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百十三章 啊!海军(完,2800票加更)
    “田中新一算踢到铁板上了,不用重装备他根本打不过,可重装备能用么?用了就是天下大乱……所以实际根本没法打。”东久迩宫稔彦王在电话里无奈道,“我劝陛下接受现实,他本听进去了一些,但老顽固们坚持要等联合舰队平叛,后来不知道怎么又动摇了。”

    “不管怎么样,不能再和海军打了,再打下去就不是损失大队了,而是会把整个近卫师团和东京城都搭进去。”石原莞尔把下午陆海剑道交流的事说了一嘴,并提了他对堀悌吉用意的猜测。

    “难怪陛下态度如此反复。”东久迩宫稔彦王长叹了一口气,“他在怕……”

    怕什么他没说,石原莞尔也不问,可当事人马上心领神会怕陆海军联手,继架空首相后再架空天皇。

    讨逆军高层也在分析今日一文一武的战况:“陆战队打得好,打击了近卫师团的嚣张气焰,让他们不敢再有所动作。”

    “奇怪的是,他们明明有战车为什么不用。”

    “谁管战车旅团?”

    “好像是武田攻?对,就是武田攻!他回国担任旅团长一个多月了。”

    “武田攻啊,难怪如此……”草鹿任一笑了起来,“这个大阪商贩可是老熟人了呢,有他在,估计田中新一会束手束脚。”

    虽然好些人私下调侃武田攻是“大阪商贩”,可没人敢小看他,相反因为堀悌吉的成功,海陆军高层忽然认为军官特别是高级军官懂一点经商之道是不错的,起码不会蛮干。事实也如此,大阪兵打仗基本垫底,可大阪军官们混得都挺不错,这不是没道理的。

    “近卫师团被陆战队火力唬住了,这很好,不过一味强硬还不行,还要有怀柔手段。”堀悌吉微微一笑,问柴崎惠次,“这么干基层将士们那里没问题吧?”

    “没问题,他们知道陆军官兵都是被蒙蔽的,除非必要,否则不会痛下杀手。”

    “那就按原定方针执行。”

    傍晚时分,三十几辆打着海军标识、挂着白旗的卡车向近卫师团指挥部驶来。

    “叛军有什么企图?”

    “不知道,要不我代表师团去交涉一下吧。”武田攻主动请缨。

    “好,千万小心。”田中新一默默点头。他现在十分苦恼,上头有人既要他平叛,又不准他动用重装备,还振振有词质问:“海军不也没用重装备,你怎么就打不过?难道近卫师团现在战斗力连陆战队都不如了?”

    这让他心头集聚了一股邪火却发不出来:这帮混蛋也不睁开眼看看,海军的自动武器和步兵火力都装备到什么程度了?不动用重装备简直就是在自杀!他在心头发誓,等战事完毕,一定要把近卫师团也用自动武器武装起来,否则辞职不干了!

    前来谈判的是陆战队近山中佐,和武田攻在印度还有一面之缘,双方见面不免有些尴尬,不过很快就就熟门熟路地开始了太极推手。

    “长官对今日陆海军交火一节深感不安……”

    “你们还是退出吧,占着广播社、新闻社这种民间机构算什么呢?”

    “贵军不动,我方绝不主动进攻;但如果贵军动了,我们为安全起见只好自卫。”

    在这上面是扯不清的,武田攻并不想多费口舌,无非有旁人在场免不了多说几句以正视听,不然被人说出去吃里扒外就洗不清了。

    “这次来主要是向贵军进行交还。”近山中佐解释道,“我们一共收拢了300余具遗体,已尽可能做了处理,天气寒冷,请贵军早些妥善安置,使将士们入土为安;另外194名伤员也进行了收容救治,全部带了过来,请贵方清点接收。我们不是敌国,谈不上俘虏,希望诸位宽待,他们也尽力了。”

    听到海军奉送遗体和伤员过来,田中新一脸色变了又变,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挥手让武田攻去处理。看着上午还活蹦乱跳的同伴到傍晚时已变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其他人都心有戚戚,悲从中来。

    怪海军么?要找海军报仇么?这可是本方率先发动进攻,有什么好说的。

    躲在人群中的白川旅团长目光闪烁、神情萎靡,不敢与官兵们愤怒的目光对视因为他的愚蠢,部队白白付出了500余众伤亡最终却一无所获。

    “武田长官,这三十几辆卡车也都留给你们了,便于安置和运输。最后一辆卡车上还有些药物和治疗器械,可用于伤员恢复。”近山朝众人鞠躬告别,“给诸位添麻烦了,深感抱歉。祈愿陆海不要再战,等待政治解决吧。”

    入夜后田中新一专门找武田攻谈话:“我去各部队转了一圈,普遍士气低落,对与海军交手没什么兴致,真要等待政治解决?”

    “我刚听到一个消息,是近山中佐透露的。今天海军中枢机关代表团和陆军中枢机关代表团进行了剑道切磋,陆军最终棋高一着,海军赠送10辆坦克表示谢意……”

    “什么?”田中新一怒而起,“下面打死打活,上面这批恬不知耻的家伙还有心思切磋剑道?把我们当什么了?”

    “恐怕高层也不想打吧,我看过参谋本部的命令,一再要求我们慎重、威慑,从没说要拿下、控制哪里。”

    “我……”田中新一叹了口气,“实话告诉你也无妨,是闲院宫殿下和杉山元大将直接发了指令给我,让我迅速平叛,这也是陛下的意思。”

    武田攻闭上眼睛仔细想了想,忽然摇摇头:“这不妥。”

    “不妥?怎么个不妥法?”

    “闲院宫殿下也好,杉山元长官也好,都不是现任陆军指挥机关长官,所以他们的命令其实是无效的,陛下也没有明诏给您……”武田攻压低声音,凑到耳边,“万一将来最终政治解决,上头将责任推个一干二净,您?……”

    田中新一大惊失色、汗流浃背,他不是没想到这个可能,但认为不至于,再加他与石原莞尔关系很一般,所以有意识地忽略了参谋本部的意见。武田攻提醒后他马上反应过来如果不能武力平叛,那最终只能妥协后政治解决,把东京打成废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这么多年的中将资历毕竟不是白混的,他立即意识到自己最终有被当替罪羊抛弃的可能。

    他站起来朝武田攻深深一鞠躬:“武田君一语惊醒梦中人,受教了。”

    正说话间又有人来通报:“海军近山中佐又带着卡车来了。”

    “我和你一起去见见吧,听他这次又有什么话说。”

    “见过两位长官。”近山中佐依然保持不卑不亢的语气,“回去覆命后,堀悌吉长官对今日交火深表歉意,同时考虑到近卫师团动员仓促、物资不济,决定向贵军赠送一批军用口粮,共计3000人份,东西我都带来了,连卡车带物资一起奉送。”

    田中新一和军官们很快查看了送过来的物资,众人还在热议该怎么处理时,武田攻已拆开一份熟门熟路享用起来,一边吃一边回味:“不错,标准的美军c口粮,好久没吃了,还是同样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小心中毒。”

    “不会,海军没这么傻。”

    众人纷纷加入品尝行列,吃后深表满意,相比之下自己那些个饭团简直就是垃圾。

    “武田君,美国人几天吃一顿这个口粮啊?”

    “几天?c口粮每人一天一份,那个大箱是b口粮,全班一天一份。”

    “您这是一人份的?”众人深感震惊,为美帝的土豪作风咂舌不已,现在终于懂美国后勤+德国武器+日本士兵是啥意思了。

    面对近山推过来的物资签收清单,田中新一本想自己签名,武田攻却拉住他,建议由负责后勤的军需中佐签收:“您不能签,白纸黑字的东西万一捅出去变成近卫师团与堀大将私下勾连的证据,对您将来不利。”

    田中新一马上缩手,认为后者提醒得太及时了。

    近山视若无睹,反而笑眯眯道:“如果贵军喜欢,明天傍晚我们再奉送一批,目前港口还在卸货。”

    他走后不久,武田攻再次建议:“长官,天气严寒、消耗很大,口粮要立即下发,然后尽可能让每个将士都能享用到,军官们决不可多吃多占,现在困难时期,士气低落,长官要带头与士兵同甘共苦,挽回军心。”

    田中新一赞同地拍拍武田攻的肩膀:“你很有想法和眼光,就按你说的办。我觉得你将来能做个好师团长。”

    “还请长官多多指教。”

    “东西都送到了?”

    “送到了,近卫师团很喜欢,有武田长官在,很多事情不必解释,非常顺利。”近山向军令部众人汇报道,“我看近卫师团无心与我们打仗,部队悄悄往后缩了一些。

    “上层的陆军指挥中枢,我们稳住了;下层的近卫师团,我们也维持住了。”堀悌吉笑了起来,“事态离最终解决越来越近了。”

    “联合舰队你打算怎么办?”一个熟悉的嗓门忽然响了起来。

    “山本君、井上君来了?请坐!请坐!”

    “长官,您要的东西终于准备好了。”松田千秋兴奋不已地赶来报告。

    堀悌吉朝山本五十六微微一笑:“请山本君安坐,待我放胜负手破贼,拿下天王山战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