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百四十三章 鱼死还是网破?(中,4400票加更)
    罗斯福终于回到了标志性的椭圆形办公室,年纪比他还大8岁的丘吉尔居然在一旁边说话一边殷勤地帮着推轮椅,看上去活像个小跟班就英美目前的关系而言,倒也算是恰如其分。

    华莱士和罗斯福终于见面了,场面看上去很尴尬,华莱士只开口说了句:“阁下,看到您病愈归来,我感觉非常高兴。”就不知道接下去该说什么。

    罗斯福依然还是和颜悦色地笑容,点头道:“我不在的时候,您辛苦了。您的很多想法很好,我也能理解,但现在这个局面可能不容有这份奢侈去实现,我希望您能理解我的苦心和煎熬。”

    “总统,我……”

    “算了,别想太多,好好休息,你还年轻,将来有的是机会。”罗斯福一语双关地说道,“完全可以考虑成熟后再决策。”

    丘吉尔也朝他笑笑,不过大家都认为丘胖子的笑容太虚伪。

    埃德加-胡佛很快也进来了,先和罗斯福以及丘吉尔打了招呼,然后不怀好意地看了华莱士一眼,故意问道:“副总统阁下,还需要我向您递交辞呈么?”

    “不用了,您和总统直接汇报吧。”

    一旁的罗斯福和赫尔等人听得皱起了眉头,不过罗斯福没说什么,反而用严肃的口吻训了胡佛两句:“你以后要多和副总统阁下多请示、汇报,我老了,还能有几年?”

    “是。”胡佛低眉顺眼地走到华莱士身边,“不好意思啊,下次我会将您的意图领会得更深刻的。”

    华莱士无力地点点头,都这样子了他还能说什么。

    然后一会其他人就听见胡佛扑出去打电话:“《华盛顿邮报》编辑部么?”

    “是的,请问您是?”

    “我是胡佛!”

    对面倒吸一口冷气,然后恭敬地说道:“不知道阁下有什么吩咐。”

    “总统病愈复出了,丘吉尔首相也在华盛顿进行国事访问,两位领袖进行了深入友好的洽谈,随后将发表公开声明。明天也就是2月5日下午,总统要对国会发表演说,阐述他对近期一些问题的意见和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看法。这两件事你们要派最好的记者、用最强的力量、最显著的标题、最鼓舞美国人民战斗意志和信心的文章把他报道出来,明白么?”

    “明白了,如您所愿。”

    所有人都听见了这番对话,大家都在心里叹了口气,华莱士如坐针毡,不知道该怎么说。

    正巧尼米茨和一帮参联会高层也来了,首先汇报的就是澳新航线被切断的问题。

    罗斯福点点头,先不说自己的判断,只问华莱士:“亨利,如果是您来做决策,您觉得澳新应该援助么?”

    “应该。”华莱士道,“他们是太平洋上抵御日本侵略的第一道防线(第二道是夏威夷一线),对于增强我们的反击能力很有好处。”

    “那么,为什么您会认为援助大不列颠本土不重要呢?”罗斯福说道,“大不列颠明明是我们在大西洋上抵御德国侵略的第一道防线。”

    “这个,我……”

    “您寄希望于和德国达成谅解,对吧?”罗斯福叹息道,“可惜这种想法不为希特勒所接受,他不但不会放弃侵占英国的念头,也不会放弃盘踞南美、支援日本的念头。如果有这样一个德国,他假意和我们停战,一面占领大不列颠,一面不断用最新的武器和装备援助阿根廷人和日本与我们对抗,您觉得可以接受吗?”

    “我们可以和他谈。”华莱士干脆豁出去了。

    “谈当然是可以的,但现在是战时,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极端宝贵的。”罗斯福恨铁不成钢地提点道,“如果现在有轴心舰队要去封锁大不列颠,您是准备出手还是不出手呢?”

    “我……”

    “不要以为把物资送给大不列颠就是浪费,他们在不列颠岛上替我们抵抗着德国人的压力、替我们吸引着德国人的火力,如果没有4、5千万英勇善战、毫不屈服的不列颠人民替我们在一线苦苦支撑,替我们流血牺牲,德国人早就把他们的全部力量都压过来了,那时候美国人要付出更多的牺牲、更大的代价,死更多的人。”罗斯福正色道,“你不要以为把头缩回北美大陆就是彻底安全的,日本人炸过纽约,德国人打过百慕大和纽芬兰,这都是近在咫尺的事,难道我们不在远处把这些威胁拦截住而要放到身边、放到家里来对付么?”

    丘吉尔插话道:“副总统阁下,我只想冒昧提醒一句,如果我愿意率领英国人民屈服,大不列颠根本不需要流更多的血,德国人事实上也不会拿英国人民和我个人怎么样法国人投降后德国不也没怎么样嘛!无非到时候德国人利用我们的资源、利用我们的船厂、利用我们的工人来建造更多的军舰和武器来攻打你们……”

    在罗斯福和丘吉尔犀利攻击面前,华莱士不复昨日之勇,苦笑着无言以对,只能恭恭敬敬甘当小学生。

    罗斯福晚上设宴款待了丘吉尔,并且当着众多记者的面,承诺将继续援助登大不列颠,而丘吉尔一方面表示感谢,另一方面又信誓旦旦地承诺会坚持到底。看上去气氛很是融洽和友好,记者们围着两位领导问长问短,但两人的信心一如既往地坚定谁也没有注意到独自在阴暗角落里浅斟的华莱士那落寞的背影。

    送丘吉尔回宾馆后,罗斯福又和参联会众人举行了军事会议,众人都很担心他的身体,但他表示能顶住,真正让他揪心的是日本舰队的破交问题,打不过也赶不走,这可是从未出现过的局面。

    “现在情况比较麻烦,太平洋舰队实力不足,目前只有2艘战列舰和一些辅助军舰,护航航母倒是有10余艘,但他们不可能参与舰队交战去进攻日本舰队。”尼米茨皱着眉头道,“现在不确定的是这支舰队是打算进攻我们还是纯粹为封锁破交而来。”

    “两者有什么区别?”

    “如果是为了进攻,似乎力量稍嫌不足,如果是破交,又嫌力量过剩没听说把超级战列舰编队拉出来破交的。”尼米茨解释道,“这样一支舰队,自持力大约是3个月,扣除往返时间,大约能在海上坚持2个月,如果纯粹为封锁而破交,澳新需要熬过2个月没有补给的日子。”

    罗斯福皱着眉头问:“能坚持住么?”

    “澳新本土是可以的,周围小岛有点麻烦,特别是所罗门一线,如果缺乏物资,据守能力会逐渐下降毕竟我军和日军对于物资需求的标准是不一样的。当然坚持还是可以坚持的,大不了就是丧失进攻能力。”尼米茨想了想又道,“如果是进攻,那麻烦就比较大了,包括图瓦卢、托克劳、汤加、美属萨摩亚都有沦陷可能,因为这些地方防御力量都不强。倘若被日军全面占领后进一步部署足够的作战飞机和人员,形成岛屿控制网后,澳新方向运输线可能会被彻底割裂。”

    金上将叹息道:“堀悌吉走了步好棋,现在正好是太平洋舰队青黄不接之时,舰队交战打不过、岛屿防卫守不住,只能眼睁睁看着日本人施暴而毫无办法。而且就算东海岸有足够军舰也不行,福克兰群岛还掌握在德军手中,要过去的话没有异常恶战根本不可能,除非……”

    “除非我们绕远路,从南非走印度洋去澳新,那样也许会略微安全一点,但时间就麻烦了……”

    “所以说华莱士是真不懂,这种时候还说停止援英,信不信他今天停止援英,明天坎宁安就会把皇家海军的舰队拉回大不列颠!一旦这些军舰也加入德军,那北美大陆永无宁日了……”罗斯福叹息道,“既然大战不行,那还是龟缩防守吧。让澳新方面过几天苦日子再说,或者他们也学印度方面搞老鼠偷运。”

    所谓老鼠偷运,是指英美快速运输船从南非或者澳大利亚珀斯出发,利用单条货轮挂第三国旗帜在没有护航的情况下隐蔽地输送物资。虽然日本海军已完全控制了印度洋,但海域这么大再加上气候变换,总有监察不到的时候,这时候货轮就会偷偷摸摸北上为印度英军补充军用物资。虽然损失也不小,但毕竟这是一条路,总归也输送了几万吨物资,解了印度方面的燃眉之急,否则光依靠印度原有囤积的物资,有关盟军部队早就崩溃了。

    众人点头,颇有十分无奈的感觉。不过金上将和马歇尔还是十分高兴,至少罗斯福本人比华莱士懂行得多,有这样的总统坐镇,他们可以放手施为而不必担心有人胡乱插手。

    总统用理想主义来概括华莱士真是太恰当了:幻想美德停战后美国全力应对阿根廷?德国停战后不也能把力量都使出用于阿根廷?大家走大西洋补给的话,路程也就差了不到2000公里,有这么简单?

    深夜时分,众人商议完对策后又讨论了罗斯福明天对国会演讲的核心内容,参联会高层决定全体陪同总统出席。

    望着罗斯福远去的背影,特纳忽然道:“我现在好想把我的寿命分一点给总统,哪怕10年换1年也行……”

    ps:4400票已到,明日的4600想必不远了吧……感谢诸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