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一百三十八章 1944:捷与闪电(9)
    为维持夏威夷燃油储备,参谋们绞尽脑汁想了很多办法,但一个个被否定:

    第一个想法是动用重型运输机搞千机战略空运,测算后现每周只能净补给5ooo吨燃油,根本就是杯水车薪不顶用;

    第二个想法是珍珠港内船只驻停,所有消耗停止,姑且不说在敌军舰队外围环伺情况下主动停船是件相当危险的事,单纯从训练、海试、磨合的角度就不该停船,不然新兵们怎么掌握军舰;

    第三个想法是珍珠港内除必要船舶外,其余船只全返回西海岸,不消耗珍珠港库存燃油,这可极大延长维持时间。

    第三条意见算有一定道理,哈尔西也这么答复英格拉姆“一旦局面不利,本舰队将保护运输舰队返回西海岸待命”。

    但斯普鲁恩斯私下却对这个意见不以为然,他说了一句让众人全傻眼的话:“你们这是打算一辈子躲在西海岸不出去了?”因为美国海军部署问题,像纽约船厂、诺福克船厂、费城造船厂、纽波特纽福船厂、伯利恒钢铁公司福尔河船厂等可以建造战列舰和埃塞克斯级舰队航母的海军主力船厂全部分布在东海岸,而西海岸船厂只能建造护航航母,姑且不说造更多护航航母有没有足够的飞行员和水手,就算配齐了,难道凭这种1颗25o公斤炸弹就会瘫痪的“吉普航母”去拼大凤级装甲航母或翔鹤、云龙级舰队航母么?

    美国一直考虑实现两洋海军部署,却从来也没考虑到两洋被封锁的格局:巴拿马运河瘫痪、合恩角被封锁使美国海军的战略态势恶化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更恶劣的是,西海岸需保护的海上运输线可不只有到夏威夷一条,到澳新的运输线目前同样是被切断了。在斯普鲁恩斯看来,解决目前问题短时间内可以靠躲,最终解决必须靠战,“否则太平洋航线被日军舰队封锁后,澳新和夏威夷迟早会崩溃”。

    他甚至用一战时期皇家海军对德国公海舰队的封锁来形容目前局势,“太平洋舰队成了比德国公海舰队还弱势的存在舰队,这不是危言耸听……”在他眼里,公海舰队还能鼓起勇气打个战术上胜利的日德兰海战,t5o舰队主力根本打不过联合舰队精华,而大西洋舰队现在又面对轴心舰队主力而无法增援。即便大西洋方向在未来能有多余军舰增援,在巴拿马运河不通、合恩角被封锁之际也等于无路可走。

    这结论让尼米茨这两天愁得天天吃不下睡不好,当初恼火冢原“三打巴拿马”,盼着日本舰队赶紧滚蛋,但真要是日军对中美洲方向不管不问,只管北上直扑西海岸后,他又觉得受不了。算来算去唯独少算一件事日军舰队不用维持万里迢迢的补给线,完全可就近去加拉帕戈斯岛和秘鲁获得补充。

    在参联会上,6军和6航也考虑对秘鲁起攻击,最后颓然现,即便攻击秘鲁也不足以改变态势,日本人完全可去智利补给,如果再打智利,这场战争根本没法看秘鲁人明确表示补给是德国人通过拉普拉塔集团要求的,油料由阿根廷人提供,他们也是“勉强”而为,有本事你们去揍拉普拉塔集团和德国人!

    在22日深夜的会议上,斯普鲁恩斯再次提出:“要改变西海岸目前态势,办法有3条:

    第一条,迅与德国媾和,将大西洋主力抽调到太平洋方向,用两洋海军压倒日本,这是根本的解决办法;

    第二条,t5o舰队利用联合舰队主力尚未到位的契机,以运输舰队为饵,吸引敌破交舰队上钩并以自身和6航优势兵力联手消灭之;

    第三条,t5o舰队以自身为饵,无论是否具备6航协力,都尽可能拼掉敌军破交舰队(肯定还能剩余部分),使其主力舰队得不到轮换而以消耗战应对。”

    前面两条都是对美军有利的状态下实施的,第三条斯普鲁恩斯起初心里有些犹豫,特意和哈尔西沟通后才坚定信心。

    哈尔西观点很明确:假设t5o舰队与角田舰队同归于尽,则冢原舰队哪怕还有秘鲁补给这个点,也会因无换而维持不下去如冢原主力去秘鲁补给,则西海岸可趁机给夏威夷输送物资;如冢原主力卡在西海岸与夏威夷之中,只依靠油轮送油,则潜艇、驱逐舰、护航航母编队、6航可想办法消灭之。

    但哈尔西的愿望不一定能达成谁规定敌人一定要袭击与运输舰队在一起的t5o,他们难道不会袭击运输舰队么?所以在夜里开会前,斯普鲁恩斯又秘密找到特纳,请他帮着想想办法。

    请教特纳这件事理论上是违反规定的,后者不但已退役,而且根本不是参联会成员,讨论这些等于泄露机密。但斯普鲁恩斯认为特纳虽然有这样那样的毛病,唯独不会叛国,而且鬼点子不少,加勒比运输线“白天开船、夜间停船”的办法不就是特纳想出来的么?他便虚心请教之。

    都说特纳是“线性思维”,但线性思维有个好处,会想尽一切办法钻牛角尖,面对病急乱投医的斯普鲁恩斯,特纳提了两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第一种是多路出击:组织多支运输部队,只以驱逐舰和少量护航航母护航,数路齐出,比如洛杉矶出一路,北面加拿大通过阿留申出一路,南面墨西哥出一路,其他几路牺牲就牺牲了,只要保证有一路能到夏威夷即可。

    第二种是航母运油:卡萨布兰卡级护航航母经载后每艘可携带4ooo吨以上各类燃油,一次抽调8-12艘再搭配4-6艘快油轮执行运输任务,由于有护航战斗机保护(24o-36o架防空战斗机),损失不会太大,单趟可净解决5万吨以上燃油(扣除船队中间来回与战斗机护航消耗所需),唯一需防备的是日军派快战列舰和重巡洋舰用舰炮破交,不过这是另一个课题,他认为也可以破。

    第一种也就罢了,第二种与日本开tl型护卫航母简直有异曲同工之妙,无非美国开的护航航母载机量多,载油量少;日本开的护卫航母载油量可达7ooo吨,但飞机只有区区1o架。

    对这么疯狂的主意,斯普鲁恩斯点点头表示心里有数了,就看哈尔西与运输部队汇合后是什么场面,不到万不得已时可不敢用这种“馊主意”馊归馊,管用就好。当初就是尼米茨不肯狠下心听特纳的建议出动5o艘护航航母一起去推平亚尔,以至于越来越麻烦。用特纳在斯普鲁恩斯面前抱怨的话说:“每次都说我的办法太野蛮,想用巧办法,结果‘巧办法’每次又都不灵;既不想死太多人,又不想损失很多,还他妈不肯缩回来这也要管那也不能放,能打赢才有鬼……”

    统帅t5o的哈尔西知道日子难过,23日深夜时分在富兰克林号上毫无倦意,和老搭档、海军中将约翰-西德尼-麦凯恩有一搭没一搭闲聊(作者注:真实历史上麦凯恩一家均成就斐然,老麦追晋上将,小麦后来当到亚洲战区总司令,小小麦是共和党资深参议员,不过2oo8年和奥巴马竞选总统输了,老麦的传奇人生可以百度),麦凯恩的心态比较积极,提出的解决办法和华盛顿众人略有差异。

    “我们先用正常阵型去迎接运输舰队,如确信日军主力聚集,则t5o和运输部队先返回洛杉矶待命,等待敌人再度分散;如确信敌军无法截断运输线,则我们兵分前后两列,分出6艘护航航母保护运输部队,主力舰队在后面2oo公里处保护……”

    “万一在中途先碰到敌人的破交舰队呢?”

    “那最好不过,先干他一下!”麦凯恩挥舞着拳头,“我老早看他们不顺眼了,要不是上头(英格拉姆和尼米茨)管着,早就想冲出去了!”

    望着夜间的繁星点点,哈尔西忽然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上次我带着航母编队在外面,结果日本人偷袭了珍珠港;这次我又带着编队在外面,会不会日本人再去偷袭珍珠港?那支破交舰队已好几天不见了……”

    “这个……”麦凯恩被他说得愣了一下,随即又笑了起来,“上次珍珠港有一堆战列舰,日本人趁我们不备偷袭,还算有点战果,这次港口只有几艘不值钱的护航航母,他们能炸什么?再说,仗打到现在,6航、6军总该提高警惕了吧,再要是被偷袭,我看全体学日本人自杀算了。我甚至还想着日本去打珍珠港,这样6航才有机会去击沉敌舰,才能扭转目前力量对比的劣势。”

    哈尔西点点头,表示赞同这种判断。

    就在他们闲聊的同时,隐匿几天不见的二航战已驶抵距离西海岸只有不到8oo公里支出了,角田沉着地召集了飞行队长:“凌晨3点半,我军将抵达离西雅图只有6oo公里的地方,这时候你们全体出击,目标明白了么?”

    “明白,去炸波音的飞机制造厂!”

    “祝你们旗开得胜,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