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百四十六章 鱼死还是网破?(补,4600票加更)
    “啪!”、“啪!”响亮的耳光在鹰森孝、赤鹿理两个日本陆军中将脸上响起,瞬间还留下5个手指印,他们却一声也不敢吭,只敢低头称“哈依!”

    日军上级指挥官一向有掌掴下级的习惯,但到将军这一级,不管对面是谁,这种惩罚已基本没有了,现在巴掌重现,只有极端生气的指挥官才能做出这种行为。眼下印度派遣军总司令官山下奉文大将就在气头上,不是一般的生气,是简直气坏了。

    两个中将一个管着第11师团,一个管着13师团,都是印度派遣军组建后从关东军和中国派遣军序列中抽出来、首批入印的老牌师团,据说战斗力还不弱,但在进攻加尔各答的战役中被打得大败,两个师团各自损失了一半人马,一口气后撤80多公里,得到其他部队掩护和接应后才稳住了局面。

    虽然他们很想向山下奉文司令官抱怨作战命令是横山勇下的,但最后谁也不敢辩解,昨天东京已来了电报,横山勇中将就地转入预备役,回东京听候发落。再早之前,山下奉文已放出消息,如东京不处理横山勇,他就要来处理了。至于他来处理的手段是什么,知道内情的印度派遣军高级军官都有点不寒而栗上次土井联队长违背指示在印度腹地烧杀掳掠,直接被山下奉文下令用勃朗宁重机枪当众突突突了,12.7mm的子弹将其躯体打成数段,回头往东京报个战死就完事。

    倒不是说山下奉文就是秋毫无犯的好人,他当初在新加坡坏事也干得不少,这次之所以痛下杀手,实在是他认为印度民众已够恭顺了,鲍斯政府开展工作也非常得力,比起中国大陆游击队遍地的情况实在好太多,这局面是来之不易,可不能破坏。尤其是海军管的锡兰岛,由于海军懒得管民政,全丢给会讲英语的印度精英阶层去处理,反正沟通起来也容易,海军本身又富,看不上刮地皮这点收入,再加岛上还有皮肤白皙的德国老爷(海军陆战旅)坐镇,其他方面在印度人看来简直和天堂一样,那真是秩序井然,民间情绪比日本本土还日本。

    印度派遣军进入印度不到一年,光黄金一项就搞到了500多吨,这还是在没怎么激起民变的情况下弄到手的,陆军上下吃得盆满钵满,问德国买军火的钱全指望着印度这里出呢,这么好、能下金蛋的母鸡可不能轻易折腾死了。

    印度派遣军上下大小官兵的私房钱也收获颇丰。除收入不菲外,生活条件也让人满意,现在少尉级别以上军官就有印度佣人伺候了,服务之到位、工作之贴心、态度之驯服让他们大呼满意,哪怕行军打仗也带着走,谁还用以前的勤务兵?印度姑娘虽然黑了点、丑了点,但与皮肤较白的日军官兵发生关系时是满腔热情和温柔的,甚至恨不得夜夜都来。英国人有种族歧视,日本人又不兴这一套,只要你服从就是自己人,以至于派遣军为保持战斗力,特意下了不许容纳女人在军营过夜的指令。

    在这种背景下,土井不顾大局的做法就显得非常突兀:一来得罪当地王公贵族,二来让鲍斯下不了台,三来开了很坏的头,不加以惩戒是不行的。其他联队长以上级别军官也认为司令官处置得对,这种情况下还要烧杀掳掠,那就太不是东西。

    横山勇由于在中国战场上屡屡抗命,与烟俊六、冈村宁次关系搞得很僵,正好山下奉文因为地盘扩大需要有个帮忙的得力副手,于是把他从中国调到了印度。刚到印度时,汲取经验的横山勇还比较听话,打仗也卖力,指挥水平相当不错,山下奉文对他各方面都比较满意。特意选择他为右翼军指挥官,和山下奉文亲自指挥的左翼军一起打算用5个师团发动钳形攻势吃掉加尔各答附近的英印军并占领该地。

    加尔各答是英属印度的重镇,山下奉文在出发前交代过右翼军要注意配合,不要过快。本来一切都按计划推进,谁知道连战连捷的横山勇忽然脑子发热,认为英国人不足为虑,光凭自己手里的部队已足够解决问题,便让第11、13两个师团突进,结果中了英军斯利姆中将的埋伏,先是在郊区被英国装甲部队狠狠揍了一顿,然后又被困在加尔各答城里打了个半死,最后损失一半部队和坦克才逃出来。

    这么一来,山下奉文的钳形攻势立即破产,尽快拿下加尔各答的希望也破灭了,迫使他临时改变作战计划,一面派部队接应两个师团,另一面还要稳住左翼阵线。

    当然这败仗还有个重要原因是因为3个德国海军陆战旅撤走,不但减少了作战兵力,还增加了英印军的胆气。知道这次进攻德国人不在只有日本人,他们的战斗力就能完全发挥了。不过这原因没法总结,总不能日本打个印度都靠德国人吧?

    一直以来印度派遣军都是顺风顺水,胜仗无数,这次栽的大跟斗让山下奉文极为狼狈,使他不由想起来当初中国派遣军在徐州战役中台儿庄吃到的败仗,同样也是诱敌深入,同样也是一样的狼狈。

    “你们两个都是猪哇……”山下奉文打累后喘着粗气骂道,“谁让你们在城市里和印度人打白刃战的?你们手里的冲锋枪、机关枪是烧火棍不成?还有,谁让你们用坦克去打巷战的?你们不知道世界上还有铁拳和无后坐力炮这种东西?”

    说起来两个师团长也够二,斯利姆摆在加尔各答的防守部队包括了2个精锐的廓尔咯旅,日军进城后不久就遭遇他们白刃挑战,然后昏头昏脑的日军官兵就真扑上去开始拼刺刀了,结果廓尔咯人悍勇超过想象,雪亮的廓尔咯弯刀在狭窄、复杂的城区里砍掉了不少日军官兵的脑袋,而由于长期武士道精神的熏陶,日本明明拥有近战火力也不用,硬生生在加尔各答打了一场冷兵器战争,两个廓尔咯旅最后近乎伤亡殆尽,而以命搏命的日军官兵也损失了数个联队。

    这还不算,打红眼的日军指挥官为加快攻城,还把坦克也开了进来,结果遭遇无数无后坐力炮、巴祖卡火箭筒和反坦克手雷的反击,损失大量坦克,最后狼狈逃窜。

    “你们平时总武田攻长、武田攻短,言下之意对其并不服气,认为他不过靠了点运气,叫我说,十个你们都抵不上一个武田攻!他打仗怎么会用你们这种笨办法?要是那次放你们在东京,早不知道被人玩死了多少回!”

    讨逆平息后,印度派遣军上下愕然发现年纪轻轻、一贯滑头滑脑的武田攻不但一跃成为中将,还当上了近卫师团师团长,据说还要负责实施装甲化改造,其风头之健居然不在石原莞尔之下。

    一时间流言四起,诸如“我就知道这小子命好!”、“哎,朝中有人好做官啊!”、“这种好事怎么轮不到我呢?司令官偏心!”这种话层出不穷,山下奉文原想着将来如果自己有机会当上一任陆军大臣,武田攻在陆军省当个军务局长或核心课课长要让自己省事不小,可看现在这架势,过几年如果自己真有机会当陆军大臣,武田攻妥妥的就是陆军次官人选。

    高兴是高兴了,可现在这仗打成这样,他又有点怀念武田攻在的日子,那小子多机灵啊,看着红头阿三们要来拼刺刀,肯定会不顾一切用20mm旋风炮和12.7mm勃朗宁们洗地他是大阪商贩,才不管武士道不武士道,能打赢就好!

    打累了也骂累了,他最后总算板着脸发布指令:“德国人一共留下3个陆战旅的重装备,原本有一个要归海军,我和草鹿司令官打了招呼,先全部给我们,到时候再从后方调剂给海军。虽然很多人眼红抢着要,但我仍打算用这批军械补充你们两个师团,再给你们2000个补充兵,你们给我尽快恢复战斗力,师团长暂时当旅团长用!东京大本营对这次失利也很恼火,原本说给我4个师团增援,现在改口说给6个师团!部队已逐次出发了,今后来印度抢肉吃的狼会更多,最聪明的人才能留下。如果你们再打不好,我就让你们转入预备役回日本去,反正你们也捞够了,回去好好享福吧。”

    一听“回去”,两个师团长顿时傻眼了,印度这么好的地方谁回去谁傻啊,钱虽然弄得不少,可谁会嫌多呢?哪怕自己够用了不还有子孙吗?再说,谁不是心腹手下一堆,这要是一走,他们怎么办?到时候晚年都不得安生。

    两人当场悔恨不已地表示:“长官,我们一定小心谨慎、认真整补,在下次进攻中打出威风。不雪此耻,誓不为人!”

    “长官,下次作战请务必再用我们打先锋,我们一定把加尔各答拿下来,不拿下来我提头来见!”

    山下奉文满意地点点头:“知耻近乎勇,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你们几个好好研究,在援兵到来前务必把加尔各答拿下来!自己丢的面子,自己负责挣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