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六章 转折(6)
    “我们被国内那帮婊子养的政客无情抛弃了……”史密斯中将一手拿着电报纸猛烈撕扯,一边踉踉跄跄地边哭笑骂,“完了……完了……全完了”

    尼米茨舰队折返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冰岛上,虽然出于种种原因,参联会对于冰岛驻军的命令还未正式下达,但他已通过非正式渠道了解到了这一切:马歇尔给他发了电报,通报了这个“令人痛苦万分而又不得不说”的事实,英国人也给他发了电报,征询他的意见,并问他冰岛守军还能不能打。

    实际上冰岛美军已打不下去了,三天里,隆美尔指挥的部队像赶鸭子一样地把他们撵得到处都是,部队编制早就散架了,跟在史密斯身边的警卫部队只有区区两个营,虽然他和其他几个师指挥部间的电报都还是贯通的,但所有人都表示已根本约束不住部队。

    在漫天追击战中,确实也有一些美军部队以连、营级为组织进行抵抗,但这种抵抗在德国空军肆意轰炸下,在德军装甲部队的猛烈冲击下,很快就败下阵来,用史密斯的话说:枪不如人(stg43vsm1加兰德)、炮不如人(舰炮vs陆军炮)、坦克不如人(虎、豹vs谢尔曼)、飞机不如人(200余架海军舰载机+300余架空军飞机随时随地支援vs皇家空军冰岛上空10分钟),拿什么和德国人打?

    阵亡、负伤、投降、溃散、逃亡……一支败军该有的一切都在美军身上体现过了,唯一聊以的是史密斯将军平时对手下还算宽厚,各方面作风也正派,还没人想着打长官的黑枪或干脆把他绑了送给德国人做见面礼。

    但所有人的精神已绷不住了,昨天夜里在一处树林的临时宿营地里,4架德国大型轰炸机低空飞过,用高音喇叭关播劝降信,信件没有用德国官方口吻,而是用美军(前美军)自己的声音:

    “弟兄们,调转枪口加入党卫军,和我们一起去东线打斯大林……”

    “弟兄们,我是来自德克萨斯州的汤姆,我本来在陆军3师服役,现在是党卫军亚美利加第二师的上士,上个月我因为作战勇敢被授予二级铁十字勋章……我们真正在为保卫自由、保卫领袖而战!”

    与此同时,夜间地面上还有人乘着德国坦克或装甲车在外围劝降:

    “弟兄们,投降吧,别跑了,这次是隆美尔元帅来了……”

    “弟兄们,我是乔治,我们被无耻的政客和资本家们骗了,海军不来了,英国人也不管我们……呜呜,我想妈妈……”

    “放下武器、缴枪不杀,德意志优待俘虏!战争结束我们就能回家!”

    “别傻啦,你们在家里的亲人,你们在冰岛的女朋友都不希望看到你捐躯!”

    今天,高音喇叭甚至直接开到史密斯能够听见的地方说明德军差不多已将这地方包围了。

    “长官,怎么办?”

    大家看着边哭边骂的史密斯,无不感到前途渺茫、悲从中来。

    “投降吧……告诉德国人,我同意投降,不过明天我们才能行动,弟兄们都跑累了,今晚要好好睡一觉,不要来打扰我们!”

    听说对面的美国人同意投降但又提出这种古怪条件,负责接洽的军官也满脸狐疑、深怕有诈,一层层汇报上去直到装甲教导师弗里茨-拜尔莱因中将这里。

    拜尔莱因一路跟随隆美尔和古德里安转战非洲,功劳不小,军衔晋升为中将。在选择谁出任装甲教导师师长时,各方面都有人跃跃欲试,有古德里安和隆美尔两个元帅联名推荐的拜尔莱因最终脱颖而出得到该职位,这次又派来担当海豹计划执行主力军,也算是风头正劲。

    他征战多年,在非洲什么样的怪事没碰到过?大手一挥表示同意,还特意加了一句:“晚上天凉,我们这里还有点睡袋和香烟,问他们要不要?”

    “长官?”

    “给美国人一点面子,一晚上他们跑不了。”拜尔莱因哈哈大笑,“冰岛四面都是海,就算他们再能跑又能跑到哪去?”

    最终美国人没要睡袋,只带走了几箱香烟。德国人也说到做到,不但没有趁夜进攻,连冷枪冷炮都停止施放,让这些美军官兵美美睡了一觉

    虽说要好好休息,但凌晨时分史密斯一边命令手下销毁有关档案文件,一边利用电台给各部发去电报:“现在我已冰岛最高军事长官的身份,希望你们最后一次服从命令放弃抵抗、向德军投降,避免无谓牺牲!两年多来,你们为国家奉献得已足够多了。所有罪名和责任,由我承担。你们没有放弃,是我要求你们服从命令放下武器的……所以不必愧疚……如果有官兵坚决要求奋战到底的,建议其余官兵将武器、弹药和补给全给交于他们。”

    最后他给华盛顿拍去电报:“……我理解参联会做出有关决定的立场和动机,希望你们也能够理解前线官兵选择放下武器的动机,如果将来需要审判,我不会逃避我应该承担的责任!”

    6月1日清晨,当新一轮太阳升起来之后,沃尔夫-史密斯中将带着手下向德军投降,陷落在包围圈里各处的美军也纷纷投降。

    在不到5天的战斗中,美军伤亡近2万(当场阵亡与重伤后阵亡者7000余人),其余士兵和伤员在战事过程中陆续投降,其中在史密斯发出投降电文后有近2.5万人。听说美军已经投降,英军也下午时分也宣告投降。

    到当天傍晚,除个别地方还在零星战斗和枪炮声响起之外,整个冰岛战役宣告结束,动作之快让各方面都不敢相信,克兰克率领的第二批2个陆战旅增援部队甚至才刚刚完成登船!

    霍夫曼给马沙尔和隆美尔发去了热情洋溢的电报,并且在最高指挥部里接受了众人的恭贺,他兴奋地指出:“冰岛战役的胜利意味着我们给大英帝国钉上了沉重的棺材板,距最终解决大不列颠问题已近在眼前了……英国人或许还能垂死挣扎一番,但愈挣扎会将这块棺材板盖得越紧!”

    众人无不点头称是,而且他们还知道英国方面昨天就传来消息希望展开“停战谈判”,霍夫曼大度地表示接受,并表示随后几天会减少乃至逐步停止对英国的空袭连续高强度的出击让空军也感觉压力山大,正好借机喘口气!

    冰岛守军投降的消息传到华盛顿,参联会一片呆若木鸡:虽然大家对最终下场已有所心理预期,但这么快投降还是让人出乎意料冰岛上足足有8万英美官兵啊,就是8万头猪让德国人抓,这几天也抓不完!

    现在居然自动投降了,可见军无斗志到了何等程度!

    杜鲁门同样脸色阴沉,不过他知道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在他命令尼米茨返航时结局已注定了。

    但他还有更麻烦、更棘手的事情要处理:陆军总参谋长马歇尔上将以责任重大为由向他请求辞去一切职务。两次因为海军无法救援而导致陆军败退,陆军当家人马歇尔不管从哪个方面考虑都难以交代,辞职是他最好的选择。

    看着马歇尔递交辞呈时佝偻着背,仿佛一夜之间衰老20岁的模样,杜鲁门也只感觉悲从中来:现在罗斯福住院、金上将住院、马歇尔又要走人,他感觉自己整个精神都要崩溃了。

    祸不单行的诅咒再一次应验了,在冰岛方向投降后,在美洲共和国边境地带陷入德军前后包围的巴西第一远征师在绝望之际也开始陆续投降最起码配属给巴西军的美国坦克营、坦克歼击营已投降了,昨天傍晚,圣卡塔琳娜州发出通电,宣布独立并与德意志美洲共和国合并,美洲共和国人口瞬间扩张3倍,面积扩大一半。甚至还有消息表明,拉普拉塔集团正在召开紧急会议,讨论共同对巴西宣战并出兵的事宜现在各国的部队都已调集到与巴西交界的边境线,只等着发令枪一响就冲过去痛打落水狗。

    更要命的是,6月5日他还要以总统候选人的身份与杜威展开一场形势和政策的公开辩论会,他不知道自己能如何应付,更不知道最终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收场,在那一瞬间他都有种想放弃竞选、退出政治舞台的冲动,但一想到党,一想到参联会里惶恐无助的众人,他觉得自己还不能倒下。

    “我们可以被打败,但我们不能被打倒。”他目光炯炯地看着马歇尔,“马歇尔将军,我们在大西洋东岸的军事存在已基本完蛋了,现在我们要防守住西岸,抵抗来自德国咄咄逼人的进攻,请您看在几百万军队,一亿多美国人民的份上,不要提出这种请求。我需要你,美利坚需要你……”

    “可是,阁下……”

    “我知道,那不是你的错,那是我的错!”杜鲁门咬牙切齿道,“但我不会犯这种错误了,我们不能输也再也输不起了。您的辞职请求我不同意,在这种情况万分危急的关头,每个人都有责任为国家做出奉献和牺牲也包括您在内。”

    “那……好吧。”

    现在,轮到里宾特洛甫拿着冰岛战役胜利结束的电报趾高气昂地给莫洛托夫同学上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