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一百零八章 美利坚的前途(2)
    1944年大选总统候选人第三轮政策公开辩论原定于8月下旬召开,但由于南美战事突变,杜鲁门提议延期,杜威也爽快地接受了,这一延期就延长了一个月。

    到9月下旬,这场辩论会终于要举行了,但对杜鲁门来说已失去了原定的意义:他本来指望部队能在南美战场上好好打一个翻身仗,这样不但战争局势有所改观,他的政治前途也能有所改观。可拖延的结果比预期更惨,别看报纸、广播整天吹寡不敌众、英勇抵抗云云。

    真相如何他十分清楚:美国在陆、海、空三个战场都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惨败,除去德国拥有的火箭或静音潜艇外,其他战斗也打得一塌糊涂。至于寡不敌众,深究起来也不太像是真的除了海军实力可能确实比德国差一点外,陆军兵力、陆航兵力都超过德军,况且美国还在巴西经营多年,就算打不过德军,也不该是这种一边倒的局面!

    这些内幕杜威也心知肚明,但杜鲁门知道,杜威是不可能揭破这层黑幕,因为杜威当选基本已是板上钉钉了,在这种局面下杜威犯不着穷追猛打,他如果破坏这种规矩,今后在野的民主党也不会给他好果子吃。

    杜鲁门是杜鲁门,民主党是民主党,这是两回事!

    虽然第三次大选重点议题是国内社会、经济、民生问题,但两位候选人显然无心在这些细节上纠缠,大家草草说了几轮,直接把焦点转移到选民更加关注的战争局面上来。

    “杜鲁门先生,您认为这次巴西战役以后,我们的局面怎么样?”

    “勿须讳言,非常糟糕。德军侵占了巴西大片领土,不但分裂巴西国土组建了殖民地,还扶持了一个巴西傀儡政权……”

    “您认为,谁该对此负责?”

    “毫无疑问,是我!”杜鲁门沉声道,“我是合众国的总统,是全美武装力量最高统帅,我对战局恶化负全部责任。以巴顿上将、罗斯福少将为代表的我军将士已尽到了最大努力。他们没有责任,我承担所有责任!”

    杜威楞了一下,似乎没预料到杜鲁门承认得这么爽快,迟疑了一下,没有穷追猛打,反而问了相对和缓的问题:“您打算如何在接下来的任期中改进、改善领导方针,以便……”

    “对巴西战役,乃至巴西战役以前的一系列其他战役,我进行了深刻反思……”杜鲁门缓缓道,“虽然我们付出了极大代价、全军将士奋勇作战,但盟军整体局势处于恶化之中,在英国和苏联相继被迫退出战争后,美利坚几乎是独自在支撑这场反对侵略、捍卫民主自由的战争。压力很大、挑战很大、困难很多,但我从未失去信心,我相信正义站在我们这边。”

    全场平心静气地听杜鲁门继续说下去。

    “人做了错事不可能不付出代价,不可能不承担责任,鉴于这段时期美队的表现和整体战略不利,我决心承担全部责任,为此,我今天正式宣布……”杜鲁门扫视了全场一眼,缓慢而坚定地吐出一个词,“退选!”

    主持人和全场观众顿时凌乱了,在收音机前聆听广播的选民们也凌乱了:一方候选人退选?

    主持人卡特用不敢置信的声音问:“杜鲁门先生,如果我没听错,您刚才说您要退选?”

    “是的,退选,我和我的搭档将共同退出本次总统大选,不再谋求连任。”杜鲁门重申了一次,“这是个十分艰难的决定,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前,我反复问过自己无数遍,和我的竞选伙伴,和我的竞选团队成员沟通了好多次,也和民主党进行了正式的沟通,虽然大家都感到很遗憾,但最终都尊重了我的决定。

    到现在为止,我要说一声,抱歉!我辜负了我的竞选搭档、副总统候选人威廉-巴克利先生;我辜负了在党代会上提名我为总统候选人的民主党全国会议代表们;我辜负了一直以来支持我的团队成员们;我更辜负了一直以来期待我能有更好发挥、带领国家取得胜利的选民和支持者们……”

    说到这里,杜鲁门的声音哽咽了,他走到中央,深深朝众人鞠了一躬,然后返回发言席,一边擦拭着被泪水沾满的眼镜,一边继续道:“众所周知,我并不是通过上一届总统选举、经全民投票而当选的总统,我是被罗斯福先生在华莱士事件后被任命为副总统的,由于总统阁下健康情况急剧恶化、不幸病逝而由我继任总统这在美国历史上是相当罕见的政治事件。

    就我本人而言,我在此之前从未参加并投入过一场大选,这是我第一次投身大选,由于国家面临的困难局面,我不得不将精力投放在政治要务处理上,对我比较关注的选民可以看到,自5月份以后,我外出参加竞选活动的次数非常少,大多数时候都是由巴克利先生和竞选办公室副主任约翰-肯尼迪先生在替我宣传我的政治主张,对我而言,干好总统任上的每一件事都十分重要,甚至很多时候超过了竞选明年美国人民总会迎来新的总统,或许是我,或许是杜威先生和别的什么人,而我,也只有我,却要为美利坚的现在负责!”

    这些话为他赢得了同情的掌声。

    听众们忽然回忆起来:杜鲁门总统是在紧急状态下上任的,他出任总统时局势已非常不理想了,但他没推卸责任,更不为自己争辩,而是爽爽快快将一切后果都承认了下来,并公开宣布退选这是位有责任心、不以争权夺利为目的的政治领袖!

    杜威当然知道杜鲁门要为自己将来捞取一点政治资本,但杜鲁门爽快地认输退出,等于他几乎已提前赢得了这场大选,这时候再“乘胜追击”就显得有些下作了,所以他说了一句:“感谢杜鲁门总统为我们所做的一切,他尽到了自己最大的努力。”

    不过,杜鲁门很快话锋一转,又说起了其他:“鉴于最近的形势和杜威先生一贯的主张,我也高度认可他的某些观点比如与欧洲联盟停战而全力对付日本的观点等等,但我想借今天这个机会强调三点:

    第一,我们与欧盟集团的停战谈判,不是我们对欧洲投降,而是基于人道主义、和平主义立场所采取的政治策略,否则就对不起浴血奋战的广大盟军;

    第二,与欧盟集团的停战谈判应当尽快展开,但合众国始终恪守的政治原则如‘民主自由’、‘不以武力侵略或以武力威胁’、‘不片面改变政治局势’、‘不谋求地区霸权和政治野心’、‘尊重美洲所有国家’等原则应该得到维系,‘门罗主义’的声音应得到重申,我们不能放弃、背叛一百多年来和我们一直保持密切联系的美洲各国;

    第三,停战谈判需要实现不赔款、不割地、尊重彼此主权、尽快释放战俘等要求……”

    所有人都点头,杜鲁门说得大体上原则都是不错的,即便杜威出面声张,也不能说我会背离这种要求。

    但杜鲁门下一句话便让人猝不及防:“考虑到我退选后杜威先生拥有的巨大优势,虽然在选民和公民团投票前他还不是下一届美国总统,但我认为他距离这个目标非常近,为让杜威先生有更多、更早的机会熟悉政治情况,参与国家大事决策,我将提名杜威先生在其宣誓就任总统前为特别大使,全权处于与欧盟各国的停战谈判事宜,以便使各项工作尽快步入正轨。各位选民、各位听众,如果你们愿意支持杜威先生,愿意让他提前发挥部分总统职权,请用热烈的掌声表示欢迎!”

    杜鲁门率先鼓掌,随即雷鸣般的掌声响了起来,全场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杜威。

    后者现在像吃了个苍蝇一般难受,他当然知道杜鲁门安排这个差事给他不怀好意,但他不能拒绝,不管用什么理由都不能拒绝不是你提出对德和平么?怎么让你负责对德和平你就不愿意了?

    “我认为接下去的辩论已失去了意义,让我把话筒给杜威先生,我们听他阐述未来的施政理念和政治决策……我会向他深入学习,积累更多经验,在下一次总统大选时卷土重来!”

    说罢,他把两个话筒都交给了杜威,先和杜威热情握手、拥抱,还对着全场说了一句:“希望杜威总统带领美利坚合众国和全体人民开创不一样的崭新局面!”然后就默默下去了。

    杜威满脸苦笑,却还不得不打起精神,先对杜鲁门的“任用”表示感谢,对杜鲁门的工作表示感谢,对全场观众表示感谢……

    这场辩论最终以杜威单口相声的局面而在10点半告终。

    所有人都心事重重地赶回家去“欧洲之声”已提前预告了好几天,元首将在今天夜里12点发表对美政治演说,《巴顿之死与美利坚的前途》,所有关心政治、担忧美利坚未来的爱国人士都认为有必要听一听。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