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百一十章 啊!海军(20,本日第二更)
    一架彩云改在近卫师团头顶肆无忌惮地盘旋着,一面关注这个师团的调动,一面拍摄有关部队的照片。对这种最大航程能超过5000公里的超长程侦察机来说,如果愿意,能从上午一直盘旋到太阳落山。

    陆军方面紧急调用陆航的一式战斗机进行拦截,结果根本跟不上彩云改的节奏,无论俯冲还是平飞,样样都被人家甩掉,这还不是最气人的,最生气的是对方还在飞行员眼皮子底下玩花活,看得这帮新嫩陆航飞行员目瞪口呆。有人不服气也想依样画葫芦来上一段,结果发动机故障直接把飞机给摔了,飞行员被迫跳伞,气得在地上观战的田中新一大骂饭桶!

    确切地说,经常被提及的近卫师团应称呼近卫第一师团更为妥当。在日本内阁人事变化后不久,近卫师团有关兵力和编制也进行了拆分,原来满编3万余人的近卫师团一分为二,一部分继续留守东京,一部分去南洋作战。留守部队称近卫第一师团,赴南洋部队改称近卫第二师团,但陆军高层还是习惯性把近卫第一师团叫近卫师团。只有两者一起出现或正式行文时,才有第一、第二的区分。近卫第一师团拆分后的最初兵力大约是2个步兵联队(近卫步兵第1旅团)、炮兵、工兵、骑兵各1个联队,再加师团部直属部队,总兵力1.3万余人。

    在得到大量德国物资后,参谋本部开始强调对部队进行机甲化改造,本来就缺额的近卫师团为此加设了近卫第一战车旅团,一部分兵力全新招募,一部分兵力从师团部原有铁道联队中抽取,编成了两个战车联队(注:前文已述,日本步兵和战车联队虽同为是团级机构,但就规模而言,步兵对应德军编制是团级,战车其实只有营级),总兵力扩充到近1.6万人,由武田攻少将担任旅团长。

    由于武田攻本就是老近卫师团军官出身,在印度派遣军又有赫赫战功和实战经验,上头还顶着个好老师,再加懂最新的战车和机械化作战,深得田中新一信赖,上任不久就隐隐约约成为师团第二把手的架势。和他平级、原先的二把手步兵旅团长白川常雄少将虽不太服气,但他没怎么打过仗,又不懂战车,在一批中级军官特别是参谋军官眼中远远不如武田攻。而武田攻平日为人大方,商人之后出身的他交际能力更是满格,很快就在近卫师团站稳了脚跟。

    现在下面一堆军官议论纷纷,武田攻却抬头望着天空征征地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就是能带三个人的彩云改啊,海军马鹿这次倒没吹牛,果然飞得快!”

    “要拦截只有换四式战疾风才行!或者德国战斗机也行,一家不够就多架。”

    “算啦,省点力气吧,人家就是个侦察机,你拿多架战斗机欺负人家害臊不害臊?”

    但很快轰炸机也来了:6架彗星改在4架零战改护航下,向近卫师团迅猛扑来,俯冲速度还贼快,让刚刚习惯斯图卡慢吞吞飞行速度的官兵们都大为惊慌近卫师团其实打过仗的人不多,走路阵势看着威武,架势也足,战斗力其实远远不如仙台师团或熊本师团。

    “卧倒!卧倒!”

    “隐蔽!隐蔽!”。

    “高射炮……”

    “别乱动。”武田攻制止了惊慌失措的师团部军官,沉声道,“讨逆军如果脑子清醒是不会打我们的,投下来的多半是传单。”

    果然,话音刚落,一片片白纸在空中洒落下来,官兵们一看不是炸弹立即就松了口气,军官们对武田攻敬佩不已不愧是战功显赫的长官,脑子就是好使,一眼就看穿了海军马鹿的虚张声势。

    “海军马鹿还是有脑子的嘛,知道不能来打陆军。”一群人笑着议论纷纷,颇为不屑。

    但武田攻却看着手里的号外直叹气,上面内容他其实已知道了,而且还知道除部分地方夸大其词外,其余都是真实的。他在印度派遣军和海军接触了那么久,还能不知道哪些是真话,哪些是假话?当上将官、在恩师耳提面命之下,他对军界上层情况也完全了解,贪污腐化、胡作非为哪个地方都有,陆军也不是净土。山下奉文在印度派遣军体系内大量搜刮黄金,一面向上交差,一面给官兵们分润好处,再加上鲍斯维持印度政府比较得力再加上印度民族那种特有的恭顺态度,大家日子过得都很滋润,哪有什么层出不穷的游击战?

    山下奉文的套路都是和堀悌吉学的,加上山下自己也是留德出身,又和德国海军陆战队驻扎,与德国间的关系很容易建立起来,门道走通后就和德国方面眉来眼去搞些私下“贸易”,现在印度派遣军已被他经营得和铁桶一般,其他人谁说话也不好使。对山下奉文这么搞,武田攻虽认为有必要性,但有时候也看不太明白,直到问了老师小畑敏四郎才完全领悟。

    “山下当初开战后率部队席卷东南亚,大功累累,可最后怎么安排的?一打完仗就把人家赶去关东军,还来个明升暗降,东条这种杀驴卸磨的事干多了会有报应的!”

    当然,在武田攻看来上层腐化并不是兵变乃至造反的理由,可基层士兵和中下级军官并不懂,他们如相信传单上的信息就很容易赞同讨逆军的想法,这非常危险,很可能军心动荡、士气低落。他在田中新一耳边表示了自己的担心,后者马上反应过来,立即命令强制收缴这些宣传品,任何人不得阅读。

    “不许看!不许看……”宪兵们声嘶力竭地试图收缴,普通士兵手里的东西很快被军曹、低级军官们收走了,但少佐、中佐等中坚力量照样在看,一边看一边还啧啧连声:

    “胆敢欺君,果然是国贼!”

    “是啊,不然堀大将为什么起来造反?实在忍无可忍、逼不得已了。”

    “诸君,堀大将是大英雄啊,这一定有苦衷,一定有隐情。当然,造反总是不对的。”

    “这还用说?国贼连贪污抚恤金这种事都干得出来,其他还有什么做不出来?可惜堀大将选的办法不对。他不是拿到国贼的供状了么,去找陛下告状啊,这等贪污腐化、动摇国本的事,陛下不会不管的……”

    “你这判断可不对,是造反后才拿到供状的。”

    “那现在为什么不马上解散队伍、回归原处?陛下肯定会谅解的嘛。”

    “这就不知道了,说不定陛下身边还有坏人。”

    “肯定有,东条老狗不就和国贼勾结么?”

    田中新一就是在这样闹哄哄的情况下召开了紧急军事会议。

    “目前我们搜集到的情报是:叛军主力系海军第一陆战旅团大约6000余人和第二航空舰队,舰队上可能大约有7000官兵,不过登陆很少。叛军控制东京城后,海军省、军令部、海军医院、海军学校等有关海军机构新附逆的海军官兵大约还有4-5千人,总体兵力高达1.8万,其中近万在城里,其余分布在港口和军舰上。”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短短一夜,叛军居然纠集起这么庞大的兵力?近卫师团也不过1.6万人。不过这个判断是过于夸大了,实际上讨逆军控制海军中枢后真正响应并加入的海军官兵只有2000不到。其余人或是趁乱躲到家中,或是不肯合作被扣押起来。4-5千这个估计是把所有海军人员都计算了进去。

    “大家不要担心,海军战斗力很弱,除柴崎惠次的第一陆战旅团比较棘手外,其余都是机关人员,没什么战斗力。”田中新一看众人面露难色,便给他们打气,“参谋本部下达的指令很明确,东京城核心地带的叛军我们暂时不动,监控就好。重点是去夺取对方控制的广播社、新闻社、电报局、警视厅等要害机构。我想今天先拿下广播社和新闻社,叛军喋喋不休的宣传实在让人厌烦,陛下对此更是火冒三丈。”

    “能动用重炮么?”

    田中新一狠狠瞪了提问之人一眼:“当然不能,这还用说?这都是国家资产,我们要控制那里而不是要将东京城打烂……陛下还在城里呢!再说海军旅团也没有重炮。”

    “可他们有重巡洋舰和驱逐舰。”嘀咕这话的参谋被田中新一选择性无视了。

    武田攻问:“有这两处海军布防的照片或者侦查情报么?”

    “有!”参谋长铃木少将拿出一叠照片,“这是今天清晨陆航用飞机拍摄的一些侦查情报,不过因为海军飞机的纠缠和驱赶,他们拍到的东西不多,样子也很模糊……”

    众人拿起来看了一下,果然清楚的很少,模糊的居多。

    “初步估计这两处地方有叛军800-1000人,构筑了简单的街垒工事,拥有15-20辆战车,还有一些卡车和吉普车,没有重炮。你们觉得多少兵力能拿下来?”

    白川旅团长抢先回答:“一个步兵联队足矣,如能配给我们一个战车大队,我保证2小时完成战斗任务。”

    “武田君,你看呢?”

    武田攻却叹了口气:“长官,我能说实话么?”

    “当然。”田中新一奇怪地看了他一样,沉声道,“有什么顾虑但说无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