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夏威夷(8,8700票加更)
    ps:上月月票加更全部完成,即将开始本月加更,看我更新还算勤勉的份上,有钱的大爷来波打赏呗……

    火箭,特别是夜间落下来的火箭哪怕雷达侦探到了也没有,是根本防不住的。 .而用冯-卡门等人的话说,火箭击中目标除了技术,还需要有一些运气和覆盖率,连发射之人都不敢确信能不能击中目标,更不敢说哪枚火箭能击中哪个目标,因此要防备的办法很简单疏散。

    恰恰航空基地是最难疏散的一类,并不是光有飞机和跑道就能称之为航空基地,需要油库、需要塔台、需要雷达、需要高射炮阵地、需要地勤,散得越开,对作战指挥和调度越不利,也更不利于防御。

    分散后火箭倒是能防住了,可要起飞作战怎么办呢?

    “您对巴拿马之战有何建议?”

    “第一,要想方设法把德军运输火箭的船只击沉;第二,利用我航空兵力相对集中的优势,想方设法击沉敌军航母尤其是正规航母;第三,努力消耗敌军优秀飞行员。”斯普鲁恩斯解释道,“如果能依靠巴拿马陆航削弱日德在这几个领域的优势,利用巴拿马战役争取时间,接下去我军依然大有可为。1945年新年后,大西洋方向我军军舰将占据一些优势,随着更多埃塞克斯级下水,优势将更明显一些,毕竟我们造船快。

    当然,如果能与德国就有利条件媾和我并不反对,这样可趁早把全部力量集结起来应付日本战事,整体依然大有可为。”

    阿诺德想说些什么,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来:陆航!陆航!次次都拿陆航当绞肉机消耗对手,也不看看陆航还剩多少兵力!巴拿马方向及周围一共有1800余架飞机,其中三分之一算熟练机组,他都不知道以后这一仗怎么打。不管美国能不能赢,他和陆航是输定了。

    麦克阿瑟看出了他脸上的悲愤,便劝导道:“我理解您的苦衷,也知道陆航小伙子们为胜利付出了太多、牺牲了太多,但陆航不是你或我个人的部队,是全合众国的陆航,是这个民族的骄傲,是这支军队的脊梁!我们一起再咬牙坚持一下?”

    都说到这份上了,阿诺德还能说什么,只能忍痛点点头。

    杜威为他打气道:“总统关于组建独立空军的提议我完全赞同,我甚至很想提议将来把火箭部队也交给空军管理。”

    “我看可以。”杜鲁门立即表态。

    “我赞同总统和杜威先生的意见。”麦克阿瑟马上附和。

    “海军完全赞同。”

    克拉克算是看出来,这是大家都怂恿着陆航去死。啧啧,除了独立空军,还把火箭这个赏格都开出来了,谁不知道火箭根本还没影呢……不过他是聪明人,自然不会在这种问题上作梗。至于老好人艾森豪威尔,现在已去珍珠港赴任了自从发现角田舰队失踪了之后,美军4发运输机和重轰又直接从空中走而不是再去阿留申绕圈了。

    最后的方针定了下来:巴拿马不是必保目标,但要层层削弱、消耗日德力量,尤其是其舰队力量。

    就在参联会筹划着在巴拿马给轴心大放血的时候,堀悌吉正在翻阅草鹿龙之介汇报上来的电报,阅后轻微地摇了摇头。

    “您对冢原大将的表现不赞同?”

    “不是不赞同,他的意思我明白,想法我也赞同,只是他表演有些过头,过犹不及啊……”堀悌吉自我解嘲道,“其实我应该想到的,冢原君就不太擅长表演,让他演戏,真是难为他了。”

    松田千秋愕然,下意识地反问:“这怎么说?”

    “当初跟着我去欧洲的人一大堆都买了房子,为什么偏偏只有他被伏见宫揪着不放呢?”

    “这个……”松田千秋还真没往这方面想,然后虚心请教道,“以长官的意见,应该怎么表演?”

    “如果是我,看到有美国外交人员,立即命令水兵押送他们回大使馆。不必担心酿成外交事件,秘鲁敢大张旗鼓给我们整补,早就和德国沟通好了。”

    “这样不就达不到目的了么?”

    “以美国人这么圆滑的处世之道,我越不让他看他就越想看,这几个外交官一定会夜里再偷偷摸摸跑出来观察……”堀悌吉笑意盈盈,“然后你盯着,等他们刺探得差不多了,再突然出手将他们扣下,并威胁要以情报间谍的名义枪毙,事情闹得越大越好。然后这时候秘鲁人该出面了,我们就佯装送个人情给秘鲁人,让他们把美国人保回去,切记把美国相机的照片底片拉出来曝光掉。

    你想,是这种劫后余生的情报可信的多还是冢原大大方方招待他们看舰队的情报可信?”

    “原来如此,受教了,这个本事还真不是人人都能学的。”堀悌吉叹了口气,“你们那,都太中正,当个将军是可以的,将来做政客就未免会吃亏。”

    “我们老老实实当将军就够了,哪敢去想政府的事。”松田千秋自我解嘲道,“当政客被人怎么玩死都不知道。”

    “这种事让伊藤整一来办说不定还能好点,也不知道他在德国学得怎么样,千万别把德国人那套刻板劲给学了来,那就得不偿失了。”

    伊藤整一当年在美国当武官,和斯普鲁恩斯互相称兄道弟,互相灌酒,对美国上下和美国人的思维摸得门清,作为伏见宫博恭王、山本五十六、永野修身、堀悌吉等一致看好的后辈,没点真本事怎么行?

    “那现在怎么办?美国人估计不会上当。”

    “没什么,美国人上不上当和冢原的表演没直接关系,我军目标可以变。”堀悌吉笑了笑,“让他补充完之后立即北上,再去吓一次巴拿马,我估计美国人神经要崩溃了……对德国人而言,我也仁至义尽了。”

    “咦,您不打巴拿马了?”

    “要打,但不是现在,再过一个月再说吧,德国人和我约定的时间是12月左右。”堀悌吉道,“我认为德国人也在耍花招,他们这一次目标绝不是累西腓!”

    “那会是哪里?”

    “不清楚,不过过两天小泽就出动了,等他电报一发,不就明白了么?”堀悌吉微微一笑,“我现在关心的是角田,这家伙溜到哪里去了,可别耽误了正事。”

    就在堀悌吉讨论小泽的同时,马沙尔也正在和小泽谈论10月份的进攻目标,“小泽将军,我军作战目标确定了,不过很可能会出乎您的预料……”

    “让我猜猜,估计不去打累西腓。”

    “是的,元首临走前专门交代了约德尔大将制定了新的战役目标跳岛计划!”马沙尔指着摊开的海图道,“元首命令,我们这次佯攻巴拿马,实际去进攻巴西北部的港口圣路易斯。”

    圣路易斯是霍夫曼临走前拍脑门拍出来的产物,但并不是乱拍脑门的结果,在指出这个要点后,得到了约德尔的高度认同。

    圣路易斯是巴西北部相当重要的港口,而且位置很微妙,距离圭亚那的美军1000多公里,距离累西腓的美军也是1000多公里,换而言之,两边都支援不上。至于该地实际的兵力却偏偏少得可怜,据悉不到200架飞机和1万人。

    霍夫曼交代道:“占领这个城市是我军发挥大西洋制海权的突出表现,一旦予以占领并巩固,我军就对累西腓美军形成了左右两翼的夹击,同时还威慑了圭亚那的美军。现在美国人不是在往巴拿马集结么?我就重新把他们抽出来……”

    “然后您下一步再打巴拿马?”

    “对的。”霍夫曼点点头,对约德尔的领悟能力感觉很满意,“所以要让日本人替我们多往巴拿马转转,多牵扯一些注意力,迟早把美国人吓出心理阴影来。”

    “不过巴拿马可能不好占,就算是占领了暂时也可能守不住。”

    霍夫曼点点头,表示认可对方的判断,不过下一句话又让约德尔笑了起来:“不打巴拿马也行,下一步继续跳,我去打法属圭亚那,看美国人怎么办!累西腓的美军我就让他一直守在那里晒太阳,和隆美尔大眼瞪小眼算了。”

    对李奇微有可能的反扑,霍夫曼根本不怕,隆美尔将进攻防线顶在阿拉卡卢,离累西腓美军还有将近400公里,德军主动去撞美军防御体系当然很不划算,但等李奇微气喘吁吁跑完这400公里再进攻,也早就失去了锐气,他顶多就是拿飞机和德军耗。可如果德国空军不出动出击,南美美军陆航来进攻几乎等于送死精锐程度不一样,德军被击落还在本方控制区,美国人被击落就完蛋了。

    再把霍夫曼逼急了,他可以把火箭往阿拉卡卢一线摆,所有累西腓一线的美军防御体系全在火箭威慑范围内可以天天给美国佬下流星雨,看你怎么着!

    10月15日凌晨,庞大的联合舰队主力悄然离港,紧密跟踪、一夜无眠的沃克少校立即将电报发给华盛顿:“老鼠已出洞!方向不明。”

    参联会立即行动起来,从现在开始,巴拿马、华盛顿要开始度过好些个不眠之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