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一百四十一章 1944:捷与闪电(12)
    加拿大人响应美国人的要求,派出以50多架带炸弹的sbd、30多架携带鱼雷的tb为主力攻击机群配合美军进攻,虽然早上7点钟就收到了协同作战请求,但因他们手忙脚乱进行准备,实际迟至9时多才全数集结并出发,编队飞行的速度又慢,到12点时还未找到角田舰队此时所有美军攻击群都已返航,也没人领着加拿大人去找日本舰队!

    日军舰队此时在西雅图西偏南800多公里处,这批加拿大攻击机从温哥华起飞后边搜索便飞行已持续了800多公里,双方此时距离还不到90公里,日军都已在雷达上看到有攻击群飞来,此时防空战斗机绝大多数都刚刚降落准备补充油弹,空中只有12架还剩余最后一点油弹的飞机,正是舰队防空能力最低之时。

    无奈的角田都准备让两艘航母分散以31节高速脱离了,结果加拿大指挥官直接在电台中宣布:目前未找到敌主力舰队,估计已被美军击沉,因机群油料消耗过半,准备返航!

    半分钟后,他又下达第二条命令:为加快返航速度、降低燃油消耗,所有炸弹、鱼雷一律抛弃!不过不能白扔,海面上似乎有一艘疑似受重创的日军巡洋舰(其实是驱逐舰)和一些日军救生艇还在漂浮“全军进攻!”

    然后这艘“岚”号驱逐舰(阳炎级)成了世界上最倒霉的驱逐舰,明明已在前面中了1000磅炸弹重创而弃舰,毫无反抗能力,结果又被120多架飞机围殴,炸弹、鱼雷像不要钱似的全投给了他,甚至还没等最后几颗炸弹投完,这艘驱逐舰就被炸得七零八落而沉没了。

    完成“实战演练”的加拿大机群得意洋洋地带着“我军击沉敌巡洋舰1艘,自身未损1架”的全胜战果返航这是加拿大航空兵击沉的第1艘日本军舰,有力地反击了侵略者!

    在云龙号上截获对方通讯内容、并目睹雷达屏幕上对方真调头离开的角田和有马正文两人笑得肚子都疼了,一个个高呼“天照大神庇佑”,笑归笑,两人对现状认识还是比较清醒的,今天太阳落山前二航战最多跑出去1100公里,依然还在美军重型轰炸机覆盖范围内,至少还得再迎接一次挑战,但挺过了刚才这一波,他们就有充分信心调用全部备用机后,舰队还有57架战斗机,依然可堪一战!至于燃油,大家已不去想这件事了。

    但美军组织下午轰炸却遇到了困难,阿诺德虽觉得“战果辉煌”,但对西雅图、波特兰陆航报上来如此惨重的损失也表示吃不消现在还能出击的重轰已不足100架,而机组人员已疲惫得连中饭都没吃。

    同时因距离缘故,海航已无法出击,等于接下去要死的全是陆航。更让他坐立不安的是军心浮动,这里陆航精锐程度没法和夏威夷、洛杉矶、旧金山等地相比,能长距离出击的老手更所剩无几,再拼下去将断送整支部队,所以在部下的劝说下,他在参联会上表示陆航损失惨重(早就超过了每周150个机组的标准)、人员太过疲劳,且没有护航损失太大提出让哈尔西去对付,毕竟按“战报”来看,日军剩余部队绝不是t50舰队对手。

    斯普鲁恩斯不同意,认为哈尔西舰队的重要价值是护送燃油返航,希望陆航继续派人出击,不但西雅图、波特兰剩余飞机要再次出击,萨克拉门托那100多架陆航也应该转场后出击。

    双方在参联会争执不下,连尼米茨和麦克阿瑟都各有意见,最终在李海的调解下,双派把皮球踢给了哈尔西,请他决定。

    哈尔西问麦凯恩:“你觉得我们应该去打这支日军舰队么?”

    麦凯恩反问:“您觉得就目前局势而言,是安全送一次燃油重要,还是消灭敌人一支舰队重要?”

    麦凯恩虽是反问句,但哈尔西听得出来,答案已在问题中:保护燃油回珍珠港固然解决了这次运输问题,但只要日军舰队依然存在,过几天还会面临同样问题,但如能一劳永逸地解决日军舰队哪怕只是角田舰队,哈尔西也认为局势能好转。现在条件很有利,日军角田舰队刚刚遭受“重创”(哈尔西认为陆航的战果打个7折应该可信),日军主力舰队还在墨西哥一带,t50正好卡在日军两支舰队之间,距角田舰队只有2天多的时间,完全来得及先打。

    运气好点的话,先吃掉北面的日军舰队然后回过头还能收拾南面的日军舰队。

    哈尔西咬了咬牙:“我想去消灭这支舰队!让运输舰队替我们和日军主力舰队先兜下圈子,等我消灭北面舰队后南下,哪怕和南面敌舰队同归于尽都可以……拼光了联合舰队主力,看他们将来打什么!”

    下午1点39分,他拍出电报,同意变更方向去追击角田舰队,单要求陆航提供协助:一则派侦察机通报角田舰队最后方位,二则派有力机群掩护目前仍在洛杉矶外400多公里处等待的运输舰队。

    喜出望外的阿诺德答应了该要求,斯普鲁恩斯本还想再发电报劝哈尔西改变主意,却被尼米茨拦了下来,后者什么话也没有,只默默补了一句:“陆航还要守其他地方……”

    斯普鲁恩斯顿时想起今天中午收到的情报:德意轴心舰队主力已从直布罗陀海峡大批涌出进入大西洋了。对此他只能一声叹息,什么话也没有。

    入夜后,一心顾着逃命的角田等人知道自己安全了,这时才开始想起燃油问题武藏号傍晚就通报“本舰剩余燃油已少于1100吨”,同时也要保护轮机免得因长时间高速运转而出问题,便下令放慢速度,一边将航线改为西南,一边将27节高速降为18节,准备去找珍珠港以北的堀悌吉补充燃油。

    “长官这联系不上,应该还在无线电静默中。”

    “没事,先去安全地带待命,等联系上再和长官接头。”角田道,“明天天亮后搜索一圈,只要周围没有敌军主力舰队,我军就是安全的,如果只有小股舰队,我们就吃掉他!”

    有马正文一阵莞尔,角田刚刚逃出生天转眼又说要吃美军舰队,这脾气……

    他们并不知道t50舰队已调转航向向北面冲过来了,虽然哈尔西速度不快,也只有16节,但他的航母和飞机数量超过角田舰队数倍。双方航线并不是完全对头,存在夹角,但仍以每小时35公里左右的速度接近中。

    10月25日的太阳升起来了,西雅图陆航报告找不到日军舰队此时角田舰队已在西海岸1500多公里外,而从墨西哥起飞的美军陆航却找到了冢原舰队在南下加利福尼亚州(墨西哥领土)西南方向600多公里,距离洛杉矶差不多2000公里,整体航速18节。

    阿诺德一边将情报通知出去,一边又手忙脚乱地调集南方陆航,在接收来自中国的回国机组后,他的力量本来有所恢复,但因连日消耗,即便得到了一些补充,陆航熟练机组再度跌破3000组大关,只剩下2600余组。

    角田和哈尔西两人白天都派出了数波侦察机,但双方彼此间距在1700公里以上,双方侦察机侦查范围虽有一些交集,但彼此都未发现对方,因此都是埋头赶路。哈尔西担心运输舰队安全,一天三次给阿诺德拍电报:意思歼灭角田舰队这活老子帮你干了,掩护运输舰队的事你要是出了岔子,老子回来和陆航没完!

    阿诺德既要应对德意紧接而来的部队,又要应付西海岸战事,还不得不强打精神对哈尔西打包票,他觉得自己已心力交瘁、处在崩溃边缘,整个人两眼发直、浑身僵硬、走路踉踉跄跄。这两天先飞洛杉矶,又马不停蹄地飞回华盛顿,今天开完会又飞西雅图查看波音损失情况并配合杜鲁门安抚民众,到夜间飞到洛杉矶部署防御工作已是半夜11点,连飞机都都力气下,是被副官人搀扶着走下来的。

    他觉得自己再熬下去别说独立空军总司令,只怕整个人都要废了,到了指挥部,每个人都看出他状态非常不好,一张脸全都是黑的,但还是勉强听完防御情况汇报并要求手下认真监视才敢上床休息,此时已是凌晨1时,躺下后的阿诺德喘着粗气交代副官:“帮我在陆军医院定个病房,最好和马歇尔将军挨得近一点……再这样下去,我迟早要去医院报道!”

    就在他入睡之时,堀悌吉已率领庞大的支援舰队神不知鬼不觉地抵达珍珠港以北600多公里位置上,一边挺近,一边完成最后的出击准备。

    “捷一号”作战终于要发动了,美国人和上次珍珠港战役一样,依然未发现日军舰队的到来……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