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无间道
    现在,全场的压力和目光的焦点都聚集在了罗斯福身上,他稍有不慎便会有粉身碎骨的风险。

    由于战事一直不利,罗斯福已承受了多方压力和指责,原本他想让华莱士替他分担一些,所以躲在医院里称病不出让华莱士有机会代行,结果却看走了眼后者非但没表现出符合预期的愿望,甚至还调头过来放炮。所有亲近罗斯福的人士都在愤愤不平,认为这是背叛要不是罗斯福当初力排众议挑选他作为搭档,华莱士怎么可能当上副总统?罗斯福面上虽还对华莱士留有几分面子,但心底已完全当他是路人了副总统在公开场合发表与总统不一致的意见,你究竟想干什么?

    40%过路费罗斯福当然是知情的,李海曾经和他详细汇报过并根据他的指示去找华莱士背锅,倒是马歇尔和金上将认为罗斯福本人不知情,两人当初还怪李海多事,直接把交割地放在阿留申群岛不就结了么?哪有后面那么多事。但从现在的情形来看,两人不得不佩服李海在政治上还是有远见的。

    思考几秒钟后,罗斯福清了清嗓子开口道:“关于第一个问题我根本不知情,我相信任何一个参联会高层军官也不可能答应这种做法。李海上将、金上将、马歇尔上将等诸位将军目前都在这里,我马上可以让他们向诸位表达立场。”

    果然几人依次站起来都摇头表示否认,李海还讲了句俏皮话,意思谁相信这个谁就是傻子,逗得议员们哄堂大笑起来。

    看着台上众人的出色表演,杜威不动声色地冷笑:“那么,我能请一个证人来指证么?”

    “当然可以……”罗斯福不假思索地回答。

    主持会议的议长立即表示:“有请证人。”

    “我愿意就这件事充当证人……”令所有人大吃一惊、始料未及的是,步入场内担当证人的居然是现任副总统亨利-华莱士,这不啻于在众人心目中掀起了惊涛骇浪。罗斯福一脸愤怒,本来他今天让人请华莱士出席,结果对方婉拒了。他原以为对方可能对场面有些尴尬,没想到居然在这里等着自己合着我三年多养了头白眼狼?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参联会众人聚焦在华莱士后背上的目光已足够将其融化了。

    台上的尼米茨和艾森豪威尔两人一左一右紧紧按住特纳,不让他跳起来发难现在要有把枪,特纳说不定真会扑出去把华莱士给干掉。

    “尊敬的诸位先生,在阐述这件事之前,首先请允许我辞去副总统职务,我认为我的良心、我的信仰和支持我有所作为的民众都不忍心看我在这个岗位上饱受折磨。”

    参议员议长是民主党人,他对华莱士这种背叛行径也很恼火,皱眉道:“华莱士先生,您的辞职决定是另外一件事,两者不必混为一谈,现在请您就40%过路费谈谈看法。”

    “在罗斯福总统病重住院期间,我根据宪法传统代行总统职权,参联会向我递交了一份报告,意思援苏物资可能遭遇日本拦截,由于日美对立,所以建议将物资交付地由海参崴或苏维埃港改为我方控制的阿留申群岛,由苏方按40%比例交付日方并过关。当然,保护费一节他们是口头向我汇报的,文件里白纸黑字只写到交付地更改及可能出现40%左右的损耗……我不同意签署这份文件。因为这件事他们和我闹翻了,所以你们能看到参联会众人是如何骄横跋扈无视一位副总统的,实际上参联会的所作所为比他们表现出来的还要恶劣。”

    会议现场气氛顿时混乱起来,刚才参联会众人全都矢口否认,现在华莱士又亲自来出面指证,这两方必定有一方在说假话。从感情上说,他们相信参联会不会叛国,但从理性上分析,他们又认为华莱士说得不错,没有这件事逼迫,华莱士怎么会和众人关系搞得这么僵,以至于他不但连副总统都不想做,甚至还公开摆出决裂架势!

    罗斯福痛苦地抓了抓脑袋,他发现他现在对局面失去了控制,他还在琢磨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时,议长开了口:“您说有一份文件,现在能像国会提供么?”

    “递交签字时因为我的愤怒,该文件已被撕毁,如果他们没有做手脚,按照规定文件应该有备份存档的。”

    议长点点头:“那我们就决定立即扣押有关档案。”

    事情变化之快,即便罗斯福也无法阻止,不过唯一的好消息是保护费、日本等几个关键词没有白纸黑字写在上面,这也是李海的主意这都是要存档的文件,哪怕有华莱士签字,将来给杜鲁门参议员看见可怎么得了?

    他刚想开口,心腹李海上将已站了起来,朗声道:“诸位议员,方才华莱士先生发表了他的观点,我们阐述了自己的观点,我和我的同事认为这方面是非曲直一时三刻说不清楚。我们愿意和华莱士一起,暂时停职并接受公正的第三方调查……”

    罗斯福有点吃惊,李海却朝他点点头,意思他不要担心。

    杜威楞了一下,他没想到李海居然这么光棍,他原以为对方肯定会辩解说确实有过这种考虑,既然争论说不许,那参联会最后也就放弃了这在逻辑上是无懈可击的,在性质上也不构成危害,顶多会对几人的声誉有影响,但绝不至于致命,他也不是要通过这个问题来扳倒罗斯福,只要给其致命打击就够了。但现在李海这架势,分明是不成功便成仁的场面。他忍不住狐疑起来,目光在华莱士、李海、马歇尔、金上将四人身上看来看去,不知道谁说了真话,谁又说了假话。唯一的好消息是,这是民主党内部的分裂,共和党完全可坐享其成。

    华莱士应声道:“可以,我愿意配合国会接受调查。”

    议长只好说:“国会等会继续开会研究成立专门委员会调查,下面请总统阁下继续回答第二个问题。”

    “至于第二个问题……”罗斯福刚说了一句,特纳就站了起来,“总统阁下,我是当事人,我能就这件事对杜威先生和在场的各位议员说几句么?”

    罗斯福点点头,在特纳旁边的尼米茨紧张地拉了前者一把,提醒道:“别放炮,否则这些议员今天没完没了。”

    现在尼米茨也是火冒三丈:他没想到华莱士居然是这种人,不但没有领袖的担待,甚至还要用政治手段来打击军官。特纳说得对,真该一枪毙了他!

    特纳微笑着点点头,开口道:“有一点杜威先生是说对了,下令舰队撤退的命令虽然是英格索尔上将下达的,但却是我给他的建议这是我履行参谋长职责的具体表现。做出这个决定基于非常残酷、紧急且必要的理由,三言两语恐怕说不清楚,我认为像刚才那样组成一个独立委员会对整件事进行调查比较妥当,我愿意暂时停职配合。”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怎么参联会的人动不动就停职?现在还在打仗呢!将军们都走光了敌人打过来怎么办?

    尼米茨和艾森豪威尔苦笑:现在经常在参联会开会的只剩下他们两和分管陆航的阿诺德将军了后者最近一直在百慕大、纽芬兰、加勒比海等地视察陆航建设情况,否则也得被卷进去。

    “在停职前,我想多说几句,特别是要问杜威先生一个问题:您认为特定情况下,牺牲一个人的性命去救援另一人是正当么?”

    “这不一定……要看情形……”

    “咱们不必兜圈子了,我只问一句:一间房子着火了,一边是您的五个孩子中的一个,一边是邻居的独子,救且只能救一个的话,您怎么选?”

    “我……”杜威知道自己碰上硬茬了,这问题自己如回答不好,将来竞选是要失分的,想了想,他只能硬着头皮道:“我应该会救邻居的独子!然后……”

    “很好,现在我可以把我当初劝说英格索尔上将的话告诉诸位。”特纳打断了对方的“然后”,“我对他建议的原话是:‘陆军在国内至少还有500万军队,像陆军3师、陆军5师这样的部队能拉出不少,但大西洋联合舰队英美两国目前有且仅有一支。从合众国的根本利益出发,如果您只能选一个,您怎么选?’他沉默了半天,最后听从了我的建议。”

    众人一片黯然。

    “回来后,代表海军的金上将和代表陆军的马歇尔上将在参联会会议上为这件事公开扭打起来,打完后双方又抱头痛哭,都是60多岁的老将了,他们是为自己的地位和权力打架么?这是何等的悲凉!我抉择时刻的心情远比救援自己的孩子或邻居的孩子要痛苦得多!”特纳朝台下深深地一鞠躬,哽咽道,“诸位,请理解参联会一再要求死战到底的决心,我们不是为给自己一个交代,我们是为了给已逝去的英灵一个交代,给珍珠港、给非洲、给巴拿马、给纽约、给纽芬兰、给佛得角那里消失的无数英魂一个交代……我不知这么做是对是错,我只想为这个国家粉身碎骨而已!”

    台下一片掌声,然后是沉重的叹息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