光是德里前线的日军就有14万之多,情报显示德里英军不过9万余众,但战况打得如此激烈还是大大超过大本营的预计。而且再加兵也没用,战场就这么大!不过所有人都知道战局到了关键时刻,只要拿下德里,击溃英军最后一点重兵集团,印度攻略基本就差不多了。

    现在装甲突不进去、飞机突不进去,离海岸线又远不能上舰炮支援,山下奉文嘟囔着要搞铁道炮压阵,东京还真的紧急联系了德国问铁道炮,听到k5的价格和运输困难后也是大为摇头,不过德国答应便宜点处理日本几门缴获的俄制、波兰制铁道炮,大本营表示要考虑一下。

    即便如此,罗斯福的死讯还是在大本营里激起波澜,但更大的波澜却是科尔带来的消息:帝国已和斯大林草签了停战协议,预计苏联将退守乌拉尔山以东。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个消息一到,大本营连印度战事和罗斯福都先放一边,讨论北进!

    东久迩宫稔彦王先搓着手道:“科尔特使还转达德国元首的邀请,准备8月下旬在开罗召开三国轴心首脑会议,邀请我前去参加!我希望在动身之前尽快解决掉印度问题。当然,今天重点是北进。”

    “北进不好打啊……”石原莞尔叹了口气。

    堀悌吉也道:“沾点便宜可以,陆军北进海军不支持。”

    这个表态让东久迩宫稔彦脸色一僵,不过他知道自己的斤两,不敢贸然反驳,问道:“那怎么办呢?”

    多田骏也是摇着头:“科尔的消息再明确不过了,今后苏俄会有200万军队,他们在西线只要留50-70万就够了,在远东可以留130万,而且我们要防着俄国人暗地扩军。”

    “以远东的地理位置和特征以及敌军数量,进攻没有200万陆军根本不可能,而且还必须极大加强机甲力量。”石原莞尔叹息道,“关东军只有这个数字的三分之一,自保有余,进取不足。”

    “但是……”

    大家知道东久迩宫稔彦王这句“但是……”是什么意思,德国已把苏联打趴下了,如果不趁机捞一把,将来俄国人恢复过来还有机会么?只怕关东军那群马鹿又要群情汹汹吧?恨只恨德国人没把苏联军队都消灭光。当然这句话大家是不会明着说的:日苏是中立关系,凭什么德国要把红军干光?这对德国有什么好处?

    “我有一个建议……”堀悌吉沉思片刻后说了他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