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铁十字 > 第二百零八章 啊!海军(18,2400票加更)
    柴崎惠次碾压动静之大,不但整辆奔驰瞬间被毁,甚至把对面的卡车都撞开好几米。

    “长官……”驾驶员惊恐地叫道,“您开错了,您把人碾死了!”

    “是嘛!赶紧倒车。”柴崎惠次又把虎式倒了回去,这次倒是非常娴熟。驾驶员忽然不响了,他忽然回忆起来:长官其实是会开坦克的,看他操纵炮塔转动就明白了,娴熟的很。

    “哎呀,学艺不精,弄错了,快去看车里的人怎么样了。”

    这根本不用看,这顿来回碾压后,50来吨的虎式坦克老早把奔驰轿车碾成了一堆铁皮和人渣真正的人渣。足足50吨的分量上去还来了两次,再是防弹轿车也不行。松田千秋看得血肉模糊的场面差点想吐,硬生生克制住了。说真话,军舰上挨炸弹、挨炮弹都没这么惨!

    “记录!摄像!伏见逆博恭仓皇逃窜时不幸撞上我军坦克行驶,因速度过快刹不住车,不幸碾过,车毁人亡……”

    松田千秋拿着供状先行返回军令部,柴崎惠次则收拢队伍准备出发。

    “哎,有座山多好,哪里用得着这么麻烦。”柴崎惠次看了看场面,厌恶地说了一句。今天这场面,伏见宫博恭王不死就有后患,万一他反扑呢?万一他再串联其他人呢?万一他再勾连陆军呢?为防止前功尽弃,他不能冒这个险。

    “长官,刚才您为什么要自己干呢?这岂不是脏了您的手?”旁边有手下说道,“这等国贼,人人得而诛之,您下个命令,我给您办得顺顺当当的,一炮就轰了他!”

    “笨蛋!你们干了你将来还有命么?还不是会被人丢出去承担责任?再国贼也是皇室,陛下也有体面的呀?传出去死在小兵手里,好听?”柴崎惠次恨铁不成钢地提点他们,“只有我干了,将来才不会怪到你们头上。再说,我都当自己死过一次了,将来我出去顶罪也没什么,你们还年轻!塔拉瓦死了太多人,你们给我好好活着!”

    “长官!”所有人都懂了,差点要哭出来……

    “都给我打起精神来,这件事不管谁来问,你们都一口咬定说是交通事故,不然,你们的小命我可不一定担保能保住。”柴崎惠次用像剑一样锐利眼神扫过全场。

    众人一吐舌头,连忙大声道:“明白!”

    “收兵!”

    松田千秋赶回军令部就先把情况汇报了一下,一方面拿出伏见宫博恭王亲手撰写的供状供众人参阅,一方面又简明扼要地通报了“交通事故”,听到伏见宫博恭王已死且死得这么惨烈,众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气,但谁也没多说什么如果这次失败了,大家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堀悌吉摆摆手,意思知道了,然后继续交代各种事宜。过了将近一个小时,空下来的他才把松田千秋叫到旁边空无一人的小会议室,一进入室内,他就拉下了脸,扬起手“噼噼啪啪”打了松田千秋好几个耳光,厉声骂道:“都是你干的好事!”

    “交通事故”什么的,一般人看不出来,他和这批将领还能不知道内幕?肯定是松田千秋在捣鬼!

    松田千秋也不吭声辩解,就这么硬挺挺地承受,在他印象中这还是长官第一次打人,以前最多是训斥一顿,看来这次真的是震怒了。

    已回来的柴崎惠次敲门进来:“长官,别怪松田,是我干的,我气不过……”

    “你学艺不精,下次不要开坦克了!”

    “是!”

    “这种事,你们两个下不为例,传出去影响多坏?”

    “是!”松田千秋和柴崎惠次互相看了看,心里为这么快就得到谅解感到诧异,面上却很沉重,“给长官添麻烦了……”

    “哎,你们啊你们……你们还是不懂我……”堀悌吉苦恼地叹了口气,“伏见逆贼我无所谓,死活都不要紧,可你们这么搞,让伊藤整一怎么办?我答应过他给殿下一个体面结局的,你们却把他给整死了,害死殿下尚且情有可原,现在把伊藤整一也给害死了!”

    柴崎惠次这才想起来还有伊藤整一求情这茬事,便下意识问了一句:“长官认为伊藤整一可用?”

    “如果伏见宫出国,伊藤整一说不定能为我们效力,可他一死,伊藤整一多半会自尽。”

    “唉,是我坏了长官大事。”松田千秋有些不好意思。

    “开弓没有回头箭,您也不要自责了,这件事全都是我的错。”柴崎惠次大包大揽地挑下责任,劝堀悌吉道,“长官,伊藤整一再好又怎么样?他照样还是伏见宫的人,不可能跟我们一条心!如果伏见宫还活着,他将来的立场和想法可不一定,死了的话才能一了百了。与其担心他将来反水,还不如……”

    堀悌吉叹了口气:“以前是坐办公室的参谋看不起前线将领,现在是一线将领看不起后方参谋。要我说,缺了谁都不行。伊藤整一留美归国,是伏见宫、山本和我一致看好的后辈,为人谦虚、能力又强,而且难得地对整套海军体系熟悉,吊床号排名也靠前。这种人我本打算放在军令部继续主持日常工作的,换你们,谁来干?你们懂海军这套运作流程么?”

    松田千秋哑口无言,虽然他也懂,可他肯定不能待在军令部一来他喜欢在战场上出谋划策,二来他资历不够,在军令部里镇不住场面。不过眼下的重点还是要把柴崎惠次给解救出来。

    “换别人吧,肯定有人能行,大西不就可以么,资历也够了哇。”松田千秋提议道,“海军将来是航空时代,长官您不挑个懂航空的军令部次长么?”

    “那航空本部长呢?”

    “让有马正文去!”松田千秋道,“角田觉治和他谈过话了,他愿意加入讨逆军,他和南云不同,他……”

    堀悌吉摆摆手:“接替大西的人让我再想想,或者让山本提名也好。有马正文我准备让他担任二航战参谋长的,还有其他任务需要他们去干。”

    晚上11点,控制全部要害地点的讨逆军行动终于缓和下来,节奏没那么快了,只在要害地点构筑了街垒工事,部署了重火力和支撑点。

    但其他地方干得更加热火朝天,新闻报社印刷厂全力开动印刷号外,记者、编辑开始奋笔疾书,一片片稿子、新闻开始出笼,等伏见宫博恭王亲笔书写的供状拿到报社后,所有人都沸腾了,大家最开始写作时还有点惴惴不安,现在证据在手再加上采访讨逆军得到的第一手资料,各种各样的信息立即挖掘出来了,版面开始全面填充,而且图文并茂,有评有叙,十分生动。在炮制之下,一篇篇大作开始出笼。

    题目也足够劲爆,诸如《我来剥伏见逆博恭国贼的皮》、《中途岛战役真相》、《讨逆军刷新海军的倡议和说明》、《塔拉瓦战役守军阵亡源于国贼的见死不救》、《国贼疑似收受美国政治献金》、《国贼勾结某宪兵将领欺君罔上》

    其实伏见宫博恭王的黑材料是比较多的,常年在幕后操纵海军,主要依赖权术、阴谋来进行斗争之人怎么可能没有黑材料?但以前只是海军内部密不告人的消息,这次全让堀悌吉下令捅了出去,还不乐死这帮记者和编辑?而且有很多事情是没法洗地的,比如中途岛战役的真相,明明4艘航母沉没回头说是大捷,只要一采访海军一线人物马上就能知道,问题是报社的口径一贯是“中途岛大捷”,这个冲击效果之下,还不摄人心魄?而且伏见宫博恭王当初为了把账面作平,又把中途岛的损失加在了堀悌吉头上。堀悌吉当初没反抗,现在反手又是一刀,岂不是更加显得他阴谋满满?

    至于勾连东条英机,人证、物证都是现成的,这帮被扣押的密探稍微一使手段就全部招供了,记者们对宪兵平日横行霸道早就心怀不满,现在有这么好的出气口,更是痛打落水口。至于为什么伏见宫博恭王要和东条英机勾连,只要记者们稍微一妙笔生花就能弄清楚了:中途岛战役的时候是这两人掌权,当初就勾结起来一起欺君,事后又继续勾连这不是很常见的逻辑么?

    塔拉瓦守军阵亡的原因就更好洗地了,因为堀悌吉去支援是在塔拉瓦战役打响后从锡兰出发的,锡兰离塔拉瓦多少路?吉尔伯特群岛离塔拉瓦多少路?只要有点脑子,一看地图就能明白。然后柴崎惠次还拿出了当初的电文,伏见宫博恭王的电文是“全员玉碎、报效天皇”,堀悌吉的电文是“坚持住,舰队马上来救你们!”两相对比之下,谁更高明?谁对部队更有号召力?

    至于伏见宫博恭王贪污军费和抚恤金的事情稍微困难一点,不过也不是不能“想办法”,因为公文还在“为什么这么慢,不就是想挪用么?”,然后讨逆军还抄了伏见宫博恭王的府邸,身为皇族和亲王,享用当然是一流的,而且英美产品居多这下就更有把柄了,俸禄和薪水就这么一点,这些东西哪里来的?高层口口声声英美鬼畜,家里却全是英美进口品不勾连美国收取政治献金简直在逻辑上也说不通……

    清晨时分,号外草样到了堀悌吉手中,他看后很满意,大手一挥:“可以,付印……”