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百十九章 胜负手(7,3200票加更)
    “联合舰队全员加入讨逆军?宇垣缠手刃神重德?”听松田千秋如此汇报,正在军令部里有一搭没一搭和堀悌吉闲聊的山本五十六惊呆了,“这……这……这……不可能。”

    “您不相信?”

    “不不不,联合舰队这件事我信,关键是宇垣缠……”山本五十六露出迷茫的神色,“咱们俩可没给过宇垣缠好脸色,我还算客客气气把他供起来,你更狠,上舰第一天就把他赶走了,他怎么会?”

    “唉,大家都忘了宇垣缠绰号‘黄金假面’。”井上成美叹息道,“这其实是他一贯的套路和作风,及川看来也不明白,实在够大意的。”

    “黄金假面”的真实含义是“学渣碾压者”,宇垣缠对能力不如自己者,不管对方期数高低都不假颜色;但反过来,如果能力强于他,无论人家怎么看他,他都佩服得恭恭敬敬、五体投地。

    对堀悌吉第一天就把自己赶走的事,他居然在日记中写道:做得好!像我这种篡改演习结果、不敢正视问题的参谋长,确实不能再任用下去了,需要换个岗位清醒清醒,堀悌吉长官是有魄力的司令官。

    等堀悌吉不但率领大和号突进打赢南太平洋海战,而且率联合舰队西征连战连捷,连巴拿马运河都敢于用陆奥等战列舰去封堵时,宇垣缠更认定联合舰队非堀悌吉统带不可。“山本长官在珍珠港昙花一现后,日渐保守、逐步蜕变为官僚,堀悌吉长官的创新和冒险精神却持续不断,把联合舰队带上了新高度,特别是他还仗义执言要改革整个海军体制,说出了我想说而不敢说的话,令人高山仰止……”

    傍晚时分,联合舰队主力进入东京湾并与二航战汇合,现场气氛热烈,“板载”声不绝于耳。

    听说联合舰队全军“附逆”,绝望下的及川古志郎在房间里自杀身亡,近藤信竹赶到现场后叹了口气,交代道:“好好将司令官收敛,再找具好棺材将他安葬了,他干了一辈子海军,没有功劳多少总有苦劳。”

    步及川古志郎自杀后尘的还有南云忠一,在目睹松下浩二被杀、有马正文连同几个参谋“反正”后,被讨逆军羁押之人只剩下他一个,神情沮丧到了极点,虽然角田、西村对他还算客气,山本五十六也特意打电报要求想办法保住南云。但在周围看守士兵有意无意的的冷嘲热讽中,再加上得知整支联合舰队加入讨逆军的消息,南云忠一最后一根弦崩断了,选择了自尽。

    “恭迎长官回舰!”夜间靠岸的大和号甲板上灯火通明,以近藤信竹为首,官兵们排成整齐的两列迎候。

    “诸君辛苦了!”堀悌吉向众人微微鞠了一躬,“感谢各位对正义事业的支持!”

    “板载!”所有人都欢呼起来。

    堀悌吉先走到近藤信竹面前,对他表示感谢,然后又特意走到宇垣缠的面前,拍拍对方肩膀:“宇垣君,你太不容易了。”

    “长官!”宇垣缠千言万语,都在敬礼当中。

    “什么?联合舰队全军附逆?及川古志郎自杀身亡?”接到堀悌吉打来的电话,石原莞尔震惊得几乎连话筒都捏不住。

    “我没必要骗你,要不要你派几个参谋来码头看看?”

    “好好,我马上派人,马上!”

    “怎么回事?”多田骏看着走入自己办公室心神不定的石原莞尔,诧异地问,“看你神色慌张,堀悌吉又出什么新招数了?”

    “联合舰队全部姓堀了……”

    “什么?”多田骏同样大吃一惊,站起来把椅子带翻了也浑然不觉。

    “马上核实并向殿下汇报,这是大事!”

    东久迩宫稔彦王在迷迷糊糊中被石原莞尔的电话吵醒:“石原君,你说吧,听完我就睡觉。傍晚陛下联系不上联合舰队,发了一大通火,弄得大家心烦意乱。”

    “别等了,大和号都停在码头了。”

    “什么?你再说一遍。”

    “包括大和号在内的所有舰队主力全部加入讨逆军了。”

    “这这这这……及川古志郎败得也太快了点吧?”

    “堀悌吉实力深不可测啊,您早点和陛下汇报,是死是活早下决断。陛下如果一定要坚持干到底,我派飞机送他出东京,先去朝鲜避避风头。”

    东久迩宫稔彦王知道后半句是废话,逃朝鲜?那不就真变成打内战了?

    “啪!”听完汇报后,一只花瓶被裕仁狠狠扫在地上,被紧急召集起来的众人大气都不敢出。

    “及川古志郎误国!误朕!罪在不赦!”

    “陛下!”

    “朕不管了,大不了君王死社稷,你们爱怎样怎样吧。”裕仁袖子一甩走了,只留下目瞪口呆的重臣们。

    “石原莞尔说,如果陛下还是这脾气,明天只能派飞机送去朝鲜。”

    “朝……朝鲜?”内大臣哆嗦着,下意识重复了一句。

    “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杉山元在那反复叨念。

    “你这个混蛋,你看看你推荐的人,你看看你办的事!”闲院宫载仁亲王一肚子火发在侍卫长百武源吾身上,后者半句话也不敢吭,失魂落魄地叨咕,“及川误我!及川误我!”

    现在形势很清楚了,随着联合舰队主力赶到,面对大和、武藏举世无双的炮火,别说一个近卫师团,就是再来三个也不顶用,继续强硬就真只能飞出东京城了。

    东久迩宫稔彦王附在内大臣耳边,悄悄说了句话:“要不明天一早我让武田攻保护您去军令部和堀悌吉谈谈条件?陛下面子丢得够多了。”

    “对对!”对方如小鸡啄米般的点头。

    “诸位。”大和号作战室内,堀悌吉召开了讨逆军规模扩大后的第一次大会,“东久迩宫稔彦王殿下刚刚发来消息,木户内大臣明天来慰问我军。”

    “好啊,好啊……”

    “哈哈哈,这老乌龟终于知道怕了。”众人都很清楚“慰问”是什么意思。

    “虽然只差最后一步,但也要走好。”堀悌吉微笑道,“我打算给陆军各实力部队发电报,让他们共同呼吁下……”

    “长官,南洋军的工作我来做吧,我和他们熟。”栗田健男第一个起来发言。

    “关东军和朝鲜军的工作我们来做吧。”角田和西村一起站起来,“前段时间刚刚打过交道。”

    “印度派遣军我来负责。”这是草鹿任一的表示。

    “中国派遣军我自己来。”堀悌吉微笑道,“讨逆胜利近在眼前,成功后必与诸位痛饮!”

    “我等谨为长官贺!”

    30日清晨,关东军司令官梅津美治郎正率众人查看新运输而来的20万吨军火与物资,忽然收到来电:“联合舰队希望我们支持,宫里也发电报等待我们表态。”

    “哦……这样啊。”梅津大将歪着脑袋想了想,“联合舰队确认都归顺堀悌吉了?”

    “没错,都确认过了。”

    “回电:苏联红军不甘心前次失败,蠢蠢欲动,随时可能发动大规模越境攻击,本部谨守国境线,无力回援本土,希望本次事件尽快和平解决。”

    朝鲜总督小矶国昭也收到了类似电报,他皱着眉头问手下:“关东军是什么答复?”

    参谋就汇报了一遍。

    他想了想后口述:“回电:鉴于苏军大规模入侵在即,朝鲜军作为关东军后援与支持部队,责任重大,不可轻动,暂无力回援,希望和平解决,勿伤帝国元气!”

    “长官,首相他还等着您……”

    “算了,他老糊涂了,这种事他操什么心?还嫌不够乱?听我的没错!”

    “印度派遣军电报:目前印度战役进入关键时期,兵力严重不敷使用,恳请多派援军,联合舰队为印度攻略关键要素,务必妥善处理……”

    “南洋各军电报:听闻本土变故,深感震惊,目前英美势力蠢蠢欲动,我军一线吃紧,无能为力,期盼本土安定、陛下万寿无疆……”

    “中国派遣电报:中国大陆国共双方自10月下旬武力摩擦后,局势严重恶化,斗争规模一再升级,本派遣军目前正密切关注事态进展,压制对方越线行为,暂无力回师,惟愿我帝国海陆军上下同心同德……”

    随着一封封电报被读出,裕仁脸色越来越苍白。

    内大臣木户用哆哆嗦嗦的声音道:“今天和堀悌吉元帅海军大将接洽了一次,海军提出将于12月31日举行盛大阅兵仪式,展示海军威容、提振国民士气、庆祝昭和19年新年到来,恭请陛下出席。”

    “不去!”裕仁喘着粗气骂道,“朕没有这么暴虐无道的官兵,没有如此犯上作乱的联合舰队,更没有这种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不恭不友的海军司令官!”

    “陛下,海军方面一力坚持陛下出席。”

    “就说朕病了。”

    “陛下,海军还有一句……一句……臣……臣……不敢说。”

    “说,还有什么大逆不道的话!一并给朕说出来!”裕仁拍着桌子吼道。

    “海军说……海军说……”内大臣的声音充满了惶恐,“……如果陛下身体不能胜任阅兵,那么请秩父宫雍仁亲王代为出席也是可以的,如果雍仁亲王也生病的话,还可以请高松宫宣仁亲王出席;……如果先皇皇子都生病的话,让继宫明仁代为参加亦可!”

    “哐啷”一声,裕仁手中端着的杯子再也捏不住,掉在地上碎成了无数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