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九章 转折(9)
    “这些中亚小国,构不成对苏维埃的威胁,今后德国只在这里驻军10万,和现有兵力差不多,以费尔干纳盆地和几个大城市为支撑点。”里宾特洛甫笑笑,“我想应该是他们害怕你们而不是你们害怕中亚人。斯大林同志在其他区域还有看不顺眼的少数民族也大可以往中亚塞,这样能让俄罗斯纯粹一点。”

    莫洛托夫心里一颤,虽然双方说话都客客气气,没有丝毫剑拔弩张,但他知道中亚这一条德国人是不打算松开了。至于外高加索三国他连问都没问,结果是毫无疑问的。

    实际上霍夫曼对外高加索三国也有统一安排,特别是巴库油田今后将分成4份,一份给阿塞拜疆,一份给德国,一份给西俄,还有一份给土耳其。这样既堵住了土耳其人狮子大开口,又适当安抚了他们,至于给西俄一份,是因为很多石油将来要从俄国过境,弗拉索夫目前控制的地盘虽然有第二巴库这个点,但几乎完全是一片废墟,需要重新建设,根本产不出石油,而没有石油短期给西俄的经济恢复问题会很大。霍夫曼是要两个稳定且对立的政权,不要两个自身极不稳定,容易自爆的国家。

    “最后一个核心条款是关于战争赔款。”里宾特洛甫解释道,“因为战争,我们损失了很多。”

    “苏维埃损失了更多。”

    “但这没有办法,我们国内很多人主张索取高额赔款,英法都付出了代价,俄国是不可能例外的,否则元首摆不平。”关于赔款一节,里宾特洛甫显得态度有些强硬,“英法最终都是要交出舰队,你们没有舰队可以交出,所以必须改用其他的办法。”

    莫洛托夫静静地听他说下去。

    “我们知道你们在西伯利亚发现了大油田,同时又在乌拉尔山兴建了大批工业企业。如果我们是持有赶尽杀绝的态度,这些地方都可以前来轰炸。”

    “不怕死的话,尽可以来试试看。”

    里宾特洛甫一笑:“您不要激我,我这个人经不起激将法……英国战役结束后,我们有2000架喷气轰炸机可用,没事可以天天来乌拉尔炸你们又没有飞机能防御喷气机。”

    莫洛托夫脸色一黑,强忍着不说话。

    “我们的技术专家经过评估,认为你们新油田的年产量可能在1200-1500万吨/年之间,如果战争结束,你们集中精力勘探的话,还会有大的提升。3年内扩充至3000万吨是可期的,再过5年或许可以提升到5000万吨。我们索赔的要求不高,其他全部放弃,只要3亿吨原油。”

    “你们欺人太甚!”

    “别急啊,听我说完。最初5年,我们要求得到1000万吨原油/年,从第6年开始,每年1500万吨,从第10年开始,每年2000万吨,中途不计利息。这笔账你们很快就能还清,这比强迫你们交出黄金白银、交出全部重装备等条件优容多了吧?”

    “3亿吨太多了,最多只能1亿吨!”莫洛托夫摇头道,“最好是互不索赔,你也说了,我们求同存异,是停战,不是苏维埃对你们屈膝投降。”

    布尔什维克党对于赔款是有心理准备的,3亿吨稍微多了一点,但不是不能考虑,何况有分很多年且不计息的条款,但莫洛托夫认为能压一点是一点。

    “数字我说了不算,元首亲自定的,现在我们发行了一个石油基金,所以军官都在里面有股份,如果不多弄点钱分红,这个基金就有大麻烦。”

    “这关我们什么事?”莫洛托夫莫名其妙。

    “当然关你们的事,不仅有关而且密切相关。”里宾特洛甫解释道,“要安置军人退伍、要安排军官特别是高级军官退休,国家哪里有钱?只能是让基金分红或者提高价格,如果不能实现,裁军就推进不下去,然后军队就不能削减,不削减就只能打仗。打美国用不了这么多陆军,海空军裁剪幅度又不大,你说能打谁呢?”

    莫洛托夫被对方这番无耻言论给逗乐了,讽刺道:“我们不给钱你们就继续打?”

    “差不多就是这意思,军队很难管理的,您不觉得军人们现在地位太高了么?还是说,斯大林同志没有这样的感觉?要不是元首压着,党都快要指挥不动军官团了,不然那一长串叛国集团的元帅和将军干什么?你们那党还能指挥枪么?再靠肃反还能稳定么?”里宾特洛甫意味深长地拖了一句,“您是老革命了……应该完全明白我的话,最危险的敌人不在外面,在身边啊……不然,怎么会有戈林这种人呢?”

    莫洛托夫心里一惊:这话可万万不能传回去,要是斯大林老爹的疑心病再次发作,那又会杀得人头滚滚了。香槟酒贩子看来在“叛国集团”事件中受得惊吓不小,不然怎么张口闭口“领袖?”

    至此,大的条款已基本谈完了,又轮到里宾特洛甫的忽悠大法上阵了。

    “今后两个苏维埃将实现独立发展,和平共处、和平竞赛,共同探讨哪种社会主义方式更有进取精神,哪种制度更符合人的全面发展,哪种社会主义价值观更具有优越性。对于布尔什维克党,我们始终是当成一个有分量的地区大国看待的,你们可以在远东和太平洋方向发挥建设性力量。元首已发表了《欧盟建设白皮书》,阐述了欧盟的建设原则,从乌拉尔山一直到大西洋沿岸都是欧盟的成员国,孟什维克政权是欧盟的重要组成部分,你们如果愿意,可以和日本一样成为欧盟的观察员国。”里宾特洛甫将赫斯的最近研究成果娓娓道来,“在欧盟之外,我们会牵头组织联合国,取代原本的国联,总部放在永久中立国瑞士。贵国和孟什维克一样,都会成为这个组织的常任理事国。”

    由于在欧盟体系内已让德国获得了隐含否决权地位,霍夫曼打算在联合国内也复制这一套体系,赋予各国不同表决权,无非常任理事国的票数总和会达到80%,其余非常任理事国的投票权只有20%,重点包括安全、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等几大理事会。换而言之,这个联合国没有谁有明面上的否决权,但德国在其中份额最大,拉拢一批盟国后就可以实现否决当然在盟国全部抵制德国的情况下,德国也不存在否决权。这就为后来执政者敲响警钟,德国不能只顾着自己推行对绝大多数国家都不利的政策。

    “目前初步选定的常任国家有德、日、意、法、英、俄,其中俄国的表决权分成两部分统计,暂时可能不包括美国,当然最终会囊括美国,我们没法对这么大一个国家视而不见嘛,我们真诚希望这次战争是人类历史上最后一次大规模战争,愿德苏永不再战!”

    联合国、欧盟什么的莫洛托夫没有什么兴趣了解,但看着里宾特洛甫这张欠揍的脸,他忍不住有种想伸拳教训一番的念头,不过还是硬生生克制住了,用极为低沉的声音问道:“关于我国东部、南部边界……”

    “我们对此持开放态度,只要不诉诸武力,一切都好说,我们不能阻止落后地区向往文明的举动,不能阻止其他人民投奔社会主义的热情……”里宾特洛甫知道莫洛托夫在问什么,眼珠子一转,立即应承下来。

    双方的意见交流到此算是告一段落,接下去就可以说些私人的话。里宾特洛甫悄悄告诉莫洛托夫:“我们找到了雅科夫,他过得还不错,元首指示给他特别优待,如果斯大林同志同意,下次我可以把他带过来释放。”

    莫洛托夫大惊失色,然后紧张地问道:“你要什么条件?”

    “没有,不附加条件!元首说了,用亲人的安危要挟一位大国领袖是很不人道的做法,他做不出这么卑劣的事。如果斯大林同志觉得偷偷释放不太名誉,我们可以想点其他办法。”

    “比如说……”

    “我们可以安排他越狱逃脱,或者你们派个间谍来劫持……”里宾特洛甫一瞬间就想起肯尼迪,差点说漏嘴,连忙压了下去。

    “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容我和斯大林同志汇报再说。”

    里宾特洛甫点点头:“如果您或您的同事有什么亲人在战俘营,可以把具体资料发给我,我来帮忙找,战俘营可不太好熬。”

    虽然对方说得轻描淡写,但莫洛托夫知道这句话分量不轻,最起码也得是政治局委员或者方面军司令员级别的人物提出请求才行,而且不能大张旗鼓,否则太伤士气。

    “那太谢谢您了。”这句话莫洛托夫倒是非常真诚的心态流露,“我明天就回去和斯大林同志汇报,具体内容需要政治局讨论,但我会尽快答复。”

    里宾特洛甫知道事情没这么容易,至少还要反复纠缠几轮,但他认为是有很大可能尽快达成的,速度快的话月底前就可以停战。如果再不停战,那东线恐怕真要继续打到红军全军覆灭才行这其实不符合德国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