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百十八章 胜负手(5,本日第一更)
    东久迩宫稔彦王当然不看好及川古志郎能平叛,而是认为他肯定要完蛋。联合舰队被山本五十六和堀悌吉联手经营这么多年,上上下下都是他们的人,刚刚接掌、只带几个心腹上舰的及川古志郎能管得住部队才有鬼,君不见南云忠一马上就被角田和西村废掉了么?石原莞尔之所以起先放任联合舰队缓慢平叛,是因为还想和讨逆军讲讲价,利用陆军中立作壁上观的条件问堀悌吉要些好处。甚至数字也想好了,至少要5亿!东久迩宫稔彦王对这一点是默认的,至于海军钱怎么来他就不管了,反正他觉得堀悌吉肯定有办法。

    但这想法目前开始破产了,在堀悌吉层出不穷的手段面前,陆军不但弄不到好处(20几辆坦克太少了,还不在他眼里),甚至还有被分化瓦解的可能,这就让石原莞尔感到可怕。这个过程中的堀悌吉用的既不是单纯武力,也不是收买或封官许愿,而是造舆论、抓民心搞攻心战,完全超过了石原莞尔理解力讨逆还能这么搞?

    但他又不得不承认这是非常有效的。田中新一不就在堀悌吉又打又拉的政治攻势面前动摇了么?武田攻那点战车部队如果不是海军默契配合唱双簧,能穿过封锁线才有鬼了!倘若近卫师团被拉过去加入讨逆,特别是现在宫城附近的战车旅团万一摇身一变从护驾变成讨逆,这场面就彻底没法看了。这并不是危言耸听,虽然武田攻总体可靠,为人也很清醒,东久迩宫稔彦王和石原莞尔都很欣赏他,可架不住人家头上还有个老师小畑敏四郎可是不折不扣的皇道派兼226同情者,万一跟着发疯搞风搞雨怎么办?

    所以还是让及川古志郎早点来,早死早安心,大家都早点解脱东久迩宫稔彦王为讨逆这件事在宫城呆了好几天了,连家都没敢回。

    听他说情况如此严重,闲院宫载仁和杉山元也焦急上火,向海军方面施加压力,天皇侍卫长百武源吾海军大将不敢怠慢,连发三份催促及川古志郎迅速进京平叛的电报。

    现在众人居然是齐心协力等及川古志郎率联合舰队赶来了堀悌吉有他的布置;石原莞尔和东久迩宫稔彦王有陆军的想法;宫里又有殷切期待……只有在大和号上洋洋自得的及川古志郎不知其详。

    收到电报后的他很满意:形势终于到了千钧一发的时刻,讨逆军气焰不但没有被压下去,反而越来越嚣张,这不是上天送给我的一场大功劳?他大笑三声,得意地发布命令:“舰队不要吝啬油料,以最高速度全力向东京湾挺进,29日下午一定要赶到指定位置!”

    29日凌晨,跟随细萱戊子郎赶赴大凤号坐镇的航空参谋源田实中佐裹着大衣,在舰桥附近闲逛,忽然他听到一间小会议室里隐隐约约传出声音,立即不动声色地潜伏一边,窃听起来。

    “怎么还没传来动手的消息?甚至约定的联络之人也未露面,及川老混蛋却强逼着加快了速度,29日上午时分如果联络员再不露面,行动会有大麻烦!”

    “是不是联络员因种种原因没法上舰?不过看细萱长官十分淡然超脱,一点都不积极,他的态度是能争取的。”这是机动舰队航空总队长渊田美津雄大佐的声音,“是不是明天我们找长官聊一聊,争取他支持。”

    “对,细萱长官态度还是不错的。倒是源田实这条走狗今天白天上蹿下跳,闹得一团乌烟瘴气……”这依稀是村田重治中佐的声音。

    “也不知道这混蛋得了什么失心疯,长官对他可不薄,一转眼投靠其他人不说,对付起老长官来居然如此卖力,也不知那条老狗许了他多少好处?”江草隆繁少佐恶狠狠地道,“真想拖出去将他暴打一顿。”

    “暴打他还是轻了……”战斗机部队指挥官板谷茂少佐吼道,“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明天把他剁了扔海里,然后我们立即宣布加入讨逆军,估计细萱长官只会半推半就。”

    “不要冲动,我们可以从长计议,商议稳妥的办法,还有一点时间……”听到这里源田实心里一惊,这分明是大凤号舰长別府明朋大佐的声音。

    他突然推门而入,笑道:“我说怎么到处找不到人,原来你们都在这。怎么,在商量如何加入讨逆军并把我剁了扔海里?我可全听到了。”

    几人面色大变,相互看了看并点了点头,板谷茂暴起发难,第一个猛扑过来:“你以为我不敢?今天就要了你的小命!”

    渊田美津雄、村田重治和江草隆繁同样扑过来,而舰长別府明朋大佐则用身体顶住了门。

    “别闹,别闹……哎,别打我……有话好说……”源田实嚷嚷道,“你们把我打死了,谁给你们当联络员?”

    “你?”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源田实居然是联络员?这怎么可能?

    “你说你是联络员,拿出证据来,不然……嘿嘿!”

    “好吧。”源田实忽然“啪”地立正,右臂高抬,行了标准抬手礼,“嗨!长官!”然后又从脖子里掏出一枚勋章标准铁十字,德国货!

    渊田美津雄验证后点点头:“还真是!”

    这套联络方案一般人是想不到的:不到欧洲不知道抬手礼,更拿不出铁十字,松田千秋设计这套方案也真是煞费一番苦心。

    众人顿时目瞪口呆:兔起鹘落间,及川的狗腿子一眨眼变成了长官的联络员?这转变忒惊人了吧?

    “你不是投靠及川了么?”

    “我就不能奉命投靠?长官慧眼识人,知道我这样的机灵人投靠过去才不会被看出破绽,换你们……哈,早露馅了!”源田实佯装生气,“你们把我想得太坏了吧,怎么说也是一起浴血奋战过的亲密战友,现在一转眼居然要把我剁了扔海里?!我要找长官告状,你们以后还想不想在联合舰队里混了?”

    “源田君!”

    “源田学长!”

    “源田兄!”

    几个人立即上来勾肩搭背,一个比一个叫得亲热,倒是和他同期的渊田美津雄忍不住挖苦他两句:“我看你退役后能当个好演员!凭这演技一定红!”

    源田实嘴一撇:“我才不当演员呢,怎么样也要混上海军大将才退役!”

    大家知道源田实本事有,虚荣心也很强,便顺着他的话头说:“是是是,现在请源田大将给我们部署下一步行动方案。”这番话听得別府明朋大佐忍俊不禁。

    别府大佐原是飞鹰号舰长,在南太平洋海战中因飞鹰号被炸沉而没去欧洲,一直留在国内。军令部原本是要处分他的,不过冢原出面说了好话:“飞鹰号是轮机故障才被炸沉的,不能怪他,而且是我让他执行脱离大部队单独行动的命令,责任是我的。”

    堀悌吉也表态:“飞鹰号虽然沉没,但有效吸引了敌军注意力,掩护了其他部队展开,不但无过反而有功。”

    別府明朋大佐就这样被保了下来,而且过段时间在山本五十六推荐下作为国内唯一的航空母舰舰长因祸得福担任大凤号预备舰长并承担舾装开始后的各项工作。由于大凤号非常重要,安排给他的水兵除飞鹰号人员外,最后阶段还补充了旅欧期间各损失航母(隼鹰等)上的幸存者全是熟练官兵。

    进入海试阶段后,因一航战的翔鹤、瑞鹤都在修理,联合舰队干脆把最好的几个航空兵指挥官全集中在大凤号身上,让他们带领部队训练并争取快速成军,这是堀悌吉在欧洲访问后得到的经验:德国哪有日本这么体制僵化?一旦两支或多支部队缺编会立即进行战场组合变成战斗群。基于这种认知并汲取珊瑚海之战的经验教训,在大凤号上初步实现了航空队快速混合重组。当然,镇守府的体制不改,这种编组只能是临时性而非常态性,所以堀悌吉愈发感觉改革的必要性。

    现在大凤号暂时集中了联合舰队最好的航母派骨干,有这样的底气,堀悌吉才能信心满满地对山本五十六表态:“安插?大凤号上全是我的人!”

    源田实对众人恭维倒是坦然接受:“明天清晨先稳住细萱戊子郎长官,然后全舰官兵进行讨逆动员,到指定海域后及川古志郎一定会让我们释放飞机进行掩护,这时候就有机会脱离编队……”

    之所以安排源田实做内应,当然有因才用人的考虑,但更重要的是航母编队现状,二航战被拉走全体讨逆再加一航战都在修理,如果不用大凤号则联合舰队根本派不出航母。所以病急乱投医的及川古志郎让大凤参战可能性很大,但正在海试的大凤主动提出加入平叛队伍又不免招人怀疑,由源田实不经意间提起并顺便表露困难更容易让人接受。及川古志郎还以为自己交了好运,哪晓得是堀悌吉早就安排好满满的都是套路!哪怕及川不派源田实转派神重德来,堀悌吉也有把握弄掉他。别的不说,飞行员都是天生航空派,哪个得了失心疯不拥护堀悌吉反去拥护及川古志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