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历史转折中的罗斯福(下)
    史-汀生皱着眉头问道:“现在海军还有多少实力?”

    “英国人这边有2艘航母,分别是独角兽号与大黄蜂号,2艘乔治五世级战列舰;我们这边有4艘航母,分别是邦克山号、黄蜂号、圣哈辛托号和富兰克林号(除圣哈辛托为独立级外,其余均为埃塞克斯级),其中富兰克林号是1月份刚完成海试加入舰队的,不过战列舰只有2艘,然后1艘重巡洋舰也没有,只有几艘防空型轻巡洋舰……”

    “嘶……”史-汀生倒吸一口冷气,失声叫了起来,“怎么只有这么点兵力?”

    “这就是为什么特纳顶着骂名也要让舰队先撤退的道理所在,有些时候,活下来苟且偷生比死亡更困难。”尼米茨道,“3月份情况会好转一些,届时会有提康德罗加号(埃塞克斯级)、威斯康星号(衣阿华级)服役;5月份进一步好转,汉考克号和本宁顿号航空母舰(埃塞克斯级),和密苏里号(衣阿华级)将能服役。不过其他问题也有,当初我们在计算敌我力量对比时将大不列颠的2艘战列舰、2艘装甲航母全部涵盖进去。现在出了这档子事,我猜英国人不一定就愿意了。”

    史-汀生虽然不懂海军,但简单算术还是会做的,现在大西洋舰队实力并不是很充分,到6月份局面才会完全改观,但如果皇家海军中立或加入轴心,美国海军哪怕在6月份拿到一批新军舰还照样要被压着打,更何况太平洋上还有咄咄逼人的日本呢?

    “假设没这档事,坎宁安将军的应对办法是妥当的,我们只需要抽调一部分舰队去南非就可以了。”米切尔苦笑道,“按我的想法,对付拥有2艘舰队航母、1艘战列巡洋舰为核心的德军舰队,我们可以抽调2艘埃塞克斯级,1艘独立级,1艘独角兽号再加1艘战列舰就足以应付了,哪怕按照1:1战损交换,我们应该还能剩下2艘航母,然后可以让剩余舰队去远东。”

    按照尼米茨的设想:即便要照顾英国人的情绪,大不了再把3月份服役的提康德罗加号给对方,这样北大西洋方向届时还有3艘航母,进攻不足,防守还是很稳健的;而南下的舰队吃掉敌人后再赶赴远东增援也比较稳妥,但现在根本就不敢动了。如果皇家海军不动,则南下兵力筹措不出来抽得多了,北大西洋方向捉襟见肘;抽得少了,南大西洋捉襟见肘。

    受影响的不仅是南非方向,尼米茨正在策划的非洲战役同样会受牵连。考虑到西非这里有英国原来的殖民地,登陆战役中准备动用的部队还有英国陆军,现在可怎么合作?以前英美是打生打死的铁哥们,一个拼了命的给英国送物资、送装备,一个拼了命的把军舰、兵力、技术和工人往美国送,现在大家都说亏了,这以后可怎么办?

    没有人说“总统不是和丘吉尔首相沟通得很好”这样的傻话,如果光是华莱士,没有杜威后来的事,说不定也就这么对付过去了,现在倒好,独立调查委员会都要成立了,英人英舰都执行了,再要恢复如初,难喽……

    商议了半天众人最后决定,不宜冒险,派几艘潜艇和岸基航空兵去截击一下算了。

    本来这话题讨论都告一段落了,米切尔嘟囔着又补了一句:“签个纪要吧,说是参联会共同讨论决定的,要写清楚基于什么理由、什么考虑、什么判断才作出了该决定,万一将来国会又有疯狗撕咬我们说纵敌,哪怕停职也有个说法,纪要多保留几份……”

    众人一顿苦笑,几个一起参会的校级军官难过得眼泪都快要掉出下来了长官们都被逼到这份上了,能打赢才有鬼。

    2月7日,国会批准了以杜鲁门为主席的独立调查委员会组建,决议通过后第一个小时,不但参联会近期的档案和资料全部被扣押,凡是前期参加参联会会议的中低级军官,甚至连外面执勤的警卫都接到了传唤通知,原本满满当当的五角大楼居然有人去楼空的感觉。

    走马上任的杜鲁门工作劲头很大,不顾劳累,连夜开始提审这些嫌疑人,还下达了严厉的指令,让他们写出这段时期干什么、对保护费的看法以及他们与三位上将的接触内容,并让他们回忆参联会内部有没有不正常的决策流程……

    架势之大、力度之猛、口吻之严肃、态度之凶狠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一开始共和党人还欢欣鼓舞地认为罗斯福又看走眼了,怎么提名了怎么一个傻子上来?难道不是应该左推右挡、遮遮掩掩好蒙混过关么?现在这种场面,据国务院知苏派人士透露,都赶得上斯大林老爹搞大清洗时内务部的排场了除了没有刑讯逼供。

    但慢慢地他们就觉察出不对劲来了,杜鲁门这小子绝对是故意,他包藏祸心故意激起军人对这个调查委员会的反感和不满。谁都知道杜鲁门一直负责军中审计,其办事作风平时早就为人所了解了,突然变成这样肯定不正常。而且,杜鲁门那天会议上立场阐述得非常清楚攻击华莱士动摇军心、是叛国,还要弹劾他。突然间风格大变只有一个解释他后面有人逼他,是谁呢?共和党人和杜威!

    于是愕然的场面一幕又一幕出现了:凡是他们问询到的军官,不论军衔高低,对保护费一节一概说不知道、不清楚、从未听说过,“长官们还会讨论这个?是你们疯了吧?”、“长官要卖国还这么麻烦?直接把舰队位置、兵力部署告诉日本人不就结了?”等言论层出不穷。

    最搞笑的是审讯金上将的副官,问他金上将平时做什么,他把金上将几时起床、几时出门、几时看病、几时吃饭说得清清楚楚,就差答复金上将一天拉几次屎,但一问关键内容全都说“我不知道。”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我怎么可能知道?”副官反问道,“他是我的长官,他开什么会,做什么决策、讨论什么内容还能告诉我?我又不是美国总统,他凭什么和我汇报?”

    “你让他签署的文件呢?”

    “诺,你们不是都查档案了么,我记不清了,档案里都有。”

    “平时闲聊时总会说几句吧?”

    “不说!一句也不说!”副官头一梗,“像长官保密意识这么强的人,怎么可能说这些?倒是说让我多锻炼身体、多学点其他技能,今后别当军官了,免得将来受议员们的气!”

    “你!”这分明是指着和尚骂秃驴了,议员们恼羞成怒又没有办法。

    时间一天天过去,人员都查遍了,结果对于保护费的事情都异口同声地表示:“我不知情!”、“我不相信!”、“不可能!”最后总算查到了一点点有关联的蛛丝马迹,一个后勤军官报告说:“长官要求准备30条船,货物尽可能装匀点,每种物资每条船上都该有。”

    调查委员会如获至宝,决定深入挖掘,但一会儿他们就挖不出来了。

    “这么做的原因很好猜,苏联人肯定化整为零用单条运输舰艇去冲封锁线,谁也不知道那艘船会出事,这样安排是最妥当的,偶尔有几条被击沉不会导致某一、二类物资全面丧失。”

    2月10日,筋疲力尽的委员们找上了苏联驻美国大使和武官,请他们谈谈对于保护费的事。

    大使表示不太清楚,一般都是武官们负责联系的,而武官则说:“40%的数字我大概清楚一点。”

    “能不能请您详细谈谈,我们会完全保密的。”

    “当然可以,在12月份物资被拦截后,我方提出了替代方案,建议贵方将交货地改在阿留申群岛,然后由我方派遣船员将物资输送回国,回国不按照船队编组,由单舰利用夜色、天气掩护突进……”武官不紧不慢地说道,“当时说了40%的比例,是我们参考了英加航线上的损失作出的综合评估,认为大概会有这个数字的损耗,但具体是高是低谁都没有尝试过。”

    “那为什么要定在阿留申呢?直接由我方直接运过来并解散编队不就行了嘛?”

    “这个不是贵方一直的顾虑么?”

    “顾虑什么?”

    “这么做有很大可能被日方军舰或潜艇击沉,贵国不是要损失大量人员了么?而贵国是最重视公民生命的,只怕这样一来会找借口掐掉运输线。为了打消贵国的顾虑,当然只有派遣不怕死的苏维埃人民来执行最后一段最危险的航程喽……”武官当然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可他收到过最高指示,这件事的真相哪怕他死了都不能透露半个字,所以怎么可能告诉调查委员会呢?

    现在调查委员会完全抓瞎了:本方这里根本找不到证据,苏方又完全矢口否认,总不能求证于日方吧?

    罗斯福听到消息后非常高兴:“哈里果然是有办法的!”

    霍普金斯在他耳边悄悄说了几句,他点点头:“特纳这桩事要找的人终于全了,明天让哈里去提审他,是时候做个了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