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三百零一章 意外(10,2400票加更)
    劳伦斯紧急做了规避动作,先是大角度俯冲,然后小半径内切,再连续十来个滚转才摆脱,等重新改平后看看敌人没跟上来才略微放了心。这才惊觉:自己的僚机呢?

    呼叫了好几次,僚机都没有应答,要么是交战中设备被打坏,要么就是已经坠机了,劳伦斯认为后一种可能性更大。

    他现在远离战场的地方,稍微观察一下局面后他就看出门道来:德军战斗机并不是围着本方战斗机绞杀,他们主要的目标还是那些带着和的攻击机,在战斗机眼里他们非常笨拙,极易成为被屠杀的目标,就这么1-2分钟的观察时间里,他就看到不下10架攻击机被击落坠海。

    更大的一团还在拼死往前突,周围的护航战斗机也在竭尽全力地予以保护,但就劳伦斯的看法认为,这种突破是没有希望的大编队的do-412和f-190每次掠袭都会收割一串性命,如同一头肥羊在拼死逃窜,德军锋利的尖刀在不断把羊毛甚至羊肉剔下来,等冲到真正目标前时,只怕已被放血殆尽了。

    这还不是最可悲的,最可悲的是这批飞机都放掉了副油箱,现在完全是凭借自己的机内燃油再硬撑,而且消耗极大,即便能冲到德军军舰上空投弹,也只有全员战死而没有活路了。

    劳伦斯的推断充分反映了一个有经验飞行员的价值,他的判断完全符合小泽对空军的要求:科赫中将本就是空军出身,交代给拦截空军机群的任务就是不断打乱、削弱美军攻击编队,强调在这种战斗中不要与英美战斗机过多纠缠,要去打更笨、反抗能力更差的攻击机,用250公里的战场宽度一路放血,最后能扑到舰队上空的只怕也寥寥无几。

    这次拦截的另一个加成是,这批空军飞行员都是当初截击-1729的,富有经验,一开始摆出的架势完全是把敌人当4发重型轰炸机来打,可问题是这批攻击机不但没有重型轰炸机的高度和速度,也没有相应的反击火力,机体也不如4发重轰,打起来简直是太轻松了。

    出于一个飞行员军官的良心,劳伦斯不忍看着这批飞机全军覆灭,便想办法找个隐蔽的战场角落给后方拍电报。

    “长官,收到战斗机指挥官的电报。”

    “念!”

    “我军遭遇敌空军大群编队机群拦截,所有飞机均已提前抛弃副油箱,目前正陷入苦战,完成任务已不可能,请求撤退!”

    “这是劳伦斯发来的?”坎宁安大惊失色,劳伦斯是经历过第一次不列颠之战的资深空军军官,极有经验,当初还是挖空心思从空军这里挖出来的,他这么说,想必情况错不了。

    “我上当了!通知编队指挥官,全军撤退!”尼米茨想了想又补了一条,“告诉第二攻击波,抛弃副油箱、,以最快速度返航!”

    “长官!”舰桥里一片惊呼。

    “执行命令。”坎宁安厉声呵斥,“有什么责任,我和尼米茨长官战后会一力承担的。”

    其实两人听到空军机群拦截就知道自己犯了极大的错误,这些飞机显而易见就是亚速尔方面派出的,他们虽打不到自己,但完全可以替代舰队执行防空任务。尼米茨深知亚速尔上飞机数量绝不少,真要是德国人拼着飞机损失把战斗机全拿出来防御,那本方绝对啃不动。更何况本方攻击机群连副油箱都扔光了,就算突进去又如何?全军覆灭的代价他可承受不起,在现在这个情形下,宁可损失军舰也要保住飞行员这是英美舰载机好不容易才整顿出来的有经验的飞行员队伍,若是全死光了,等今年年底航母大量服役后就只有菜鸟可以飞了。

    说句实话,如果说尼米茨和坎宁安完全想不到这种可能性,那也是冤枉了两人,大家都对南太平洋海战进行过深入研究,这招数堀悌吉已玩过一次了,多少还是有点眉目的。唯一的问题是这次交战完全是意外的遭遇战,等发现小泽舰队时已处于不得不打的地步,否则就必须调头就跑,且不说调头就跑有多挫伤士气,起码被人追杀肯定免不了,无奈之下只能选择硬碰硬。同时还有一点点侥幸心理,认为事发突然,德军不可能这么快协调好亚速尔上的空军部队而可能有机可乘。

    如果这种情形发生在日本,那尼米茨和坎宁安多半就得手了以日本陆海军那个协调体系,没有半天决策肯定下不来。放在美国或英国身上估计也要至少浪费1-2小时,唯独德国不会。因为德国海航是德国空军部队成体系转移和抽调的,说是海军航空兵,其实是空军在海军的派遣部队还差不多,全是自己兄弟。不用大佬们出面,光科赫一个人就摆平了。更何况亚速尔是全德国戒备等级最高的地方之一,天天绷紧发条满脑门都是打仗,反应速度怎么可能不快?

    “咦,准备跑了?”打着打着,负责拦截的兰特发现美军飞机一面忙不迭地投下和,一边开始拐头向北撤退,剩余f6f战斗机拼死断后,掩护机群撤退。

    “没这么便宜,这儿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么?412们,强行翻越!”

    德军将do-412编队爬升能力强的特点简直用到了极致,只见40多架do-412脱离编队向上一直爬升到7000米的高空这个高度上他们可以发挥出极限冲刺的最高速度,他们很快越过了与f-190纠缠在一起的f6f们,越过了拼命逃窜的sd和tf们,再往前飞了一段,然后在空中潇洒地拐头,再次扑下来截杀,至于油料什么的他们基本也不在乎。今天出发前长官们就交代到时候在舰队边迫降或跳伞“请大家一起在北大西洋洗澡!”

    德军上天入地的追杀整整持续了一个小时,打到油尽(f-190)、弹尽才罢手,102架空军飞机以损失14架飞机为代价,击落了109架英美飞机,战果将近达到骇人的1:8,要不是有10多架英美飞机在开战之初就抛弃副油箱、、全速逃跑,超过1:8那是妥妥的。

    “长官,拦截任务完成,空军共击落100余架敌机,迫使其余逃窜返航,我军损失轻微,目前正准备迫降或返航。”科赫眉飞色舞,他曾经也是空军人嘛,空军打了大胜仗他一样高兴。

    “什么?”伊藤整一“霍”地站了起来,震惊得几乎说不出话来。这敌机都还没看着,居然说打退进攻了?在舰队上空飞行的直掩战斗机很多连副油箱都还没扔掉呢,还有比这更不可思议的事么?“超视距作战”居然恐怖如斯?

    “美国人总算醒悟了,不过为时已晚。”小泽笑道,“没有精锐有力的飞行员,航母就是一堆废铁,飞机和飞行员才是战斗力的最终体现,1艘埃塞克斯级和100个优秀飞行员,我宁可要后者。诸位,我说得对么?”

    包括伊藤在内的众人连连点头,伊藤整一心想:小泽以前认为飞行员就是完成任务的消耗,有多少用多少,现在到了德国,观念比国内的航空派还激进。按照这种腔调,飞行员不但要当军官,而且要考虑资源倾斜配置。

    马沙尔虚心请教道:“如果我们处在美国舰队的位置上,您觉得怎么做比较好?”

    “先撤退……引诱我军追上来放第一攻击波,然后美军调集全部战斗机予以拦截,最大限度降低杀伤,等到下午时分再派出攻击群。”小泽在地图上比划了一下,“比如将我们引到离亚速尔800公里远的地方,这样陆基保护的能力便会大大降低,起码超视距拦截效果就不好了。”

    “这样敌军可能至少要损失一艘航空母舰?”

    “是的,但这样至少还能保住2艘并发起反击,说不定也能搞沉我们1艘。现在这样的话,敌人直接就没有机会了,听说他还有个规模较小的第二攻击波,那就更是来送死了。”

    “我不这么看。”马沙尔摇头道,“换我就召回第二攻击波,然后编队直接一分为二,撤退!”

    “真的?”现在轮到小泽瞪大眼睛了,“就这么不名誉地跑了?以后还怎么见人?”

    “不跑不行啊。”马沙尔笑道,“以我破交多年的心得,逃跑固然没什么名誉,但沉没就更不名誉!”

    “也是,反正回去也不会拿他怎么办,连败3次的斯普鲁恩斯不是这次又带队了?”小泽对伊藤整一笑笑,“这思路我们也要学着点,待人要宽容。青木君已丢了3次航母,第一次在日本丢(赤城号)换了个永不叙用,第二(欧罗巴号)、三次(天鹰号)在德国丢还升了少将。有道是不是冤家不聚头,他这次去阿根廷和斯普鲁恩斯又碰面了,哈!而且他的伊势又再次中雷,差点沉在南大西洋。”

    众人全都大笑起来,舰桥里充满了欢快的气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