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814章 华盛顿政治阴谋(补)
    <!章节内容开始>“尊敬的老朋友,看到您风采依然如昔,我感到非常高兴,请坐!”霍夫曼非常热情地和约瑟夫肯尼迪打招呼,然后马上又道,“关于小约瑟夫和约翰的事我都听说了,我感觉非常遗憾,听里宾特洛普说他们安然无恙的消息我长长地松了口气。您知道,不是我要推卸责任,其实这是我们被逼无奈的”

    老约瑟夫很多时候也在纳闷,为什么自己觉得英国人无聊甚至讨厌,而德国人却很对自己的胃口,元首诚挚的笑容就比丘胖子那种皮笑肉不笑的奉承要让人受用得多,因为元首是真心实意把自己当朋友看待的,而丘胖子认为自己只是个暴发户而已,哪怕自己的国家现在和德国大打出手,哪怕自己两个儿子与德军交手,依然没能改变他这种潜意识。

    在这次战役中,肯尼迪家族两个后代上了前线,大儿子小约瑟夫肯尼迪是海军飞行员,在纽芬兰前线和德军交战,击落一架德机同时自己也被击落,不过跳伞后落在李奇微的控制区,总算死里逃生;次子约翰肯尼迪是鱼雷艇艇长,在佛得角与德军交手,最终因为陆军“临阵起义”而被俘。按理说他称得上有国仇家恨,罗斯福和霍普金斯也相信任何人都可能出卖美利坚,唯独像约瑟夫肯尼迪这样的人不会,但他显然没这么简单而狭隘地考虑。

    霍夫曼先看了看时间,然后抱歉地对老约瑟夫笑笑:“我们大概可以在这里谈一小时”

    “一小时也够了,我不会耽误您太多时间。”

    “我们有很多时间可以交流,不过在这里只能继续呆一小时。”霍夫曼解释道,“我一小时后要出门去鹰巢,爱娃已到了预产期,孩子随时有可能诞生,我要去陪她几天,等孩子降临再返柏林”

    “真的?那要提前恭喜您了。”老约瑟夫一脸高兴,元首订婚乃至有后代的消息德国媒体都是公布过的,美国方面显然也清楚。

    “对即将成为父亲的我来说,特别能理解您接到儿子作战消息时的心情,德国与美国之间其实并没有深仇大恨,有一些矛盾也是被一小撮犹太阴谋家跳动起来的,这种毫无意义的战争我认为越早结束越好。”

    “那您赶紧走吧,别耽误了行程”老约瑟夫一咬牙,“如果您不介意,我想和您一起去探望元首夫人,途中和您再交流沟通谈判的事宜。”

    “那也好”

    “医生有没有说是男孩还是女孩?”

    “很几个说是男孩,但没有人敢担保。不过这没关系,男孩、女孩我都喜欢,布劳恩小姐还年轻,我们可以多要几个孩子。在这一点上我得向您学习,您教育出来的都是十分优秀的人才,拥有崇高的品质,愿意为国家默默奉献”

    “您的孩子将来会更出色,因为他的父亲比我的孩子的父亲出色几千倍,是这个地球上最为出色的领袖,几乎没有之一”老约瑟夫这句拗口的奉承话把霍夫曼给逗乐了。

    他笑着问道:“听说您很想让自己的儿子成为未来的美国总统?”

    “是啊,想啊!做梦都想!可想归想,有什么用呢?”约瑟夫耸耸肩,“像我这样一个爱尔兰后裔,在美国没有显赫的家世,目前又没有权势,依靠的总统又眼看日渐老迈,我顶多给他们留点钱,离总统大概还有从柏林到华盛顿这么远。”

    “如果你真的想,我不介意帮您一点忙。”

    “别别”约瑟夫紧张起来了,“虽然我个人对德国没有敌意,但这不代表美国人民没有敌意,所以”

    “不必这么害怕。”霍夫曼笑得很亲切,“你就不想从我这里学点东西么?我怎么说也是竞选上台的政治领导人,只要美国总统将来还需要竞选,我的经验就能派上用场。”

    “是啊”约瑟夫肯尼迪忽然忆起来,元首搞竞选是很有一套的,罗斯福还算出身名门望族,希特勒有什么?一个前奥地利下士,一个没什么名气的不入流画家而已,如果单纯以出身论,小约瑟夫、约翰他们的远远强过了元首。

    “您说说看,让我能有机会学到一点皮毛也好。”

    “美国和德国虽然情况不同,但在决定政治人物方面是有共同点,比如都崇拜英雄,特别是战争英雄,如果是一个具有牺牲精神的英雄就更完美。”

    “对!对!”

    霍夫曼指了指自己的铁十字勋章:“我当初身为一个奥地利人,千里迢迢加入德国为德意志效力,为他立过功、流过血、负过伤,人民都知道,也相信我为国家奉献的真诚。您的儿子在佛得角为美利坚的利益打仗,为国家在奉献,已具备了很好的基础条件,不过我认为这还不够。”

    “不够?”约瑟夫一愣,随后又垂头丧气地说,“再说这个有什么意思,他现在都当了俘虏,传出去将来是一个很大的污点。”

    “我不这么看,老朋友,他当俘虏是被迫的,是你们某些高级将领的脑残行为所导致,他本人的表现无可指摘。更何况我有说过让他一辈子当俘虏么?只要你愿意,我下一分钟就能让他从战俘营里放出来。”

    “别了承蒙关照,我已经很感激了。”约瑟夫叹了口气,“我相信他不会在战俘营呆很久的。”

    “也许很快,也许会久一点,取决于贵国高层人物怎么想、怎么看。不过,我真有好办法”在这个时刻,霍夫曼的声音有如魔鬼附体,一刻不停地诱惑着约瑟夫,“您就不想听听?这是我的专列,没有人会知道的。”

    “这个”约瑟夫犹豫着,咬牙说道,“您说!”

    “您儿子可以越狱啊。”

    “越狱?”从戒备森严的战俘营越狱?老约瑟夫摇摇头,“尊敬的元首,您就别框我了,前一秒钟他越狱,下一秒钟他就会被mg42机枪撕成碎片的,虽然我有好几个儿子,但我不想这样失去他。”

    “这您就不要操心了,我手下多的是人才,他们会安排好的。”霍夫曼微笑起来,“只要您能让小约翰下这个决心,我可以给他找到100种办法。”

    “我”

    “当然,这决心不能由他来下,否则他会有怀疑,将来一辈子心里都会有阴影我只是要帮他,所以这件事我不会透露风声给他,只要您同意,我就可以着手安排。”霍夫曼用循循善诱的口吻说道,“当然,除他自己之外,他越狱时还可以带上几个同伴,最好就是他同一艘鱼雷艇上的伙伴,这都是些小人物,我不会介意。如果他胆子够大、您的心理承受能力也够强,我甚至可以安排在逃亡过程中让他为了掩护弟兄们成功逃脱而中弹负伤”

    “我”约瑟夫听得目瞪口呆,喃喃自语道,“这也可以?”

    “害怕了?他不会死的,而且就算逃不了也没关系,大不了抓来重新医治再关押,有您这层关系在,谁会虐待他呢?”霍夫曼笑眯眯地说道,“但您想一想,一旦他成功了将来会怎么样?一个年轻的海军中尉,在战场上为国家厮杀到最后一分钟,结果因为某些指挥官的脑残而被迫成为俘虏;进入战俘营后,他没有屈服于命运,而是想方设法寻求逃脱办法,并带领自己的伙伴们越狱,在逃亡过程中为掩护同伴甚至还中了一枪,这是何等的睿智、勇敢、奉献和具有牺牲精神!这样一位受过良好教育、有着优越背景、忠诚为国、乐意帮助他人的年轻人将来难道还不是同辈中的佼佼者?如果他能获得一枚紫心勋章,将来竞选时比什么样的家世都显赫!比什么样空洞的口号都有说服力!您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哪怕不竞选总统,竞选州议员、竞选参议员也用得上!”

    约瑟夫呼吸急促起来了,霍夫曼刚才这番话明显说到了他的心坎上,就一个已对美国的民主政体有着深入理解同时又望子成龙的家长来说,这件事到底有没有意义,他很容易就判断出来。他闭上眼睛好好想了想,最后咬牙切齿地说道:“您得让我好好想想,我现在脑子很乱,没法马上答您。但不管是否尝试,您都要答应我两件事。第一,永远不能告诉约翰;第二,务必帮我保证他的安全,受点小伤没关系,但无论身体还是外貌都不能遭受重大创伤,他还年轻,未来的路还很长”

    说到最后,他居然哽咽起来了。霍夫曼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没什么大不了,对你来说是天大的事,对我来说只是举手治疗而已。知道您来的第一天我就同意释放约翰,只不过顾虑影响才没这么做。”

    “那你们要多少钱?”

    “钱?”

    “对啊,这么做我肯定要付出代价的,先说个数字,我一并考虑后答复您。”

    “老朋友,谈钱就伤感情了。”

    “不不不不,我只能出钱,其他我不能做,我不能出卖美国利益,我是美利坚公民,我现在是总统密使,我”

    “您言重了,怎么能让您出卖利益呢?”霍夫曼大笑着站起身来,说了一通他的想法。<!章节内容结束>

    《想看本书最新章节的书友们,百度搜索一下,或手机访问m.》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