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百二十章 胜负手(8,今日第一更)
    12月30日一早,武田攻就亲自率领12辆谢尔曼坦克保护着内大臣的皇室轿车去军令部“劳军”,对这趟差事,他是一点都不担心,堀悌吉如果要打早就打过来了,所以多动用坦克还是少动用坦克的效果是一样的,陆战旅团的军官们看了直笑这12辆谢尔曼还是前两天他们刚刚送给武田攻的,里面压根就没有弹药,现在对方就这么大摇大摆开上路了。

    见面的气氛亲切而友好,早已等在门口的堀悌吉照例恭恭敬敬地向皇宫方向三鞠躬,并问:“圣躬安?”

    “安!并问元帅海军大将安。”

    “谢陛下!”

    所有人都长出一口气,裕仁的身体是“好”的,说明会来参加明日的阅兵仪式,他们也就不用“费心费力”再寻找替换者了。

    随后两人进行了“深入、友好、坦诚”的交谈,百无聊赖的武田攻和众人热络地打招呼,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去跑了一圈,连素来不苟言笑的近藤信竹也被他逗得哈哈大笑,对周围人笑骂道:“这小子,真不愧是大阪商贩!”

    送走内大臣后,看堀悌吉笑眯眯的眼神,大家都知道大事基本完成,深深地一鞠躬:“我等为长官贺!”

    堀悌吉照例也鞠躬还礼:“感谢诸位支持,明天晚上阅兵仪式结束后,与诸君不醉不休……”

    正说话间,天空响起飞机的轰鸣声,提示有飞机扑来,从标识来看是海军无疑。

    冢原和角田楞了一下:“不对啊,舰载机虽然都起飞巡逻了,但并未让他们来城里。”

    细萱戊子郎也摇头:“这肯定不是大凤号上的飞机。”

    众人脸色微变,唯独堀悌吉十分镇定:“传令舰载机截击,未分清敌友前不准开火,我们出去看看……”

    “教官,是不是到东京了……”

    “我看看,哦,是东京了,我看见宫城了!”

    “教官,不好,有飞机来拦截我们。”

    赤松贞明眯起眼睛一看,认出是海军飞机,便道:“等我你们听我指挥,不要乱动,更不要抢先开火。”

    跟在赤松贞明等人身后的一共48架飞机,全是土浦、霞浦航空学校的飞机,在听说堀悌吉长官起兵讨逆后,胆大包天的赤松贞明便秘密串联了两所航校的联合舰队飞行员教官,准备去东京声援,不知道怎么被一批学生知道了,也都嚷着要来,原本6-7人的小部队变成了48人的大编队,今日一早,他们便率领队伍出发,现在空中聚集,然后往东京方向扑来。新手飞行员们虽然手忙脚乱,但在教官带领下还是完成了各项动作,就是编队的秩序与节奏还有些混乱,与整整齐齐的联合舰队不能相提并论。

    “我看到西泽广义了……”几架飞机从空中迅速一掠而过,彼此都在辨认对方是敌是友现在双方机型一样,标识一样,敌我应答码又无法区别,电台短时间也没能凑拢,只能依赖最原始、最传统的目视识别。

    “到底是敌是友呢?”坂井三郎嘀咕起来。

    “坂井,我们一起做动作。”

    “动作?哪个动作?”坂井三郎被赤松贞明弄得莫名其妙。

    “清扫三重奏,索科特拉岛上我们都玩过的。”

    “好!”

    “好!”几个教官全部轰然响应,并立即组成密集编队

    下面的人瞪圆了眼睛,只见几架飞机从高空迅猛扑来下来,然后先是三个小半径翻滚,然后继续俯冲到1500米,再次来了三个筋斗,动作整齐划一,充满韵律,仿佛在空中跳舞一般。

    “清扫三重奏!”学生们一片惊呼,“呀!我见到了!我见到了!教官们展示了!”

    “哈哈,居然是清扫三重奏,看来是自己人了。”在空中指挥的渊田美津雄大笑,“板谷茂、西泽广义、岩本彻三、太田敏夫,你们也去展示一下吧。”

    “我也去!”这是江草隆繁的声音。

    “乱来,你开彗星改,凑什么热闹?”

    “彗星改也能!”江草隆繁顶了一句,然后就扑过去了。

    “好了,好了,让他去吧。”村田重治在电台里劝他,“他这两天都憋坏了,你不让他发泄小心明天晚上找你拼酒!”

    “额,好吧。”渊田美津雄酒量不行,一拼酒就倒下。

    “呀,对面也是清扫三重奏!”

    “啊,啊!真壮观啊!到底是联合舰队啊!”观战的这批训练生看到了空中的景象,看到了码头停泊的大和与武藏,羡慕不已,“好想成为其中一份子哦。”

    “好好训练,会有机会的!”

    电台终于联络上了,渊田美津雄劈头就问:“赤松贞明?是你们?”

    “是啊。”

    “你们怎么来了?”

    “难道就许你们来,不许我来?”

    “好,好,来得好,明天要阅兵,你们一起参加吧。”

    “是!”

    “现在你们随板谷茂去降落,那里有个机场,航母上容纳不了。”

    “明白。”

    下午时分,官方态度就明确了:

    ……昭和18年12月,伏见逆博恭犯上作乱、起兵反叛。

    此贼先勾连原内阁总理大臣、时任陆军宪兵司令东条英机等构陷军事参议官、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元帅海军大将堀悌吉收受莫须有之政治献金,免去堀舰队职务并否决其出国请求,随即清洗舰队中坚力量,各岗位任用私人;帝一时不察,为其蒙蔽。

    两贼仍恐堀大将声望过高,将其变相软禁在家,辅以宪兵监视、暗中下毒,徐徐加害,并加速篡权。

    12月26日,此贼勾连原陆军参谋总长、陆军大将杉山元与天皇侍从长、海军大将百武源吾,假托圣旨,矫诏传令陆军近卫第一师团与联合舰队主力进京,并威逼利诱闲院宫载仁亲王为其隐瞒。

    联合舰队机动舰队第二航空战队与海军第一旅团发现国贼企图,率先起兵讨伐,曰‘讨逆军’,一夜疾进,控制帝都并解救堀大将,后者正位讨逆军总司令官,号召‘尊皇讨贼’,起兵勤王,兵民愤起响应、群情振奋!

    次日,陆军参谋总长、陆军大将东久迩宫稔彦王洞虚国贼其奸,率陆军各高层控制局面、维持东京局势、实现陆海协调,努力寻求事态平息,并呵斥近卫师团命其不得开火。该师团步兵旅团长白川少将为国贼内应,故意发动冲突,攻打新闻社、广播社等民用机构,企图浑水摸鱼,幸赖海军中将柴崎惠次应对有方,率陆战旅团击退贼之进攻,除造成数百人伤亡外,其余无殊,气氛安定。

    28日,近卫第一师团战车旅团长武田攻少将知悉国贼调兵真相,毅然率本部官兵赴宫城护驾、挫败贼挟天子企图,宫城气氛安定,伏见贼见事不可为仓皇出逃,被爱国官兵截获并写下供状,承认贪墨阵亡将士抚恤金,但对作乱一节语焉不详,后乘人不备夺路而逃,因车速过快,中途撞上行进之重型战车,车毁人亡。

    29日;联合舰队各员在海军大将、第二舰队提督近藤信竹,海军中将、参谋长宇垣缠率领下,全员反正,起兵讨贼并扣留及川古志郎,后者畏罪自杀;当夜,联合舰队抵京,各地纷纷响应,国贼集团如热汤泼雪、土崩瓦解,帝都重见天日。

    帝国幸甚,祖宗幸甚……

    伏见贼博恭,国贼集团主犯,已车祸身亡,褫夺一切荣誉、恩典、勋章;

    百武源吾,国贼集团从犯,事泄后自杀身亡,褫夺一切荣誉、恩典、勋章;

    杉山元,国贼集团从犯,事泄后自杀身亡,褫夺一切荣誉、恩典、勋章;

    东条英机,国贼集团从犯,事泄后自杀身亡,褫夺一切荣誉、恩典、勋章;

    及川古志郎,受国贼蒙蔽,无实质罪过并自杀身亡,按海军大将礼仪安葬;

    闲院宫载仁亲王,受国贼蒙蔽,无实质罪过,诏令在家读书、不得干政;

    田中新一,先受国贼蒙蔽,然后又能幡然醒悟且无实质罪过,入预备役;

    白川常雄,国贼集团内应,进攻民间机构并造成数百人伤亡,处决,褫夺一切荣誉、恩典、勋章;

    百武晴吉,与其兄牵连,常口出怨言,怀恨之心,虽未实质响应,仍需斥责,入预备役;

    ……

    百武晴吉够倒霉,因为百武源吾的牵连,瓜岛上抗命不遵的旧账又被人翻出来清算一通,好端端地落了个预备役;不过最搞笑的是东条英机。处理意见出台后,宫里给他留了足够的时间等他切腹自杀,正规切腹应该沐浴更衣,穿上干净的和服,再吃点小菜,然后在地上铺好一张毯子(之所以铺上毯子是防止内脏流到地上不好看)。最后拿起刀先从左向右对肚子划一刀,再从上到下划一刀,划成一个“十”字,大部分时候还会有人介错已便减轻痛苦。

    但东条英机从中午12点拖到下午4点,不但不切腹,连开枪自杀都哆嗦着不敢,最后连宫里的人都看不下去了,催着问:“您倒是快点啊,其他人都好了,就差您了,陛下还等着呢……”

    最后实在没办法,他儿子上前帮着他拿住手枪对准太阳穴,并把东条的手指放在扳机上再用力一起扣下去,这才死了。

    他妻子叹息道:“夫君您既然这么怕死,为什么还要做这种事呢?”

    ps:晚上放这一段的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