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百九十一章 浩瀚大洋是赌场(完)
    如果是以前,比如换做法国刚投降的那会,丘吉尔肯定是毫不犹豫就下达“打”这个命令,别说区区一个爱尔兰,就是法国人他也照打不误。不过现在局面与3年前相比可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英帝国可没有这样的资本和实力再挥霍和给自己树敌了。再说,爱尔兰也算是谨慎,虽然看大英帝国不爽,但也没有接受德国的军事顾问和武器,据内部的亲英派人事透露,也没有官方渠道向德国输出情报的行为私下总免不了的,英国自己不也在弄么?

    丘吉尔叹了口气后问布鲁克:“从纯粹军事角度来说,在我军驻扎重兵、外部还有舰队环伺的情况下登陆爱尔兰有可行性吗?”

    “从逻辑上说这一点也说得通。”布鲁克走到地图前比划起来,“您看,现在德国舰队顶住了t46舰队,爱尔兰以西海域无疑非常安全的,德军完全可以绕一个大圈在爱尔兰西部港口登陆,您以为爱尔兰人会抵抗?说不定他们求之不得呢!只要上5万登陆部队,再利用3-4天部署一下空军部队,爱尔兰就会被德国人牢牢捏在手里了,今后德国人源源不断、毫无阻拦地向爱尔兰增兵,甚至把那些该死的铁道炮也运上去,您说怎么办?”

    铁道炮什么的显然是布鲁克过虑了,不拆解的话哪有能力将铁道炮送上船?可如果真有这个机会和实力把铁道炮都输送上去,还不如干脆多送一点普通坦克和飞机来得效用更好,但爱尔兰不会抵抗德国入侵显然是个很可怕的前景。因为这是有先例的:爱尔兰大部分人亲德,但也存在不少的亲英派,既然亲德的能跑去德国参加党卫军,自然也有人跑去北爱尔兰或英国参加英军,特别是爱尔兰国防军中有人跑去参加英军,响应“抵抗纳粹暴政”。

    爱尔兰政府勐就勐在这里,他们不仅是27个英联邦国家中唯一宣称中立的国家,而且公开执行双重标准:普众参加党卫军的他们装聋作哑当不存在,但参加英军的人员全被当做逃兵安插了“叛逃罪”史上爱尔兰政府在二战胜利后一共处理了5000多这样的逃兵,剥夺他们在公共岗位就业及享受国家有关津贴的权利,任你英美喉咙车破天都不理。

    虽然布鲁克如此说,但他给出的建议还是不要冒险:“我们应该先向爱尔兰政府提出照会,告诉他们如果他们不能抵挡德国的入侵我们将不会袖手旁观;然后,作为军事策略的一部分,我们应始终监视着爱尔兰的海岸线,一旦发现德军开始成规模登陆不管他是党卫军爱尔兰师还是别的什么部队,我们立即将部队开入都柏林;还有,我们需要一整套新的行政班子……”

    最后一句表明了布鲁克希望扶持傀儡政权的态度,丘吉尔心情沉重地点点头,然后道:“把消息发给坎宁安和尼米茨将军,告诉他们不利的情况,同时让北爱尔兰的部队做好出击准备。”

    “情报说德国人还有6艘航母?”收到电报后的尼米茨吓了一跳,这他妈也太多了,德国海军现在好吓人啊。

    “有4艘肯定是护航航母一类的船只,威胁不大,而且我估计他们多半是要掩护登陆。现在吃不准的是另外2艘航母的意思。”坎宁安紧皱着眉头,显然他也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存在两个可能。第一,这两艘航母加入当面的敌舰队,协同对我军发起强攻,排除登陆的一切干扰;第二,这两艘航母是掩护爱尔兰方向登陆用的,德军自信凭当面的3艘航母可以盯死我们,另外2艘航母是用于掩护陆军登陆的。”

    “您的意思是,不管怎么样,德军都要在爱尔兰登陆?他们有这么大把握?”

    “我猜的,现在情报和信息太少,尚不足以判断。”坎宁安苦恼地说道,“如果德国人掌握了制海权,他们为什么不登陆呢?要打败大英帝国,他们必须登陆才有用,现在最佳的登陆点被我们控制着,德国人自然只能退而求其次了,我倒觉得德国指挥官很善于随机应变,或者他们一开始就做了两个方案。”

    “有传言说德国指挥官是隆美尔?”

    “是的,我也听说了,当初就是他率领部队在阿拉曼附近登陆并最终葬送蒙哥马利的……”

    “那破掉德军的海上优势怎么样?”尼米茨也叹了口气,他认为现在德军的胆子是被南大西洋海战的结果惯出来的,斯普鲁恩斯在占据优势的前提下没能吃掉对方分舰队反被打了个两败俱伤,这无疑就给德国人壮了胆。

    “硬吃?”坎宁安摇摇头,“我不看好,进攻状态下对方可能得到陆基援助,3vs3已非常危险,3打5就更没有把握。”

    “让对方来进攻我们。”

    “对方?他为什么一定要来?如果他们不来呢?”

    “他们会来的。”尼米茨走到地图边画了一条路线,“如果我们按这条路线原路返回,您猜德国人会怎么样?”

    尼米茨画的路线几乎就是当初快速熘进丹麦海峡的进军路线,无非现在方向是相反的。看着这条路线,坎宁安忽然明白对方的想法了:如果t46现在这样走,德军舰队就必须扑上来主动截击,否则一旦让t46绕过格陵兰岛,等于德军封堵就失败了。而封堵失败的德军下一步面临的风险就很高,他们很可能逮不住t46,对有心想要登陆,甚至连登陆部队都派出来的德军而言,这就是高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t46可以绕个半弧形的圈子避开亚速尔重新返回爱尔兰以西海域,一旦让t找到机会,只要一个下午就足以将德国的登陆舰队送入海底登陆部队都没有了,哪怕德国人再占有海上优势又有何用?军舰又开不上岸。

    而且,坎宁安知道尼米茨这一步还暗藏杀机:德国舰队既然有短腿的毛病,那就说明其追击能力不足,一旦让t46跑起来,被迫追赶的德军舰队燃油消耗将加速,那4艘维内托级很快就会因燃油耗尽而被迫返航,而德国舰队在逮住美军舰队之前显然是不可能随意返航,届时这支航母编队将只有1艘提尔匹茨号护航,这就在客观上为t46反杀提供了便利。论油料,t46可以支持比德国人长一倍的时间,这就是优势!

    坎宁安盘算了一下,如果双方都排除陆基兵力,本方舰载机数量优势将能发挥得更充分些。当然,打仗这个事情是谁也没法保证的,数量多赢面大,但并不是数量多就一定赢。

    很显然,尼米茨是在赌,赌德国舰队不敢做出放t46随意游荡的决定,一旦t熘走,德军的行动轻则停摆,重则会面临灭顶之灾,哪怕不能消灭德军,推迟敌人采取登陆行动也是好的现在盟军不就是最缺时间么?只要熬过了5月,新军舰服役后就能压倒轴心,然后美舰服役速度将越来越快,优势会越来越明显。

    “赌一把?”

    “只能赌一把了,希望你我的运气能好一点。”

    “那行,我向国内汇报,必须得到他们的支持。”

    4月18日清晨,听完庞德汇报的有关t46下一步作战计划的构想,丘吉尔脸色阴晴不定,问道:“这么做,有多少可能?”

    “有4种可能,第一是敌舰队主力被重创而我军损失不大,则敌登陆舰队畏惧我军打击而被迫缩回去;第二是敌我舰队未交手,我舰队重新进入大西洋深处成游击舰队,则敌登陆行动将被迫推迟;第三是我舰队被重创而敌军损失不大,则登陆势在必行,不但爱尔兰有危险,冰岛危险性更高;第四,敌我舰队两败俱伤,则敌登陆行动不可预判。”

    “可能性各占多少?特别是第一种可能性有多大把握?”

    “我认为第二种可能性最大,或许能超过40%;至于敌我舰队交手,我认为战况在五五开吧,略微本方占一点上风,毕竟我们有主动选择权。”庞德解释道,“至于最坏的结果,如果英美海军在势均力敌甚至略占一点点上风的情况下连德军都打不过。那么,阁下,我不认为两国短期内还有什么希望,您考虑政治解决吧。”

    丘吉尔的心顿时凉了半截,他不甘心地转过头去问弗雷泽:“如果是您指挥t46,您有什么更好的策略?”

    “抱歉,我没有。”后者摇摇头,“我觉得尼米茨将军还算够意思,起码愿意为了帮我们和德国人打。我现在最怕华盛顿参联会这批政客见德国人占有优势,借口调动敌军,实际却为撤退做打算,万一让尼米茨直接跑回美国把我们卖了怎么办?以他们的个性不见得做不出来,不然,那两个党卫军美国师怎么来的?”

    听完这席话的丘吉尔差点喷出一口老血,半晌无语,最后他无力地挥挥手:“让舰队执行命令吧,是死是活就看这一把了。”

    众人都是默然。

    丘吉尔想了想又叮嘱庞德:“密电坎宁安,千万别被美国人卖了!必要时他单独给我带舰队回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