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三十一章 大英帝国(完)
    ps:欠你们的大英帝国(完),今天补上。

    “弗雷泽将军发来电报,丘吉尔果然和美国人去利物浦准备夺船,不过他们应对无误,已避免任何可乘之机。不幸的是……庞德元帅去世了!”

    “去世?”艾德礼惊愕地抬起头,“怎么回事?”

    仔细读完电报,看到庞德死于美军流弹弗雷泽还算客观,没火上浇油说美国人故意击毙之类。艾德礼就痛苦地闭上眼睛,庞德是海军元老,海军先损失了坎宁安,现在又失去了德高望重的老元帅,真是多灾多难。

    “我知道了,政变车队呢?”

    “正在往伦敦而来,里面还有丘吉尔、布鲁克元帅和波特尔将军。”

    艾德礼又问:“机场上飞机还有多少?”

    “前面3批都放完了,美国人嚷着要放第4批。”

    “放吧!”艾德礼一挥手,“不过先让他们把议员给我放了,扣押国会议员,简直是太过分了!”

    由于突发起来的变故,使控制皇室车队、议员和机场的美军陆军第2师显得极为混乱,虽然士兵们一脸懵懵懂懂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这样,但军官们显然是非常明白的,做下这种事情之后,要想再度善了是不可能的其他几个师已传来消息,英国部队已团团包围了他们并试图缴械,现在处于一触即发的当口。

    因此很多脑筋活络的军官便想乘坐这些飞机离开,占据了不少原本为英国撤退人员准备的位置,以至于明明三个批次飞机都放飞了,但人员撤走得速度还是不行,比预定计划慢了一半。

    唯一的好消息是,由于英方放任美军离去,再加上乔治六世抵达机场后命令美军释放议员,陆军2师释放了一部分年老体弱的议员,又释放了一批原本就准备去加拿大的议员,大概还有不到一半人继续被扣留在机场。

    现在他们也回过味来了:这多半是丘胖子和艾德礼等人唱得双簧,心情平复之后便没有那么焦躁,反而饶有兴致地观察起形形色色的人物来,甚至还摆起谱要香烟、要葡萄酒、要水果、要面包,看押他们的美军官兵一阵阵苦笑,但还是一一满足了他们的要求。

    “温斯顿这个混蛋呢?”人群中有人大声咒骂,“其他人都可以走,要把这个死胖子留下来审判,我要亲手吊死他。”

    “得了吧,人家早就溜走去加拿大当首相了,准备继续跪舔美国人。”

    “这脸皮得多厚啊……”

    “所以他把大英帝国前装甲最厚的坦克命名为丘吉尔坦克这不是没有道理的,多形象啊。”

    这种比方逗乐了人群,大家一阵阵哄堂大笑。

    而现在,满脸心事的丘吉尔正带着车队返回。本来按预定计划,他准备控制住舰队后就往加拿大撤退,当然他本人是不会跟舰队走,他所有的家人都在机场,他只会让乔纳森和埃夫勒控制住舰桥里的一干军官,他还是要从伦敦搭飞机走。走海路既不见得安全,在时间上没有保障。但现在他不仅竹篮打水一场空,还赔上了庞德元帅的性命,整件事弄得一团糟,简直和丧家之犬差不多。

    一想到庞德倒下的那一瞬间,他不由得长吁短叹、悔恨不已。

    “你后悔了?”波特尔上将讽刺道,“这可不像你的风格。”

    “温斯顿,你知不知道你犯了多么不可饶恕的罪过?”布鲁克元帅毫不留情地斥责他,“庞德元帅虽不同意你带走这几艘主力舰,但巡洋舰还是打算让你带走几艘的,甚至都和德国人谈妥了,就是你想要航母,也不是不能商量,船台上巨人级航母首舰快完工了,艾德礼先生还在想方设法和德国人周旋,准备让你带走。”

    “我……”丘吉尔张口结舌,眼泪刷地流了下来,千言万语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喃喃自语,“我送你们回伦敦,你们怎么样对我都行。”

    当天下午,政变车队再次回到伦敦,丘吉尔折腾一宿,一无所获,还搭进去了庞德元帅。

    艾德礼等人见到已变成一具尸体的庞德等人,无不放声大哭,怒视丘吉尔。

    所有的101特遣队队员都垂头丧气这叫什么事呢,昨天还是亲密无间的盟友,今天却变成政变阴谋分子,埃夫勒止不住地懊悔。

    丘吉尔喃喃自语:“我没有下令,我没有下令,这是个意外,意外……”

    “意外?”艾登扫了他一眼,“这种话元帅本人能信么?”

    丘吉尔无言以对。

    “你走吧。”艾德礼厌恶地摆了摆手,“知道这些情况,托维将军不愿意跟你再去加拿大,特德将军也如此,只有亚历山大将军已先走了。”

    “陛下呢?”

    “他也走了,搭乘第一批飞机走的,现在已安全抵达了加拿大。”

    “那就好,那就好。”

    “要撤走的人太多,飞机不够,临时又抽调了16架飞机,现在所有能飞的美国飞机全带上了,但还是不够,又抽调了一架兰开斯特改装的客机给你用平常你乘坐过的那一架,你的家人都在上面等你。”

    丘吉尔本来以为回到伦敦肯定完蛋了,但他有自己的骄傲和尊严,他宁可堂堂正正地到伦敦被扣押受审,也不愿意采纳乔纳森的意见:偷偷找一架别的飞机溜走以他多年的权势,后者还是能办到的。

    只是没想到艾德礼等人居然还愿意放他走,他又是高兴又是懊悔,连忙道:“我就乘这架兰开斯特好了,没事,没事,都一样,都一样。”

    艾德礼训斥道:“希望你抵达加拿大后能保持尊严,辅佐陛下开创一番新的事业,不要做美国人的应声虫。你带领大英帝国4000万人民抵抗了5年,我们都很尊敬你,但希望你始终牢记你是高贵的马尔巴罗公爵的后代,是大不列颠的首相,要拿出日不落帝国的精气神来,堂堂正正做人,不要像个跳梁小丑一样。”

    “我知道,我知道,克莱门特,对不起!”如果是平时有人敢用这种口吻教训他,丘吉尔老早就跳起来了,但今天这种场面,他只能乖乖地接受训斥。

    “你走吧……时间不多了。”艾德礼叹了口气,“今天傍晚议会就要发表声明,接受德国停战协定,欢迎爱德华八世回国。”

    两人再次拥抱后告别,波特尔、布鲁克、艾登等人虽然对他意见很大,但看在过去的面子上,还是与他友好告别。

    “保重!”

    埃夫勒和突击队员们如遇大赦,急急忙忙钻进了飞机,下午2点,最后一批去加拿大的飞机放飞。

    目睹飞机依次飞走后,波特尔上将一拳头砸在桌子上,吼道:“妈的,我不甘心!杀害庞德元帅的凶手就在飞机上,我要给元帅报仇,我不能让他们去美国!”

    布鲁克元帅问:“你想怎么样!”

    波特尔操起电话:“给我接空军参谋部,让实验大队起飞,用喷气机给我把他们揍下来!”

    艾德礼进来了,回了一句:“不用这么麻烦。”

    波特尔疑惑地问道:“你是想?”

    “我有办法。”一直没有露面的大c孟席斯进来了,“我的人在这批飞机上都安装了无线电遥控炸弹……”

    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冷气。

    正巧电报也来了,是弗雷泽发来的:“首相可以让他走,但那几百个劫持我方重要人员又杀害庞德元帅的美国兵不可轻饶,建议全部扣押!”

    现在所有的目光都投向艾德礼。

    后者考虑了片刻,点了点头,说了一句:“那架兰开斯特不要动,其他全部炸掉!”

    孟席斯立即拎起电话:“留下兰开斯特,其余执行三号指令……”

    机舱里的埃夫勒和突击队员们又累又困,但无不庆幸自己逃过一劫,今天英国人愤怒的目光他们都见识到了,如果目光能杀人,他们早就被干掉了一千次。

    猛然间,机翼油箱处发生剧烈的爆炸,然后整架飞机化为一团火球,开始向海里坠落……

    一架,二架……十六架用b-29改造的运输机,16架满载着突击队员和陆军2师军官的飞机在大西洋上空化为一个又一个火球,全部坠落下去。

    “老爷……”乔纳森发出惊恐不安的声音,“美国人完了。”

    “别管他们,我们一起走吧。”丘吉尔闭上眼睛,“这是我应得的报应。”

    但等了很久,这架兰开斯特也没爆炸,导航员接到一份令人胆战心惊的电报:首相座椅下有一枚炸弹。

    拆开后果然如此,丘吉尔点点了头,他知道最后这一关自己算是闯过去了。

    至于为什么要留下那架兰开斯特,艾德礼说了意味深长的话:“我和温斯顿有过君子协议,他可以耍赖,我们却不能干这种事。”

    6月21日深夜,英国国会召开紧急会议:鉴于国王乔治六世、首相丘吉尔试图发动政变,被识破后又逃亡加拿大,决定废除两人的一切职务并褫夺所有荣誉,选举艾德礼继任首相,邀请温莎公爵回国复辟,尊号爱德华八世。

    一小时后,爱德华八世宣布接受邀请,并以国王名义向轴心发出停战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