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百四十四章 鱼死还是网破?(下)
    2月5日凌晨时分,也就是罗斯福刚和参联会议定暂时在太平洋上维持缩头乌龟决策的同时,在日内瓦国际饭店里安睡的约瑟夫-肯尼迪忽然被噩梦惊醒,他大汗淋漓地掀开被窝,发现自己整个身子都在发抖一种寒彻内心的发抖。在刚才的梦境中,他依稀看到自己的次子,他寄予厚望的约翰-肯尼迪中了德国人无数发子弹,只来得及喊出一声“父亲”便浑身是血地倒在自己面前。

    虽只是一个梦,但场景如此逼真,让他过了半个多小时依然心有余悸。这几天他先是去了鹰巢,然后又去了克里特岛,甚至还和元首、隆美尔元帅等一系列大人物见了面,每个人对他都很友好,敬如上宾,但他丝毫不敢放松,次子还在德国人的战俘营中苦苦挣扎呢,也不知道从小锦衣玉食的公子哥能不能撑下来。一想到这里他就眼圈一红,痛恨自己不早下决心,早点从德国手中弄出来就算了,影不影响个人前途战后再说,总不能为了个虚无缥缈的总统梦而把儿子的性命搭上。

    刚用过早餐,心神不定的他仔细琢磨着该怎么和德国人开口,既要不动声色达到目的,又不能让德国人勒索太多对方一定有政治目的,倘若只要钱就好办了,500万,1000万甚至2000万美元他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电话铃忽然响了起来:“尊敬的肯尼迪先生,说话方便么,我是舒伯特。”

    舒伯特是德方派驻瑞士和他联络的情报员,名义上是外交官,实际上是元首副官处成员,权力很大、手眼通天,他连忙道:“方便,方便,您说。”

    “您儿子小约翰昨天夜间从战俘营越狱,还带走了同室的9名战俘……凌晨时分,盖世太保进行了大侦缉,在斯图加特以南的郊外将其赶上,您儿子为掩护其他人逃走而吸引盖世太保注意力,拒捕过程中身中数枪……”

    “啊!”约瑟夫感觉天旋地转,整个世界都快要塌下来了。

    “不过由于战俘们抢到了一辆汽车,所以暂时逃脱了,目前正顺着德国瑞士边境方向而来。”

    “约翰他怎么样了?我是说,他没有死吧?”

    “保证没有!”舒伯特笑得有些令人害怕,“击中您儿子的子弹全是根据元首指示特制的冲锋枪弹,每颗子弹装药量基本只有正常状态的一半到三分之一,我们做过试验,除非命中头部、心脏、动脉等要害部位,否则死不了,开火时盖世太保们都特意避开这几个可都是神枪手,当然留几个伤疤免不了。这辆汽车是我们特意准备好的辎重卡车,上面不但有大量急救包和药品,还有押运员的旧军装,甚至军官证上的照片也与您儿子十分相像。”

    约瑟夫马上就明白过来,这哪是什么越狱,这分明就是德国人安排好的剧本!他低声道:“我还没想好,能不能?”

    “那我就通知边境部队把他拦截回去了?”舒伯特在话筒里微微一笑,“您儿子受了伤需要静养,没几个月休息他恐怕不能再越狱了。”

    “好吧,我答应了,需要我干什么?”对爱子的关心压倒了一切,约瑟夫咬牙豁出去了。

    “您准备好钱去收买瑞士方面,怎么弄我们不方便出面,反正只要让他们把人放过边境就行……当然,那车药品和汽车您得付钱。”

    “就这些?”

    “是的,您还有什么特别交代?”

    “我知道了。”约瑟夫连忙道,“感谢元首的深情厚谊,我永远铭记在心,希望您能够保密。另外,我会通过秘密渠道给贵国红十字会捐款100万美元。”

    “非常感谢,您的生意会越来越红火的!如您的朋友也有类似需要,请尽管向我开口,我们会明码标价、童叟无欺。”

    当天晚上,约瑟夫接到了逃亡而来的约翰-肯尼迪一行,并立即将其送入医院治疗。

    “父亲,您怎么来了?”约翰-肯尼迪确信自己得救后只问了一句就晕过去了。

    “我一直在想办法怎么能救你,没想到上帝保佑,你居然大难不死逃脱了!”拉着儿子的手,约瑟夫喃喃自语,他哪敢和儿子说真相,干脆先糊弄过去。

    在手术期间,他坐立不安地在手术室外踱步,虽然德国人保证万无一失,但毕竟隔了一个白天,他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再加浑身上下包扎过的地方都被鲜血浸透了,场面实在是吓人,这颗悬着的心一直放不下来。其余几个美军战俘早就知道长官出身不凡,有个有权有势的父亲,现在逃出生天看到久违的同胞再加约翰-肯尼迪在逃亡过程中救了他们的性命,一个个哭得不成人样。

    “别哭,别哭,孩子们,和我讲讲你们越狱的事。”

    众人七嘴八舌讲了一遍,10个人偷偷掘开地道,通过阴沟逃了出来,考虑在德国人生地不熟,决定向瑞士方向逃命。然后盖世太保们闻讯赶来,约翰-肯尼迪和另外一人为掩护大部队安全而从另一条道走,结果中了枪又弄到了卡车……

    约瑟夫点点头,从情况来看安排还算是妥当的,如果儿子不敢站出来吸引盖世太保的火力,恐怕还要大费周章,想到这里他不禁为约翰骄傲起来,虽然自己和德方有默契知道他绝不会死,但约翰本人是不知情的,引开盖世太保明显就是舍己为人的光辉典范。

    “你们太不容易了,上帝保佑约翰,这里是安全的,我会把你们都救回去。”

    手术室门拉开了,脸色惨白、身体虚弱的小约翰被推了出来,主治医生也知道约瑟夫来头不小,用恭敬的口吻介绍道:“贵公子运气好到没边了,他一共中了3颗子弹,一颗卡在肩胛骨中,一颗在腹部,还有一颗在大腿侧面,都不是特别重要的位置,我已全部取了出来,只要好好养伤即可,将来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后遗症。休息几个月就又是一个活蹦乱跳的小伙子。哦,消炎要使用大量盘尼西林,这个药价格有点贵且供应非常紧张,如果您有渠道,不妨多弄点来。”

    “非常感谢。”随后几个小时,心细如发的约瑟夫不仅很快弄到了紧缺的盘尼西林,还把全套医疗资料包括x光片都复制了一套将来万一出事,这套资料就是最好的证明,说明小约翰确实是受伤逃脱不是“诈伤”。

    唯恐夜长梦多的约瑟夫还秘密拍电报告诉了霍普金斯,说约翰及其同伴越狱逃亡瑞士的事,并打算三天后先飞伦敦,然后取道大不列颠返回美国养病,顺便再汇报在德国的具体外交交涉情况。听到约翰-肯尼迪为掩护同伴而身中数枪,罗斯福也不住感慨:“好孩子!勇敢的好孩子!等他回来我要给他授勋!”

    得知约翰-肯尼迪“越狱”成功后,里宾特洛甫不解地问:“元首,您费了这么大的劲,什么回报也不向他索取?哪怕将约瑟夫发展成我们在美国的线人也好。”

    “这样使用就太浅薄了,这忙我不仅要帮,而且还不是现在就用。”

    “您想?”

    “若干年后,这个年轻人成了参议员甚至美国总统,我和他把酒言欢时说起这件事,你觉得这场面如何?能不能让他为德国的利益帮一点点小忙?”

    “哦,上帝啊!”里宾特洛甫惊呼起来,“您看得好远,您怎么断定他会成为参议员甚至总统的?”

    “直觉,可怕的直觉!”霍夫曼笑笑,“不成也没事,约瑟夫不是出100万美元么?难道100万美元还买不了10个年轻人的命?”

    里宾特洛甫满脸堆笑,实际上偷偷摸摸赎买战俘一直都在进行中,中那些家世显赫但本人还不算出名的英美战俘好一些都完成了秘密交易战俘营里英美官兵实在太多,不卖掉一些怎么有钱维持运转呢?

    “这两天英国人得到了物资,黑猫又开始左右摇摆、下不了决心了。”里宾特洛甫苦恼道,“一天不能断绝这批英国佬的期望就一天不能真正实现谈判结束。”

    黑猫是他对爱德华八世势力的代称,由于在佛得角一战中轴心舰队损失较大,再加上北大西洋进入风高浪急的高海况时期,德国撤掉水面舰队破交体系而只用潜艇破交,英加航线得以在损失率50%的情况下予以恢复,英国物资输送在断绝几个月后重新又有了新血。

    霍夫曼笑笑:“这是自然,所谓瞻前顾后、摇摆不定的墙头草就是指他们,也幸亏是这种对手,要是杀伐果断接受了我方条件,我反倒要担心今后。慢慢谈,会有结果的,勒在大英帝国脖子上的这条绳索只会越来越紧。目前ar-234闪电式喷气轰炸机正在快速成军,到本月底如天气情况改善,英国人很快就能品尝到炸弹的滋味耶顺内克告诉我说首批规模不少于500架。”

    “这真是个令人欢欣鼓舞的消息,但美援一日不除,我们……”里宾特洛甫还是说了自己的担心,“或者还需要一场真枪实弹的登陆战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