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九十九章 轴心的进攻(9)
    ps:最后一小时了,大家还有月票没投的赶紧投了吧,欠下的更新我5月一定还清,祝各位五一快乐!

    德军正在阿拉卡卢大举登陆的消息随着美军陆航飞机的报告涌入了华盛顿、涌入了累西腓、也涌入了撤退的第五集团军头上,所有人都脸色大变……

    截止9月9日傍晚,第五集团军以每天30-40公里的撤退速度且战且退,目前前锋已在艾斯普拉纳达一线,后卫与前锋之间的衔接很紧密,前后行军间距不过60多,但总人数已下降到只有7.5万出头不断有士兵因为空袭、追击掉队、伤亡或失踪(逃亡或投降的美称)

    隆美尔率领的跟随集群依然尾追不舍,但并不试图去进行穿插,在强行追击过程中,隆美尔也损失了2000多兵力,但他不想放弃;更南部的绍肯集群在解决小罗斯福所部后开始狂飙突进,除第2装甲掷弹兵师乘坐船只北上登陆外,其余部队都沿着巴西平原带展开。 .每日推进速度高达120-140公里,绍肯已经吩咐,各部只管推进,不必管行军序列,因此这个主力追击集团的秩序走得相当混乱。

    制约德军机械化部队推进最大的障碍是油料和补给,这些物资在船上都有,但不可能卸载在赛古鲁港或其他什么地方随着部队向前推进,设置在后方的物资中心会越来越远。德军又不具备美国战略空运,用飞机保障物资供应的能力,而且南美德军一共也就拿到了30多架运输机,根本不可能为数万部队提供充分补给。没有燃油,单纯依靠步兵步行是不可能追上美国人的。

    这时候德军的战争经验就发挥了作用,隆美尔当初让大部分运输舰队南下并伴随部队北上的深刻用意也就能看出来:他让空降师化整为零,按排一级战斗群的规模搭乘运输机逐段空降,然后由他们去前线组建紧急物资兵站。

    兵站的物资来源是货轮上的物资,他们伴随大军向北行动,遇到有“兵站”的位置,便把油料、补给用吊车安置在西贝尔登陆艇上,然后这些可以抢滩登陆的家伙现在变成了兵站物资输送队,根据伞兵的指示,怒吼着抢滩登陆,用原始但及时的办法为部队输送物资。每条登陆艇每天可以至少输送300吨物资,多艘登陆艇联合作战对于保障部队突击集群行动完全足够了,因为部队消耗的只有燃油和补给,没有弹药,相对而言补给要求很低。

    反观美军的补给行动虽然阔绰,但完全是在滴血第五集团军自身携带的物资和燃油半是消耗、半是丢弃或损失,早已开始告急,而哪怕在逃命途中,美国大兵对于补给的需求依然高于德军。为满足巴顿所部需要,阿诺德被迫将宝贵的、原本执行战略空运的运输机调集过来给巴顿投放物资,然后还要再搭配一大批战斗机,以至于原本应该为轰炸机提供掩护的战斗机都不足了。

    所有德军飞行员都在念叨:“阿诺德上将是个好人,他知道我们缺少战绩、渴望点数,于是便把4发重型运输机送上门来了,为德国空军的勋章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愿上帝保佑他一直担任美国陆航总司令!”

    理由最简单不过:在德军的评价体系里,击落一架4发运输机成绩算4点,而击落单发战斗机只算1点,问题是美军战斗机飞行员再怎么弱,比运输机总是要难打,所以现在飞行员们一拥而上,逮住运输机就开火猛揍。哪怕美军搞夜间空运也不怕,现在德国空军中可是有不少西线夜间战斗机王牌,他们最清楚规则了夜间战斗击落成绩翻倍,加兰德中将亲口承认这条原则到巴西依然适用。

    海因茨-施瑙费尔是德国空军夜间战斗机第一王牌,在西线拥有70多个击落记录(大部分是哈利法克斯、兰开斯特等英国4发重轰,因为美军只喜欢玩昼间空袭),这次以他为首的一大批夜间战斗机飞行员缠着加兰德到巴西来,后者拗不过他们带上了20余个王牌。结果光施瑙费尔一个人就在9月7-8日两夜中一口气干掉了9架运输机和2架带雷达的p-47夜间战斗机,自身毫发无损!

    其他夜间王牌也屡有斩获,少则1架,多则3-4架。

    战略空运持续了3天,虽然保障了第五集团军一周的物资需求,但陆航为此赔进去400多个运输机机组和60多个战斗机飞行员这全部是有经验的熟手,让阿诺德上将痛彻心扉、整夜无眠。也让隆美尔理解了元首在电报上那句看上去有些儿戏的指示:“累西腓美军先不必急着消灭,可借机耗一耗他们的飞行员和运输部队,为下一阶段创造方便。”

    这种反常的指示让空军有了极大的收获。

    坐镇萨尔瓦多的高斯非常不理解美军的一点是:既然要不顾几百公里的距离逃到累西腓去,为什么干脆不找个地形有利的地方潜伏下来,一面收拢兵力,一面等待物资补给,打一个巴西包围圈战役呢?等待累西腓或其他美军前来解救,这样岂不是比疲于奔命更好、更能持久?

    巴顿当然也想找个地方干脆打防御战算了,他认为这样下去部队迟早会被拖垮,但没有人赞同这个观点,大家认为一旦陷入德军包围就是死路一条上次非洲战役不就证明了么?澳新部队一飞走,包围圈里的其他美军不就投降了么?

    巴顿本人的解释对此一点说服力都没有,他只能带着部队跑,眼睁睁部队从11万变成10万,从10万变成9万、8万,他都不知道跑到累西腓那里还能剩下几万。再说,累西腓就一定安全么?克拉克在那也不过就是10万部队,凭什么第五集团军十万之众挡不住的敌人在累西腓就能被挡住?

    可没人敢说撤退,也没人能找出一条安全撤退的办法。

    克拉克倒是提过一个办法:让巴顿所部吸引德军注意力,他和累西腓的10万之众趁着德军还没有上来之前紧急撤退去委内瑞拉也可以,去英属圭亚那也行,巴西完全放弃,甚至装备物资全不要了,把10万官兵撤走才是王道。他计算过如果用2000架运输机执行这个任务,每天运3万官兵,只要4天就能全部运完,如果还有时间多余,可以把部分物资、轻装备也运走。

    至于巴顿剩下的那几万人马,他只能爱莫能助了,当然有一点他明确说了:少校以上军官、技术兵种都是宝贵财富,要想办法从空中撤走。

    可这办法连他自己也不敢向参联会报上去,他找了个中间人,让一名家族世交的民主党国会议员把撤退方案发给杜鲁门看,希望总统从全局出发来考虑这件事。

    杜鲁门虽然不懂军事,但本党国会议员透露的消息还是让他大惊失色,不过面上他维持住,他装作不知道是谁提出来的办法,只说:“我明白了,一会我们就讨论一下。”

    “阁下,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好今后是要上法庭的,我也为此非常焦虑。”

    “放弃第5集团军?不!不能这么做!”艾森豪威尔听后马上明白了,跳着脚骂,“是不是克拉克那混蛋提出来的?他一心就想着退退退!非洲是这样!萨尔瓦多登陆战也是这样,现在又要退!他现在能退到委内瑞拉,下次德国人再逼过来他能退到哪里?去佛罗里达么?如果德国人逼近佛罗里达,他是不是又想去五大湖?”

    “艾克,你不要激动,我还没表示同意呢。”杜鲁门咬牙切齿道,“我需要参联会告诉我,德国人这支部队在阿拉卡卢登陆意味着什么,是不是第五集团军就回不来了?一旦第五集团军最终全军覆灭,是不是累西腓其他各部(其实也属于第五集团军)也保不住?”

    “阁下,这不至于……”

    “艾克,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如果我们每次考虑问题只看一半,事到临头又发现这不行那不行,最终倒霉的还是我们自己。”杜鲁门陷入了有些癫狂的状态,拍着桌子吼道,“要牺牲谁、损失谁我都能接受,我都可以有预期,我唯独不能接受的是你们先告诉我这个可以,那个有希望,那样绝不至于,到头来事态总是向最坏的方向发展,我无法对国会、对人民交代。”

    他缓了缓:“对不起,我不该对你发脾气,但我迫切地想知道,我们最恶劣的后果会是什么?我们究竟能不能承受这种后果?”

    艾森豪威尔叹了口气,把今天(9月10日)参联会紧急商议的成果告诉他:我们希望乔治所部能击破当面敌军的阻拦,与累西腓我军汇合,这样我军预期有15万以上兵力,累西腓的工事和防御体系相对完整,物资也比较充足,我们将依托这些进行长期防御。海军方面已经确认,到10月份时,大西洋舰队将恢复部分元气,2艘埃塞克斯级已建造完成,正在海试和训练,另外两艘阿拉斯加装甲巡洋舰(战巡)也将服役并和新泽西号一起伴随舰队行动,可以牵制德军舰队,然后根据情况变化,继续往巴西增兵或者掩护陆军撤退都是可商议的选项。

    “要等到10月份?”杜鲁门的心顿时凉了半截,他的直觉告诉他:巴顿所部撑不到10月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