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华盛顿政治阴谋(完,4000票加更)
    “您是一位爱国者,您的儿子也是,我也是爱国者,虽然我们爱的国家不一样,但基于爱国者的共同立场,我不会让您出卖国家利益,甚至连让您出卖一些情报的想法都没有。”霍夫曼解释道,“您带回去的外交条件和我方要求,肯定也不是您能决定的内容,没有总统的认可,没有国会议员的审议,怎么可能达成正式协议?换句话说,您只是个外交人员,没有权利更改任何一项内容,甚至一个单词、一个标点。”

    约瑟夫自我解嘲地笑道:“也是,我就是个传声筒而已。”

    “所以我的要求并不高,我只需要您当好这个传声筒,真实、完整、全面,不带任何个人感情色彩和立场地把我方的声音传递回去,让美国人民和领袖不要误判德国的用意和要求。”霍夫曼一脸正色道,“我早就说过,德国不想和美国打仗,你们也不要援助英国。但你们不听,非要援助,总以为我们海军实力不够、我们工业能力不足而不敢打,逼得我最后只好和日本人成了盟友这就是你们一厢情愿导致的误判,因为这个误判,美利坚死了多少人?浪费了多少真金白银?”

    约瑟夫下意识地点点头,然后又反驳道:“那么在美德停战后您为什么还要继续与日本保持密切关系呢?德美没有不可调和的深仇大恨,但日本不宣而战偷袭珍珠港的行为绝不可饶恕,所以日本我方一定是要加以教训的,如果德国不肯放弃日本,则美德和平很难实现。”

    “放弃日本我就太傻了,难道德国放着日本这个盟友不管被你们狂殴,然后等美国干翻了日本,实现中、美、苏大联合后再杀过来?”

    “不会的,不会的,美国人民不热爱打仗。”

    “美国人民不爱打仗?那为什么送船送军火给英国佬、给俄国佬打我们?爱好和平这种话骗骗一般人就行了,你我都这么熟,怎么能用这种话来搪塞我呢?”

    “这个……”约瑟夫尴尬地一笑,“罗斯福总统会公开发表承诺的。”

    “您没有理解我的意思……在德国我可以说了算,在美国罗斯福还不能完全说了算,退一步说,就算他能说了算又如何?就他这身体还能撑几年?下一届美国总统上来完全可以翻脸不认账,在德国,只要我们的政治体制不发生变化,我和我选择的接班人是不会对既定框架大动干戈的,这是我们的信誉优势。”霍夫曼半真半假地开玩笑道,“就罗斯福这个身体,完成这个总统任期我看都很困难,而我还能继续领导德意志20年,谁的话更有信誉和影响力?”

    听霍夫曼反复提起罗斯福的身体状况,约瑟夫大吃一惊,罗斯福的身体状况是严格保密的,他也是这次临行前接到任务时才隐隐约约得知总统身体不太理想的消息,德国方面怎么会知道得一清二楚?他马上又联想到当初将英国方面折腾得够呛的间谍事件,难道这个间谍现在混在美国了?

    他按耐住疑神疑鬼的表情,继续说道:“那日本的事先不说,阿根廷和南美的处理贵方的条件有些太过分了,南美洲毕竟一直以来都是美利坚的重要利益归属地。”

    霍夫曼没直接解释,只叹了口气:“美国这么强实力,我很不放心啊,德国未来的路很艰难啊……”

    “既然美国实力这么强,您还给这么苛刻的条件,实在不符合外交对等原则,我国政府对民众也难以交代。”

    “就是因为美国强,我才答应给美国这种条件,您看……”霍夫曼笑了起来,“我让丘吉尔滚到加拿大,你们是不是吞并加拿大我不管;我同意让美国控制澳新,你们是否吞并我也不管;墨西哥、加勒比海、巴西我都答应让你们控制。你们和日本分享太平洋,和我们分享大西洋,掌握着整个中北美。德国已打了5年仗,牺牲了上百万宝贵的日耳曼小伙子,用巨大代价和无数胜利赢得了目前的战争。美国嘛,倒是造了一大堆军火,仗却没打赢几次,这么稀烂的战争表现最后居然还能拿到这么多战果,我怎么觉得我为美国作嫁衣裳了呢?”

    约瑟夫翻着白眼却无言以对,美国这仗打得实在太窝囊,他差点一口气挂了两个儿子,现在想来还是后怕不已。

    “如果贵国不放弃援日,我国是不可能放弃援英的,所以……”

    “援英是嘛?”霍夫曼哈哈大笑起来,“如果你们不在乎美利坚小伙子的性命,那就赶紧来吧。”

    “您这是什么意思?”

    霍夫曼没说什么,按了电钮,呼叫了首席副官达尔格斯。

    “明天安排可靠的人陪着约瑟夫先生去地中海方向转转,可以去看看隆美尔的部队,就说是我的意思,不要藏着掖着……”

    “元首!”达尔格斯惊叫起来,“他可是美国特使!”

    “没什么,他也是我的朋友,带他去看看,没什么大不了的。”

    “是。”

    “地中海里有什么?隆美尔?我听到过这个名字!我记起来了,他是贵国陆军元帅!”

    “没什么,那里有在进行疯狂演练两栖登陆战术的精锐部队,目前正依托克里特岛上进行实地适应性训练,隆美尔是他们的指挥官。他不仅是我军首屈一指的装甲战专家,更是第三帝国头号两栖登陆指挥官,英国人非常熟悉这名字。”霍夫曼漫不经心地说道,“现在才1月,英吉利海峡还有点冷,天气再暖和一点就好了……”

    约瑟夫嘴巴张大得如同一个“o”型,半天说不出话来,如果情况属实,看来德国人很快要对大不列颠下手了!

    1月21日,爱娃成功诞下一个男婴,霍夫曼给他取名叫“科勒”,这也是他穿越前第一个孩子的姓名。听到元首有了继承人,全德国都轰动了,所有人都自发为元首感到高兴,诗人们写了热情洋溢的祝福诗,认为这个新生命是德国未来的象征,各国政要祝贺电报如雪片般飞来,一波又一波外交特使为尚处于襁褓之中的“小元首”送来礼物。大家都不是瞎子,元首这年纪和身体状态至少还能执掌第三帝国20年,如能延长到30年,小元首说不定就能顺顺利利接班了。

    国社党高层也全体出动往鹰巢方向扑来,4巨头虽然各有心思,但面上的祝贺、祝福是十分诚挚的,连教皇都发来电报,祝贺之余表示愿意亲手为小家伙洗礼。

    次日,霍夫曼发出公开声明,选择比利时雷克斯党领袖莱昂-德格雷勒为科勒的教父,并解释了缘由我曾说过:“如果我有了儿子,希望他能像莱昂一样!”,现在我有了儿子,请莱昂担当教父是恰当的,也是欧洲团结精神的象征!

    这个决定取得了一箭数雕的效果:一方面,不选择国社党内任何一个大佬担当教父,避免了公开选定接班人和二把手的尴尬,也让四巨头的关系不至于冲破既有框架;另一方面,莱昂是比利时人,选择他出任教父,能够进一步团结比利时人并进而增进欧洲同盟的凝聚力最起码比利时人知道这消息后,已视莱昂为比利时未来的政治领袖;最后一方面,公开选择教父进一步弱化了国社党对教会势力的压制,有利于团结更多人一个压制、反对教会的第三帝国怎么能在欧洲呼风唤雨并深入人心?

    教会很快就注意到德国这一两年来对于宗教政策的改变,自然乐得投桃报李。

    但是,此时此刻的华盛顿街头巷尾热议的并不是小元首的诞生,而是另外一则新闻,这个新闻据说是国务院先传出来的。

    “帕特里克,听说您有不为人知的重大发现?是不是中国又发现了大型油田?”一群小伙伴嘻嘻哈哈,毫不留情地揭着帕特里克的短。这个可怜的小伙子几个月前接收来自中国方面的消息,曾大喊大叫说中国发现大油田,实际上电报里清清楚楚地写着“中国当局在甘肃省发现了可供工业使用的原油井,每日出油量大约是2460公斤,预计一年产油90万公斤左右,其余勘探正在进行,我们认为周围还有更大的油井可以开采……”由于美国一般只使用“磅”和“吨”两个计量单位,帕特里克粗心大意地将公斤当做吨来看待,认为中国有了年产量90万吨的油田(实际是只有900吨的玉门油田),等弄清楚完全是笑话后,“大型油田先生”的诨名就传开了。

    “不!才不是关于中国的消息!”帕特里克骄傲地一昂头,“是美国的消息。”

    “是什么?”

    “高层与德国进行了秘密的外交和谈,德国人提出了苛刻的和平条件,目前代行总统职权的华莱士副总统准备接受……”

    听到的人全部震惊得无以复加,这条消息一口气引爆了三个政治炸弹:第一,罗斯福总统患病,副总统华莱士主持工作;第二,美德在秘密言和;第三,德国和平条件很苛刻但副总统还准备接受……

    “上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