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一百零四章 轴心的进攻(14)
    天色还未放亮,谷地简易机场已黑压压挤满了人。?

    虽然昨天德军空袭累西腓造成了该地极大的损失,但至少巴顿这里撤军压力减少了,昨天撤退的人员是最多的,损失的飞机数量也最少。

    第三天的顺利也让6航终于有坚持下来的勇气,一批又一批飞行员从加勒比海、中美洲等各个航空基地抽调过来,为巴顿所部搭起空中撤退桥梁这也是隆美尔同意加兰德空袭累西腓而暂时放过巴顿所部的原因。

    一下子就把对方的生路掐断固然过瘾,但这太过于涸泽而渔,还怎么让源源不断的美军飞行员扑过来送死?

    这一天不但海军官兵全部撤走,还带走了2ooo多名伤员,这对在谷地里坚守的其他士兵来说是个莫大的鼓舞,他们咬着牙顶住德军猛攻,实际上隆美尔没让部队使出全力,他手里重装备也不充足,还犯不着为强攻这些美国人而损失太多力量他抓的俘虏够多了,等装备15m自行榴弹炮的灰熊们赶上来,美国人就有的受了。

    让被困美军官兵备受鼓舞的是他们的长官:乔治-巴顿。巴顿亲自召集营一级军官和他们说明被困的情况和依次撤退的顺序,并表示“至于我本人,将会最后一批走,不看着所有人上飞机,我不会离开!另外我再重申一遍,任何人背离撤退次序试图抢先撤退的,视为战场脱逃,以逃兵论处!”

    巴顿不但这么说,也这么做了。

    他带着小罗斯福集群留下的3个步兵营和宪兵们牢牢掌管着撤退批次,本人甚至还在晚上乘一辆敞篷吉普车去巡视各个防御阵地,让士兵们看见最高指挥官和他们在一起,竭尽全力给他们打气。

    在执行纪律方面,巴顿也以毫不留情的铁血震慑了全军。

    两个中校、一个少校,明明只受了轻伤,却故意装成重伤的模样试图抢先撤退,被宪兵们揪了出来。其中一个是国会议员的儿子,一个是德克萨斯州大地产商的儿子,另一个甚至还与巴顿家族还有着一点渊源。

    大家以为巴顿只会训斥一顿算数,毕竟他们不算小,而且确实也受了伤只是夸大,还算不上特别过分。

    但没过多久,令人震惊的命令就下来了:“公开枪决!以儆效尤!”

    “可是……他们……”

    巴顿流着眼泪道:“国难当头,军官应该以身作则,他们这一跑,手下兄弟怎么想?其他人会怎么想?不能姑息!”

    “长官……”有个参谋压低声音道,“这对您的未来不利……”

    “未来?”巴顿摇了摇头,“我已没有未来了……”

    枪声响起时,所有人都转过头去不敢看,但接下去登机的秩序和度就好了很多,任何心存侥幸、敢于挑战秩序、试图抢先跑路的人都不得不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和巴顿的决心。

    天色蒙蒙亮,第一架飞机开始起飞,驾驶员约翰逊中尉仔细调节着节流阀,确保这架-47的两台动机能获得足够的动力,他已执行了3次运输任务,知道怎么样快获得足够度并迅离开谷地,所以他被确定为今天的领头机。

    领航员一边关注周围的情况,一边对他报告:“飞行度6o英里/小时……7o……8o……红灯了!”

    红灯就意味着飞机度已快到足以离开跑道腾空而起,当运输舱众人感到一阵震动时,飞机已稳稳地升空了。

    “准备收起落架!”

    虽然高度表目前显示还是零,但整个编队已有16架飞机依次离开了跑道,约翰逊温柔地调节着节流阀,将动机转提高到2o转/分钟以上,飞行度已上升为2公里/小时,他昂起机头开始爬升。高度表上的数字不断攀升,5oo米、8oo米。

    “快组成盒装阵型,领航员注意警戒,机枪手准备!”

    他通过话筒有条不紊地布命令,原本在队伍末尾的几架飞机加大马力提高度,组成队形,很快将原本的一字长蛇阵,变成两层盒状结构:上面6架飞机、下面1o架飞机。

    这是在实践中探索出来的,有利于更好的构筑自身防空火力虽然少数几12.7mm打中德国飞机也不过给对方挠痒痒。

    等盒状编队重组完成后,24架p-51战斗机扑过来呈左右两翼掩护。

    根据这两天的作战经验,德军一般最容易攻击刚刚起飞或即将降落的运输机,因为这个时候后者度慢,机动能力差,非常容易得手。而等战斗机护航出2oo-25o公里后,一般德国人就不来纠缠了。所以6航的战术很简单,集结数量更多的战斗机进行掩护,一般掩护2oo-25o公里,然后运输机单独飞往目的地,战斗机继续回转,掩护下一批运输机。

    中途如果有部分德军战斗机骚扰也无妨,因为除了最早和最晚的几批,通常有好多拨战斗机在空中护航,一旦生紧急情况,其他波次战斗机可立即追加到战斗巡逻体系来。依靠以多打少的优势能击退敌军。

    但他们并不知道,今天加兰德的战术又改了。

    几乎同在拂晓之时,德军战斗机也开始起飞,而且今天破天荒地带上了副油箱。

    加兰德今天袭击的目标既不是累西腓、也不是美军谷地的简易机场,他要打没有战斗机保护的运输机!

    天空越来越亮了,太阳已缓缓地升了起来,飞在最前方的约翰逊只感觉前方视线一切良好,他甚至能看到地下丘陵地带上起伏的灌木篱墙,也能看到一条条纵横交错的河流或小溪,平静得仿佛不像是在打仗。

    “长官,战斗机向我们信号,他们准备返航了!”

    约翰逊抬头一看,果然旁边的几架战斗机已开始调整机头,他伸出大拇指,也不管对方能否看得到,就伸出来摇了摇。

    整套流程几乎和昨天一样轻松,难道德国人今天又去对付累西腓了?那些可怜的孩子。

    整个编队继续又往前飞了2o多分钟,只要继续保持这样的节奏再飞2个小时,这一趟任务就算是圆满完成。

    一缕阳光透过驾驶舱的玻璃投射了进来,让驾驶舱感觉到一丝暖意,一大清早就起来执行任务的约翰逊甚至感觉一阵困意,很有继续睡个回笼觉的冲动,但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整架飞机全体机组成员,14名重伤员,5名轻伤员的性命全部系于他一身,怎么可能有这种念头?他立即将这种情绪压抑下去,继续专心致志地架势这飞机。

    突然,他的耳机里传来急促的声音:“战斗机,1点钟方向。”

    这是机枪手报告的消息,约翰逊和领航员都没有现情况,领航员立即四处寻找起来,甚至为了避免太阳光的干扰,还带上墨镜开始寻找。

    还是没有任何现。

    “你真的看到了么?”

    “看到了,有几个小黑点,不过现在似乎在3点钟方向了。”

    约翰逊立即重新往右看,随着视线的抬高和距离的接近,他终于看到有小黑点扑下来,轮廓越来越清晰。

    “糟糕,好像是ta-152!对,一定是他!头尖尖的又飞得快!”

    领航员很紧张:“这下我们有大麻烦了!”

    “编队成员注意,有敌机出现,立即缩紧阵型。”约翰逊一边招呼编队成员,一边紧急招呼后方的战斗机群,“博格,博格,我是蓝队,我是蓝队,我们遭遇敌机拦截,需要支援!”

    “等你们多时啦!”

    一直在高空潜伏盘旋的8架ta-152在现目标后立即凌空扑下,从美军编队的侧半球接近后半球的重机枪火力网也不是好玩的,随着距离不断接近,4门2m机炮开始猛烈开火。

    “啊……我被击中了……”

    “轰!”有一架飞机的油箱直接被mg3机炮点爆,在众人一片惊呼声中,整架飞机化为一个熊熊燃烧的大火球坠落下去,似乎只有飞行员才成功跳伞别说没用更多的降落伞给乘客,就是有,这批伤病员怎么可能跳伞?

    等闻讯支援的美军战斗机赶到现场时,这个编队16架运输机除了约翰逊巧妙逃脱包围圈外,其余全部被击落了,整个过程不到9分钟。

    巴顿空运第四天,在加兰德精心准备的设伏战术面前,美国人吃了大亏,一口气折损了127架运输机和28架战斗机,德军自身损失只有区区9架。

    美国人不但损失了这么多飞机,还连带损失了好不容易抢运成功的伤病员。

    战报传回华盛顿时,阿诺德脸色苍白、脚步踉跄太平洋上的消耗战暂时告一段落,但南美航空消耗战却在不断吞噬6航精华,空运仅仅几天,他的中型运输机编队便被打断了脊梁有些甚至是临时从轰炸机岗位上抽调出来执行任务的。

    到现在为止,他手里有经验的机组已下降到不足25oo组(不含战略空运),再这样持续几天,整个南美和加勒比将彻底成为美国6航的黑洞。

    当天晚上,他找到杜鲁门,言辞恳切地陈述了不能再持续空运的理由。

    “如果您坚持这么做,我只有辞职!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小伙子如飞蛾扑火般去送死,战争打到这个份上,我们6航是各兵种中伤亡率最高的,巴顿手下是美人,难道我手下不是美人么?”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