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百零九章 啊!海军(19,本日第一更)
    清晨时分,天色放亮,兵变最长的一夜终于过去了,一架又一架彗星改和零战改从甲板上起飞,他们携带,而是纸弹全是印刷厂和报社连夜赶工出来的

    大本营中,石原莞尔瞪着血红的双眼,忙碌了一夜,昨天夜里,他一方面要协调近卫师团出兵的工作,另一方面还要随时与东久迩宫稔彦王保持联系,同时又要贯彻裕仁的指示准备镇压,还要想办法去解救困在医院、生死不明的伏见宫博恭王,可他现这一切不知道如何着手

    “伏见宫不用救了,他完了……”下村定走了进来,脸色阴郁,但语气却是幸灾乐祸。

    “怎么回事?”

    “你看看这就知道了。”他把手里的号外递给石原莞尔。

    石原莞尔粗粗看了几眼,忽然大惊失色、拍案而起:“怎么来的?”

    “清晨时分海军轰炸机光顾了东京城,你没听到声音?”下村定奇怪地看着他,“东京城都撒遍了,现在广播电台、流动高音喇叭全都是在播送这个,你没感觉?”

    “哦……好像是有,不过我正忙着和殿下通电话,实在没留意。”石原莞尔竖起耳朵听了听,果然现下村定所言不虚。

    “本以为他们是要轰炸,搞得我们一阵手忙脚乱,谁知道扔下来的全是纸片。”下村定苦笑,“现在大家都在看,偏偏很多人认为这是海军内部在狗咬狗,看看无妨,就当看个笑话,所以……”

    “如果消息属实,伏见宫博恭王死上十次都是死有余辜。”石原莞尔弹了弹报纸,“你看看,一口气列了十大罪状:……欺君罔上、勾连将领、贪污受贿、营私舞弊、构陷大将、阴谋叛乱、里通外国……”

    “皇族腐化可是动摇国本的大事啊,你看看这些图片……”下村定“啧啧”连声,“他们将伏见宫博恭王府邸抄了,东西都拍了照,老家伙平时最重享受,还非英美高端货不用,这下全成了罪状……”

    “够狠!”石原莞尔忽然回忆起来,“我说他当初为什么对伏见宫博恭王将中途岛损失加在他头上逆来顺受,原来伏笔在这里,这不就是板上钉钉跑不了的欺君罪名么?”

    “还有中途岛大捷!”武藤章插了一句嘴,“恬不知耻的海军马鹿欺骗民众和陛下!骗他们也就算了,居然连6军也骗!”

    “是啊,现在就算是要辩解也无从下手。”下村定忽然嘿嘿一笑,“不过海军揭开盖子也好,东条上等兵跑不了……”

    “我看看。”石原莞尔仔细看了报道,“看来堀悌吉是知道这件事的,所以他不会放过东条,也好,省事了。不过也有麻烦。”

    “什么麻烦?”

    “宪兵本来是有收缴这些传单的义务,但现在直接就把火力对准东条,他还敢裸下令去收么?不是更显欲盖弥彰?”石原莞尔叹了口气,“和堀悌吉对阵,说真话我一点底都没有,比打仗累多了,一不当心就着了道。”

    电话铃忽然响了,是东久迩宫稔彦王打来的:“报纸看了吗?”

    “看了。”

    对方有气无力地开了口:“宫里、皇居也收到了,陛下雷霆震怒!”

    “怒骂堀悌吉揭开黑幕?”

    “不,骂伏见宫行为不端,惹出这么多是非,给了兵变将士口实。”

    “咦,这口气不对啊……”石原莞尔诧异道,“陛下昨天夜里还对堀悌吉喊打喊杀的,今天性子转向了?准备和平解决?”

    “没有……”东久迩宫稔彦王深感苦恼,“联合舰队司令官及川古志郎已奉诏出兵,不日赶到东京,陛下没有要停手的意思,还要求近卫师团立即平叛,至少不能让讨逆军如此嚣张。”

    “这是为什么?”

    “伏见宫出这种事,难道不应该是堀悌吉报上去由朕来惩处么?怎么能用兵变这种激烈的方式?这不是在逼迫朕,不是在欺凌其他政府机构,不是在煽动民变么?帷幄上奏权给他干什么用的,难道是让他来逼宫的么?”东久迩宫稔彦王绘声绘色地模仿了裕仁的口气复述一遍。

    “这有点不讲理了啊,堀悌吉报上去有用?”石原莞尔冷笑,“大角人事那会就知道了,难道再碰一次钉子?堀悌吉如果这么傻,还能带联合舰队带胜仗?那被他打败的对手要傻到什么份上啊!”

    “是啊,我劝陛下顺坡下驴,可嘴巴都说干了,就是听不进去,一心一意要联合舰队和6军平叛!说不允许开这个先例!”东久迩宫稔彦王的语气一开始很沉重,不过马上又轻松起来,悄声道,“你动作还是蛮快的嘛,这么快和堀悌吉说好了?东条英机已被停职、听候处理!”

    “我……”石原莞尔心想,我还没和堀悌吉提到这茬事呢。

    “干得漂亮!”东久迩宫稔彦王笑道,“再加把火,让这狗东西切腹算了。”

    石原莞尔心想:这多半是伏见宫和东条英机串联的事宫里不知情,所以才会恼羞成怒,与其说是被堀悌吉揭露,还不如说因为裕仁开始恐慌手下架空他。不过他还是劝道:“殿下要谨言慎行,绝不可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否则……”

    “嗯,陛下让板垣征四郎临时代管宪兵部队,傻瓜元本想插手,陛下不同意。”

    “殿下,您上当了。”石原莞尔忽然冒出一身冷汗。

    “为什么?板垣征四郎不是你的好友么?他控制宪兵不是更有利?”

    “殿下……”石原莞尔急了,“您要看时间和场合啊,平常当然是求之不得,可现在什么时候?宪兵要去强力弹压6军和民众的,非常时期直接冲在一线,现在讨逆军控制了广播、电报、报社系统,我们什么声音也不出来,宪兵责任很重,万一出现冲突和死伤,将来如何收场?”

    “也对,我糊涂了!哎一夜没睡,脑子变得不太清醒。”东久迩宫稔彦王愤愤地一拍脑门,“现在怎么办?让板垣辞了?”

    “那不行,陛下会认为我们有二心,我和板垣沟通一次,和他透个底,让他不要冲动,凭他手里那点宪兵,怎么打得过武装到牙齿的海军6战旅团?”

    “这是逼着我们和讨逆军开战的节奏么?”东久迩宫稔彦王恨恨地骂了一句,“一会要部署平叛方案,你先拿个条陈出来,让田中新一去执行。注意点,要稳妥,不要冒进,更不能把东京打烂。”

    石原莞尔哪怕再不情愿也只能答应下来。

    “长官,监听到6军方面的电话……”

    看完谈话记录后,堀悌吉和众人笑意更甚:实际上讨逆军已控制了电话局,但皇宫、6军机关和主要政府机构的电话线都没切断,依然让其正常运作,虽然他们内部的沟通讨论不得而知,但相互之间的电话却是能监控的,遇到重要的还能记录下来。宪兵部队里有人懂这个,但现在东条直接成了靶子,宪兵人心惶惶,谁知道这些?而6军懂战时通讯的人也没想到还有窃听这说法,所以信息现在是单方面畅通的。

    当然,6军拍电报也不见得好使,因为讨逆军不是外人,对6军密码体系是有数的,甚至还截获了从宫里出的各种信息电报,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为什么要先攻占军令部和海军省,就是为了获取这方面的制高点。而海军特别是堀悌吉这边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因为他们有第二套密码体系联合舰队在欧洲期间与德国方面协调使用另外一套密码体系,现在正好拿来使用,6军根本就不知道,截获了也只能干瞪眼。而最重要、最关键的核心命令,都是堀悌吉手写并由6战队使用吉普车进行人工传递,效率也不算太低。

    对226兵变为什么失败以及如何搞才能成功的问题,松田千秋是下大力气研究过的。第一条结论就是要控制舆论,而到欧洲听过欧洲之声后,更坚定了这样判断。226兵变中,虽然基层官兵一再认为天皇身边有坏人,也杀了不少人,可民众并不知情,然后兵变部队迅被纠集起来的广播、传单、探空气球横幅给弄得不知所措,直到裕仁关于“国贼”的结论一下,整支队伍士气土崩瓦解。

    现在情况完全反过来了,讨逆军控制了整个报纸、电台和电报系统,在没有互联网甚至没有电视网的年代,控制这些等于控制了所有能对外传播信息的渠道,现在6军和民众是被讨逆军的舆论攻势所完全压制着,今天清晨的纸弹只不过是牛刀小试,后面还会有源源不断的杀招。

    用松田千秋的话说:“伏见宫国贼不仅要完全打倒,还要在他身上踏上一万只脚,让其身败名裂,永世不得翻身!”

    清晨时分,完成了动员近卫师团终于与讨逆军开始了实质性接触,并仗着自己兵力较多的优势,隐隐约约形成了包围的态势,不过堀悌吉并不担心,论装备、论战斗力、论凝聚力,6战旅团完全压倒近卫师团,而且精心炮制的第二轮舆论攻心马上就要开始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