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百七十章 大英帝国(下)
    “先生们,我来谈一谈我对目前局势的一点看法吧……”丘吉尔扫视了众人一眼,自我解嘲地说道,“我知道很多人在等着我辞职,还有人恨不得干掉我,等明天民众的呼声和抗议声起来后,他们又会把脏水泼到我身上,好像是我带着大英帝国打输了似的。你们也不想想,当年是谁放纵希特勒重整军备的?是谁同意希特勒进入莱茵兰的?是谁默许第三帝国兼并奥地利的?是谁屁颠屁颠跑去德国签署出卖捷克斯洛伐克的合约同时又来炫耀‘一代人和平’的?是我温斯顿-丘吉尔么?但凡你们当初在上述任何一个环节阻止了德国人,都没有今天这么多事!好比你们放火把房子烧着了,火势冲天才报了警,最后却责怪救援的消防员干活不卖力?”

    大家都不吭声,虽然丘吉尔平时强词夺理惯了,但这几句话还真没说错,大家心里只有一个字:悔啊!当然,也有人对丘吉尔在背后痛骂张伯伦的行为表示不齿你早干嘛去了?

    “你们通过这样那样的手段和途径和德国人接触其实我是清楚的,甚至我还知道你们谈了些什么,没我装什么也不知道,你们能谈得这么畅快、这么愉悦、这么心安理得么?没我带着几千万英国人民拼死抵抗同时不顾脸皮去美国苦苦哀求援助,德国人会重视你们么?没有我们取得第一次不列颠之战的胜利并陆续打退德国的进犯企图,会有现在和他们谈条件的机会么?”丘吉尔板起脸孔训了众人一顿,“真要是认真追究,一个个都可以抓起来进监狱。你们骂我是美国狗腿子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们自己?你们难道不是不折不扣的德国内应?苦活、累活、脏活、挨骂的活都是我一个人干了,现在一看局势不利反过头打算清算我,这他妈是个绅士能干出来的事么?”

    大家一缩脑袋,丘胖子发起飙来还是很可怕的。

    “今天我把话和大家说得明白点,免得彼此错判形势,撕破脸皮对大英帝国未来可不利:

    第一,我温斯顿-丘吉尔是绝不会投降的,你们要我挑头向德国人投降,要高贵的巴尔博罗公爵后代向奥地利小瘪三投降那是想也别想,大不了我带着国王和政府去加拿大,至于为什么去加拿大我一会再解释;

    第二,现在这局面,德国人转眼可能登陆,你们哪怕要谈判、要投降也要等打退登陆再说,一旦签了城下之盟,局势就被动了,谁敢完全指望希特勒遵守协议?反正我没见过他遵守过承诺,你们能告诉我,哪个协议是希特勒最终遵守的?

    第三,我已通过正式渠道向美国求救,要求美方派出舰队支援,美国人确实也来了,你们不妨等两天再看看结果,万一德国人被打退了呢?说句真话,大不列颠风风雨雨几百年了,我从不认为希特勒单靠一点飞机、火箭或封锁就能迫使我们投降,上一次大不列颠被征服还要追溯到诺曼征服时期,那至少也要派军队登陆吧,有种德国人先把装甲师开上来再说;

    第四,德国人现在开出的条件确实比法国人要优惠不少,但相比大英帝国的实力和尊严,相比大英帝国的世界地位,这种条件只能说聊胜于无,好比一个贵族家道中落,败家子最后还沾沾自喜留了点残羹冷炙,祖先的荣光呢?大不列颠的历史和传统呢?你们要清楚,大不列颠这份家业不是你我挣回来的,是从打败无敌舰队、打败拿破仑开始一点点攒下来的,今天签署和平条件拱手让人很容易,将来历史就会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你们连自己起码的身后名都不要了?”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接这几句话,首相的口才还是不错的,这几句话说得也算有理有据。沉默许久,老资格的艾登说道:“我们谁都不想投降。现在的问题是形势如此,很难再撑下去了。我听说美方也在和德国人谈条件,条件之一便是放弃我们换取希特勒放弃日本,因此很多事不能无限制再拖下去……而且,今天德国人攻势这么猛,明天民众的呼声,党内的某些人又会起来聒噪,所以……”

    丘吉尔冷笑道:“一群乌合之众,怕他们干什么?非常时期的《戒严法》、《镇压间谍法》干什么用的?几百万军队和机关枪养着干什么用的?我又不是没干过镇压的事,你们不敢沾鲜血,我敢!至于党内那些软骨头,理会他们作甚?我又不是没退出过保守党!什么时候大英帝国的大政方针需要听取这些蝇营狗苟的人的意见了?”

    众人大惊失色,首相要搞独裁了?一想到丘胖子一贯以来的淫威,大家脖子后面都是凉飕飕的。

    “我再来说说美国人的事。不错,美国人确实有抛下我们和德国人单独媾和的想法,但你们要清楚,美国人可以和德国人言和却不可能和日本人言和,而希特勒如果有点远见就不会轻易放弃日本,所以美国人要和一时三刻也和不了的,另外,德国人还占了福克兰群岛,还通过庇隆政权控制了小半个南美洲,这是他能放弃的么?希特勒现在到处扶持小弟,还要拼凑欧盟,现在这种骑虎难下的局面只要他敢放弃一个,所有人都会跑光!所以德国人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松手的。

    因此,美德矛盾要想快速解决是不可能的!你们以为华莱士是偶然事件?这明显就是罗斯福放出来试探德国人的,无非双方价码差距太大,德国人不上当而已……我敢跟你们打赌,前两天来我们这里搭飞机回国的约瑟夫-肯尼迪就是罗斯福的密使。既然罗斯福没和希特勒达成一致意见,美国人便不敢随意放弃我们,所以华莱士就只有‘畏罪自杀’一条路,然后杜鲁门又到伦敦来访问。先生们,这不过就是政治而已,是作秀给谁看?还不是给我看?”

    实际上,在丘吉尔提议召开紧急会议的时候,一部分是打算利用这个会议来讨论有关具体条件的,但现在被丘吉尔连消带打说了一通,大家刚刚提起的念头转眼就又消失了。英国国内妥协派和坚决抵抗派都是少数派,以丘吉尔为代表的抵抗派是希望联合美国取得最终胜利,而以爱德华八世为代表的妥协派是想把乔治六世和丘吉尔都换掉然后与德国和谈,但中立派(暧昧派)才是多数派,这群墙头草时而偏向抵抗派,时而偏向妥协派,充满了举棋不定。

    “现在我可以和大家解释我希望带着陛下和政府去加拿大的事了。”外面的爆炸声已经平息,丘吉尔点燃一支雪茄,狠狠吸了几口后说道,“我不是贪生怕死才想躲着去加拿大,我是考虑到另外一个问题。我问你们,你们觉得德国人赢定了么?”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露出迷惘的神情:德国人现在这种架势,还不算赢定了?

    “德国人占了很大优势,这我承认,这种优势比我想得还大,如果开战前就知道德国有这么大优势,我怎么也不会和德国人打的,但我想告诉你们,德国人还未必赢定了。德国有层出不穷的新式武器,美国人难道就没有了么?说不定美国人在开发大威力的毁灭性武器呢?万一将来战局翻转呢?你们考虑过那时候你们怎么办吗?”丘吉尔提高了声音道,“我和罗斯福、杜鲁门打过交道,这都是些心狠手辣的人物,政治手腕不在希特勒之下,你们和他们比差得太远了,这种人物是能够简单说出一个和字么?”

    大家缓缓地摇头,大家认为美国即便本土没有危险,最多也就是捞到一个体面的和平罢了。

    “我去加拿大就是为了替大不列颠保住加拿大,就是为了替将来有可能的战况反转做准备。”丘吉尔狠狠吸了两口雪茄,众人透过烟雾只看见一明一暗的烟头,却看不见首相阴沉的脸色,“今后将有两个大不列颠,一个在英伦三岛,一个在加拿大如果德国人赢了,爱德华八世是正统;如果美国人赢了,乔治六世就是正统,你们懂吗!?等我和罗斯福、希特勒这种老头子都死光了,世界局势稳定了,大不列颠就能重新统一,你们懂么?”

    “如果你们还不懂,不妨再看看戴高乐和自由法国,虽然贝当天天对戴高乐喊打喊杀,可你们看到过他有什么实质性的举动没有?他派特工来暗杀没有?没有!你们想想看,贝当留着戴高乐干什么?还不是担心有朝一日美国人翻过身来,可以让戴高乐去接收法国……”丘吉尔痛心疾首地说道,“我希望大家回去都好好想想,什么对大英帝国最有利!现在散会!各自分头去救援民众,关键时刻要让伦敦市民看到我们和他们在一起!”

    众人刚刚站起来准备走,丘吉尔冷不防又补充了一句:“忘了和大家说,我和美国人说好了,斯普鲁恩斯的舰队要去澳洲,我让他顺带把南非的2个本土师和有关物资带到印度去登陆,给蒙巴顿一点支援,现在日本舰队堵在中太平洋,德国舰队在北海,印度洋是空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