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一百五十章 1944:捷与闪电(21)
    入夜时分,面对空荡荡的飞行员宿舍,所有美军飞行员、地勤无不放声大哭,杜立特得知噩耗后更哭得晕厥在地,英格拉姆百感交集之下却还要强撑着写战报:

    第三次反击,我军所有剩余能出动的攻击群全部投入对日舰队殊死搏杀,整体战果辉煌,击沉航空母舰6-7艘,其中舰队航母2-3艘,目前日军尚剩余航空母舰10-11艘,含舰队航母3-4艘(实际全部算进去正好10艘,舰队航母3艘);

    击沉轻、重巡洋舰3艘,击伤1-2艘,目前其剩余巡洋舰5-6艘(实际5艘);

    击沉各类驱逐舰10-12艘,击伤不明,预计剩余驱逐舰20-22艘(实际23艘);

    击沉护卫舰、辅助军舰6-8艘,剩余估计在32艘左右(实际美军击沉了4艘,剩余28艘)。

    另击落、击毁日军飞机250余架,预计敌机剩余在180-200左右。

    英格拉姆知道明后天哈尔西就要和日军舰队接触,故第三份战报他一方面想方设法让战果看上去比较振奋人心,一方面又绞尽脑汁将相对正确的兵力估计对比告诉哈尔西任何夸大或缩小带来的误导都会让tf50最终完蛋。

    第三份战报的汇总战果依然偏高,但情报预计和兵力分析还算比较客观,英格拉姆毕竟不是上帝,光凭照片他可看不出护卫航母与护航航母的区别,能估到这份上,识别专家、拼命拍摄的侦察机飞行员和努力核算的参谋们已算是非常努力目前估计准确率达到80%以上。

    19:45,在无数人翘首盼望中,反复酝酿形成的最新战报终于发送给华盛顿和哈尔西,看到战果统计和日军剩余力量分析,所有都大大松了口气,认为珍珠港终于保住了,日军固然造成了极大破坏并使本方损失惨重,但也付出高昂代价。杜鲁门在心里下了结论:这是场惨胜,不过总算保卫了夏威夷!大火虽尚未扑灭,但至少得到有效控制,也是好消息!

    参联会一改清晨大祸临头的气氛,情绪居然转为乐观起来,杜鲁门甚至脸上还有几分笑意,认为如果哈尔西舰队能再去补上一刀,战况会更好!高层们一边在会议室用着热狗或三明治,一边兴致勃勃地看参谋们把tf50舰队兵力摆开,又把英格拉姆统计的敌情分析摆开,经过一番推演后认为哈尔西舰队对堀悌吉舰队拥有充分优势:日军只有10-11艘航母,而哈尔西有14艘;日军没有战列舰,哈尔西有2艘;日军只有200架左右飞机,哈尔西有550架;日军飞行员激战一天,筋疲力尽、伤痕累累,哈尔西的舰队至少一直在养精蓄锐中。

    尼米茨深怕会议情绪一边倒,连忙强调另一支日军舰队(角田舰队)可能带来的威胁,杜鲁门和杜威表示理解,但从图上作业来看,即便加上角田舰队,哈尔西舰队依然占有优势,或者说至少势均力敌。数字和情报佐证了这一点:两支日军舰队合并后所拥有的主力不过是12-13艘航母,2艘战列舰与350-400架飞机,也许日军巡洋舰会略多几艘,那艘超级战列舰也会有点麻烦,但这不是决定因素tf50的飞机还多一些呢!

    众人不管懂不懂海军,一致认定哈尔西占据相当程度的主动日军两支舰队目前仍处分兵状态,他完全可在敌军汇合前分开破敌!

    杜威早上骂陆航饭桶、失职,现在又在会上表扬陆航和阿诺德,认为他们“干得不错,尽到了最大努力,以大无畏的自我牺牲给予日军重创,接下去就看海军能不能歼灭日军。只要吃掉这支舰队,珍珠港、西雅图受些损失不算什么,我们可以对民众交代……”

    其他人都向阿诺德表示祝贺,后者却放声大哭,哭诉陆航损失惨重,哭着哭着还晕厥了过去,众人连忙叫救护车送到医院,杜鲁门和杜威两人亲自送过去,一检查医生表示问题很多:心律不齐、神经衰弱、肠道功能紊乱……建议离岗休养。同在医院的马歇尔也闻讯赶来,众人一边宽慰阿诺德,一边又叮嘱他安心住院养病,反正接下去是海军的仗,让他先在医院里休息一阵子再说。

    阿诺德表示自己无论体力、精力还是能力无法再胜任陆航总司令的职务,想要辞职,杜威不同意,拉着他的手鼓励道:“您好好休息,工作先让斯帕茨将军替您负责几天,我还期待您成为独立空军首任总司令呢!”

    众人一窝蜂去看望阿诺德,唯独斯普鲁恩斯留在指挥室反复权衡,早上鼓动哈尔西去反击的他现在反而皱起眉头,认为接下去的仗很不好打:英格拉姆战报到来前,哈尔西先发来电报说本方侦察机未发现敌舰队,但有敌军侦察机发现本方舰队,他判断这架侦察机是另一支日军舰队派出的。虽然太阳落山也不见日军攻击机来进攻,但至少说明双方距离不远、很危险。

    这引起了斯普鲁恩斯极大警惕,他也是航母部队指挥官,知道航母作战中数量优势固然关键,但有数量优势并不等于就能碾压对手,提前发现敌人很多时候更重要当你的飞机还茫然不知所措,敌人已杀过来的时候是最恶劣的?中途岛战役本方航母、飞机在数量上均不占优势,最后不还是干脆利落赢了么?所以他对局势很不乐观,认为哈尔西危险。

    现在局面完全颠倒过来了,早上众人对局势很不乐观,但斯普鲁恩斯坚持要去打,这让他成了少数派,无非因政治考虑才勉强接受他的提议;现在众人对局势抱有非常乐观的憧憬,他反而认为应该收回哈尔西舰队,并趁机会武装护卫运输舰队去珍珠港,这遭到了很多人反对,陆航方面反应更是强烈早上你让我削弱日本舰队为海军创造机会,我拼死做到了,现在你又跟我说海军不去了,要去护送运输舰队,你把陆航当什么了?或者你信不过陆航的战果?

    信不过是不可能的,战果与分析是英格拉姆报上来的,如果连英格拉姆都要坑哈尔西,那海军还有什么活路?斯普鲁恩斯认为英格拉姆的情报多半不错并认为实际上堀悌吉舰队实力比情报中估计得还要弱一些,不过这分析他不敢说现在这个实力对比都嚷嚷着要歼灭日军舰队,万一再说弱一些,岂不是更要嗷嗷叫着扑过去?

    别说阿诺德、斯帕茨等人不可能接受,就连麦克阿瑟、李海等人也表示反对独立空军归独立空军,至少现在陆航还是陆军的一份子,陆军不可能由着海军的性子来。再说不消灭这部分日军舰队,太平洋局势就不能扭转,因此一致反对斯普鲁恩斯的建议。

    尼米茨读懂了他的顾虑,也明白不确定性很大,但现在坐在海军作战部长这个一把手位置上,任何决策都不能单凭个人好恶、“军事观点”来达成,否则参联会和军种协调就没法维持,他只能尽可能进行折中处理:

    “日军舰队发现我军舰队后,必然推测我军要去追击在珍珠港以北受到重创的日本舰队,既然敌人先侦查到我军舰队,那就必须应对,有效利用今天夜色掩护进行航向调整与位置隐匿,我建议不要只把攻击目标局限于这支日军舰队,凡日军舰队都可以成为我军作战目标,为更好地取得胜利,我们应该有耐心。至于临场指挥,建议由哈尔西将军具体决定,参联会只给建议和方向性提示,不要过多干涉他怎么打。”

    众人接受了这个修正观点:反正海军去打就行,至于怎么打、何时打得让海军自己判断!

    斯普鲁恩斯提出的“保护运输舰队赶赴珍珠港”的观点被明确拒绝,他叹了口气,默然无语,在心里祈祷哈尔西运气能好一点。

    深夜时分,神经紧绷了一天的众人决定先散会休息,尼米茨知道斯他心情不好,开导道:“护送运输部队我也不赞同,墨西哥方向还有一支日军舰队,我们不可能在敌人眼皮底下悄无声息地将东西运到珍珠港。”

    “可珍珠港燃油匮乏、飞机数量降低到非常危险的地步,再不补充,我怕撑不住下一次日军进攻。”

    “明天运输机会先输送一批补给过去,舰队只能再等等,看看哈尔西的情况。”

    “能输送多少?”

    “1000吨航空燃油,40架p-51战斗机散件和一批药品,然后把伤员送回来。”

    “1000吨燃油?”斯普鲁恩斯摇头,“400架飞机出击2-3次就没有了。”

    “但这能怎么办?”尼米茨也无奈,“我让部队紧急想办法,他们表示小鲨鱼级潜艇放弃武备专心输送一次能输送400吨燃油;另外弗莱彻级驱逐舰也可改造成高速运油船,冒点风险也能送500吨燃油这他妈全是和日本人学的!”

    斯普鲁恩斯默然无语,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玩意:2年前日本为给瓜岛陆军送给养发明了东京特快,现在美国居然也走在类似的道路上。

    他叹了口气:“或许以后会有洛杉矶或旧金山特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