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百十五章 胜负手(2,今日第一更)
    画面很快切入堀悌吉指挥南太平洋战役的场景,第一个镜头就是联合舰队炮击瓜岛,银幕上看似很激烈,实际因场面太大,随军记者拍摄的画面只有一小部分,真正瓜岛炮火连天、全数覆盖的震撼很难拍出来。

    对山本和井上成美而言,他们经历过的场面远比这丰富得多,看着也就一般,奈何观影之众可没多少人看到过这种画面,当然是觉得扣人心弦、荡气回肠。特别是饰演堀悌吉的演员在命令下达前冷冷说出:“美国人不是要和我们拼钢铁、拼消耗么?用炮火告诉他们,日本钢铁虽然少了一点,但并不是没有,让他们也尝尝联合舰队之怒!”的话后(具体场面可重温联合舰队之怒),全场掌声雷动,连山本和井上成美也肃然动容。

    后面接下去就是所罗门海战时堀悌吉带领舰队突进场面,当有军官劝他率大和号先行退让,由其他人继续前进时,他强硬拒绝了劝诫,坚持冲锋在前。

    旁白:大和号用伤痕累累带领舰队取得了大胜,震慑了敌军,捍卫了世界第一战列舰的地位,洗刷了“大和旅馆”的不名誉,亲王却吹毛求疵地指责长官不该动用大和号……

    随后,联合舰队接受德国盟友请求进行西征的一系列场面:

    在印度洋海战消灭英美主力;

    在非洲之角收缴敌船、截获物资;

    协同登陆马达加斯加;

    驶入苏伊士运河进入地中海……

    这段连山本和井上成美都没看过,也算是了解到了实况,随着舰队连续胜利,影院里气氛十分活跃。

    后续的关键镜头是欧洲考察与索科特拉岛集训,这里当然又有精心营造的冲突场面:为表彰联合舰队的贡献,饰演赤松贞明的演员代表基层日本官兵从元首手中接过勋章和奖励,随后又安排几个德国飞行员向其学习舰载机技术。后者明明是资历深厚、战功卓著的优秀飞行员,但因为没有军官军衔,每天都要先敬礼称呼这批学员“长官”,然后再由对方致以“教官”问候,直到里希特霍芬元帅发现问题并授予其德国军衔,同时展现赤松贞明即便遭遇如此不公的待遇,依然放弃在德国优厚待遇而回国效力。

    旁白:堀悌吉长官此时在深刻思考飞行员问题,当航空力量已成为海战决定性因素时,帝国因为旧体制束缚而无法改革,飞行员积极性受到了极大挫伤,必须下定决心,一定要改革……

    井上成美道:“原来这时候你就在思考这问题,怪不得,怪不得……”

    后面是一系列美洲作战的镜头,众人都饶有兴致地看完了,空袭纽约只有机群出发的场景,最激烈的当属加勒比海战役,一架又一架被击落的战机坠入大海,当冢原指挥神之调头时,全场欢呼雷动;看到陆奥号最后决死冲锋、摧毁巴拿马运河时,众皆叹息……

    然后画面的镜头是归国时堀悌吉出面问德国要了一笔作战奖励经费,让士兵们在胜利之余见识了欧洲的繁华并购买了纪念品,影院里议论纷纷:“原来海军将士钱是这么来的呀……”德方为表彰堀悌吉的贡献,单独奉送了一张500万的支票,当手下劝他回国后购置产业后,他只笑笑:“这不是我的钱,这都是英勇作战的官兵们换来的,怎么用你们将来会知道的。”

    电影的高潮是归国后的最后一战塔拉瓦战役,战争场面刻画得很简单(因为没法拍),唯独一个对比镜头格外抓人眼球在柴崎惠次孤立无援、弹尽粮绝时,他同时收到两份电报:一份是亲王拍来的,要求他‘全体玉碎、报效天皇’;一份是堀悌吉拍来的,要求他“坚持到底,我会来救你”……很多人忍不住站立起来,把手中能找到的东西往银幕上扔,大骂“国贼!国贼!”

    联合舰队最终打退美军,援救了岛上仅剩的守军,在电影镜头掠过岛上无数战死者遗体时,影院一片哭声,画面定格在堀悌吉率将校们在祭奠仪式上向战死者鞠躬致敬:“诸君,我来晚了,非常抱歉,你们安息吧……”,全场包括山本和井上成美一起站立起来,对准银幕鞠躬。

    画外音:联合舰队回国休整,堀悌吉长官拿出500万支票,连同其他将军一共凑了700多万日元,由舰队270余名佐级军官分头行动、挨家挨户上门向战死者发放相当于10年薪水的慰问金,并默默承受有关“政治献金”的攻击,然后对比画面上是亲王亲手写的供状,承认贪墨理应发给将士们的抚恤金。

    “我和你就像同期的樱花,绽放于同一军校的庭院。

    怀着一开即谢的觉悟,为了祖国,从容散落吧!

    我和你就像同期的樱花,绽放于同一军校的庭院。

    血肉相连不分伯仲,如此投缘却为何不得不分离……”

    在悲壮的《同期的樱》歌声中,电影最终落下帷幕。

    山本五十六和井上成美当然知道所谓伏见宫博恭王贪墨抚恤金是子虚乌有,但他多次抹黑、攻击堀悌吉,现在抹黑他几句也不算什么,关键还有这份手书的供状,让人连表示质疑的话都说不出来。

    “殿下他?”山本迟疑地问道。

    “死了。”

    “怎么死的?”

    “我说他死于交通事故你肯定不相信,那就算我害死他好了。”

    “你……”山本和井上被这句话堵得哑口无言,从这句坦荡的回答来看,伏见宫博恭王的死因肯定不是出自堀悌吉授意或下令,多半是他手下不忿这种纵虎归山的做法而独走,但现在堀悌吉不肯说,他们也问不出究竟来。

    回去的车上气氛很沉闷,好久之后山本五十六才开口:“电影是你这两天拍的?”

    “不是!大部分镜头都是随军记者拍摄的纪录片,在欧洲期间又拍了一些日常场景并进行了系统整理,今天你看见的70%以上的场面那时候基本就有了,回国后主要是印度和塔拉瓦这段是新剪辑的。”堀悌吉回忆道,“到欧洲我会见了元首,拜访了戈培尔博士,他负责主管德国宣传工作。从他那里了解到很多情况,并看了他主持拍摄的爱国电影。一部是讲述王牌飞行员马尔赛尤奋斗史的,我还和本人见过面;一部是讲述特工兰克的,就是这个人带着部队摧毁了英国密码机构并最终牺牲在不列颠……都不算大人物,我看得很感动,也想把我军将士拍一拍。结果你知道的,日本这体系只能拍大人物,所有人都劝我拍自己的经历,我想来想去决定把你也加上……”

    “那时候你就想着起兵和殿下决裂了?”

    “哪有?你没看出来这几个镜头明显更新一点,是这两天补拍的么?时间很仓促、技术也不如德国方面,剪辑、画面都比较差劲。当初只想把联合舰队征战历史好好拍一拍,顺便把咱们两人带部队的情况向部队和国民说一说,让他们了解帝国究竟是怎么打仗的。原本剧本可不是这么安排的主题是我们俩前后接力、薪火相传,全军将士浴血奋战,不断和敌人作斗争。但塔拉瓦战役让我想了很多,我决心把其他情况也拍一拍,这才有赤松贞明等人的冲突事件和抚恤金情况。只有演员扮演的部分是这两天加的,导演、演员都很辛苦,今天刚刚完工,对扮演你的演员还满意么?”

    “片子拍得还行,不过对我美化了,中途岛那事我要承担主要责任,不能都推给南云,另外殿下这里……哎。”山本五十六一声叹息。

    “我从没想过会走到今天这一步。诚然,我拒绝军令部指令,跨出直布罗陀海峡去打巴拿马战役时就认为今后可能和殿下很难相处,只是我没想过他会这么顽固。在联合舰队已连连获胜、他的路线明显错误时,还坚持这一套不肯改变,到最后势成水火。”堀悌吉叹气道,“到现在这地步,一方面要对部队有个说法,一方面要对国民有个交代,不把责任全推在他头上推在谁头上?对他公平吗?当然不公平!但反过来对其他人更不公平。我不是圣人,没法做到十全十美,更没法让所有人满意。”

    “电影你准备放出去?”

    “这是肯定的,不仅海军官兵要看,陆军官兵、东京市民乃至各地都要看,让他们明白讨逆军不是乱来,我们是有正义目标的。必要的宣传必须要搞,德国人这方面做得很不错,他们甚至建立了纯粹美国兵组成的部队,‘欧洲之声’电台是很多美国家庭都听的节目内容犯不着造假,造假很快就没人信,一定要保持大部分内容是真实,这样才有感染力,才能找准目标打在敌人软肋上。”堀悌吉微笑道,“所以这次一动手就把所有的报社、广播、电报、电话都控制住了,今天还和近卫师团打了一仗。”

    “号外我看过了,再加这部电影出炉,殿下名誉只怕再无翻身机会了。”井上成美插了一句,“陛下那里你准备怎么交代?”

    “电影就是我给他的交代!”堀悌吉忽然严肃起来,眼光也变得十分锐利,“我是在帮陛下。”

    山本清楚皇族军令的出台背景,井上成美下意识反问了一句:“帮?”

    “对,是帮!”堀悌吉阐述了他的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