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四十二章 黑猫(上)
    ps:这两天单位事比较多,更新不一定准时,抱歉……

    1944年7月1日,英德宣战将近5年来,终于第一次又有从汉堡前往大不列颠本土客轮航线。

    但这次的客轮现在不一样,不但周围有军舰护航,头顶还有飞机巡逻,一大堆万字旗簇拥当中,这艘汉堡航运公司的“北德意志号”还史无前例的悬挂了大不列颠的米字旗。虽然是客轮,但上面真正的客人只有一位温莎公爵或称之为爱德华八世。整艘船除了他的家庭成员、用人和几个心腹保镖外,就是一支奉命保护他的德国突击队。

    这支36人突击队是在兰克突击队的基础上糅合勃兰登堡部队组建而成的,带队的正是斯科尓兹内,代号“k部队”。所有的队员都能说比较流利的英语,而且与天雷行动相比,这次减少了暴力破坏的人手,增加了通讯、防爆、跟踪、反窃听等多种人手,而且考虑到爱德华八世还有女眷,又在团队中安排了4名女性,别看是娇滴滴的弱女子,手上功夫打斯科尓兹内这个大块头毫无问题。

    实际上,斯科尓兹内主要是以领导和统筹角色出现的,头脑冷静而又判断果决,真正的独门硬功夫例如格斗、潜行、暗杀等他反而是最少的,顶多就是枪法还不错,他们化装成各种角色环绕在黑猫周围,爱德华八世原本十分依仗的保镖在突击队面前,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所以他很爽快地任用这支部队担任了核心圈护卫。

    斯科尓兹内的化名是戴维。混熟以后,爱德华对他们也好奇起来。

    不过开场白的切入让人还是始料未及:“听说,你们都管我叫黑猫?”

    斯科尓兹内尴尬地点点头,但还是急中生智地想出了理由:“陛下,这没有太多贬义,反而对您是一种敬畏。”

    “说来听听。”爱德华八世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黑猫在欧洲传说和传统观念里,都是不祥、遇到会倒霉的动物,他很想听对方说出花来。

    “第一,黑猫拥有令人望而生畏的力量,这种力量不仅在于自身,而在于传统积淀下来的威望大不列颠皇室就具有这种威望;第二,黑猫的命很硬猫有九命,陛下先是退位,然后又复辟,先是被流放小岛,然后又重返大不列颠,这充分说明了您的命格,这种传奇的经历我知道历史上只有一个人拿破仑皇帝。”

    爱德华八世哈哈大笑起来:“你很会说话,而且随机应变的本事特别好,更难得的是,您的英语说得也不错。”

    “您觉得元首的英语怎么样?”

    “很不错,很流利,很文雅……棒极了!”

    “元首才是天才!”斯科尓兹内笑道,“元首大约从一年半以前开始学习英语,在此之前他对英文几乎一窍不通,但现在我敢打赌,如果他用英语发表演说也能滴水不漏,而我们就差多了,我学英语至少有15年了。”

    这一点所有人都被霍夫曼骗了,霍夫曼身为后世高知学者,怎么可能不会英语?但他知道希特勒不会英语,便逐步暴露出来,打造出令人瞠目结舌的“天才”形象。

    辛普森夫人见识过几位贴身女保镖的身手,对其他人的冒险经历特别感兴趣,很想让斯科尓兹内多谈谈,爱德华对此也大感好奇。

    “陛下,夫人,您没猜错,我和我的战友们执行过很多次任务,最主要的经历就是与不列颠间谍反复较量,甚至很多人还去过英国执行任务。”斯科尓兹内沉吟道,“说句实话,我很不愿意回顾这段经历,虽然我们完成了任务,但我们损失了最好的兄弟……他留在英国没回来。”

    “您是说?”

    “没错,就是那部电影的主人公兰克。”

    “天哪!”辛普森夫人掩口道,“真是你们炸了那个庄园?干掉了密码破译小组,太了不起了!”

    斯科尓兹内点点头。

    爱德华八世有些尴尬,再怎么说他也是大不列颠人,这件事他不知道该怎么评价。

    “陛下,战争都结束了,您一直为英德和平奔走,无需为这一切感到压抑那不是您造成的。”斯科尓兹内平静地说,“我个人对英国人没有恶感,大家都是为了国家,只可惜,我们的战斗为国家赢得了利益与荣耀,贵国某些人的战斗,只是为了满足他们的野心。甚至您这次回国,他们还依然贼心不死要加害与您,以便继续挑起英德两个国家的争端。”

    一听他说起这个,黑猫便由衷地点头。

    霍夫曼和他说得很清楚:“陛下,我一直都真心实意和大不列颠议和,但大不列颠错失了很多次机会:如果法国战役最后贵国和我实现议和并结盟,我们现在是领导世界的双头大不列颠负责海上,德意志负责陆地;如果北非战役结束后议和,大不列颠至少能保住印度和大部分殖民地;如果去年议和,你们还有机会保住冰岛,但现在……哎。”

    这些话爱德华八世也认真想过,如果当初接受赫斯的和平条件实现英德共治,那欧洲早就太平了,两家甚至还可以把法国殖民地全拿下来,贝当敢叫嚣?德意志陆军、大不列颠海军会揍得法国人连北都找不着,德国也不会与和日本结盟哪还有东南亚和印度的事?

    现在倒好,法国迅速躺倒认输,不但保住了庞大的非洲殖民地,借机恢复了一点经济,甚至还把大不列颠海峡群岛给吃掉了,英国在欧洲的排行都掉到第四了,连巴基斯坦都指望着德国向日本施压帮英国保住。可这又能怪谁呢?

    一周前,英国议会就发出了通电正式邀请他回国继位、主持大局,不过爱德华八世并未急于返回英国,而是先在欧洲大陆进行了一番穿梭外交,因为他发觉现在决定大不列颠前途的并不在于伦敦,而在于欧陆。

    他告别了里斯本政权,为这一年多来的招待和保护表示感谢,他去西班牙会见了弗朗哥,为悬而未决的直布罗陀问题进行了沟通;他去了法国会见贝当和达尔朗,为当初“弩炮事件”道歉;他又去了罗马,一方面拜见新上任的意大利首相齐亚诺并达成口头协定,一方面又商议加强今后英、意关系;他甚至还跑去罗马尼亚见了安东尼斯库,为大不列颠引入普里什蒂纳石油牵线搭桥德国方面已正式传出消息,随着东线战事结束,罗马尼亚油田石油可自由在欧洲进行出售,不必只局限于卖给德国,现在英国缺油,爱德华想尽快把能源供应敲定下来;最后他去了柏林,与霍夫曼进行了密谈,商讨如何在今后的未来欧洲合作中进行政策调整,霍夫曼予以热情接待,并发表了对英展望声明。

    k部队就借着机会,慢慢在爱德华八世出现的公开场合亮相,熟悉他的脾气和生活作风并尝试了解更多信息,提前亮相一部分人队员可减少将来在英国亮相时的突然感英国民众通过报纸已提前知道国王身边有一群保镖派到他身边。到爱德华启程赴伦敦而去时,整个k部队已完全融入了团队。

    严格说起来,现在英德双方既没有实现和平,连正式《停战协定》也没有签署,但因英国方面正式交出2艘装甲航母作为保证,英德双方事实上已实现了停火。根据英德不成文的默契,这段时间里如果英国本土有人想移居加拿大,一切悉听尊便,如果是运输机,事先进行通报即可;如果是客轮,中途接受一次停船检查即可。现在最忙的是戈培尔的宣传部,利用“欧洲之声”隔空与英美政权对骂。

    一边骂丘吉尔政变叛国,一边骂艾德礼政变投降,但有一点事实不容回避:曾号召要率领4500万大不列颠子民抵抗到底的丘吉尔首相现在却抛弃了他口口声声要战斗到底的祖国和人民。

    为树立正面形象,同时也为了给新政府正名,艾德礼内阁公布了庞德元帅的死因,指责美国政府利用驻英美军发动政变、扣押议员,试图建立丘吉尔“独裁与走狗”政权,而丘吉尔则反过来攻击艾德礼投降卖国、将皇家海军留下来的主力军舰让给德国。

    双方屁股底下都有屎,处于一团混战状态,以至于民众也分不清楚究竟谁对谁错,但有一个观点是比较一致的,在德国夺取冰岛后,大英帝国已被彻底困守在北海了,轴心不用打也能把大不列颠困死,因此没有人叫嚣“抵抗到底、本土决战”之类的疯话。

    每天都有大量的中、上层人士离开大不列颠,机票、船票都一票难求,价格高昂,中产阶级变卖全部家产都买不起一张机票或船票。对这些人物的出逃,艾德礼内阁和爱德华八世表示忧心忡忡,但霍夫曼却认为,这波出逃浪潮不是新政权的危机,恰恰是新政府的机会“反对陛下的人走了,留下肯定都是拥护陛下的人”。

    爱德华八世对这个结论感到愕然,但随即又点头称是。最简单的道理,官少了、议员少了,这些位置都需要补充,充实进来的就是新政权的既得利益维护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