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三百二十六章 苏维埃反击战(7)
    “敌人要进攻了……”这是红军指挥部众人的一致想法。

    “有敌人的准确情报么?”

    “除知道敌人已出动坦克部队外,其余情况暂时不明。”

    “一线部队部署情况如何?能控制顿河沿线么?”

    瓦图京摇摇头:“控制不了,敌人空中火力太猛,顿河沿线光秃秃的,是飞机轰炸的最好靶子,部队前线阵地在河东岸20公里左右的地方,不过我们在河边部署了观察哨……”

    瓦图京还不知道,他仰仗的河口观察哨已被从罗斯托夫逆流而上的罗军f级护卫艇给干沉了。说起来,f级真是个失败的产品,1000吨挂零的小身板,又要装这个,又要装那个,还要为新发动机提供试验场所,最后沦落到为u艇提供假想敌服务。

    历史上家底薄的德国海军是舍不得将这些破烂货拿出去的,但霍夫曼掌权后大建海军,一艘又一艘新船服役,海军上下便对这种玩意看不顺眼了,再加上要为新的主力舰腾出水兵虽然一艘护卫舰只有100多人,但好多艘凑在一起也能好歹凑个规模不小的水兵队伍。裁汰下来的护卫舰半送半卖给了罗马尼亚人和伊朗人,两国都喜滋滋用上了,罗马尼亚人拿着他当驱逐舰用,伊朗人拿着在波斯湾里倒腾准备建设海军。

    除f级护卫舰,还有德国海军各种各样的辅助舰艇和炮艇,以及从法国海军这里搜罗来的炮艇,一股脑儿全塞到了黑海和亚述海充当运输舰护卫,由于红海军黑海舰队老早被打个精光,现在一艘老式炮艇都能在黑海里横冲直撞、称王称霸。

    “部队部署了三道防线,第一道有铁丝网和雷区;第二道部署了步兵压制火炮、拖曳式反坦克炮、喀秋莎火箭炮和坦克歼击车;第三道是由坦克旅组成的机动防御力量。”瓦图京对着地图解释道,“有关防御体系的大致布置部队指挥员罗特米斯特罗夫同志(坦克兵上将)已向我汇报了,整体而言没什么太大问题。唯一的缺陷是由于时间过短,雷区部署的密度、范围及反坦克壕沟的挖掘可能都还不够,另外我们缺乏is-2su-100等新锐重装备。”

    朱可夫叹了口气:is-2的数量并不多,后方拼尽全力在弥补前期战损之后到现在也才折腾出8个旅,斯大林同志给莫斯科留了2个,其他全调拨到了南翼,切尔尼亚霍夫斯基手里有4个,配合他作战、同时距离乌拉尔河最近的马利诺夫斯基拿了2个,其余3个方面军一个也没拿到,最好的也就不过是几个近卫坦克集团军拿到了一些is-1坦克旅,这也不足以满足前线需要。

    布防在伏尔加河顿茨克的近卫第5集团军还算好的,总算是比较先进的t-43、t-43/85、美制谢尔曼坦克可用,很多坦克部队都还在使用老掉牙且质量极差的t-34/76坦克现在红军转变了观念,不再盲目求多,反而主张生产少而精的武器装备,类似于原来为了盲目追求t-34数量而装上纸糊装甲的事再也没有发生过。

    “这么看来,前线航空兵我军处于明显劣势,还需要您再想办法调集一些战斗机。”

    朱可夫点点头,瓦图京有时候虽然喜欢叫苦叫累或者出风头,但看问题、判断局势与执行任务的坚决性还是不含糊的,近卫第5坦克集团军是西南方面军最精锐的拳头部队,他拿来堵最重要的口,在作战判断上也不错,这一点就强过急着出风头、抢功劳的叶廖缅科。

    “其实我认为攻下罗斯托夫也不是这次战役的焦点。”罗科索夫斯基解释道,“关键问题要把克莱斯特集群切割出来加以消灭,否则切尔尼亚霍夫斯基同志最精锐的进攻矛头始终扎在那里不能穿透,高加索这场战役会很难打。”

    朱可夫看了看地图上的敌情标识,又觉得十分为难,克莱斯特集群中最重要的机动力量就是第1装甲集团军,拥有第9、11、13、24四个标准的1943型装甲师和第1装甲掷弹兵师,另外还有2个虎式重装甲营,坦克(坦歼)总数超过1500辆,是不容小觑的力量。这两周利用本方急于进攻的心理,连续打了数个规模不大不小的装甲突袭战,每次都以本方落败而告终。无非是因为目前有is-12坦克旅助阵,战损比没像以前那样触目惊心,但统计下来也不容乐观切尔尼亚霍夫斯基的坦克还不如对手多呢。

    就在几人商议敌情时,在近卫第5装甲集团军面前,德军的大规模进攻已经即将拉开帷幕。

    “坦克,进攻!”警卫旗队师装甲团团长约阿希姆-派普、青年师装甲团团长库尔特-梅耶(装甲梅耶)不约而同地下达了指令。

    与历史上因为竭尽全力也无法挽救失败命运而显得颓丧的精神状态相比,现在无论派普还是梅耶都是最春风得意的时刻,区区30岁左右的年龄(派普29岁,梅耶31岁)就干到了党卫军上校还掌握了最精锐的装甲团,正处于一个男人事业辉煌的,以至于豪塞尔每次见到两人时都要啧啧称叹:“我像你们这般大的时候手下才管了一个排!”

    但尽管年轻,两人在装甲战上的理解和造诣显然非同寻常,这些军衔和荣誉都是过去几年在血与火的较量中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两人原本一起在警卫旗队师中服役,晋升的速度几乎差不多,被誉为警卫旗队装甲双璧,等梅耶转去担任青年师装甲团团长时,这个称呼又上升为党卫军装甲双雄。

    所有人都很珍惜这样的机会,从他们的年龄和军衔,如果没有太大的意外,今后1-2年内很难再有大的升迁现行体制下团长晋升为师长非常困难!而且在两人看来,东线打完以后就不存在大规模装甲战了。美国人?哼,等他们能爬上欧洲大陆的滩头再说!所以这次雷神之锤行动是两人最迫切想要证明自己的时候。

    想归想,面对战争来不得半点马虎,两人经过商议,为突击部队选择了标准的楔性战术:

    以中路为突防主力,由战力最强的虎2坦克打头,并且拉开纵深以支援侧翼,左右两翼雁型展开,侧翼以师属重装甲营中的虎式坦克起头,掩护中路的豹式坦克纵队(豹式侧面装甲较薄,需要掩护),在突破敌军阵地后,立即由机动性能更好的豹式坦克与两翼进行交叉换位,实现战果扩大,再下一步就是等待装甲掷弹兵上来控制战场并最终实现控制局面并展开纵深追击。

    考虑到敌人有备而来,而且据说名头不小,两人商议后直接决定投入5个装甲营:顶在最前面的是最精锐的虎2重装甲营,两人各从装甲团抽出一个重型坦克营(虎式)和一个中型坦克营(豹式)组成突击集群主力。

    在1200米左右的正面突击宽度上,300多辆虎豹坦克排成了数公里的钢铁长龙,向一切敢于阻挡他们前进的敌军发起了冲击。

    战术是老战术,但装备的优劣决定了战术是否有成效。敌军阵地已被火炮、希姆莱管风琴、俯冲轰炸机、f-190f攻击机们反复蹂躏过多次了,但大家认为这里一定还有敌军的反击力量。

    小里宾特洛甫原先在警卫旗队师服役,随着军官交流,到青年师担任重装甲营营长,比历史上运气的是,他没有赶上第四次负伤,第三次负伤也比历史上程度轻微得多,因此休养时间很短,军衔和职务都有所上升。

    “打!”

    眼看德军进攻队列越来越近,埋伏在各个隐蔽角落的红军火炮特别是反坦克炮进行了重点发言,76.2mm,85mm或者美国援助的90mm反坦克炮都开始了重点发言。

    “轰”地一声,打头一辆虎2坦克压上了地雷,履带当即被炸端,其余部位无损,其余坦克迅速绕过了这个障碍,而这辆受损坦克的坦克兵也没有放弃自己的职责,依然用那门88mm/l71坦克炮进行远距离轰击那些刚刚暴露目标的红军火力点。

    “铛”地一下,一发远道而来的炮弹击中了坦克正面,所有人只感觉浑身一震,几秒钟就高兴地嚷了起来:“上帝保佑,他没能击穿我们。”

    “11点方向!”

    “轰”地一下,红军炮组成员不甘心地闭上了眼睛,他不明白为什么明明距离不过1200米,自己手中的这门85mm反坦克炮就无法击穿德国坦克的装甲?

    浓烟、尘土、焦糊……

    反坦克炮与德国坦克和火炮双方的射击的火焰和钢铁的激流在交锋,怒吼的火焰和啸叫的弹片像无边的汪洋一样将每个人卷入其中,即便都有着钢铁防护,但在炮弹的淫威之下,每个人的生命依然如同飞蛾一般短暂而短命。

    20分钟之后,德军顺利撕开了缺口,所有红军官兵落荒而逃,那辆被地雷斩断履带的虎2坦克车组才心有余悸地下来检修履带。

    在刚才这次战斗中,他们至少吃到了8发炮弹,正面、炮塔都落下硬碰硬的痕迹,但就是没有被穿透。

    “这真是我们的幸运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